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江琴這話江鎮沒有回答,一旁的郭月華則是抓過江琴的手,說道,「你也知道,當年慕青死的時候,她女兒失蹤了,至今是生是死都沒有線索。」

郭月華說着,朝江鎮看了一眼,又補充一句,「我是覺得,既然這孩子是你爸的女兒,那麼總歸是要找回來的。」

江鎮補充,「爸呢找你下來,就是想要跟你了解情況。確定下,當年慕青出事的時候,安安是不是被七爺救了。」

「不可能!」江琴幾乎脫口而出,「慕安安怎麼可能那麼好命?」

她的言語里充滿了不爽。

「慕青那個女兒多半是已經死了,怎麼可能會被七爺救,怎麼可能會成為御園塆小公主,她哪裏那麼好命,她怎麼可以有那麼好命?

以前是慕家小公主,之後又是御園塆小公主,怎麼可能!」

江琴的情緒開始激動了起來。

一旁的郭月華急忙安撫,「你爸爸也只是稍微了解一下,萬一這件事……」

「絕對不能!」江琴肯定說,眼裏帶着憤恨和嫉妒,「慕青的女兒慕安安,要麼死在當年,要麼現在就是在這個城市裏某個角落裏,絕對不可能是那御園塆小公主!

那個慕安安在慕青死的時候,就結束了當小公主的命!」

江琴說完這一竄話,便推開郭月華,直接往樓上走去。

走的時候,腳還特別用力的踩在地面上,特別不甘心。

比知道學校里成績處處壓她一頭的醜女,竟然是御園塆小公主的時候,還不能接受!

江琴回到房間,把門關上的時候,腦中浮現出10歲的某些記憶。

12歲之前,江琴與母親住在很破爛的小房子裏。

那時候母親就告訴她,她有父親,但是父親被另外的一對不要臉的母女霸佔!

那是一對全世界最不要臉的母女,霸佔她的父親,霸佔她豪門大小姐的身份!收拾好了碗筷,清抬起手來抻了一個懶腰,緩步的走出了刻晴的屋子。

抬起頭來看向遠處的天空,清整了整身上的長袍,輕聲開口說道:「怎麼樣?我這塵歌壺景色秀麗、且有人氣,是不是要比當年的藏劍谷要好上許多?」

藏劍谷,數千年前位於無妄坡以北,是劍之魔神清庇護的地方,與摩拉克斯的璃月集

《某不知名的提瓦特劍神》第二十九章:喬遷入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大白總算是離開了房屋,去樓頂找阿刁傾訴去了,這下沒有電燈泡了。

「我想洗個澡休息了!」楊然打了個哈欠說道,有阿刁放哨,她可以安心的睡覺了。

「好嘞,讓你感受下荒野里浴缸洗澡的優越感,我給你放好水。」

說完林小木就開始用空氣凝水器生產水源,倒入浴缸中,一切準備完畢,楊然來到了浴室。

「給,一套乾淨的衣服。」林小木將衣服遞給楊然道。

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偷偷製作好了新衣服,反正服務是蠻周到的。

楊然接過衣服,放在了浴缸旁邊,然後她看着林小木。

「咋了,還有什麼問題嗎?」林小木問道。

「你站在這裏幹嘛,還不出去。」楊然喝道。

林小木厚著臉皮道:「哦,我可以和你一起洗嗎?」

楊然:「滾!」

「好嘞!」林小木乾脆道,還不忘關上浴室的門。

「撲哧。」

楊然見林小木流氓的樣子,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

林小木在屋內,無聊的喚醒遊戲面板,打開了世界頻道,他想到了神域之地里,那些和他為敵的幾位大佬求生者,決定噁心這些人一番。

林小木:「@傑克·瓊,@宮本三郎,@神代一春,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那個黃金寶箱我拿到了,哈哈哈,真爽!」

