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幫助自己聯繫破敗之王,當時破敗之王要殺那小男孩,別姬不忍心,便是阻攔了,並且把這個蝴蝶結送給那小男孩。

別姬記得那小男孩姓典,而典刑天也姓典,加上蝴蝶結髮卡的聯繫,此時別姬哪裡還不明白那當初的小男孩就是現在的典刑天。

「原來你是那小男孩,你早就認出我了。」

別姬問著典刑天。

「是,從你進a區監獄我就覺得你長的像,但是你身上沒有古武術,所以我就觀察,一開始我覺得你像,後來發現你性格有時候會有細微的變化,看到槍支也沒有普通人那樣害怕。」

「時間長了,我就知道,你是別姬!」

典刑天對著別姬說著。

「那你為什麼不在a區監獄內殺了我?」

別姬眼眶紅潤,當初那個小男孩,她時常回憶起來,那是她人生中的貴人,沒想到是典刑天。

「因為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典刑天擺出架勢,準備攻擊。

別姬仰天長嘆一聲,眼睛之中劃過一滴淚水。

「沒想到啊,當初努力救我命的恩人,如今卻要努力殺了我,世事無常啊。」

別姬淡淡的說著。

「那來吧,也算是給我們的孽緣來一場了結,我不會手軟的,恩人!」

別姬對著典刑天說著,把恩人那兩個字咬的特別重。

「我也不會手軟的!第一個奪走我初吻的女人!」

典刑天對著別姬說著,當初臨走前,別姬還親在了他的嘴巴上,當時那一吻,讓典刑天記別姬很多年,少年情竇初開,也是時刻忘不了別姬。

如今,兵戎相見,孽緣再起,不死不休! 製作LED燈具,當然不能全照著現實中的辦法做,那樣難度也太大了。

通過系統,能節省掉很多細枝末節的材料,這對安楷來說算是極大的方便。

其中最重要的,還是電器零件,足以取代LED燈原本的晶片。這個晶片,製作起來是超麻煩的。

正常情況下,晶片是由金墊、P極、N極、PN結和背金層構成。晶片是由P層半導體元素,N層半導體元素靠電子移動而重新排列組合成的PN結合體。也正是這種變化使晶片能夠處於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在晶片被一定的電壓施加正向電極時,正向P區的空穴則會源源不斷的游向N區,N區的電子則會相對於孔穴向P區運動。在電子,空穴相對移動的同時,電子空穴互相結對,激發出光子,產生光能。

看看,每個字都認識,組合起來就不知道在說什麼了。

這要是真的按照現實來做,安楷直接過伸手不見五指的日子好了,還搞什麼燈啊。

所幸,有了系統,能將電器零件這種萬能零件轉化成晶片,至於說其他的支架、銀膠、金線和樹脂等等,就好辦了。

支架不用說,所謂銀膠,其實就是白膠,起導通粘合的作用,主要由銀粉,樹脂和稀釋劑代替,樹脂的話,用塑料加橡膠就可以製作了,到底是什麼原理那是完全不知道,反正系統說可以就可以唄。

