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英武小聲說道。

要是讓人知道,他們身上有大量的星石,肯定會想辦法殺人越貨。

「我們還有其他辦法嗎?」

柳無邪搖了搖頭,從進城到現在,鬼瞳術就沒有停止過,一直尋找目標,只有三山居符合他的要求。

首先,離開的掌柜還算和善,柳無邪閱人無數,這一點還是很有自信的。

第二,這裡是販賣奇珍異品,前來購買的都是一些喜歡收藏的玩家,一般修士,除非是吃飽著撐得,購買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又不能修鍊,也不能當飯吃。

像那些販賣兵器跟丹藥的商鋪,幾乎是人滿為患,別說拿出一千星石,就算他們拿出一百星石,估計都會驚掉一地眼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掌柜的還沒回來。

「噠噠噠……」

街上出來噠噠噠的聲音,像是某種怪獸在街上奔走。

接著,兩名身穿紫袍的年輕男子出現在店鋪門口,拿出一張畫像,張貼在三山居大門上,來往的客人,可以一目了然看到上面的畫像。

奇怪的是,店裡的小廝竟然沒有阻攔。

按理說,在他人店鋪大門上張貼東西,首先要徵得主人的同意才可以。

柳無邪看了一眼賀英武,後者會意,朝小廝走去。

「小哥,他們都是什麼人,為何張貼畫像,不用徵求你們的同意。」

賀英武朝櫃檯後面的小廝問道。

「你們不知道他們是誰?」

小廝抬起頭,眼眸中儘是疑惑,似乎在說,連他們你們都不認識。

「還請小哥指點一番。」

賀英武搖了搖頭,他跟柳無邪對星域太陌生了,連這座星球叫什麼,也是剛知道。

柳無邪坐在那裡,面前擺放著四張星域圖,正在仔細端詳,尋找天龍宗的下落。

希望這麼多年過去,天龍宗還在星域之中。

如果天龍宗消失了,那星域之路徹底斷絕,那他的家人,也會永遠的死去。

雖然成功進入星域,柳無邪卻不知道如何回去,想要見到家人,唯一的辦法,打通星域之路。

一個拉莫星域,就浩瀚無邊,星球不計其數,想要找到一個名字,非常的難。

從府主語氣中不難聽出,天龍宗應該是大宗門,所以柳無邪在那些較大的星球上尋找,小型星球直接放棄。

「他們是屠仙宮的弟子啊,整個拉莫星域誰不認識他們。」

小廝接下來的一番話,讓柳無邪瞬間抬起頭來,收起桌子上的地圖,迅速走向大門處。

賀英武也發現不對勁,兩人看著大門上張貼的畫像,陷入了沉思。

沒錯,畫像上的人物,正是他們兩個。

清清楚楚,一模一樣。

幸好三山居這個時候沒有客人,要是被其他人看到,瞬間就能認出他們兩個。

「星域追殺令,提供線索獎勵十萬星石,活捉獎勵五十萬星石,贈送一枚六品靈丹。」

賀英武看著上面的獎勵,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柳無邪伸手一劃,畫像變得有些模糊,讓人分辨不出來。

這個時候,掌柜的從外面走進來,東西已經買全了。

「這是兩位想要的東西,你們清點一下,一共價值兩萬星石。」

將一枚儲物戒指擺在柳無邪面前,掌柜的說道。

神識一掃,儲物戒指裡面的東西盡收眼底,柳無邪點了點頭,掌柜的還算實在。

「這是一萬兩千星石,多出的兩千,算是感謝掌柜的。」

柳無邪又拿出了一萬兩千塊,加上之前的一萬定金,還多出兩千,算是答謝。

「謝謝這位公子!」

掌柜的露出一絲笑容,只是跑了一趟,白白賺了兩千塊,心裡樂開了花。

「還要跟掌柜的借個地方,我們需要好好整理一下。」

總不能在大廳裡面更換衣物,需要找一個安靜點的地方。

「兩位請跟我來。」

掌柜的帶著他們,走進內堂,正好有個安靜的屋子,方便他們更換衣物。

關上門,只剩下他們兩個,拿出衣物,將身上的破舊衣服換掉。

柳無邪拿出一些丹藥還有星石,裝入另外一枚儲物戒指,交給賀英武。

「無邪,這不合適吧,畢竟這些星石是你靠著本事賺來的。」

賀英武心裡很清楚,能逃出安魯星,他就很滿足了。

「你我之間還這麼客氣幹什麼。」

柳無邪直接塞到賀英武手裡,既然他決定跟隨自己,就不能虧待了他。

況且他現在身上的星石還有很多,從倉庫之中,足足搜颳了五十多萬枚,加上北麓礦脈,一共七十萬。

這一路上消耗了不少,身上還有六十萬左右。

送給賀英武十萬,留下五十萬以做不備之需。

「好,反正我決定追隨與你,就不跟你客氣了。」

賀英武痛快的接過儲物戒指,戴在自己的左手無名指上。

兩人更換好了衣服后,幾乎像是換了一個人,不像是之前,如同乞丐一般。

「無邪,我們這樣出去可能很麻煩,其他商鋪肯定也張貼了我們的畫像,離開三山居,很快會被人發現。」

賀英武皺著眉頭說道,這個問題柳無邪也意識到了。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行戴上斗笠吧。」

