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澤「好的。」

空空看著在廚房裡,忙上忙下的白玉澤,有些奇怪。

他是沒有錢才來這做工的嗎?

難道這一世舒府的下人又虧待他了?

不對呀,在它的感知里,他的院里一切正常,下人也沒有虧待他啊!

空空意念一動,一個閃身,就來到了舒玉清的院里。

「清清,我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白玉澤竟然在酒樓裡面做起了廚師……」

空空將我看到的所有事情,都說給舒玉清聽。

舒玉清聽后,只是淡淡的嗯了聲,沒有再說話。

空空「清清,你說他為什麼這樣做呢?」

舒玉清「坐以待斃,拾人牙慧,哪有自力更生的好。」

空空「清清的意思是,他要憑著自己的努力賺錢?」

「嗯。」

雖然講得有點直白了些,但也確實如此。

此時身在酒樓的白玉澤打了一個噴嚏。

「阿嚏!」

他身旁的助手,小聲的詢問。

「白公子,你沒事吧?」

白玉澤溫潤的淺笑著回應。

「沒事的,感謝關心。」

「那就好。」

「冒昧的問一句,公子學的這麼認真,是為了什麼呀?」

白玉澤聞言,露出一抹淺淡的笑意。

旁邊的宿舍看到他這個肖,就猜到了八九分。

莫非是白公子有了心儀之人?

白玉澤一邊揉著麵糰一邊淺笑的說道:「做做喜歡吃得人吃。」

他可不會忘記,前幾天那位今晚也說是宮廷老玉足做的喪屍,非常好吃,表妹那眼中一閃而過的精光。

他知道表妹是一位既愛吃美食的人,但他真的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的愛吃美食,所以他便想著到這酒樓來多學學做美食,後面也好做給表妹吃。

雖然可能吃不了多久……

但做好,並給她的每一次,都是值得的……

與此同時,正在丞相府的舒玉清,聽到了空空好感播報的聲音。

「白玉澤好感度+2,當前好感度為82,請清清繼續加油哦!」

「好的,空空。」

雖然說白玉澤每天早出晚歸,但每當舒玉清畫畫的時候,他還是會出現的。

然而儘管如此,但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好感度沒有一絲的進展。

而且每次白玉澤,也都只是靜靜的看著舒玉清。

舒玉清對此表示:說不出來是什麼味道!!

……

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歲月不居,時節如流,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轉眼便到了天下第一閣,選舉第一才女、第一才子的時候。

舒玉清剛洗漱好,正在用早膳,就聽到了小丫鬟來報。

「小姐,蕭王爺和靖王爺來了。」

舒玉清只是淡淡的哦了一聲,就沒有下文了。

小丫鬟看著她這淡淡的樣子,一時有些不知手措。

舒玉清「我知道了,你傳話下去,讓他們在等等吧!」

「是,小姐。」

小丫鬟如釋重負的退下了。

她的心中滿腹疑問,大小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的……

算了,不該過問的事就別過問了。

舒玉清一出丞相府的大門,就見兩輛華貴的馬車,停在丞相府門口。

見舒玉清出來了了,南意靖率先一步走到舒玉清身前兩步遠。

「舒小姐,本王來的這麼早,沒有打擾到小姐吧?本王只是怕舒小姐久等了而已。」

舒玉清淡淡的看了一眼,落後靖王一步的南意蕭。

嘖,這虐文男主不行啊!怎麼事事都備這靖王搶先一步?!

「王爺多慮了,我們出發吧。」

南意靖也不在意他沒有行禮,他朗笑道「好的,我們出發吧。」

舒玉清等人皆上了馬車,往天下第一閣去。(白玉澤有去,只是沒有跟他們一起去而已。)

……

即使世界偶爾薄涼,內心也要繁花似錦,淺淺喜,靜靜愛……

深深懂得,淡淡釋懷,望遠處的是風景,看近處的才是人生……

唯願此生,歲月無恙,只言溫暖,不語悲傷…… 夜司爵看向男人:「可以。我給你半個月時間。」

「這太短了,那地方很難進,不是單靠偽裝就得進去的。我還得找渠道,起碼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可以。一個月,我必須要知道特利維亞國的一切。」

「成交。」

男人一拍自己剃了腳毛的大長腿,樂得跟個孩子似的,開始跟夜司爵敬酒。

「金主爸爸,來,跟小的喝兩杯。在飛機上十個小時只有便宜的紅酒喝,快憋死我了!」

夜司爵象徵性舉了下杯。

這人是國際偵探榜排行第一的人,代號鷹眼,只有人想不到,沒有他辦不到的事。

請他出山很難,但之前夜司爵偶然救下過他,這點交情就此交下。

「別養魚啊,喝!」鷹眼替夜司爵拿起酒杯。

夜司爵皺皺眉:「不喝了,家裏老婆聞到酒味會不開心。」

「老婆?」鷹眼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問:「什麼女人瞎了眼能看上你這個毫無情趣的撲克臉?」

