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有道直接將瘋道人抗到肩膀上,離開演武場,在經過老者時,微微躬身示意了下,他不知道的是,在他離開之後,老者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秦有道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如果仔細看,便能發現老者眼中渾濁的眼白在圍繞著黢黑的瞳孔快速旋轉,形成一道彷彿能吞噬一切的漩渦。

離開演武場,秦有道直接回了寢居之地,再次在瘋道人的鬼沖穴上點了下。

瘋道人緩緩睜開眼睛,看著秦有道有那麼一剎那的迷茫,接著就彈跳而起,只不過他卻是從床上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的修為……」

「別緊張,為了防止你再進入狂化的狀態,我只能先封了你的修為,當然也是為了保護你,我若不封你修為,你也會處於極度虛弱的狀態,強行運行修為可能還有崩潰的風險,我說的對嗎?」

「你……」

瘋道人顧不得衰落的疼痛,吃力的挪移開些距離,似乎這樣能讓他感覺安全些。

同時,他心裡驚駭無比,之前的記憶已經復原,而對方看起來似乎毫髮無損,就連自己都沒受什麼傷,也就是說,對方很輕鬆的就拿下了癲狂狀態下的自己。

秦有道沒有再說話,悠然自得的等著瘋道人自己表態,氣氛頓時沉默起來。

片刻后,稍稍平復些的瘋道人開口道:「你是怎麼知道我狂化後會有虛弱期的?」

秦有道沒有賣關子,直接道:「我有個友人,和你一樣,在瀕死或者極度憤怒的情況下,會進入狂化狀態,所以,我才想向你印證下,看看是否有控制的方法。」

瘋道人鬆了口氣,還有些委屈,「你早說啊,何必……」

然後就見他猛地一頓,「不可能,你在騙我,除我之外,不可能……」

說到這裡他緊急閉上了嘴。

秦有道眼睛眯了起來,「你是想說除你之外,沒有第二人擁有狂化的技能,對嗎?」

「我……」

瘋道人自知口誤,臉色煞白。

秦有道思忖著,一字一頓的道:「你是猴族,對嗎?」

瘋道人感覺腦袋嗡的一聲,頓時呆立當場,眼中的慌亂之色濃郁,但口中卻否認道:「我不是。」

「你是!」

秦有道反而更確認了,之前了解到瘋道人有狂化技能時,他就有懷疑,直到瘋道人剛才表現出緊張時,他心裡才確認無疑了。

他之前的懷疑也是有根據的,因為猴老曾說過,狂化的技能是上天對猴族獨有的饋贈,當然,這種技能卻不是猴猴都有的,可以說極為稀少,百年中能出一個就不錯了,到後來猴族被圈禁在猴谷,更是萬年才出了女七一個擁有狂化技能的族人。

瘋道人快速搖頭。

秦有道嘆了口氣道:「現在否認還有意義嗎?你不用緊張,我對猴族並沒有什麼企圖,說起來,還頗有淵源。」

「我……」

瘋道人蔚然嘆氣,「既然都被你認出來了,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你猜的不錯,我的祖上確實出自猴族,我身上也流淌著猴族的血脈,但你沒必要騙我,這世上除了我的家族外,再沒有猴族的存在,甚至連相近的血緣族群也沒有,你哪裡來的淵源?不用繞圈子了,說出你的最終目的吧。」

秦有道沉默了下,笑道:「事事無絕對,東勝神洲猴族或許就只剩你的家族了,但你又如何肯定其他州沒有猴族的存在呢?別忘了,我可是來自南瞻部洲。」

瘋道人一愣,震驚道:「你是說我族在南瞻部洲還有苗裔存在?」

秦有道笑而不語。

瘋道人反而急了,「你快告訴我,是不是真的?」

「我也有必要騙你嗎?」

秦有道:「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就先表達下誠意,將猴族在東勝神洲的情況如實的告訴我。」

瘋道人有些疑慮,「口說無憑,你可有能證明的東西?」

「這個可以嗎?」

秦有道從納戒中取出一根碧綠色的竹子,打開一道口子,濃郁的酒香便飄蕩了出來。

「猴酒?」

瘋道人瞪大眼睛。

「嘗嘗。」

秦有道將一杯琥珀熱的酒液遞給他。

瘋道人沒有猶豫,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接過一飲而盡,然後閉上了眼睛,久久之後才緩緩睜開,眼角都濕潤了。