銀粉也好說,庇護所是有銀的,銀和金都有。在庇護所初期,這些東西是沒什麼用處的。

不是真沒用,而是用不上。

那些傻大笨粗的設備還用不上這麼精細的東西,所以之前在屢次搜索過程中找到的金銀等貴重金屬都留了下來,這時候正好使用。

稀釋劑是可以完全取消的,系統自然有力量將各種材料攪拌到一起,這個不用安楷操心。

而最後的環氧樹脂,則是由兩種膠組成。

其中A膠是主劑,由環氧樹脂、消泡劑、耐熱劑、稀釋劑組成;B劑是固化劑,由酸酣、離模劑和促進劑組成。

怎麼說呢,看似簡單的樹脂,其實是最為複雜的,主要是用料種類太多了,很多安楷都沒聽說過。

系統的便利之處在於,能夠將很多起到輔助作用的材料直接抹除掉,只要提供基本材料,就可以憑空進行組裝和融合,免除了許多工序,這就讓安楷方便了太多太多。

不過考慮到LED等的組成模式,所以需要使用到的電氣零件實在是有些多,拆掉了許多破損燈具,結果一通製作下來,只做了五組燈板。

起居室肯定是要有一組的,關係到日常生活,一點燈光都沒有的話,這日子還能不能過了。

餐廳也要一組,還有通道需要一組,訓練室需要一組,最後電梯里來一組。

至於說冷庫和學習室廣播室等等,這就沒轍了,這些都屬於不太重要,或者不太需要光線的房間,在燈具本就不充沛的時候,它們的地位只能一退再退。

這也是無奈的選擇。

甚至就目前這五組燈板,實際上也是不夠用的,像是起居室這樣比較大的套間,燈板只能照亮起居室的範圍,至於說卧室的部分,那就完全沒轍了。

好在卧室主要是用來睡覺,就算辦事兒也可以黑燈瞎火摸索著來,所以問題不大。

除了燈具,其他壞損的設施還有不少。

重要的,像是礦井和凈水器,這個是一定要補充的。而且只有材料夠了,才能製作更多的設備。

包括電氣零件,原本是只能通過拆卸電器才能獲取,但隨著安楷將普通車間放下,裡面的生產線也是可以用來生產電氣零件的,材料也是比較複雜,但總算沒有那種特別稀有的材料,所以安楷是可以自己製作的。

只不過如今庇護所對材料的需求越來越高,他也不願意將材料用在電氣零件上,除非是某些重要設備壞掉,又實在不夠材料補充的情況下,他才會選擇自己製作電氣零件。

否則能忍就忍一忍,生活質量下降也只是暫時的。

對此大家都沒什麼怨言,畢竟能夠好好活著已經是很幸運的事情了,沒什麼人會沒腦子到認為安楷理所應當保證他們的生活質量。

勉強將庇護所內的重要設備補充了一遍,安楷又拿起一大堆材料,將所有設備仔仔細細檢查了一番,將那些耐久度已經不太高的,重新修理了一下。

光是這個工作,就花了他三天時間。

還好那第一批設備壞的及時,讓他立刻發現了太陽燈那邊的問題。

最早製作的太陽燈,只比一般燈具晚了一段時間,但不同的是,太陽燈幾乎二十四小時全開,所以耗損也更厲害。如果安楷現在沒有檢查,估計用不了一周,就會有一大批太陽燈直接壞掉,到時候那可真的是太肉疼了,還會直接影響到作物生長。現在能亡羊補牢,也多虧了那一批最早壞掉的設備啊。

把這些問題全部處理完之後,安楷才回到地下五層,繼續挖隧道。

挖隧道的工作,說快不快,但說慢也不慢。

只是牽扯了他大量的精力而已。

要說身體上的勞累,那還真的不算什麼。

平均每天兩到三百米的進度,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安楷就已經挖出去了幾千米,不過相比一百公里的計劃,還有很大的差距。但就現在來說,建造上昇平台應該是足夠了。

安楷之前就想,是不是弄一個可升降的平台,專門用來運送載具。

在此之前,載具一直存放在車庫裡,其實出入是很方便的,並不算麻煩。

但新製造的載具,想要弄出去,卻很費力氣,他甚至不得不專門開闢一條通道,然後專門弄一個大型的電梯,才把動力小篷車給放出去。

可動力小篷車在所有系統載具中,只是最低級別的,提及也最小,重量也最輕,自然是很好運送了。這種臨時抱佛腳的方法,也勉強行得通。但以後如果要製造大型卡車,還有旋翼機怎麼辦?甚至以後可能還會弄軍用載具,比如說裝甲車,比如說坦克,比如說真正的直升機等等,難道還用這種方法嗎?

所以一個井狀的通道,加上一個升降平台,就變得非常有必要了。而且為了進出方便,和製造方便,載具的製造車間,以及部分的物料庫也應該一起放在這裡。

這個計劃,比分基地要略小一些,但總體來說還是很大,安楷現在糾結的,是先把地鐵一路挖過去,直接搞分基地呢,還是先在這裡弄一個中轉站,把通道井給弄出來呢。

這可真是個愁人的選擇啊。 華襄漫步向前,赫然間發現前面熱鬧之所在,那門頭上有四個鎏金大字……

皇明郵局!

