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林東峻的話,菲姐一顆心稍顯平靜了些,果然,如果自己想要婚姻的話,林東峻不會讓自己失望的,

「你覺得你的家庭會接受我?我可是比你大近九歲?」

菲姐最終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年齡問題一直是她心中的一個檻,這個年代大家對門當戶對、男女雙方的年齡等問題看的太重了,而且他們還是演藝圈裏的公眾人物。

如果一旦曝出去,可能是大新聞,是的,她現在已經有點名氣了,走在路上也會有人叫她「王純」……而林東峻呢?以大家對他的看法,他將來的成就是不可限量的……

「菲姐,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呢?和你結婚的是我,又不是我的家人,如果他們有異議,我會自己搞定的……年齡有什麼大不了的,只要雙方感情好就行了……」

林東峻倒覺得這沒什麼,他這個二十多年後的靈魂對這個沒什麼看法,後世姐弟戀多了去了。

不過他忽略了時代的局限性,現在還不是娛樂至死的後世,內地娛樂圈還非常保守,大家因為信息渠道封閉的緣故對明星們充滿了神秘感,粉絲對明星的個人生活實在是太關注了。

「好了,我知道了。」

林東峻作為一個年輕人,可以衝動,做事不考慮後過,可是俞菲鴻她不是,她的獨立、成熟、理性不會讓她做出什麼頭腦發昏的事情出來。

而且,有時候她也會想,上天把這麼一個優秀的年輕人送到自己面前,是不是對她的考驗?她感覺到了林東峻這半年來對自己以往世界觀的衝擊,這讓她偶爾會有了一絲惶恐……

婚姻這個問題俞菲鴻只是想對自己以往認為的某些事情希望得到一些肯定的回復,實際上她也並沒有任何結婚的打算,這是她這麼些年來的成長經歷和自我認知決定的,林東峻一聲不吭的有了新歡,更是讓她對婚姻不抱任何幻想了。

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俞菲鴻不想再深究這個問題。

「我想問一句,你曾經唱過的那首《往後餘生》你還記得嗎?我記得當晚你可是對我承諾了不少?」菲姐似笑非笑道。

「只要菲姐一直在我身邊,那就是一直有效的,而且我也一直在努力實現我的承諾……」這句話林東峻恢復的很乾脆。

男人的承諾,一口唾沫一口釘子,言出必行。

菲姐轉移話題,林東峻也鬆了口氣,對婚姻這種未知的東西,他的心裏也有些忐忑,如果菲姐堅持的話,他也會選擇妥協。

不過在回答這些問題的時候,大美媛的臉龐不時在他的腦海中閃過。

是的,用後世的話來說,他感覺自己現在已經是渣男了。

從腳踏兩隻船開始,他就像在鋼絲上跳舞,有着某種刺激感,這種體驗是上一世不曾有過,新奇又讓人陷入其中……

當然,翻船的後果也不是他想看見的。

「好,我也不要你之後的一輩子,陪我三年時間就好,這三年希望給我們雙方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

聽了這話,林東峻不吱聲了,菲姐果然是要和自己做切割。

以前那種若即若離的分離感現在一下子表現出來了。

「為什麼不說話?」菲姐站起來走動了一下。

「這個時間是不是太短了?我覺得我們完全可以相處的更長一段時間,到時如果你有了新歡,他比我優秀,我就放你離去,這樣好不好?」

菲姐是林東峻在這個時空的第一個戀人,他怎麼可能輕易讓菲姐離開自己呢?怎麼也要挽回下吧!

好吧,他感覺自己越來越渣了,吃着碗裏的盯着鍋里的,貪得無厭。 「我真的不是你的粉絲!」她語氣變得不太客氣。

但是這些人好像都沒聽出來她不高興了,周俊辰的粉絲依然熱情高漲,一口一個『哥哥』『哥哥』叫不停!

推推嚷嚷間,另外一群人的出現讓這邊短暫的安靜了幾秒。

商略結束活動,正準備離開盛天大廈,在經紀人和保鏢的陪同下,他不像娛樂明星,倒有點像總裁巡視公司。

粉絲安安靜靜跟在偶像身後,跟這邊發了瘋似的尖叫比起來,商略的粉絲素質高的不是一星半點。

所有人的視線往這邊看,當然商略他們也會注意到前方擁堵了一大群人。

趙璧一眼就認出了站在離周俊辰非常近的位置上的斕凝,這個十八線小演員居然還追星?

她這追的誰呀?他都不認識。

話說追星難道不是應該追他家影帝這樣的國民男神嘛,這個女人的品味怎麼這麼獨特?!

