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楚風宸配上一個悍妻,非常有趣。

楊安容倒也不是傻子,丞相府出來的姑娘,哪怕性格衝動,但是后宅的東西,都會有人教。

她很快明白過來,狠狠地瞪了一眼朱飛雲,沒有再踢下去。

這小小的鬧劇,沒有讓其他人太過於關注。畢竟朱飛雲在班上是個人都能欺負。

長樂郡主卻有些悶悶不樂,她放學的時候特意地問,「蘇妹妹,你是不是可憐朱飛雲?你護着她。」

蘇玥趕緊拉着長樂郡主的手,「我倒是想護着你,可是你給我機會了嗎?一直都是你護着我。朱飛雲那邊,是因為……」

長樂郡主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蘇玥,「真的嗎?」

「有沒有覺得我非常壞?確實是我算計的,若是你……」蘇玥就想在長樂郡主面前,做一個真實的自己。

長樂郡主搖搖頭,「沒有,沒有壞,就是你好厲害。我要是有你這本事,那該有多好?我胖爹經常說,我做人太過於耿直,不圓滑,往後肯定要出事情。」

「不,你這樣非常好,我不會讓你出事情,青王爺也不會讓你出事情。」蘇玥聽到出事情三個字,就會想到她的結局,這一世絕對不允許。

「那是,往後你得罩着我,等我們都嫁人後,你可是一品親王妃,是我的九嬸。現在我可以占你便宜,多喊幾句蘇妹妹。」長樂郡主美滋滋地想着,以九叔目前對蘇妹妹的重視,往後誰敢欺負她?

「郡主,攝政王的馬車在後面,請蘇小姐過去。」夢竹小心地敲著車窗。

「我天,九叔怎麼又幹這種事情。我們還能不能做好姐妹,我不,今天我就不讓,蘇妹妹,你讓冰煙去說,你就要跟我坐一輛馬車。」長樂郡主拉着蘇玥的胳膊晃來晃去,她就是不讓。

「好好好,聽你的。冰煙去告訴王爺,我們直接到青王府。」蘇玥怎麼捨得讓長樂郡主輸呢?

她現在明顯就是想要贏攝政王一次。

「耶耶,就知道你心中最重要的人是我,是我,還是我。」長樂郡主的快樂就這麼簡單,她得意地笑聲傳到楚雲墨的耳朵里。

楚雲墨決定要跟三哥再談談,趕緊給這位侄女找個婆家,有了未婚夫后,就別再纏着他的小王妃。

偏偏小王妃與長樂關係太好,還不能訓斥,如果訓斥的話,小王妃又會紅着眼圈。

青王府很快就到,下馬車時,長樂郡主特意地對九叔做了個鬼臉,挽著蘇玥的胳膊,就是不鬆開,她還故意地捏了捏蘇玥的臉蛋。

蘇玥被長樂郡主如此孩子氣的一面,惹笑了。

楚雲墨:又是想將侄女丟出去的一天!

青王爺看着女兒的動作,再看九弟那沉下去的臉,忍不住撇嘴,真小氣,又不是他捏,怕什麼?

「九弟,你到我們家來又是空手,你好意思嗎?聽說你去國公府,那禮物都是用馬車拉着的。」青王爺見楚雲墨兩手空空,他後面的人,也一樣,就忍不住吐槽。

「那是我准岳父,你呢?」楚雲墨怎麼不好意思,這是家人。

「我,我是你三哥,你就不能孝敬我一次?你還借走我的人,就不能用點好東西換?」青王爺不爽地說着。

「那給長樂兩個暗衛。」楚雲墨想着,確實是這個道理,有借有還再借不難。

再說這次三哥也為小姑娘的事情出力了。

「這還差不多,咱們就還是好兄弟。」青王爺立刻就笑了,反正只要玥丫頭沒事就成,至於某個被懷疑的人,那就與他無關。

蘇玥再一次給青王妃把脈后,確定時機已經到來,就給了兩顆藥丸,「這是給青王爺,這是給您的。」

青王妃手有些顫抖,「我都這把年紀,真有機會?」

「母妃,您又不老,您就是喜歡穿這些深顏色的衣服顯的,您也就三十五,那麼多四五十的女人都能生孩子,您肯定能。」長樂郡主看着母妃身上老十歲的裝扮,每次都提出抗議,可母妃就是不聽。

「若是有好消息,我一定好好謝謝玥兒。」青王妃這一次沒有再喊玥丫頭,往後他們可是妯娌。

沒人知道她辦了那麼多次桃花宴真正原因是希望王爺能選一個,傳宗接代。

現在若是她能生,桃花宴永遠都不用再辦。有哪個女人願意將男人分出去?

。 顧呈文能有什麼好發泄的呢?

