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不是他們都沒見過世面,可是面前這景象確實超乎了人類所能預想。

兩人突然的出現,引起了邊上不少游過海洋生物的注意,他們的目光都不由帶着審視和敵意瞅向兩人。

其中就有一條小黑魚和老龜不怕死的往前湊,不過他下意識的往沈鴻這邊靠了靠。

「你是海族的族類,怎麼和這人類混在一塊兒?還把他帶進來。」說話的老龜滿目憤怒,尤其是看向保羅目光裏頭是絲毫不掩飾的敵意和殺氣。

保羅被它目光一唬,眉毛一擰卻是昂胸挺背的綳直身軀,這是軍人天生自帶的氣壓,對方越是強自己越不能被對方的氣勢打倒。

那老龜被保羅氣的,鬍子一翹一翹的直通氣。

其實保羅壓根聽不懂這老龜在說什麼,事件對方這般氣勢,自己也不能輸。

沈鴻卻聽的真真切切。

「喂,這老龜說你是人類,不能出現在這!」沈鴻主動轉述。

「他怎麼就不說你呢?」保羅上下打量沈鴻,怎麼看沈鴻現在以人類的形態出現和自己應該是屬於同一種類的生物。

但明顯,剛才老龜打一眼見沈鴻便沒把他當成闖入這個世界的侵入者。

見難不成是他長得太凶了?

保羅自我審視,沈鴻確實長得眉清目秀生的好看。

沈鴻也覺察出這個問題來,若是自己以龍的形態出現在這被當成是同類,還能理解可現在自己完全是人類心態。

除非生了老龜瞎,不然怎麼可能看不出來自己是人類。

自己上次出現是以龍的形態能混入其中,他覺得可能是偶然,但今天這也沒暴露他不禁有些疑惑。

剛想要問什麼,卻只見老龜氣的鬍子一翹一翹的,已經開始往別的地方遊了。

現在烏龜就這樣走了,保羅還有些可惜,顯然是覺得那老龜太有意思了。

小龜走後,一旁的小黑魚卻沒挪步而是見他還在一臉好奇的上下打量。

見他沒動,沈鴻主動問,「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是海中的人?」

「你說你嗎?」小黑探到沈鴻身旁秀了秀,一臉困惑,「你身上確實沒有我們水族的氣息,不過通過你的神格打一眼就能看出你是海族的人!」

「水族海族?」

「對呀,水族就是生活在這片海域裏頭普通的生物,海族只是具有神格的高級生物,海族一出生就有,其他物種不可能有的,不過你的神格挺特殊的,和你本體似乎有些排斥,我能感覺到你的本體在你身上氣息並不穩,不過我猜測應該是你前段時間受重傷的原因吧!」

神格是存在於海族身上的一種特殊存在,不存在於任何的轉接的可能,所以小黑也沒往別處想。

它這一提醒沈鴻倒是想起神格是在上次擊敗深淵領主之後系統提示出現的,他不禁猜測神格難不成就是從社會領主身上得到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便也反映了當初出現在暹羅的深淵領主應該也是海族一員。

而它現在體內所謂的排斥,應該就是和本體不契合導致的。

但見小黑魚沒往這方面猜測沈鴻心下暗暗慶幸。

保羅見他和面前這條身形龐大的詭異魚類一直念叨著自己聽不懂的話,眉頭皺的越發緊。

見那條小黑魚游向別處,保羅才一臉困惑道,「你能聽懂它說話?」

「嗯!」

見他沒否認,保羅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再次被刷新,他一臉看異類的眼神上下打量保羅,「你這以前是學過怎麼和生物溝通嗎?」

沈鴻尋思著自己擁有系統的事情不能暴露,便點了點頭,卻沒應聲。

而保羅自然而然的就認為沈鴻是學過,頓時他的雙眸直放光,「那你是不是能夠聽懂很多動物說話呀!」

為了探索新世界保羅,問了好幾個白痴問題。

沈鴻嫌煩,壓根沒理他。 褚臨沉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薄唇微動,卻來不及多問什麼,便被秦舒拉著朝樓梯走去。

