疊翠闌紅斗纖濃。雲雨綺為櫳。只憂謝了,偏須著意,障雨遮風。瑞雲香霧雖難覓,驀地有時逢。不妨守定,從他人笑,老入花叢。 「還有這位公子,我等此行是要去北疆的,看你這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樣子,還是別隨我們去送死了。」

林懷之不答,只是眸光溫柔的繼續看向艾青。

看的艾青耳朵尖紅的像是要滴了血一般。

「你可能照顧好自己?」

「自然。」

馮川恨不得將連連點頭的艾青直接打暈了帶走。

在得到艾青的同意之後,林懷之便獨自離開去收拾東西了,只剩下了艾青二人留在了山頂。

「你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一個剛剛認識不過兩個時辰的人,你知道他在打什麼算盤。」

「他連武功都沒有。」艾青下意識的為林懷之辯解。

「你也知道他連武功都沒有,北疆現在那裡是什麼地方,戰場,他去那裡幹什麼,我顧著你就夠累了,還要再多帶一個拖油瓶?」

「既然是我答應的,我自然會顧好他。」

「不是,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馮川眼神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雖然川兒哥你可能不信,但是,看見他之後,我總有種感覺。」艾青一邊說著,一邊按住胸口,「見到他,我好生歡喜,心跳都漏了兩拍。」

