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揚星的董秘一連兩天都跟沈冰卿在一起,蘇暨明狐疑道:「不對啊,張秘書你不是應該跟在秦董身邊么?」

張秘書:「秦董有事去北京,怕您和沈總初到深圳不適應,讓我這兩天招待你們。」

蘇暨明笑了下:「我九幾年就來過深圳了,沈總之前也在廣州待了好幾年,就這還能對深圳不適應呢?你們秦董怕不是怕我們跑了,才派你來監督我們。」

張秘書看一眼沈冰卿,訕笑了下,沒說什麼。

三個人直接在酒店的自助餐廳吃晚餐。

結束的時候,蘇暨明問沈冰卿:「要不到樓上的酒吧喝兩杯?邊談事邊喝。」

沈冰卿說了聲「好」。

在上海,她和蘇毓瑩蘇暨明本來就經常喝酒。

離開秦驍揚后,她一度迷戀上酒精,覺得那種微醺、半醉半醒的感覺很好。蘇暨明本身也是個好酒的,大家就經常一起喝。

「那個……」張秘書忽然提醒道,「沈總,您昨晚才喝,今晚就別喝了吧?」

蘇暨明一臉奇怪地看過來。

沈冰卿忽然回過神,改口道:「說的也是,昨晚剛喝過,要不今晚就不喝了。」

蘇暨明看一眼張秘書,吸著牙齒說:「哎我怎麼覺得張秘書你管得太寬了吶?」

張秘書沒敢再接話,迴避他的目光。

三個人回到客房部,沈冰卿拿了電腦和手機就要去蘇暨明的房間,張秘書趕緊跟過去。

蘇暨明見她又來,已經有點不耐煩了,諷刺道:「好在我們談的是揚星的項目,要是別家公司的,你這種行為很有可能會被當成商業間諜吶。」

見張秘書尷尬,沈冰卿替她解圍:「好了老蘇,是我讓她過來的,你就別說了。」

……

蘇暨明這人有點啰嗦,本來兩個小時能結束的會議,只要他在,就能拖到四個小時,所以沈冰卿和張秘書回到房間,已經快十二點了。

見時間太晚,張秘書還等著自己洗完澡再用浴室,沈冰卿也沒好意思磨蹭太久,洗了個十幾分鐘的戰鬥澡就出來了。

簡單擦了點保養品,她躺到床上去閉眼培養睡意。

可不知是因為還有第二個人在房間里,又或者是睡前講太多話大腦皮層還興奮著,她毫無睡意,乾脆打開手機,給蘇毓瑩發了條微信。

沈冰卿:秦驍揚的秘書今天又來跟我一塊住了

蘇毓瑩:???

沈冰卿就把昨晚和今晚的事情提了下。

蘇毓瑩:秦驍揚是不是怕你和老蘇兩個人住酒店,發生點什麼啊?別怪我思想齷齪啊,我覺得他安排秘書晚上跟你一起睡,還不讓你跟老蘇單獨喝酒,就是在防著這一點。

沈冰卿:那他不是有病嗎?我都跟他說我結婚了,我「老公」都不怕我跟老蘇發生點什麼,他一個前任在瞎操心什麼呀?

蘇毓瑩:誰知道呢,你要不喜歡,就直接跟那秘書說清楚

沈冰卿氣呼呼退出微信,過去的一幕忽然躥進腦子裏。

兩年前,她有一次和秦驍揚大吵,原因是天宇的老闆阮嘉余約她晚上去酒店的餐廳談工作,秦驍揚當場大發雷霆,不僅不讓她去,還說阮嘉余實際上是想勾引她開房。

他當時的說法是——他是男人,他知道男人一些行為背後的動機。

沈冰卿重新打開微信,正要跟蘇毓瑩提一嘴秦驍揚的疑心病,浴室門開了。

她不動聲色熄滅了手機,佯裝睡了,等到張秘書躺到床上,才出其不意地問了句:「你們秦董有沒有特地交代你,不能讓我和老蘇單獨待在一起?」

黑暗中,張秘書「啊」了一聲,之後是長長的沉默。

她在糾結著該不該承認,但沈冰卿都明白了。

她翻了個身,閉上眼睛,冷冷道:「你跟你們秦董說,我的私生活用不着他操心,他這樣已經嚴重影響了我的生活和工作。」

……

張秘書第二天早上走了。

沈冰卿不知道她是怎麼跟秦驍揚說的,也不知道秦驍揚是怎麼想的,反正人走了就行。

她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跟蘇暨明打了聲招呼,退了房,正打算打車去出租屋,接到保潔阿姨的電話。

「喂客戶,你那屋子的衣櫃里還有很多衣服,抽屜也很多東西,我就沒給你擦了,你回頭看看還需要擦的話,再打電話跟我說。」

沈冰卿心想,應該是自己以前沒帶走的衣服和一些雜物。當時走的時候,只帶走幾套比較貴的,剩下的帶不走,都放着。

她剛想說「衣服和東西都扔掉」,電話那頭,保潔就說自己已經離開現場了,讓她在平台上結算一下順便給個好評。

沈冰卿想想算了,乾脆自己扔得了。

她打車去到出租屋,行李箱往玄關上一放,洗了個手,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整理衣櫃。