逆來順受慣了,都不知道該怎麼發泄。

最後也只是在河溝邊轉悠了兩圈,然後就回家來了。

當他踢踢踏踏的走到院子里的時候,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然後詫異的問道:「娘,怎麼是你在熬藥啊?」

顧以沫白了他一眼:「要不然呢?你媳婦肚子里的可是你親生的!你捨得不管,我可不捨得。」

顧呈文偏過頭去,沒說話。

連他都不在意,又怎麼會在乎他的孩子呢?

「你去我屋裡,把我炕上的笤帚疙瘩拿來,另外把小武喊來。」顧以沫老神在在的吩咐道。

顧呈文傻眼了!

錢都沒有分給他,居然還要打他?還要當著二弟的面!

他娘實在是太過分了!

「娘,你怎麼能……」

「快去!」

想要抗拒的心,只這兩個字,長久的威壓之下,再不滿也只能黑著臉,邁著沉重的步子去了。

沒一會,顧呈武就睡眼惺忪的出來了。

顧以沫從顧呈文手中結果笤帚疙瘩,活動了一下手腕,又晃了晃胳膊,最後還轉了轉腳尖,扭了扭腰。

這一系列動作,讓兩個兒子都有些傻眼。

顧呈武覺得有些不安,問道:「娘,你這是……」

「小武啊,我給你那五兩銀子的時候,有沒有說過我已經給了權哥兒五兩銀子,還會給你大哥五兩銀子啊?」

「這……」顧呈武的眼神開始飄忽了起來。

竟然是因為這個……

娘也要給他五兩銀子?顧呈文覺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活了過來!

他在乎的不是這五兩銀子,而是娘對他和對兩個弟弟沒有區別!

感覺到大兒子急促的呼吸聲,顧以沫轉了轉手腕,然後一笤帚疙瘩就抽在了顧呈武的屁股蛋子上!

「你個敗家玩意,明明知道,還故意不告訴你大哥?怎麼著,看你大哥傷心難過和我有了隔閡,你就高興了?你個不孝的東西!」

「嗷!」顧呈武捂著屁股原地表演了一個三級蹦!

笤帚疙瘩不斷地落在屁股蛋子,大腿上,疼的顧呈武咆哮起來,滿院子亂跑!

顧以沫哪裡追得上活猴一樣的十幾歲的小年輕啊?

她喘著粗氣叉著腰,在那磨牙:「顧呈武,老娘告訴你,老老實實的站到我面前,撅著屁股讓我打幾下,然後再給你大哥道個歉,這件事也就算過去了,要不然,老娘教你做人!」

果然,比起說教什麼的,還是上手打屁股,更痛快!

什麼理智教育孩子啊,都沒有打屁股來的效果快。

顧呈武臉都綠了,「娘!」

「娘什麼娘,我不是你娘,你才是我爹呢!」顧以沫沒好氣的說道。

最後,顧呈武還是乖乖的走了回來,撅著屁股站在那,結結實實的又挨了四五下。

屁股疼的都要開花啦!

顧以沫還是挺滿意的,孝順的孩子,再壞也有得救。

「行了,和你大哥道歉,你們是親兄弟,以後不能幸災樂禍袖手旁觀,知道嗎?」

「知道了。」

顧呈武揉揉屁股,老老實實的給顧呈文道歉。

「大哥,我錯了。」

「……哎,沒事沒事。」

這一頓打,雖然打在顧呈武的屁股上,可給顧呈文帶來的震動也著實不小。

娘……

這是在為他出氣嗎?

顧呈文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擴大,再擴大……

這種感覺,真的好舒服,好開心啊。

原來,這就是被娘疼著的感覺嗎?

「行了,老大,葯熬好了,你給你媳婦端去吧,以後這活都得你來。」

「我知道了,謝謝娘。」

顧呈文感恩戴德,端著葯就回自己的屋子裡了。

——

「真是麻煩你了。」李翠如受寵若驚的接過葯碗放在一邊,等著一會涼一些了再喝。

丈夫對她如此體貼,倒是讓她手腳不知道往哪裡放了。

顧呈文咳嗽了兩聲,沒話找話:「剛剛……」

「哦,之前娘來找過我,說一會不管院子里發生什麼,都讓我和小泥巴不要出去……估計是擔心二弟看見我和小泥巴,會上火吧。」

畢竟已經十好幾了,是大人了,還要被打屁股。尤其是在嫂子和侄女面前,怕是會臉都沒有地方放吧。

顧呈文點點頭:「娘……真的和以往不太一樣了啊。」

「是啊,現在挺好的……哦不,我的意思是之前也很好,現在更好,嗯……我沒有別的意思……」

李翠如手忙腳亂的解釋著,生怕丈夫誤會了自己的話,對自己動手。

看著媳婦的樣子,顧呈文心裡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在娘面前,自己也是這個樣子的吧?

他倏然低下頭,拍了拍媳婦的手,說:「咱們……也重新好好過吧……」

其他的話,他也說不出來了。

和媳婦,他根本就沒有什麼感情的。

甚至當初娶了她,也是被逼無奈,是他的屈辱……現在孩子都有了,他只能告訴自己,最好不要去想那些事情了。

都過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