「信了?」

瘋道人重重點頭,無限感慨道:「沒想到我猴族傳承還有流傳。」

然後正視秦有道,「道友想了解我猴族境遇,我便如實相告,我本名陳璐,來自東勝神洲黃天域的赤尾島……」

秦有道沉默的聽完,大體了解了,瘋道人的家族確實是傳承自一隻遊歷在外的猴族高階修士,正因為他遊歷在外,所以沒有被猴族覆滅波及,當他趕回去時,猴族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

而瘋道人的家族則是那位猴族前輩為了躲避追殺而隱於人族群落,並與人族結合,這才有了瘋道人一族,也就是說,瘋道人真正意義上算不得純種猴族,頂多算人妖,隨著一代代繁衍,猴族血脈其實已經很淡薄了,有些旁支體內甚至完全沒有猴族的印記了,但主脈卻依舊繼承著猴族龐大的基因,並以猴族正統自居,甚至每過幾代就會出現一個擁有狂化技能的族人。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隨著一代代繁衍,猴族族人越來越多,不可避免的被其他敵對勢力發現了,所以也沒有逃過被圍殺的命運,猴族只能不斷的遷徙,家族數次都徘徊在毀滅的邊緣。

而猴族的這些敵人中,最持之以恆圖滅猴族的就是現在自稱猴族正統的六耳獼猴族,這也是瘋道人進行偽裝的原因。

這個故事雖然沒什麼新意,秦有道還是為女七高興。

瘋道人講完,秦有道若有所思道:「陳璐,這是女人的名字,你是女的?」

瘋道人一愣,表情怪異起來,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嗎?這很重要嗎?

不過他還是輕輕點了點頭,「不錯。」

秦有道贊道:「厲害,我竟然都沒有分辨出來,若是你能將容顏一併偽裝,我甚至連懷疑都不會有。」

瘋道人有些無語,還是道:「這已經是偽裝過的了。」

秦有道仔細凝視著她的容顏,除了漂亮,真看不出任何痕迹。

瘋道人不明白秦有道為什麼會關注這些細枝末節,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想了解下南瞻部洲猴族的情況。

秦有道卻沒有這個覺悟,他心裡想,按照輩分算下來,這個瘋道人還是女七的遠房斬表妹,也就是自己的遠房小表妹,沒想到參加一次交流,竟然還能順便認個親。

「道友,現在能告訴我南瞻部洲的猴族是什麼情況了嗎?比如傳承自哪裡,族人多少,修行水平如何?」

秦有道回過神來,想了下道:「傳承與你差不多,族人數百,修行水平也還行,我只能與你說這麼多,猴族的事不宜多說,待有機會,我會親自為你引薦的,到時你自己了解吧。」

瘋道人有些無語還有些失望,什麼叫猴族的事不宜多談?既然不宜多談,你還問我那麼多?到我這裡就不宜多談了?就這麼不信任我?還引薦,騙鬼吧,我一個東勝神洲修士如何能去南瞻部洲?