嘉靖朝的新詞太多了,華襄也是見怪不怪,徑直問排隊的老漢道:「這位大爺,敢問這郵局是何處所在?」

大爺一愣,不太高興道:「讀過書的人說話都文縐縐的,你是不是要問這郵局是幹什麼?」

華襄連忙點點頭。

「驛站知道不?」

華襄無語,這天底下還有不知道驛站的?這他么不是廢話……

大爺嘿嘿笑道:「一看就你就是窩在哪個犄角旮旯裡面的,要不然這郵局都開了大半年了,你咋會不知道……」

華襄覺得自己的智商被踐踏了,或許來問這老頭都是最大的錯誤。

「這麼和你說吧,郵局就是咱們老百姓寄信寄東西的地方,那驛站則是官家寄信寄物件的地方,不過咱聽說,用不了多久驛站就會跟郵局合併,以後要改名為驛郵……」

「寄信?」華襄有些不明所以,疑惑道:「大爺的意思是,皇家為了給百姓寄信方便,所以專門弄了這郵局,那寄信得要不少錢吧。」

大爺呵呵笑道:「往日里,要是託人帶封信帶些東西回去,你不得給人家一點好處,這好處怎麼著也得值個幾十上百個大錢吧。」

華襄笑道:「這倒是……」

「可是在這郵局帶封信回去,只要在三百里以內,那就兩文錢,超過三百里,則每百里增加兩文錢,重量嘛上秤稱,這個要看多重,還得看是不是緊要東西……」

華襄目瞪口呆,第一個反應是皇家這麼做生意,那不得虧死!

可旋即華襄就把這念頭給扔到了腦後!

當今天子……人皇嘉靖帝是什麼人,人家可是商神轉世,嘉靖帝豈會做虧本的買賣!

那麼這郵局如何賺錢,華襄一想就通,靠的乃是量!

量越大,就越賺錢,若是無量或者量少,那鐵定虧錢,可想想看,這郵局如果遍及天下,往來輸送,發散而投,那量會有多大!

細思極恐吶!

而百姓呢?往日里寄封信回去,要花幾十上百個錢,沒準還要落個人情,可現在呢?幾個錢還不落人情,那對於百姓來說這是什麼?

這就是德政,一等一的德政!

嘉靖帝一邊賺的盆滿缽滿,一邊百姓還對其感恩戴德,這手段簡直就是神來之筆,也不知道是咋想出來的……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華襄又問了些細節,果然和他所料想的那樣,這郵局已然遍及天下,別說州府,便是縣鄉都有,這就好像是一張無比巨大的網將整個天下都給囊括了進去!

這份魄力何其之大!

德政、辯解、賺錢還能讓無數的百姓靠著郵局做工,賺取工錢,相當於解決了很大一部分百姓的民生問題……

華襄徹底嘆服,太武皇讓他深入民間,用心去看用心去想,他的任務就是實實在在的去感受去了解大明的變化,然後看看武國能不能抄作業……

這郵局,豈不正是大武需要抄的作業之一?

大爺進郵局寄信出來見華襄還傻不愣登的站在原地,上前道:「咱老漢不識字也就算了,信還得自家小孫子寫,你這漢子也是讀書人,咋見識這短,不知道可以去買份報紙看看啊,才十文錢……」

「報紙?」華襄眼睛陡然瞪大。

「報紙你都不知道?」大爺那眼神彷彿發現了稀有物種。

華襄赫然道:「實不相瞞,在下剛從海外歸來,大明這些年發生了些什麼,還真不太清楚。」

「那就難怪了……」大爺恍然道:「這麼說去了海外的還能回來?海外怎麼樣,和老漢說說?」

華襄落荒而逃……

也不怪華襄沒發現報紙,實在是這賣報紙的地方也太不起眼了……

準確來說,這是一家書鋪,書鋪兼受報紙……

花了十文錢,華襄買了一份報紙,不看不知道,一看眼睛都是瞪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