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是夢幻開局!

「魔潮?」

瓦倫丁一愣,卻是停止了奔跑,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在幹什麼?」

少年這種無異於自殺的行為激怒了陳樂。她眉毛一挑,剛想把尾巴變大將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捲起來帶走跑路,卻被對方掙脫了左手。

「當然是宰了它們!」

說話間,瓦倫丁好似變成了一個太陽,身軀爆發出萬丈光芒!

一對巨大的金色羽翼在他的背後憑空出現,少年彷彿天使降臨,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如海如潮般向四周擴散,看得少女狐耳豎起,目瞪口呆!

她記得這是什麼法術……

神聖魔法中最負盛名的Buff型法術,天神賜福!

在創世神教中,這是只有地區主教才有資格修習的高階神聖魔法!

少年背後的那對巨型羽翼就可證明!

這個法術能夠在短時間內大幅增強使用者的身體素質,同時免疫同階低階所有其他魔法帶來的負面效果,同時照耀出來的聖光還能提升周圍隊友的抗性,可謂是戰場神技!

而且,這個法術還是少有的可以進階的法術,一對羽翼是高階魔法,兩對羽翼便是高階頂級魔法,三對羽翼就是史詩級魔法的表現。

而四對……

只有將神聖魔法修習至大成才有可能召喚出四對羽翼,因為那已經是傳說級魔法的範疇,再往上便是神跡!

驚訝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長時間的修行讓少女很快將心態扭轉了過來。

她將手中的打刀高高抬起,刀刃朝上刀尖超前對準了前方衝來的狼王,凝聚元素之力等待着機會斬出致命一擊。

當瓦倫丁背後的羽翼徹底成型的時候,狼王也衝到了他的面前。不過這一次少年不再覺得棘手,而是攥緊拳頭,朝着那顆巨大的頭顱猛地一揮!

「哈!」

一聲暴喝震如雷鳴,少年的拳頭狠狠地砸在了狼王的腦袋上,宛如打進去了一顆炸彈一般剎那間爆出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強大的衝擊力瞬間就剝奪了這頭巨狼的生命力,它的身軀甚至在慣性的作用下狠狠地朝瓦倫丁拍了過去,卻被一道淡金色的屏障擋了下來。

第一頭狼王的斃命沒有影響到後面狼王的進攻,它在快要撞到瓦倫丁的時候後腿用力猛地向上一躍,企圖從空中將他們殺死。

但迎接它的不是獵物的驚呼和恐懼,而是死神揮來的鐮刀!

陳樂看到了天空上那個龐大的黑影,雙臂猛然用力帶動打刀自左上朝右下揮出袈裟斬,刀刃上凝聚的元素在此刻盡數傾瀉了出去,化作一道粗厚如樹榦的劍氣斬向狼頭!

與此同時,瓦倫丁似乎還擔心這道龐大的劍氣不能擊殺狼王,猛然躍起朝着狼王的後背重重揮下手中的拳頭!

唰!

嘭!

那道數米長的劍氣輕而易舉地切下了狼王巨大的頭顱,乾淨利落得彷彿切過黃油的刀。同時,瓦倫丁的拳頭將在空中噴濺出巨量鮮血的狼屍砸向地面,撞斷了數十根粗大的樹木。

至此,雙頭狼之圍解除。

「咳!」

狼王的軀體在撞擊地面時揚起一陣塵土,遮住了陳樂的視線。她將打刀收回鞘中,抬起左手捂住口鼻,走向不遠處瓦倫丁落下的方向。

塵土很快就散去了,少女看到了站在屍體旁的少年。

他身上的那層黃金外衣和背後的羽翼消失了,瓦倫丁又變回了原來的模樣。狼王流出的鮮血在他腳下匯聚成了淺淺的湖泊,在陽光下反射出詭異的深紅色光輝。

瓦倫丁看到了走來的狐耳少女,對着她微微點頭,便抽出大腿外側掛着的匕首,開始收拾獵物。

陳樂在看了眼少年手上的動作,走到另一隻狼王屍體的旁邊,抽出打刀劃開軀體,尋找她能帶走的戰利品。

作為高級魔物,狼王的身上可謂是到處都是寶。

但由於其身形巨大,剝皮工作極為繁瑣,所以冒險者一般在擊殺它之後只尋找其體內個頭較小的器官裝起來帶走。

比如心臟啊,狼牙啊,膽啊,都是很好的魔法素材。

在少女的部族中能換很多錢,外界的冒險者工會收購肯定也不便宜。

鮮血浸濕了陳樂的皮甲,染紅了她白嫩的臉蛋,但少女絲毫不介意。

作為一名戰士,這種收割獵物的工作她在部族中做過好過次了,每一次都完成的很好。

只不過跟以前不同的是,此時少女的臉色就跟掛了一層寒霜似的,看着都覺得冷。

似乎在告訴別人,別靠近老娘,除非你想挨揍。

經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戰鬥后,此時法伊賽特森林外圍分外的安靜。瓦倫丁和陳樂分工合作,將自己所能看到的戰利品通通帶走,沒有絲毫的遺漏。