秦舒之所以沒告訴他褚雲希來過這裡的事情,是不希望他多想。

上了樓,進入褚臨沉的房間里。

「你等我一下,我應該是把戒指放在洗手間里了。」

說完,她便徑直邁步朝洗手間走去。

以拉門的動作為掩護,另一隻手不著痕迹地將衣服口袋裡的戒指拿了出來。

不一會兒,她從洗手間里出來,走到褚臨沉面前,攤開掌心:「喏,戒指在這兒呢。」

看到靜靜躺在她掌心裡的戒指,褚臨沉臉上的神色明顯一動,然後立即拿了過去。

「原來你放在洗手間里的,我怎麼沒看到?」

他抬頭看了秦舒一眼,又低下頭檢查了一番戒指,然後戴回自己的指間。

秦舒看到他對這個戒指這麼緊張,估計有一大半的原因是擔心那塊紅色石頭。

一秒記住https://m.net

還好他不知道,那東西已經被自己拿走了。

秦舒隨口解釋道:「哦,我清洗完放在通風窗台上打算晾乾的,可能是你沒注意到吧。」

聽到這話,褚臨沉想了想,沒再追問。

「褚臨沉,你先休息一會兒吧,待會兒要給你做針灸,我先去把銀針拿上來。」

秦舒找了個理由,獨自下樓。

一走出褚臨沉的視線範圍,她便加快腳步,快速來到樓下玄關處,將柜子上的盒子拿起來,尋找可以合適的藏匿地點。

放在她的房間里也不安全。

四處搜尋之後,秦舒果斷地拿著東西進了廚房。

褚臨沉平日里一個人時是絕對不會來這裡的,藏在這個地方最安全。

秦舒四處找了找,最後把盒子放到了冰箱旁邊的置物架最底層。

這個置物架既明顯,底下那層又是最不起眼的,很難被發現。

做完這些,她這才吁了口氣,順便拿了一塊老薑出來切成片,然後帶著銀針和艾條一併回到褚臨沉的房間。

褚臨沉頎長的身體斜倚在沙發里,上身完全放鬆地靠著沙發,雙眸緊閉。

深邃如鑄的臉龐散發著迷人的氣息,優雅冷峻,找不出一絲瑕疵。

這個時候的他是最讓秦舒放心的。

安安靜靜的樣子,平穩祥和,不用擔心他會突然暴走發狂。

她已經在他大腦和身體的幾處穴位分別施下銀針,而眉心最重要的那一根銀針,針頭位置精巧的刻著一個「褚」字。

還真應了這個男人所說的,這根針成了他的專屬銀針。

除了他,沒給其他人用過這根針。

想到這裡,秦舒不禁生出幾分感慨,專註的臉上也多了一絲柔情。

她手中的艾條緩緩移動,散發著淡淡艾香的薄煙輕撲在男人太陽穴四周,宛如她的手指,輕柔的撫摸過他的眉眼,描摹他的輪廓。

這一刻,一股莫名的背上湧上心頭。

如果治不好褚臨沉,她寧願時間就此停住。

像現在這樣,就很好。

秦舒不自覺地便有些失神。

褚臨沉英俊狹長的兩道濃眉微微一擰,下一刻,羽扇般精緻的長睫唰地展開。

他突然睜開了眼睛,薄唇里吐出一個字:「燙。」

秦舒一個激靈,陡然回過神來。

「啊,抱歉,我好像離得太近了。」 實際上,姬家確實瘋狂了。

因為他們雖然勢大,但也做不到掌控每一寸土地,短時間根本無法尋到姬皓月。

拖延不得!

一時間,東荒南域沸騰了,各種傳言紛起。

「最新消息,保護姬皓月的那些名宿,最後一人也被孔雀王斬殺了!」

「有人看到孔雀王掠過某地,似乎鐵了心要殺那個神體,沒有收手,還在追殺!」

「東荒南域看來要翻天了,姬皓月身邊已經沒有了保護的人,這樣下去隕落是早晚的事!」

孔雀王到底有多麼強,人們無法推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至少以姬皓月的本事,根本沒有反抗的可能。