暫時也沒有好的辦法,只能蒙著腦袋趕路。

「你忘了我的外號了嗎。」

賀英武突然露出一絲笑意,他的外號,可是千面聖君。

鐵馬的話:星域正式拉開序幕,一座嶄新的世界,將呈現在大家的面前,敬請期待吧! 爺爺……燭兒死得何其憋屈與凄慘啊……」離江在凄嚎著,滿臉淚痕,看着滿臉陰沉坐在首位。

「啪!」

他哭鬧,凄傷,但等來的是一記響亮耳光。

這抽他耳光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父親離萬敵。

「離江、你該死!」離萬敵陰厲開口。

離江直接被這一耳光抽得肉身砰的一聲就爆碎了,只有神魂之身凄厲長嚎著,渾然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何事。

「的確該死。」離江的爺爺,離愁也冰冷開口:「若你剛剛不該死的說出未亡人幾個字,今日我們能夠將林凡包括鳳主、金龍帝者等全留在此地,但就是因為你那幾個字……」

說道此處,這離愁竟然是幾次升起無邊殺機,若不是這是自己的親孫兒,他真的是要直接拍死。

「父親,此時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這該死的混賬說了那句話,讓三公主對我離族生怨,這太不妙,破壞了兩族的關係,要如何彌補?」離萬敵眼神陰厲。

提到三公主時,眼中殺氣森然。

他離族的兒媳,當着他們這些人的面,竟然搔首弄姿的與一個適齡男子笑鬧,還是在他離家兒郎剛死之時。

這是何等羞辱與輕視?

離愁眼眸緊閉,半晌才睜開,嘆了一聲,道:「老夫舍了這張老臉去看看,求求天神。」

離萬敵眼中悲哀之色閃過,道:「父親,我去吧。」

離愁道:「你去不夠格……」

沉默片刻,離愁道:「若天人族垂憐我離族,一切自然安好,可若是……那麼我們離族的危機,來了。」

此時,整個離族都處於悲哀中。

那披紅挂彩的諸天闕,此時看來就是一個笑話,那原本趾高氣揚,認為攀上了最強大的大腿的離族諸人皆滿臉死寂。

諸多前來恭賀的賓客都很尷尬,不知該如何,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此時,他們好生後悔,以為是來恭賀,結果,成了一樁悲劇的見證者。

送出去的賀禮自然不能收回,那是天大的損失啊,這離族攀不上天人族的高枝,哪裏還值得這些珍寶?

心中都怒罵,覺得離燭簡直廢物。

最後,一個個不告而辭,出了離族疆域之後,竟似不約而同的朝着萬妖之原而去,顯然今日林凡顯露的不俗戰力讓得諸人側目,覺得有必要與一個有絕大可能成為大聖的妖孽交好。

此時,鳳凰族。

與離族的死氣沉沉,悲傷匯聚成河崩騰不同,整個鳳凰族歌舞昇平,喜氣洋洋,半個萬妖之原皆被喜氣給侵染,此地,是歡快的海洋。

「樂瑤,今日可不能哭泣哦,可是我們的大婚之日呢。」

林凡輕笑着,他早已換上一身喜袍,更顯俊朗異常,憐愛的將樂瑤臉上的淚痕擦乾。

林樂瑤啜泣,誰知她有多煎熬,每分每秒都在恐懼中,生怕噩耗傳來。

「公主、駙馬,吉時已到,要拜堂了。」侍女前來。

林凡笑着,給林樂瑤帶上鳳冠與蓋頭,牽着柔荑向外面而去。

人山人海,此地是歡樂的海洋,林凡走出來了,在那歡快的人群之中看見了無劍,看見了李廣、看見了陳玄東,也看見獨自一人坐在一旁大口飲酒的無極。

捏著樂瑤的手竟然在顫抖著。

若不是此時人多口雜,真的不適合去相認,他很想與眾多兄弟共飲。

無極他們也在笑,兄弟,終於再次相見。

林凡掩飾情緒很好,當他回眸時,已然神采飛揚,拜堂,送入洞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