夜司爵臉一沉:「你什麼意思?」

鷹眼看夜司爵這反應,頓時更加驚愕,直接「卧槽」了一句,問:「你他媽還真有老婆了啊?」

鷹眼的話還沒說完,酒吧的保安慌慌張張跑進來報告。

「夜少,不好了,外面有個女人,點名要找您。她說讓你立刻出去,否則……否則……」

鷹眼玩味地問:「否則什麼?」

保安看了眼夜司爵,艱難地開口:「否則你人沒了。」

「哈哈哈哈!」鷹眼拍著大腿:「好玩!到底什麼人,我要去看看。」

「你的身份不能暴露,給我呆在這,我出去看看。」

夜司爵說着,警告地看了眼鷹眼,隨後面帶狐疑地走出酒吧。

什麼女人要點名道姓找他?

不應該有人知道他在這裏,路上他根本沒發現跟蹤他的人。

夜司爵的臉色稍有些難看,出去的路上還集結了幾個保鏢。

然而——

一走到酒吧門口看到來人,夜司爵瞬間呆立在了原地。

「……杉杉?」

他萬萬沒想到,來這兒找他的女人居然是慕夏。

夜司爵連忙走上前,伸手想牽住慕夏的手,卻被她直接避開。

夜司爵的手抓了個空,心裏莫名有些慌張起來。

「杉杉?怎麼了?」

慕夏抬眼眼眸幽深地望着夜司爵。

她在檔案室呆了半天,終於還是坐不住,直接打車來了這家酒吧。

不管夜司爵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她不想自己一個人在那裏胡亂猜測,她要親眼來認證。

弄清楚真相之後,能過就過,不能過就散,她沒什麼不能放下的。

夜司爵什麼毛病她都能忍,唯獨不忠誠這一點,她不可能忍氣吞聲。

「杉杉?」

夜司爵看慕夏不說話,也不讓自己牽手,就那麼定定地望着他,心裏如果壓了一塊大石頭一般,一口氣都無法理順,一向沒什麼情緒的俊臉上,因為着急,不自覺浮現了一抹紅。

慕夏深吸了一口氣,終於開口:「解釋一下吧,你怎麼會在這裏?」

等確認夜司爵的確在外面還有女人之後,她就走。

頭也不回。 「我不會!」焱媚趕忙搖了搖頭,「但是大供奉,嬈嵐她……」

「嬈嵐?你想不想去海神島,參加海神考核?」楚秦,看向木嬈嵐微微一笑道。

「想!」木嬈嵐不假思索道。神的考核,能夠大幅度提升實力,誰不想啊?

「那就行了!」楚秦微笑道,「跟我們一起去吧!」

「謝大供奉!」木嬈嵐開心不已道。

「走吧,我給你們安排房間!」楚秦微微一笑,帶著焱媚和木嬈嵐,也走下了甲板。

楚秦,將焱媚和木嬈嵐安排妥當之後,便是來到了焱媚的房間。

此刻,焱媚正在整理行李,見到楚秦,她頓時有些喜出望外,驚喜地喊道,「大供奉!」

楚秦淡然一笑,將焱媚的房門緊閉。

焱媚的心頓時微微加速。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也就算了,更何況,焱媚自帶邪火體質!

「咦,焱媚,你怎麼換衣服了?」楚秦微微一驚道。焱媚之前的衣服,被鳳凰火焰燒的干盡,後來換了一身白色旗袍,現在又穿上了紫色長裙。

焱媚聞言,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放在床榻上,剛剛換下來的白色旗袍,俏臉一紅道,「大供奉,沒什麼,只是我感覺那件衣服不太合身!」

見到焱媚臉紅的模樣,再聯想到焱媚的邪火體質,楚秦似乎明白了什麼!

事實也是如此,因為見到楚秦的身體,焱媚的那套白色旗袍,濕了……

「焱媚,你跟我說實話……」楚秦看著焱媚的美眸,輕然一笑道。

「什麼……」焱媚雙腿微微夾緊,目光有些閃躲道。

「你,是不是一看到我,就會產生邪火?」楚秦壓低聲音道。

「啊……」被楚秦說個正著,焱媚頓時詫異不已,又羞又驚道,「大供奉,你……怎麼知道的。」

「我是誰?」楚秦微笑道,「既然你都叫我大供奉了,知道這種事不是很正常么。你的武魂焱鷹,其實叫邪火焱鷹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