收尾工作很快就完成了,陳樂將自己能找到的東西都堆在一旁,準備再剝下一塊狼皮將其製成簡易包裹將戰利品帶走,結果打刀剛劃開一處地方就被瓦倫丁制止了。

「沒必要這麼麻煩。」

少女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過身看向身旁的少年,視線對上他的眼眸。

她的意思很清楚。

為什麼?

「我有這個東西。」

瓦倫丁摸了下左手食指,陳樂這才發現他手上戴着一枚戒指。

「空間戒指?」

少年點頭。

他輕輕摩挲過戒指,上面繁雜的空間咒語閃耀起微弱的光。

瓦倫丁蹲下身去,看着陳樂指了指他面前的素材。

少女微微點頭,同意了他的想法。

在得到准許之後,瓦倫丁的左手只是在那堆素材上面揮了一下,東西就盡數被收進他的空間戒指里了。

「回到冒險者工會後我會把這些東西換成錢,到時候兩人平分。」

「還要回去把那幾頭雙頭狼收拾一下嗎?」

少年抬起手想指向一開始戰鬥的地方,在短暫的思考之後又放了下去。

他是個路痴,方向感極差。

陳樂環顧四周,被毀壞的樹木僅售眼底。她搖了搖頭,說道:

「不用了。」

「那好。」

瓦倫丁擦了下臉上的血污,對上少女冷漠的眼。

「哪邊是西?」

他只記得少女說過一直向西走就能離開森林,卻不知道具體是哪個方向。

「你真的只是個中級冒險者?」

陳樂沒有回答瓦倫丁的問題,她將手放在了刀柄上,話語如冰塊般寒冷。

瓦倫丁能在那雙異色瞳中看到刀刃,鋒利尖銳。

「甚至還有空間戒指,能夠單殺高級魔物。」

空間戒指價格高昂,單殺高級魔物是高級冒險者才能做到的事,此時瓦倫丁身上表現出來的實力和財力非常不匹配他口中的「中級冒險者」的身份。

兩人離得很近,瓦倫丁確定如果自己只依靠「一鳳」的力量是躲不過面前這位少女的攻擊的。

拔刀斬,或者說居合術,就是一個爆發性極強的進攻手段。

尤其適合單對單進行偷襲。

「我當然是中級冒險者。」

對於詢問瓦倫丁絲毫不慌,依然維持着一鳳的高冷范人設。

「徽章也是官方發給我的,你也看過了。」

「空間戒指是我的養父留給我的,剛剛那一招也是他交給我的。」

「他死後我就離開教會成為了一名冒險者。」

「平常也懶得接取委託,能讓自己活下去就好,等級什麼的無所謂。」

這一套說辭很完美,因為瓦倫丁真的有一個主教養父,那個主教養父還真的掛了。

小隱隱陵藪,大隱隱朝市。

瓦倫丁只想過平靜的生活,但住在野外又太平靜了,所以就特地給自己編了這麼個身份,生活在這座法伊賽特森林邊緣的城市中。

每天的生活就是吃飯睡覺去工會摸魚,偶爾接個清剿魔物的委託跑到森林裏住上幾天,再帶着一堆素材回去。

久而久之,他這個實力強勁但沒有上進心的冒險者就廣為人知了。

聽到這個解釋陳樂沒有說話,但她的手鬆開刀柄。

瓦倫丁注意到了少女的動作,他拍了拍手。

「既然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訴你了。」

「那麼你是誰?」

「小樂去哪了?」 第1657章

慕安安的吻炙熱而激烈,傾注這幾日的擔心、想念、故作堅強。

所有所有,在外人面前的盔甲,在這個一吻里,全都卸的一乾二淨。

她的吻逐漸開始顫抖。

咸熱的眼淚珠子滑進二人的唇內,蔓延彼此口腔。

原本被動的男人,轉攬著她的腰,把她抱到懷裡,讓她的臉貼在自己胸口上。

「讓你擔心了。」

他說,聲音啞的厲害。

「你別說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