這時,秦有道一指點出,放開了瘋道人的修為,笑道:「咱們也是不打不相識,甚至可以說是半個自己人,如有得罪之處,還請見諒,擂比還未結束,不如一起前去觀瀾?」

修為回歸,瘋道人稍稍有了些安全感,她搖了搖頭,「不了,修為損耗過大,我需要調息一二,道友自去便可。」

秦有道想了下,點點頭,「那在下便去了。」

等離開房間后,秦有道面色古怪起來,似乎這裡是自己的房間,不過他沒有停留,直奔廣場而去。chaptererror(); 第697章別人的丈夫

看着某個像大爺似的女人坐在椅子上,前面的小桌子上擺着烤好的燒烤,手裏握著酒杯,愜意的很。

而在濟州大陸叱吒風雲的兩個人竟在幫她烤肉。

這待遇,怕是任何女人都不曾有過。

「想吃什麼你自己烤,別指望我們。」

淑靜:「……」

果然,人不同,待遇也不同。

有一種心塞叫別人的師傅,有一種羨慕叫別人的丈夫。

「媳婦兒,魷魚好了。」

「知道了。」

燒烤期間,花琉璃負責吃吃吃,司徒錦負責烤烤烤,而青知自烤自足。

香味瀰漫在第一峰的各個角落,惹的不少弟子一個個站在院子外翹首以盼,只是青知在場,他們不敢上前。

與花琉璃熟識的幾個人,倒是厚著臉皮過來了……

吃飯期間兩人時不時秀一波恩愛,讓眾人徹徹底底的吃了一嘴狗糧。

「師妹,我覺得這果酒比啤酒好喝,為何你光喝啤酒?」

「果酒適合女子喝,啤酒有些人喜歡喝,一些人卻不喜歡這個味道。我喜歡冰鎮啤酒配燒烤!師姐若喜歡果酒,回頭送你一罈子。」

左右不是多值錢的東西。

拿來送人最合適不過了,關鍵這東西只有自己會釀,其他人想做也做不成。

……

吃過晚飯後,花琉璃找來幾名外門弟子將院子裏的東西收拾乾淨,完了之後沒人送了一粒四級丹藥作獎賞,讓那群外門弟子一個個感恩戴德,激動萬分。

花琉璃醉眼朦朧的拉着司徒錦的手往屋裏走,邊走邊道:「阿錦,咱們趕緊生猴子去。」

「咳!好~」某男人雙目含笑,心癢難耐的與媳婦兒進屋了……

結果……

這女人竟,睡,著,了。

說好的喝酒之後會比較有情調呢?

睡出了豬相,這也叫情調?。

「媳婦兒~」

床上的人咂咂嘴巴,沒回應。

「媳婦兒……」某人直接伸手捏她略帶嬰兒肥的臉。

「阿錦,咱們進空間。」

……

花琉璃吃了一顆藥丸,恢復了力氣,隨後與司徒錦開門離開。

結果在打開門的瞬間,一枚消魂釘以及一個胖娃娃一臉狗腿的躲在門口。

「你男人不錯啊~跟我有一拼。」

花琉璃伸手彈了彈消魂釘道:「跟你有一拼?」

「你剛醒,還是剎剎自己的脾氣比較好,免得被丟糞坑。當初消滅曲老魔的時候你可是一點兒力都沒出。」

消魂釘左右飄了飄,道:「小空間已經跟我說過了。沒想到沒有我你也能解決曲老魔,看來在我閉關的這段時間,你成長了很多,看來你男人功不可沒。」

花琉璃聞言,抓起消魂釘將它丟了出去,然後將桃子抱起來道:「以後別跟那臭釘子一塊兒玩兒,沒得帶壞了你。」

「娘,剛剛爹是不是欺負你了?你叫的好慘,好幾次我想衝進去救你,可消魂釘叔叔不準。」

花琉璃:「……」

消魂釘那王八蛋,竟帶壞她閨女。

司徒錦淡淡看了桃子一眼,耐著性子解釋道:「爹是在給娘按摩,好了,你先跟小黑他們玩兒去。」

「知道了爹。」

花琉璃笑着揉了揉她的腦袋道:「去吧。」

目送桃子離開后,看了司徒錦一眼道:「趁著現在你抓緊時間修鍊,比試結束之後,咱們差不多該出發了。」

「好。」

花琉璃伸了個攔腰,將促進靈氣吸收的香拿出來放到他手裏道:「修鍊前別忘了點上,能幫你吸收靈氣。」

「嗯。」

司徒錦在空間修鍊,花琉璃在空間里練習她頭上帶的木簪。

「沒想到你竟有如此運氣得了這麼個寶貝。」

花琉璃看着重新飛來的消魂釘,控制着桃樹朝着它抽打而去

消魂釘狼狽的躲著密不透風的桃枝,哇哇大叫道:「女人,你就算想練習,也不能這麼欺負我啊,我才剛出關……」

「剛出關好啊,讓我看看你出關后的本事見長了沒有。」

「小爺我的本事你會不知道?」

花琉璃直接讓桃枝將消魂釘死死纏住,冷哼道:「我還真不知道,不如讓我看看。」

雖說要與司徒錦去神州大陸,但她心裏一點兒底也沒有。

在空間里花琉璃沒日沒夜的訓練著,隨着她不斷的練習,小黑,閃電紫貂,大飛,小飛,飛鷹獸,上古魔蠍以及小沫它們的反應速度都大大提高。

。 雖然權夜騫準備的禮物有些穿越,但對南頌來說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