趙璧下意識朝他家影帝那邊看了一眼,結果發現他家影帝的視線也落在那個位置。

斕凝看到商略下意識心虛,有種被老公抓住爬牆的感覺。

為了撇清關心,她剛想從所有人中擠出去,胳膊突然被人拽了一下,接下來她被人抱了。

「謝謝各位粉絲朋友的支持,謝謝大家,下次再見。」周俊辰依然是一副自帶光環的聖母瑪利亞的樣子,挨個兒抱了離他最近的幾個『粉絲』,其中就有斕凝。

然後在商略還沒出盛天大廈之前先一步被簇擁著離開。

斕凝愣住了,隔了兩秒才反應過來,她怒罵,「神經病啊!!」

在她反應過來之前,不僅那個『神經病』走了,商略也走了。

斕凝又氣又惱,心情一下跌入低谷。

麻蛋!她只是不想讓影帝知道她是他的粉絲,從而對她刻意保持距離,但她沒說要用這種方式讓影帝知道她是別家的粉絲啊!

這下誤會也太大了吧!

大廈外面,仍然堅持不懈等候商略的粉絲重新聚在一起依依不捨的送哥哥離開。

黑色GMC-SAVANA保姆車駛離,粉絲也漸漸消散。

大廈裏面,剛剛圍堵周俊辰的粉絲還沒有走,奇怪好像她們的偶像走了她們一點都沒有捨不得。

「姐妹們看一眼錢到賬了沒有,別說是坑我們的。」

「當假粉一天賺600塊錢這個工作還可以,看看明天還有哪個糊咖要買假粉。」

「姐妹,帶我一個,我跟你混!」

斕凝聽到她們的對話,「……」

剛剛多麼撕心裂肺的尖叫,斕凝一點都沒有懷疑這些人居然是花錢雇來的假粉……

她被一群假粉簇擁著引起這麼大個誤會,斕凝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關鍵是這些人還有錢賺,她擱這兒待了一天連600塊錢都沒有!

剛剛那個混蛋明星一定是因為商影帝粉絲多怕被比下去所以才買假粉充面子,還故意走在商影帝前面,好像就能證明他比商略火一樣!

他誰呀?!斕凝跟他的梁子算是結下了。

讓她心情跌宕起伏的一天終於結束了,斕凝在外面的麵館里隨便解決了晚飯,火速趕回家差不多五點了。

上官奶奶不在家,她把自己關在房間裏面,開始接下來的工作。 232

可能是這次的事情出乎意料的產生了極大的反應,以至於昊天學院內關於歷練空間的事情再次銷聲匿跡。

在外人眼中顧如玖最近簡直成了宅女,除了上課就是房間內,平時根本看不到影子。

主要也是顧如玖一直在認真的修鍊。

其實是顧如玖經常在空間戒指中接受南風瑾的指導。

這一日,因為上一次賣的煥顏霜已經售空了,所以韓寶兒特意去採購藥材,因為煥顏霜實在是受歡迎,很多師姐都想要,供不應求。還好顧如玖還設置了,每個月只賣多少,否則的話恐怕就要人手一個了。

也有一些人說顧如玖賣得這個煥顏霜有些貴了,但是只要是用過的,看到了效果,全都一言不發,甚至是大加稱讚。

之所以嫌棄人家貴的,該不會是沒錢買吧?

一時之間,使用煥顏霜的人人以此為傲,簡直都成為了一種時尚。只不過這個世界的人大概不明白世上這個詞的意思。

僅僅靠着煥顏霜的收入,顧如玖和韓寶兒在昊天學院就衣食不愁了。

正常昊天學院內的學生必須賺取昊天畢,否則的話在昊天學院內就是寸步難行。

就連白朮等這種家世顯赫的皇族子弟,在昊天學院之中也必須要賺取昊天幣。

所以昊天學院也就像是個小社會,每個賺錢的營生後面,都有一位有勢力的學員掌握,像是蘇雪歌,也屬於學院之中實力比較強的一位師姐。

只不過性格比較溫柔和低調,正是因為如此,才管轄了葯田。

現在跟顧如玖合作了一部分藥材,定期供應,倒是收益也更好了。

韓寶兒前期採買藥材,回來之後,神秘兮兮的找到顧如玖,一臉我有話說的樣子。

「玖玖,你快猜一猜,我今天聽到了什麼事?」

顧如玖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是她看向韓寶兒,一張小臉蛋紅撲撲的,一雙大眼睛水靈靈的十分靈動。