衣櫃門一開,她徹底愣在原地。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真的是好人[快穿]最新章節、我真的是好人[快穿]語夢希、我真的是好人[快穿]全文閱讀、我真的是好人[快穿]txt下載、我真的是好人[快穿]免費閱讀、我真的是好人[快穿]語夢希

語夢希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真的是好人[快穿]、

。 「哦~」葉文茵點點頭,「那你這是送給哪個意中人?」

「不是!」清瑤急得站起身,「不一定是意中人,也可能是重要的人。」

「嗯。」葉文茵點點頭,「知道了。」

那人如果收下你的荷包,並同你一同放孔明燈,就說明中意你。

這話清瑤沒說完,葉文茵說:「我也要綉一個。」

「夫人要送給王爺嗎?」清瑤問。

「不是啊。」葉文茵說,「我想綉一個錢包,賺錢用。」

「額…」清瑤低下頭一笑,「果然,夫人怎麼可能送人。」

清瑤給葉文茵找到布料,並拿給針線,葉文茵接過後就屁顛屁顛的跑了。

葉文茵看著針線,突然有些無從下手,話說該綉些什麼呢?

以前跟著奶奶如果一些刺繡,不過技藝不精。

那就秀一個荷花吧。

反正也不知道綉什麼。

剛拿起針,傅容博突然走了過來。

看到葉文茵居然在修東西:「幹嘛呢?」

葉文茵忙把手裡的東西藏起來。

「要你管。」葉文茵的話直接讓傅容博的血壓飆升。

人就是這麼一個奇奇怪怪的生物,當然像條哈巴狗粘著你的時候你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現在不想見你了,你卻總想著倒貼。

傅容博就是個活生生的案例。

傅容博生氣離開,葉文茵接著低著頭開始秀了起來,可剛綉兩葉子突然就不想綉了。

看著自己千瘡百孔白孔的手,葉文茵無奈的放下荷包。

突然兜里掉出一個東西,是那枚墨綠色的簪子,簪尾鑲著一枚綠色寶石,看樣子是上好的翡翠。

翠綠色沒有一絲摩痕,樸素簡單,卻感覺很是大方。

葉文茵不解的看著這枚簪子為什麼奶奶說設個東西一定要放好。

第二日,傅容博早早的離開,這些天傅容博很忙。

剛想們採購的葉文茵突然被攔下一看居然是那日的公主。

「公主。」葉文茵行了哥禮。

公主淡淡的問:「你要去哪?」

「回公主,我暫時有點事。」葉文茵回復道。

公主朝著裡屋望了眼:「傅哥哥去哪裡了?」

葉文茵嘆了口氣,看樣子自己是走不成了:「傅容博有事出去了,公主有什麼事也可以跟我說。」

「憑什麼和你說你上次贏了我那就是僥倖。」公主說。

葉文茵覺著這小娃子牛頭不對馬嘴,我什麼時候提到上次比試的事。

「去給我倒水。」公主坐上椅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清瑤去給公主倒水。」葉文茵對清瑤說。

「不,就要你去。」公主叫住了清瑤,指著葉文茵。

葉文茵有些不爽,但眼前終究是個被皇帝寵壞的小孩,不似吳幽。

「怎麼不去?」公主問。

「沒有。」葉文茵,「我只是在想公主喝茶嗎?」

「行啊,」公主說,「給我來壺茶。」

葉文茵點點頭慢悠悠的前去泡茶。

「夫人,你還有給她泡茶?」清瑤努努嘴,不爽的說。

「沒辦法,人家是皇帝最寵愛的公主,泡茶費時間,我們緩一緩載走。」葉文茵特意等了很久才把茶泡好。

端來茶時,公主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太燙了。」公主喝都沒喝。

葉文茵又換了一點的:「給。」

「太涼了。」公主又說。

清瑤咬著牙剛想發作:「你想……」

卻被葉文茵就住衣袖:「沒事。」

突然公主申升過手,一把搶走了葉文茵修好的錢袋。

「這是什麼?」公主主嘲笑的問。

「拿來。」葉文茵終於發怒,申過說。

「不給,」公主把錢包丟在地上,用腳踩了踩,葉文茵忙蹲在地上,剛想撿,公主的腳也襲來一下踩到了葉文茵的手上。

葉文茵疼的一顫,但還是沒有縮回拿著錢包一角的手。

「不好意思。」公主也蹲下身,搶走了錢包。

緊接著公主把錢袋丟像門外。

「繡的山雞嗎?」公主嘲笑的說,「山雞也想當鳳凰。」

這時突然傅容博剛好回府,錢包掉在了地上,公主見狀葉文茵走神之際,忙把水杯潑在自己身上:「傅哥哥,你看王妃覺得我讓她倒水很不爽,把水潑在了我的身上。」

傅容博皺著眉,看著葉文茵。

葉文茵抿著嘴,突然傅容博說:「傅府是沒有丫鬟了嗎?」

「傅哥哥…」公主沒想到傅容博突然生氣,記憶中傅容博不是最討厭葉文茵了嗎?

「如果公主不尊重這個嫂嫂,那麼傅府就不歡迎公主的到來。」傅容博做了個請到姿勢。

公主剁了剁腳,徑直離開。

「給你。」傅容博拍了怕錢包上的灰,「修的還行。」

葉文茵低著頭,拿回錢包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人以欺負別人為樂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