林懷之是什麼妖魔么,艾青怎麼變得這般奇怪,「你們可都是男子,男子相愛,不容於世。」

艾青翻個白眼,抬手拍拍馮川肩膀,「這就不勞川兒哥費心啦,這伙山匪,也不是什麼壞人,還要勞煩川兒哥,幫那幾個被我傷到的人治療了。」

馮川也被她突然的話題打斷了思緒,背著雙手也朝著山下望去。

「這世間從不曾有什麼純粹的善惡,心中有所愛,善生,有所惡,則惡念生,未免心煩,最好的辦法,便是不入因果,孑然一身。」

「你和我師父倒是信那些因果機緣的很,若是叫我真看到你們得道飛升的時候,我再來後悔吧。」艾青擺擺手,打斷他的話。

她只是羨慕師父出神入化的暗器實力而已,至於什麼得到成仙的謬論,她向來是不信的。

如果世界上真有仙人的話,北疆的戰亂,年年復年年,戰火從未止息過,天災人禍,就算有仙人,也是冷漠絕情的仙人。

她活在這個世界上,不是一個毫無感情的世界。

艾青執意要帶著林懷之走,馮川勸不過,氣的跑到了樹林里。

艾青則在山寨中住了一晚。

第二日清晨,一行人便出發了。

林懷之仍舊是一身紅衣,胯下一匹毛色雪白的駿馬,明明是匹不好馴服的烈馬,被他騎著,卻乖順的要命。

「這個念頭啊,真是不給人留活路,連牲畜都會受美色誘惑。」

林懷之不緊不慢的介面,「馮兄是在說自己么?」

馮川手腕上的小蛇支棱起了腦袋,胯下的黑馬也重重撂了一下蹄子,狠狠的顛了馮川一下。

「哎哎,你們兩個是要造反是不是!」馮川揪了一把韁繩,差點兒沒被自己的愛馬給掀到地上。

林懷之摸摸白馬的腦袋,「我拿它,自然是當朋友的。」

「嘖嘖。」馮川本來還想諷刺兩句,可觸到艾青警告的眼神,只得怒氣沖沖的收了聲。

林懷之體弱,白馬跑起來的時候,速度絲毫不慢,也沒什麼顛簸,是以馮川存心想要他受罪,也沒把林懷之落下。

午時,艾青鑽到林子里,順手獵了一隻山雞一隻兔子。

林懷之獨自深入了林子,尋了水源,用水囊裝著回來,耽誤了些時間,等他找回來的時候,馮川已經將兩隻活物的毛髮內臟處理好了。

「喝點兒水吧。」他走到艾青身旁,把水囊遞過去。

艾青抬頭,便觸到他溫柔的眸子,心下登時泛起層層漣漪。

她接過水喝過一口,重新遞迴去,看見馮川接著喝了一口。

「……」這水囊是林懷之的。

有些後知後覺意識到這一點的艾青臉慢慢紅透了。

「我說小青兒,你是真的打算讓我烤肉?」馮川看不下去了,甩著手咳嗽了兩下。

艾青慌慌張張的應著,要去接手後面的活計。

卻觸到了林懷之已經接過木棍的手背,她登時觸電一般收回了手。

轉頭卻看見林懷之微笑的樣子,「我來吧。」

他紅衣鋪到地上,邊角沾了些污泥,火焰跳動著,飛舞著的灰燼塵埃中,讓這個恍若不墮凡塵的人,沾染了些許凡間的氣息。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仙人的話,一定是林懷之這般的。

艾青不知怎麼的,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念頭,然後,心底莫名其妙的突然一痛,等她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是馮川將烤好的兔腿撕下一隻,遞到她眼前的時候了。

剛剛烤好的兔子,上面的油還是滾燙的,艾青看著伸到眼前的那隻手,指尖紅了一片。

「你是不是傻,怎麼直接就用手撕下來了。」

「快嘗嘗,這時候的兔肉味道最美,小心燙。」林懷之溫柔道。

艾青手忙腳亂的接過他手裡的兔肉,對著他指尖連連吹了好幾下。

「艾青公子這是將我當成女人了么?」林懷之眼底帶了些笑意,淡淡開口。

艾青頓時尷尬的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剛剛想到他若是仙人,莫名其妙的心疼,這會兒看見他手指被燙紅了,她又心疼了。

只不過這兩種心疼有些不同。

「嘗嘗我的手藝。」林懷之眼神隱著期待。

艾青下意識的低頭咬了一口,肥美的兔肉,帶著鹽巴淡淡的鹹味,外焦里嫩,「好吃。」

「好吃便好,你多吃些。」

艾青果然埋頭大吃起來,就連一直跟林懷之不對付的馮川,在嘗了一口之後,也沒再說過話,後面那隻雞的時候,差點兒沒為了雞腿的歸屬權跟艾青打上一架。

林懷之從頭到尾就帶著笑在那邊看著。

直到艾青好容易搶過來的雞腿被遞到他面前。

「從剛才開始,你就一直沒吃過,跟我們吃飯,你不主動點兒,什麼都吃不上。」

「我取水的時候已經吃過了。」林懷之微微抬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人。

「啊,你居然偷偷吃獨食。」艾青下意識的眯起眼睛,拿出了對待馮川的態度。

話才出口,便後悔了。

林懷之卻笑的更開懷了,「諾,給你帶回來了。」

他抬手,往艾青手裡塞了兩枚圓滾滾的果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橫濱現世日常——泳裝&海灘

直到換上泳裝去往那群英靈不知道怎麼弄出來的室內海濱沙灘為止,中原中也都沒有找到難得真生氣了的日和跑到哪裏去了。

穿着白色沙灘褲和紅色連帽短外套的店員先生表情以肉眼可見的越來越兇惡起來。

雖然根據昨晚和早晨從主卧間歇傳來的幾聲吼聲和巨大動靜猜出可能發生了什麼,但是完全不敢說話的三隻幼崽被已經在心裏吐槽出五百字小作文的二次元之神嘆著氣接去了BBQ場地,繼續貫徹和昨天一樣從頭吃到尾的方針。