林小木將這條信息發到了世界頻道,很快,世界頻道轟動了。

周韻:「@林小木,大佬,能否具體一點,感覺有瓜吃。」

王強:「對呀,黃金寶箱,我沒看錯吧,看林小木大佬的意思好像這黃金寶箱得到的不容易,講講唄,我準備好了吃瓜。」

傑克·瓊:「@林小木,得瑟什麼,不就是靠着一隻兔子嘛,遲早抓住你那隻兔子,烤了吃了。」

林小木:「呵呵,不是我鄙視你@傑克·瓊,就你這變態還想抓到我這兔子,想屁吃呢。」

傑克·瓊:「你說誰變態?」

林小木:「我已經指名道姓了呀,你自己做了什麼事你不知道嗎?記得李依嗎?」

林小木想到李依的事,心裏對這傑克·瓊更加厭惡不已。

眾人就默默的看着林小木和傑克·瓊互懟,安靜的吃瓜,沒人敢打斷這兩位大佬說話。

傑克瓊又發話了。

傑克·瓊:「那又怎樣,你得好好保護好那陳韻了,不然我會幫你好好疼愛她的。」

陳韻這個時候出來了講話了。

陳韻:「想找死隨時來@傑克·瓊。」

林小木:「呵,他很怕死的,忘了告訴大家,傑克·瓊有個狙擊手隊友,然後他為了逃命,完全不顧那隊友,後來,那個狙擊手已經被擊殺了,下一個就輪到他了。」

傑克·瓊沒有再回話,他狠狠的砸了一拳地面。

眾人見傑克·瓊沒再發話,有人開始發消息了。

周韻:「林小木,大佬,講講唄,怎麼回事?」

……

在諸多求生者的強烈央求下,林小木講起了神域之地爭奪黃金寶箱之事。

當然,傑克·瓊的變態邪惡,他不忘多次提醒,就是要大家注意,遠離傑克·瓊。

待林小木講完了,世界頻道先是安靜了一會,接着就爆發了。

王強:「林小木大佬,那些陽國人、棕熊國的人太可惡了。」

劉根:「對呀,陽國人本就沒有好東西,我一直厭惡,特別是那神代一春。」

神代一春:「@劉根,你誰呀,我們認識嗎?怎麼還指名道姓了,我這也能躺槍。」

劉根:「@神代一春,不認識呀,但看了你的頭像就知道,你不是個好東西,相由心生。」

周韻:「哈哈哈,我忍不住了,給你點贊@劉根。」

哈哈哈,林小木都忍不住笑出了聲,這劉根簡直是個人才,相由心生,好像非常有道理。

神代一春氣的吐血,乾脆閉嘴了,看宮本三郎就很聰明,一直閉口不言。

……

「小木!」楊然在浴室內喊著林小木。

「在,怎麼了?」林小木疑惑道。

他來到浴室門口,沒有推門而進,雖然他也很想進去一覽風光,但這也太不尊重楊然了,後果非常嚴重。

「要一起洗嗎?」楊然突然說道,語氣甚至還帶點嬌羞。

什麼,竟然邀請我一起洗浴。林小木有點小期待:「真的嗎?」

「嗯,快進來吧!」楊然害羞道。

這個時候還裝君子,那簡直不是男人,林小木想都沒想,推門而入。

想像中的旖旎風光沒有,有的只是楊然已經穿好衣服,正笑吟吟的看着滿臉期待的林小木。

林小木看到此刻的情景,哪還會不明白怎麼回事,楊然故意逗他玩呢。

「咯咯咯……」楊然看着林小木窘迫的樣子,銀鈴般笑了起來,「我先出去了,你慢慢洗。」

唉,自己洗吧,兩個人洗還擁擠呢。林小木安慰著自己。

……

一切完畢了,林小木洗好出來了,楊然剛才也在看世界頻道的聊天信息。

見林小木出來了,她擔憂的問道:「陳韻一個人不會有事吧?」

「放心吧,一般人不敢去招惹陳韻,她是個不要命的,傑克·瓊想要對付陳韻,先不說找不找到人,就算碰到了,他也得付出代價。」林小木道。

換做以前,他還真擔心這陳韻,現在不一樣了,她已經變了,變得不相信任何人,變得毫無感情,就是拚命三郎。

「嗯,那就好!陳韻也是個可憐的人。」楊然道。

林小木沒有接話,這個荒野,沒有誰不可憐,活下去才是重點。

……

「該睡覺了。」林小木想了想說道。

「嗯。」楊然輕輕的應了一聲,耳根不自主的紅了。

兩人並沒有分開睡,楊然沒有拒絕,只是一直背對着林小木。

雖說林小木平時嘴上喜歡佔便宜,可到關鍵時刻,他卻有點不知所措。

最後,他壯著膽子從後背摟住了楊然,楊然的嬌軀立馬變得僵硬,接着放鬆下來。

楊然身上的味道,讓林小木荷爾蒙快速增長,該有的反應都有了,手開始摸索。

「太累了,可以再等等嗎?」楊然有點害怕的阻止道。

這個時候,如果林小木還要繼續,她也不會再反抗了。

林小木瞬間一個激靈,想了想,強行壓下自己的慾望,道:「嗯,晚安!」

「晚安!」楊然甜甜道,心裏暖暖的。 「就在距離咱們大約有十里左右的位置,那裡有一個山洞,我就是在其中發現的。」

根長一米八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明所以的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齊雲。

「你們這次可是立了大功,下午我帶著我一起過去看看。」

齊雲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整理整理心情,坐了下來重新說道。

「咱們先出去吧。」

說完就率先走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