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到巔峰狀態的項目,將會精通各種武器、體術和格鬥術。

陷入絕境時,身體的各項素質會大幅度提升,尤其是在反應速度上會遠超普通人類,運氣也會大幅度提升。

並且所乘坐的任何形式載具,會有極大幾率出現故障,或者被敵方集火攻擊。

與項目同處絕境的男性人類,運氣也會降至最低點,甚至是會為項目抵擋必死傷害。

項目擁有與克里斯·雷德菲爾德相同的「好運」屬性,每六個月被動使用的次數為「3」。】

「…」

隋卞想要說什麼,但千言萬語不如一個三光。

克男性人類,克任何載具,系統的介紹里雖然沒有把物資搜光,但這已經足夠讓里昂成為『李三光』了…

「請問你是雷蒙德局長嗎?」見隋卞不言不語,里昂忍不住的率先開口問道。

「雷蒙德局長還在丹佛市,明天晚上才會返回浣熊市,我姓隋名卞,是安布雷拉企業董事會的成員,很高興認識你,肯尼迪警官。」

隋卞仍是面露微笑的自我介紹了一番。

自稱董事會成員是因為外界還不知道除他外,全部董事都已經死亡的事實,就連公司內部的員工們都鮮有人知。

況且現在的安布雷拉員工都有自知之明,不該問的就不問。

因為一旦對外公布事實,這勢必會對公司的股價造成震蕩,所以在白后的操作下,包括斯賓塞在內的董事會成員們都還『活』著。

「安布雷拉?」

聞言,里昂很是不解道:「為什麼安布雷拉的董事,能坐在警察局局長的位置上?」

還沒經過社會毒打的里昂自然是無法理解,而隋卞則是對其解釋道:「很簡單,浣熊市警局,乃至浣熊市都是因為安布雷拉的存在才能發展至今…

…」緊接著,隋卞單獨為里昂解釋了一下安布雷拉與浣熊市的關係。

解釋完,隋卞開始對里昂忽悠起來。

例如什麼:「肯尼迪警官,你想要了解這個世界背後的黑暗嗎?」

又或者是:「我們安布雷拉的存在,便是作為人類最初與最後的防線。」

此時的隋卞,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看見USS都會緊張的隋卞了,忽悠人可謂是得心應手,尤其是忽悠里昂這樣初出茅廬的小警察。

忽悠完,隋卞就開始給里昂上套。

首先是利用紅后加密過的筆記本電腦,為里昂展示了瘟醫和南極事件的異常現象檔案。

里昂在就讀警校前的理想便是誓死保護人民,現在又見識到了世界背後的真相,自然是躍躍欲試的想要立刻投入到前線。

對此,隋卞沒有立刻應答,而是在思考該怎麼安排里昂。

單看里昂這三光屬性,就不能隨便給其安合適的排隊友。

甚至是載具方面都得仔細琢磨一下,不然公司有多少錢也不夠霍霍的。

『嗯…不如把這貨安排到情報人員?』隋卞在內心自問一句。

MTF已經有了克里斯,而且遊戲世界中的里昂在逃出浣熊市后,便成為了美國政府的一名特工。

安布雷拉的情報人員職責與間諜、特工基本吻合,並且情報人員往往是第一時間發現、接觸異常現象。

里昂正合適。

愉快的作出了決定。

接下來,隋卞便帶領里昂進入母巢,先接受漢克等USS們針對B.O.W.的訓練。

等完成為期兩個月的訓練后,再給里昂報銷一下路費,讓這貨獨自前往歐洲進行情報人員的專業培訓。

母巢三層。

安排里昂的相關事宜,已經是當天下午的15:17。

現在的隋卞正親自與王兆峰進行交談,他想知道逆向破解鐵血科技的進程如何了。

根據王兆峰的說法,鐵血一族的腕部自毀裝置原理,採用的是可控核聚變科技。

只是這項科技想要破解,還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不過,王兆峰的科研團隊已經掌握了光學迷彩科技,甚至是等離子武器方面也有了不錯的進展。 ,

第661章

「哎,老婆太漂亮了,也是個麻煩事」

宋三喜,暗自苦語。

深呼吸,緩了緩,才下車。

樓上,蘇有容道:「幹什麼啊,回到家裏下車都不積極,你思想有問題。」

宋三喜揚頭笑了,勾了勾手,「有容,下來。」

「啥啊?」

「下來嘛!」

「神神秘秘的」

蘇有容,消失在窗戶邊上。

宋三喜打開尾廂,點支煙,在那等著。

沒一會兒,蘇有容出來。

白了他一眼,「小氣鬼,怎麼的,還得我來接你進門啊?」

宋三喜一指尾廂里,包紮得很緊的錢袋子。

「有容,我今天晚上太累了,先進門洗澡了。一會兒要上藥。這是給你點小驚喜,你拿回來吧!」

「哦,什麼呀?」

蘇有容,挺滿意的。

這傢伙,總能給人點驚喜。

宋三喜沒說,笑笑,平靜又自然,轉身先回去。

進屋,速度上樓。

蘇有容感覺不對勁,「死傢伙,跑那麼快有詐?」

她看了看那個黑色的彈力大膠袋,想了想,解了半天。

終於,解開了?子。

當場,眼晴都炸了。

「我天這麼多現金!」她掩唇,驚呼,「死傢伙,又上哪裏弄的啊?」

不自覺,回頭看看。

宋三喜,當然進浴室了。

蘇有容還是高興,這都是我的!

她拴上袋子,然後往家裏搬。

結果,這也是七十來斤的重量。

可把她累壞了!

想叫宋三喜吧,這傢伙不是洗澡了么?

唉,算了,他弄這麼多錢,也出力了。

咱搬一搬,也行。

這搬到三樓上,累的腰酸背疼,又有些怨氣。

把錢拖到宋三喜房間里,一扔,氣呼呼的衝到浴室玻璃門邊。

拍著門嬌斥:「小氣鬼!你害我!」

玻璃門上,宋三喜的影子,高大修長。

本來還是個迷人的後背,但聞聲,一側身。

「我害你啥了?」

瞬間,一個側影,展示在玻璃門上。

蘇有容一看,天啊!

這死傢伙,洗個澡都犯病。

那畫面,也太炸眼了!

她滿臉通紅,一扭頭,背對着。

「你沒害嗎?那麼多錢,那麼重,累死我了」

「哦這個嘛,我也累了。懶得提。就辛苦你一下了。一共367萬,都給你,你點點數?」

「哪來的啊?」

「問就是我也不知道。你不點,我明天叫大姐點,點多少,都是她的。」

「死傢伙!只考慮孕婦,不考慮我,哼!」

蘇有容,乖乖點錢去了

等宋三喜洗完,蘇有容也點完了。

都坐在沙發上,等了一會兒了。

宋三喜裹着浴巾出來,「噫?你不把錢收起來?」

「不得給你先抹葯嗎?」

「哦,呵呵,行」

宋三喜先自己肌注,然後口服藥物。

最後,葯讓蘇有容抹一下。

趴在沙發扶手上,她溫柔的手,剛好的力道,令人有點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