陳友諒一語雙關,意思是讓那荔非世雄、杜揚州、沈覓敵這王薄麾下的三將沖在前面,然後自己等人在後面伺機行動,若局勢大好則領軍衝鋒!若局勢不好,則帶軍逃跑

介時,無論結果如何,己方都能撈著好處!大軍勝利,則有參戰滅敵之功!若大軍敗,則可保留實力,以後再繼續向漢軍反擊!

不愧是陳友諒,這想法遠超吳廣幾條街…… 這時。

鬼谷子來到楚帝身邊,躬身一揖,「陛下,吾見大軍已經集結,可是有戰事發生?」

楚帝點頭,「朕欲發兵五界。」

鬼谷子道:「微臣與陛下同往。」

說着。

他頓了頓,繼續道:「至於吾楚戰將,待大戰結束之後,陛下可讓他們前來,微臣與他們探討一番。」

能有鬼谷子指點一二,這對於在場眾人都有巨大的好處。

先前短短几句話,已經讓白起,姜尚,張良,諸葛亮,孫武五人受益匪淺。

楚帝沉聲道:「如此最好。」

聲音落下。

他側目向姜尚和諸葛亮看去,「神墟城安危就交給兩位了。」

姜尚和諸葛亮躬身一揖,異口同聲道:「陛下放心,微臣定確保神墟城無礙。」

有了兩人這句話,楚帝便沒有什麼擔憂。

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前往靈界。

這一刻。

古玄裳,韓芷韻,妃靈兒三女帶着楚塵到來,楚帝起身上前,來到三女面前,「安心待在神墟城內,等朕歸來。」

說完。

他目光看向楚塵,繼續道:「皇兒現在已是男子漢,要保護好你母后和兩位母妃。」

楚塵道:「父皇,兒臣其實向與父皇一起征戰沙場。」

楚帝摸了摸楚塵的腦袋,「在等兩年,父皇一定帶你馳騁沙場。」

楚塵點頭,「哦。」

接下來。

在眾人目送之下,一艘艘帝舟消失在古堡上空,朝着靈界方向疾馳過去。

……..