韓寶兒比顧如玖略大上一些,小小年紀看起來已經初現了幾分明艷大方。

自從顧如玖將韓寶兒治好之後,韓寶兒也越來越自信。

說起來韓寶兒和火舞老師是一個類型的美女,明艷大方,只不過火舞老師更性感潑辣,而韓寶兒確實更活潑熱情。

「快點猜一猜嘛,玖玖!」

「好吧,好吧,我猜不出是什麼,但是看樣子肯定是件好事了,你看你高興的。」

顧如玖急忙舉手投降,表示自己是真的想不出來。

「我聽說顧玉琪最近倒霉了?」

「顧玉琪?她怎麼了?」

顧如玖有點驚訝,她怎麼了?雖然從遇見自己她就註定沒有幸運過。但是按說人家顧玉琪也有家世,也有表哥什麼的罩着,怎麼可能倒霉呢?

「嘿嘿,她這兩日可被收拾慘了,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被白朮那個道貌岸然的母夜叉盯上了,這算不算上惡人自有惡人磨?嘿嘿。」

韓寶兒這麼一笑,帶着幾分可愛的小奸詐,不讓人生厭反而覺得十分可愛。 眼前的三層式奈何橋與傳聞中的大不一樣,這等設計這等造橋技術是出自哪位大能的鬼斧神工?閻如意心想着回頭讓父王好好再褒獎,可誰曾想這座橋是隨着冥界的形成而渾然天成的一體橋的石橋——

第一層,橋口向左開,左入向上走的拱形石橋,給予的感覺是實在、安全、舒心!厚實的橋身扶手欄桿用料足,構造結實!寬大平整的橋面可容五六個亡靈並排走、粗大但表面順滑的扶手石欄、每幾步之遙的就有三尺多(約1.2米)石欄立柱,立柱上有一盞明亮的紅燈籠,石欄與橋外側用朱紅漆描繪出古老的花紋,

此橋所見之處無一不彰顯了做工的精細,如此面面俱全的橋,就是橋頭上方招牌上所寫的’一等橋’!此橋入口處的牌子裏寫明:生前行善、忠良者、善者從此橋過!

走在此橋上,能感到徐徐而來的柔柔微風帶着淡淡的彼岸花花香,如此愜意的好橋,可還是有不少猶豫不絕在橋前徘徊不前的,不管哪層橋前都有如此行徑情緒的亡靈鬼怪。

第二層是’二等橋’,平行直走,橋頭橋尾連接忘川河兩岸,橋前入口牌子寫着:生前善惡兼半者從此橋過!

此橋’二等橋’相對’一等橋’要遜色些,感覺用料、構造都沒’一等橋’好,橋面稍微窄了些容三四個亡靈並排行吧、橋身要薄些,用料少了些,平面橋上也有些坑坑窪窪,扶手石欄感覺不那麼實在、安全、舒心,

若干根一等橋的支柱相接,柱子上端懸掛着明黃色的燈籠,橋欄外側和支柱是用玄黃色油漆畫出了圖騰,

走在上面能,陣陣陰風吹面而來,能聞到忘川河裏散發的隱隱腥臭味,雖不濃,但也會令個別亡靈鬼怪犯惡,陰風時強時弱,有些危險,最好扶欄走。

第三層’低等橋’,入橋口出處的牌子寫着:惡者行此橋,惡者之橋!

橋口往右延伸出來,這橋身寬度只夠兩個亡靈鬼怪同時過,這低等橋是真的低——入口之後得向下走,形成倒拱形的弔橋,此橋身雖亦是石質的一體橋,但那如蜘蛛織網般的弔橋是非常省材料的,

二等橋的橋底垂下若干根纖細的石柱,一個大手掌就能包裹大半個柱子,石橋欄空框,猶如一根根粗繩般大小,抓在手裏剛剛好,橋面有一塊沒一塊的鏤空,要多省料就有多省了。

如此簡陋危險的低等橋弔橋,唯一亮點就是石柱頂端的白燈籠尤為明亮,比一二等橋都要明亮,能讓每個過此橋者看個清橋況看清忘川河裏的一切,凜掠不停歇的陰風更是雪上加霜,橋頭、橋上的惡者之靈遲遲不肯過橋,需驅趕。

此倒拱橋越往橋中走就離忘川河水越近,橋中心離忘川河水更是近在只尺,

但河裏濕漉漉的亡靈卻再也抓不住此橋,此橋在濕漉漉的亡靈面前猶如空氣,河水惡臭、腥臭濃烈,還具有腐蝕靈魂,唯有抓住路過的亡靈,讓其帶走,方得以解脫,所以河裏的惡靈會爭先恐後地去拉路過的亡靈,此橋段極其兇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