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頃國臉色一紅,略顯得有些尷尬:「你是什麼人?」

「妙錦鯉!武皇讓我遇到的話帶你的屍骨回城,但你還活著,這可如何是好?」妙錦鯉一臉戲謔調侃道。

萬頃國一愣,妙錦鯉這個名字他有印象,喃喃道:「你是妙家那個不能修鍊的長女?」

妙錦鯉不置可否:「你還沒回答我後面的問題。」

「你就說沒找到,既然已經死去數年,就不要再起波瀾了。」

妙錦鯉明白他的意思,並不想離開只能,只當他已經死了。

「要我這麼說也可以,但你得告訴我兩件事,第一當初為什麼活著還留下,第二關於你知道的上古兵器的事!」

妙錦鯉認真問道,她本意不想多管閑事,可血刀老祖離開前說的話讓她很在意。

萬頃國愣住:「第一個問題我可以回答你,第二個問題別問。」

「看來你還是沒懂你現在的處境,你沒得選擇。萬靈山和萬靈國即將遭受大難,那個老太婆不是說了,憑你一人,什麼也做不了。」

萬頃國還是沒有絲毫反應,倔犟的閉嘴。

妙錦鯉的耐心被磨沒了,臉色一沉。

「你就是萬靈國的罪人,除了躲在破山洞裡自憐自哀,什麼都做不了。數年可曾想過你突破失敗病危的父皇,小小萬靈國,在整個大陸,別人放個屁都能把你們彈丸之地崩掉。你能扛得了上古兵器的消息?只會因為你自以為是的堅持毀了整個萬靈國。」

妙錦鯉鏗鏘有力的罵聲在一片廢墟回蕩。

萬頃國整個人渾身一震,臉頰扭曲,他堅持了數年的守山,想要守著的驚天秘密,到頭來竟然只是自以為是的堅持。

情緒激動,一臉憤怒:「你胡說!我是在保護萬靈國,沒有害它。」

「你也太自大了,憑你這個神武境十層嗎?簡直就是笑話,你是不是覺得帶著自以為是的秘密死去,就保護了萬靈國?既然莫音能找來,其他人也能找來。你的秘密只會成為所有人迫害的理由,直到國毀人亡,或者得到消息。」

萬頃國愣住,他從來沒有想過,被妙錦鯉怒斥,如醍醐灌頂,他真的錯了。

掌宮杉見妙錦鯉對此事意外的激動,沒頭緊皺,這個前太子難道是她以前的相好?

還是兩人有舊情?

他越想越覺得鬱悶,臉色變換。

妙仙注意到他的情緒,低聲問道:「怪叔叔,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小寶,這個人你認識嗎?他和你娘親什麼關係?」掌宮杉忍不住低聲問道。

妙仙仰著小腦袋想了想,搖搖頭:「沒見過,娘親也沒提過。」

「那她的情緒怎麼那麼激動……。」

妙仙苦著小臉,也有點想不明白:「娘親不會又看上了這個叔叔了吧?那不是成三角戀了,爹爹怎麼辦?」

妙瞳一臉疑惑湊過來:「妹妹,什麼是三角戀?」

「就是爹爹,怪叔叔,和這個邋遢叔叔三個人搶娘親!」妙仙伸出三根手指數道。

隨後怪怪的目光看向掌宮杉,擔憂道:「怪叔叔,你沒有優勢呀,爹爹是神尊,邋遢叔叔是什麼前太子,怪叔叔什麼都不是。」

掌宮杉眉頭一皺,愈發覺得這丫頭說得對,這麼發展下去,兩個孩子真叫別人爹了。

妙錦鯉注意到身後嘀咕的聲音,老臉一黑,又在說什麼亂七八糟事。

萬頃國整個像泄了氣的皮球,忽然說道:「好!我把知道告訴你!」

固執了數年的萬頃國,被妙錦鯉一頓噴之後,竟然頓悟了。

一旁幾人露出驚奇的目光,這言辭也太犀利了,堪稱嘴強王者。

妙錦鯉一臉淡定,微微點頭:「這才對,現在就是要消息悄無聲息的散出去,就與萬靈國和你都無關了。」 巨蝠遠遠跟隨著男人,來到了一處山下。

山下有一處幽深的洞穴,洞外留有雜亂,人類生活過的痕迹。

砰!

男人一腳踢翻山洞前的鐵鍋,扯著嗓子喊道:「別他媽躲了,快收拾東西離開。」

嘩啦啦!!