數日之後。

帝舟出現在靈戒之地上。

這並不是楚帝第一次到來,上一次險些被斬於靈界之上。

時過境遷。

此番再入靈界,楚國已經今非昔比。

這一次。

不管是靈天尊,還是姬七,姬九,姬十,以及姬十一,他們都必須死。

靈界也要覆滅。

不過。

這只是一個開端,楚帝的目標還是五界。

消除五界隱患之後,便有時間攻打天蒼域,甚至可以向四維宇宙用兵。

由於氣運加身和鬼谷子的到來,楚帝信心暴漲,相比於之前,他更加有把握蕩平五界。

帝舟不斷深入,朝着靈界腹地疾馳過去。

突然。

一道道恐怖的威壓落下,籠罩在帝舟上空。

下一刻。

十道身影出現,其中就有靈天尊和姬七他們。

真是冤家路窄。

沒想到進入靈界之後,第一個遇到的就是他們。

如此也好,免得楚帝一個個去殺。

靈天尊目光落在甲板上,看了眼楚帝之後,低聲說道:「諸位不可大意,楚國眾人好像又變強了。」

「楚帝這次主動出擊,怕是做了完全的準備。」

姬七道:「上一次我等四人未曾把楚帝斬殺,險些敗在他手下,如果他們再次變強,怕是僅憑我等十人,無法阻擋他們前行的腳步。」

靈天尊神情極其凝重,微眯眼睛,「馬上傳消息告知域主,楚帝帶兵來犯。」

聞聲。

一道身影轉身離去,轉瞬間,消失在天際。

這時。

靈天尊看着楚帝,沉聲道:「楚帝,你這是前來送死,我們沒有去找你,自己卻送上門來。」

楚帝抬頭,看了眼靈天尊,隨手一揮,「殺!」

廢話沒有。

目的非常明確,覆滅靈界。

所以,多說無益,就是干。

一聲令下。

白起,項羽,帝辛,冉閔,李元霸,袁洪,張奎,鄔文化,李元霸等人,從帝舟上一躍衝出,雙腳踏空暴掠,朝着天靈尊殺了過去。

見狀。

靈天尊等人一個個面色如土,極其難看。

他們沒想到楚帝一言不合就出手,如此囂張跋扈,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

靈界神威,豈容如此侵犯。

一時間。

靈天尊等人亦是疾沖向前,猛如囚龍出淵,轉瞬間,和白起等人激戰在一起。

雖說楚國眾人實力提升,但靈天尊他們凜然不懼。

大戰初起。

虛空中。

巨響傳開,靈氣激蕩擴散。

不到三個回合,靈天尊一行身影被擊飛出去。

百丈之外。

他們穩住身影,一個個呆若木雞,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和楚國眾將交手,上一次大戰,楚將在他們手下毫無還手之力。

數人聯合起來,才勉強能和他們一戰。

距離大戰結束,短短一月時間,他們怎麼會提升如此之快。

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眼下他們已經在楚將手下,走不過三個回合,這樣的轉變,對靈天尊等人心理上造成很大的創傷。

一時間。

他們眼中充滿了忌憚,絲毫不敢小覷楚帝。

一直一來,楚帝都是楚國最強的存在。

現在楚將實力提升到如此恐怖的程度,想必楚帝比他們還要厲害。

難怪楚帝敢興兵進入靈界。

念及此。

靈天尊沉聲道:「退!」

一聲令下。

眾人身影向後倒飛出去,快速向靈界腹地逃去。

看到這一幕。

楚帝沉聲道:「殺入靈界。」

聞聲。

以四王為首的眾將,踏空疾行,朝着正前方暴掠過去。

約莫一炷香時間。

他們出現在靈城下,看着懸空的城池,白起長戟負於身影一側,繼續暴掠向前,身影上滔天的殺氣,籠罩在城池之上。

經過鬼谷子的點撥,前來靈界途中,白起一直在閉關中。

鬼谷子之言如雷驚夢,讓白起對輪迴殺道有了新的領悟,眼下他已經掌握真正屬於自己的殺道奧義。

整個人變得愈發霸道和嗜殺。

少頃。

白起出現在靈城外,縱聲如雷道:「吾名白起,爾等可敢出城一戰。」

聲音傳開。

回蕩在靈城上空,久久未曾消散。

這一刻。

靈天尊等人站立在城池之上,看着下方叫囂的白起,他們臉色難看到了極致,奈何自己不敵,不敢出城與之一戰。

突然。

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力傳來,直接把白起籠罩在城池上的殺氣衝散。

下一秒。

一名紫衫男子出現,其後緊隨數百人,他們出現在城池之巔,目光朝着下方看去。

靈天尊看到來人,躬身一揖,「屬下見過靈皇。」

紫衫男子看了眼靈天尊,面色極其難看,「靈界要是交給你,怕是早就不復存在了。」

說着,他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這麼多年,你都在幹些什麼,一身境界沒有絲毫的提升,簡直讓人失望透頂。」

靈天尊神情黯然,身影瑟瑟發抖,完全不敢開口說話。

靈皇繼續道:「此番大戰結束之後,你閉關吧,修為不提升,就永遠不要出關了。」

靈天尊道:「屬下明白。」

靈皇目光落在帝舟上,出言詢問道:「甲板上之人,就是楚帝?」

靈天尊連忙道:「正是楚帝。」 「嗯,我是跟你說一聲,唯露已經回來了,剛才還問起了你。」宋瑾容隨口說道。

秦舒一聽,下意識地看了眼鍋里,算了算時間,「差不過快熬好了,我待會兒就給褚夫人送過去。」

「不着急。」

宋瑾容臉上帶着和藹的笑容,話鋒卻突然一轉,說道:「剛才,我和唯露說起了你和臨沉的婚事。」

「我和褚臨沉的婚事?」秦舒下意識地重複道,突然反應過來,立即說道:「老夫人,您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宋瑾容一愣,「誤會?」

秦舒「嗯」了一聲,說道:「我根本沒想過和褚臨沉結婚的事情。只是他答應幫我找回巍巍,我暫時留在這裏,等他的消息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