隨着時間的推移,這個風波演變得越來越劇烈。

有消息稱,似乎有其他的勢力加入了其中,在追殺姬家的神體,還有那位神體的妹妹。

「都這個時候了,姬家內部還有分歧。」在聽到這個消息后,靈見輕嘆一聲,在他看來突然出現的其他勢力,定然就是姬家和神體一脈敵對的姬家人。

果然在神話修士的世界,越是強大的勢力越喜歡內部鬥爭。

隨後,在思索了一下后,原本不願意沾染麻煩的靈見決定還是出面一次。

因為任由孔雀王這般鬧下去的話,姬家絕對會不管不顧地祭出那面鏡子,到時候漫說孔雀王脫不了身,就連顏如玉也會被波及。

畢竟眾所周知,孔雀王之所以有這樣的底氣,就是因為顏如玉可能將妖帝聖兵借給了他。

且,還有極大的可能,在雙方衝突不斷加劇之下,孔雀王不敵後開始搖人,呼朋喚友,進而引發人、妖兩族的大戰。

到時候整個東荒就沒有一日安寧的日子了。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原因。

一個就是在那日,他已經讓姬家付出了代價,一因一果,兩相抵消。

另一個就是姬皓月也是被人下的一顆棋子,雖然他可能也有想搶奪妖帝聖兵的打算,但罪不至死。

且,從那日那面鏡子內的人影的態度來看,玄鳥背後的人有很大的可能和姬家有舊。

現在玄鳥沒有異動,不代表它在姬家真的發生了重大的事情后,依舊不為所動。

「尊駕。」就在靈見欲動身離開太玄的時候,李若愚突然出現在了靈見的身邊,拱了拱手說道。

「見過李前輩。」靈見在看到來人是李若愚后,還了一禮,「不知李前輩來找我可是有事?」

「確實有事,受人相托,不知尊駕可是與那位妖帝後人相識?」李若愚開口問道。

「是姬家的人托你問的?」聽到李若愚的話,靈見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是受何人所託。

「是。」李若愚沒有隱瞞,點頭說道,「那個姬家的人,尊駕也見過,就是姬紫月的祖爺爺。」

「原來是他。」靈見點了點頭,那個老人給他的印象還不錯,「他既然托你問了這個問題,想來他是想請我出面調解吧?」

「是的。」李若愚說道,「還請尊駕見諒,現在孔雀王還在追殺姬家的那位神體,他需要前去,故此無法親身前來相請。」

「無妨。」靈見並不在意,隨後問道,「對了,李前輩可知那孔雀王最後出現的地方在哪?」

「尊駕的意思是……」李若愚有些意外,他沒想到靈見真的接受了請求。

畢竟在他看來,這件事發生的源頭來自姬家,是他們想搶奪妖帝的兵器才有了現在的一系列惡果。

「一時因一時果,冤冤相報何時能了。」靈見輕嘆道,「李前輩,你修行自然大道,應該最是了解什麼是天道承負吧?」

「天道承負嗎……」李若愚聞言略有所思,「尊駕心胸寬廣,將來縱然不能成仙,也一定能夠證道,修行圓滿。」

「李前輩過謙了,這並非是我心胸寬廣,而是我的觀念不是這個世界普世的觀念罷了。」靈見輕輕地搖了搖頭,隨後轉移了話題,接着問起了先前詢問的那個問題。

下一刻,在得到了有用的信息后,靈見便告別了李若愚,前往了太玄域門所在的地方。

當然,他之所以去太玄域門所在的地方,並非是想要借用域門。

畢竟太玄的域門在那日崩碎之後,時至如今還未修復完好。

他只是想去那裏借用一些小型的玄玉台,用以橫渡。

不然的話,真要靠他自己去飛行,等他趕到時,恐怕都過去了數日了。

大半日後。

在使用了數個小型的玄玉台左左右右地橫渡,以及轉轉悠悠地找到有人煙的地方詢問了方位后,靈見終於是來到了孔雀王最後消失的地方,降臨了距離太玄足有三萬多里的地域中。

緊接着,在這片地域四下探尋了很久之後,他無意間打聽到了一個有用的消息。

「距離此地足有萬里的一個門派的域門被莫名的動用了嗎?」在得到這個消息后,靈見認為那裏可能就是姬家的人在被追殺后,準備借道域門的地方。

畢竟早先時候,姬紫月曾跟他說過,他們需要借道域門回歸姬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