在堆沙子城堡、打沙灘排球、水槍戰、BBQ、陽傘乘涼、椰子林散步、甚至高台跳水和駕駛古怪機器賽跑的英靈們那裏都找了一圈。

怎麼都找不到換上了自己從沒見過的泳裝靈衣的少女神明,赭發少年頭疼又惱火地坐在了只坐着幾個奇怪英靈客人的沙灘酒吧陽傘下。

順手接過兼任臨時調酒師的達芬奇親遞來的一杯特調飲料,神明大人簡單道了一聲謝,狠狠灌下一口冰鎮椰子水,咬牙切齒地低聲自語道:「那個傢伙…!又跑到哪裏去了?!」

「哦呀哦呀~是在找姬君嗎?」

這會兒還沒什麼客人的達芬奇親閑極無聊地趴在吧枱上,笑嘻嘻地和這會兒看起來特別凶的荒神搭話。

認出她似乎是迦勒底的英靈,也沒怎麼多想的中原中也無奈點點頭:「啊,到處都找過了,哪裏都沒發現她……嘖,明明就這麼大的沙灘…那傢伙到底躲在什麼地方啊!」

「噗~」

忍不住撐著吧枱笑出了聲。

在荒神挑眉看過來的危險目光中,達芬奇親一邊笑一邊指了指並排坐在隔壁不遠處另一個陽傘下、異常引人矚目的兩隻奇怪白布英靈:「嗚有趣有趣…姬君在那裏哦~和那位埃及的女王一起聊天呢~」

震驚的看向自己剛才路過時完全沒有發現異常的兩隻矇著白布的怪異英靈,還是第一次見到戀人泳裝形態的店員先生目瞪口呆,下意識的吐槽道:「等等,那個白布…她們為什麼要在沙灘打扮成這樣???」

不過,沒等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達芬奇親做出回答,終於找到小姑娘的中原中也就放下杯子殺了過去:「喂!我說你鬧……???」

兩隻除了畫上去的臉不一樣,其它方面風格意外異常類似的白布生物齊刷刷轉過頭,沉默著抬頭望向赭發神明。

不僅話沒說完,就連伸出一半的手都硬生生僵在了半空中。

面對凝視着自己的一隻紫金豎耳梅傑德大人和一隻沒扎紅繩的晴天娃娃玩偶,完全沒做好心理準備的店員先生眼角直抽,陷入和對面如出一轍的死亡沉默。

半晌。

梅傑德大人動了動,轉身對晴天娃娃友好的點點頭后便離開原地,兀自平靜地路過了荒神,靜靜飄向遠處的椰子林。

「……」

勉強忽視剛才令人啞口無言的奇怪場景造成的衝擊,少年在顯然是特意為自己騰出來的位置上坐下。

藍眸瞥向邊上沒了扎在頸部的紅繩后看起來奇奇怪怪的晴天娃娃,店員先生又好氣又好笑:「……笨蛋嗎?哪有為了不讓我找到,還把繩子也解掉這種做法的啊。」

晴天娃娃默默地轉過頭,十分明確的表達出了拒絕交流的態度。

「喂,我不是…道過歉了嗎……」

拿藏在白布玩偶裏面正大光明鬧脾氣的日和毫無辦法。

中原中也無奈地嘆了口氣,把背對自己的晴天娃娃強行轉回正面,頭疼道:「嘖…讓你掐回來?還是要我再道一遍歉?已經快要一上午了吧,賭氣也適可而止一點啊。」

凝視了他半天,晴天娃娃勉為其難悶悶地開了口:「……嘰。」

店員先生:「……」

到現在都不明白平時戀人是怎麼和這些稀奇古怪的傢伙正常交流,神明大人至今弄不懂晴天娃娃這種離奇的語言。

沉默片刻,赭發神明盯住了白布玩偶,微妙惱火地壓低了嗓音:「……日和,要麼把這東西脫掉,要麼好好說話。」

晴天娃娃畫上去的五官垂了垂嘴角,不情不願的從正中間裂開一道口子,改變成普通兜帽斗篷的模樣並滑落了下——

藍眸剎那間睜大,店員先生反應極快的迅速抬手重新攏緊了下擺也一併散開的晴天娃娃斗篷,試圖把露出真容的小姑娘重新塞回白布玩偶里:「!!!等等!你……穿好!」

還沒有完全消氣的少女神明顯然拒絕聽話,甚至更過分的一矮身直接從斗篷里鑽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