一群由獸人和人類組合的隊伍,從山洞內沖了出來,手裡拎著各種各樣的武器。

「波克,你他媽腦子壞掉了啊,讓你放風,等那些人的贖金,你大吼大叫的幹什麼。」一名手中拎著釘頭錘的獸人,大聲咆哮著。

對於他私自回來,表示很憤怒,很不滿。

「要尼瑪的贖金,北面來了一群亡靈大軍,數萬人的軍隊,命都沒了還想著要錢。」波克依舊大聲的吼著。

「那老傢伙不要他女兒的命了?敢找軍隊?」

「我說了,從北面來的,北面的亡靈,你這大腦袋裡裝的什麼,趕緊收拾東西,將那小丫頭片子帶上,避過了這批亡靈再想贖金的事情。」波比衝進山洞,拎出了一個小女孩。

小女孩,雙手被綁,眼睛也被蒙了起來。

「好,快,收拾東西,沒用的丟下,值錢的都帶走。」

所有人開始行動,將值錢的物品全部搬了出來。

「往哪跑?」

「往東。」

「走。」綁匪隊伍,開始向東側逃去。

而隊伍的身後,那隻骷髏巨蝠依舊看著這些人的動向。

……

幾分鐘后。

大包小裹的綁匪聽見了腳步,波克面露驚恐的看著前方擋住去路的白髮女人,以及身後的亡靈騎兵。

這怎麼可能?

他們怎麼會知道自己的逃跑路線,攔在了隊伍的前方。

咚咚咚!!

密集的腳步聲,令地面發生輕微的顫動。

白骨大軍有序的靠近,將這隻僅有40多人的隊伍圍了起來。

「你、你們怎麼會。」波克臉色劇變,緊跟便反應過來:「你們故意放了我,跟蹤我……。」

「做的不錯,波克,按照約定,贖金會當成報酬支付給你的。」

一道聲音在亡靈軍隊中響起,是之前那具瞳孔泛著藍火的骷髏。

波克微微一愣,腦中思考著骷髏言語中的意思,氣急敗壞的喊道:「別信他的,他們……。」

咚!

一聲悶響打斷了波克後面的話,釘頭錘上的尖刺貫穿了他的頭頂。

波克眼中寫滿了不可置信,迷茫的望向身後,那名手持釘頭錘的高大獸人。

「你、你個沒腦子……。」

波剋死了,眼睛依舊瞪的老大,殘留著驚恐和難以置信。

「呸,居然敢出賣我們,我最狠有人罵我沒腦子。」獸人甩掉釘頭錘上的血珠,向著屍體吐了口吐沫。

接著,又看向方浩,冷聲說道:「呵!你們人多又能怎麼樣,只要這小丫頭片子在我手裡,我看誰敢動手,她死了,我看你們怎麼想塔維克交代。」

獸人手裡拎著小女孩,張狂的說道。

一副我有人質,我不怕的模樣。

「我又不認識塔維克,你拿一個人類威脅亡靈,是怎麼想的?」方浩再次開口。

獸人微微皺眉,喊道:「放屁,不是塔維克讓你們來救他女兒的嗎?剛剛你還承諾波克贖金都給他,想騙我,哼,你別做夢了。」

「我真不認識塔維克,剛剛也只是聽見了你們談話,騙你而已。」

「不可能。」獸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轉過身看向身後的同伴,「別信他的,是波克背叛了咱們,我才殺了他的,絕不是他總給我起外號。」

而他的同伴,在轉過來的一瞬間,不由的便後退半步。

「殺了他。」方浩見獸人居然背對自己,直接下令。

早已進入穩固瞄準狀態的骷髏射手們,鬆開了弓弦。

弓弦顫動,空氣中傳來密集細微的聲音。

下一秒,噗噗噗!

背對著方浩的獸人,背上插滿了箭矢,如同站立的豪豬般,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在獸人倒下的瞬間,所有骷髏向著其他綁匪發起了進攻。

綁匪的人數太少,根本一絲的風浪都未掀起。

僅僅一個照面,便被亡靈淹沒。

戰鬥過後,開始打掃戰場。

方浩則來到人質小女孩面前。

她雙手被綁,眼睛也被蒙了起來。

「我們不是綁匪,也不會傷害你,我摘掉你嘴裡的破布,問你點事情。」方浩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緩一些,但亡靈的沙啞,聽起來依舊令人不舒服。

小女孩點了點頭,表現的十分乖巧。

方浩摘下她嘴裡的抹布,女孩也確實沒有大喊大叫。

「你的家在哪?那個塔維克是你的父親?」方浩問道。

「我住在普魯爾城,我父親是塔維克,他是一名布匹商人,您願意送我回去,他會支付您一筆不菲的酬勞。」小女孩不急不緩的說著。

我去!

這小孩不一般啊,冷靜不說,頭腦還十分的靈活。

同時,方浩也知道自己問波克是做什麼職業,他張嘴就是布匹商人。

原來這次綁架的就是布匹商人的女兒,所以撒謊時下意識便想到了布匹商人。

「我住在北面的一個城市,你知道怎麼前往你的城市嗎?」方浩繼續問道。

他出門在外,都是依靠著地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