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好了,又得好幾天不能變東西裝飾庭院了。

「看我娘那樣子,也不像能看得上野男人的啊!八成是準備坑我那蠢爹吧?」

反正一群人遛彎的垃圾視頻沒法跳過,厲南凰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地跟帝羲聊天。

「說的也是。你娘當年就不是什麼善茬,為了嫁給當時的南黎太子南宮流,把雲鑲公主蕭婉玉都給趕跑了,到現在還有傳言說,蕭婉玉不是逃婚,是被你娘半路截殺了。」

帝羲閑着也是閑着,開始聊起了當年的八卦,他這麼多年就指著各種八卦打發無聊了。

「這麼厲害的娘,怎麼會生了這麼蠢的太子妃?連顏值都沒繼承下來,真是白瞎了那麼個盛世美顏的基因啊!」

厲南凰痛心疾首,我去!

就沖這親媽的顏值,若是繼承下來,真能跟團兒一起上天好嗎?

隨便勾勾手指就能迷倒一大片,龍澤之地的帥哥一個都別想跑,蕭青冥除外。

「所以也有傳聞說,你是撿來的。」

帝羲毫不猶豫地說出吃瓜群眾的八卦結果。

「長得美就是親生的,長得丑就是撿來的?你們這幫死顏控,就不能允許基因突變,隔代遺傳什麼的嗎?說不定長得像爹呢?!」

厲南凰也不知道為啥要爭辯,陰陰這張臉就不是她的,可她佔着這皮囊,她就不能認慫,丑不醜的只能自己說。

「呵呵,你也長得不像你爹哦!」

帝羲看熱鬧不嫌事大地直接切到大將軍厲南遠的畫面。

「我去……」

厲南凰無語了。

這不科學啊!

貪圖美色,娶了好幾房小妾的大將軍,不應該這麼好看啊!

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怎麼一點都不油膩呢?身材挺拔偉岸,帥得英氣逼人。

難道不是他貪圖美色,是小妾們貪圖大將軍的美色?!

厲南凰被這個認知雷得外焦里嫩,放棄思考自己到底是不是他們親生女兒的問題了。

「別看了別看了,看我娘去!」

厲南凰氣急敗壞地催促帝羲切視頻,被現實打臉什麼的太氣人了。

帝羲見她抓狂了,也不再逗她了,乖乖切回去繼續看陳素錦。

「待會兒快到宮門前的時候,慢點走。」

陳素錦終於發話了。

駕車的侍女心領神會,先是駕着馬車朝宮門前狂奔,待到後面大將軍的人發現后,急忙追趕起來,她又拽緊韁繩,讓車子慢下來,並且越來越慢。

不一會兒,厲南遠就帶着兵馬將陳素錦攔在了宮門前。

「夫人,這是要入宮嗎?」

厲南遠騎在馬上,聲音透著一絲不悅。

「是,將軍可要同往?」

陳素錦扶著侍女的手,不急不緩地走到厲南遠的馬前。

「凰兒的事終究是太子家事,我們不該插手,還是回去吧。」

厲南遠翻身下馬,示意侍女退下,他要與陳素錦單獨說話。

「哼!太子家事?凰兒還沒嫁給他呢!」

陳素錦狠狠瞪了一眼厲南遠。

「這麼晚了,太后應該睡下了,不如我們陰日再來……」

厲南遠知道陳素錦在氣頭上,擔心她在宮裏鬧事。

「太后睡了,皇上還沒睡呢!他那麼勤政愛民,夜夜批奏摺批到深夜,怎麼就不管管他那不要臉的好兒子?!」

陳素錦一甩衣袖,堅定地向宮門走去。

「陳素錦,不得造次!來人,攔住她!」

厲南遠一聲令下,他所帶的兩百兵馬立刻整整齊齊地排列在宮門外。

陳素錦冷哼了一聲,伸手解開罩袍,一把扔到路邊。

只見她身着一品誥命夫人的袍服,盛裝打扮,從容前行,毫不猶豫。

「今日我便要看看,誰敢攔我?!」 豐老面如寒鐵,哼道:「什麼叫做污衊?」

「難道不是么?」

「陛下有意分土地給百姓,你們不同意,懷恨在心,就想要謀殺!」

「立刻束手就擒,聽候發落!」

司徒薔薇的老臉徹底黑了,屈指成拳,砰砰作響。

他意識到有陰謀!

而公孫若水等人也不是傻子,身為門閥之主,有着超強的城府,預感到了不好。

一個個的眼神陰沉,閃爍不定!

……

大帳。

一百步之內,不可有人靠近。

皇帝遇刺,全局震恐!

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足以引起轟動。

從上到下,文武百官,官兵小吏,無一不是震怖!

「陛下怎麼會遭遇刺殺,咱們會不會被牽連?」

「狩獵場可數次清場,怎麼會有刺客,難道是門閥……?」

「噓……就是他們,對陛下的限土令懷恨在心,箭矢就是他們接着射鹿的時候放的。」

有人驚懼:「啊!」

「大夏要變天了……陛下都敢刺殺!!」

「……」

「嗚嗚嗚,皇帝哥哥!」

「你快醒醒,不要嚇我!」

童薇的聲音從大帳傳出,顯得極為傷心。

秦雲慘白的臉蛋毫無血色,跟一個重傷垂死之人,毫無區別。

但一旁的孫長生卻發出驚奇的聲音,連連撫須,不斷打量秦雲。

「孫神醫,皇帝哥哥還能救嗎?」

孫長生苦笑,尷尬道;「陛下脈象平穩,生龍活虎,沒什麼問題。」

「你放屁!」

「那他為什麼還不醒!」

「皇帝哥哥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扒光了你的鬍鬚!」童薇惡狠狠的威脅道,梨花帶雨,好不可愛。

孫長生尷尬一笑,雖然他不知道陛下為什麼要裝病,但他確定這是詐傷!

這時。

秦雲突然睜開了一隻眼,眼神並不渙散!

看見童薇正哭的傷心,他不由心裏動容,這是個好姑娘。

伸手扯了扯她的宮裝,想要坦白。

但童薇沒有在意,淚如雨下,哽咽道。

「皇帝哥哥,你好的時候,讓你摸,你不摸,現在要死了才想要風流!」

「這算什麼,你先起來啊!」

「你不起來,以後就只能幹看了。」

聞言,秦雲的嘴角劇烈一抽,險些被這妮子的清新腦迴路逗笑。

猛然一下坐了起來!

「臭丫頭,說什麼呢!」

「朕就算中箭,也不見得會死啊!」

童薇哭泣猛的停止,先一愣,而後表情驚駭,紅唇結巴:「詐……詐屍了?」

秦雲無語道:「朕壓根就沒事,剛才是演戲的!」

童薇俏臉寫滿疑惑,看了看他,又看看笑呵呵的孫神醫。

最後不敢置信的掐了掐自己。

當即柳眉倒豎,臉蛋氣鼓鼓的!

「好啊,你們合起伙來騙我!!」

她噌的站起來,用腳尖狠狠踢了一腳床板,眼神里有着怒氣。

立刻,她的水靈大眼又紅了,十分委屈。

秦雲立即站起來解釋:「本想告訴你,但怕你露陷。」

「放心吧,朕沒事。」

「一切都是計劃好的,箭矢是豐老放的。」

「你看傷口,也是假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