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花了70天時間闖到了第二座試煉塔第一層,依然和第一座試煉塔第一層一樣,是「『血毛猛獁』」,只是實力大大提升了。

而羅峰和洪一樣,幾乎是同時來到第二座試煉塔第一層。

和他們類似做法的天才其實還有一些,這些天才的總體積分排名都很落後。

在外界,各大宇宙國無數人都在關注這一次1008宇宙國天才戰,試煉淘汰並沒有對外公開轉播,而僅僅只是排名進行轉播而已。

排行榜不斷變動,不過,凡是衝進過前1000名的,虛擬宇宙公司都會為他們製作宣傳視頻。只是這次乾巫宇宙國就『戎鈞』有這個榮譽。

相比之前,「戎鈞」的受關注度更多一些,而曾經擊敗過「戎鈞」,如今排名很低很低的羅峰就倍受爭議了。

有的覺得他實力不如人,被打臉了,有的覺得他不過是在蟄伏,等待後期發力。

像在黑龍山星域,更是因為這個吵的沸沸揚揚。

王毅都沒那麼大的關注度,畢竟他可沒有參加過擂台戰和輪迴戰,預選也沒對外進行轉播,導致乾巫宇宙國只有真正的高層知道王毅的實力層次,而普通民眾反而更熟悉「戎鈞」,「羅峰」,「洪」這樣的曾經在大眾面前露過臉的絕頂天才。

不過不管外面紛紛擾擾,試煉塔的天才們依然不受影響的在進行著自己的節奏。

……

虛擬宇宙,那1008座大廈圍繞的中央廣場上。

1008位偉大不朽,都是坐在一處,看著周圍漂浮的屏幕,彼此笑著談論。

「伯蘭果然還是衝到第一,和後面其他人拉開了一大段距離,看來這一次排名伯蘭是穩佔第一了。」

「我也覺得伯蘭是第一名。」

「其他人和他差的太遠了。」

「其實還是一些小傢伙表現的也不錯,比如那個戎鈞,現在排在第18,也是潛力十足。」

試煉塔闖關,和人類一對一對決不一樣,一是數量多,二是種類不一,安排在裡面的,有金屬生命、機械傀儡,這些都是無懼靈魂攻擊的,那些擅長靈魂攻擊的就非常吃虧了。

不過,真正的天才高手,依舊會表現很好。

鱗甲戰袍巨人「十三」一邊和好友交談一邊看著身側屏幕上自己乾巫宇宙國的1000名天才的排名,有些天才已經被淘汰了,而凡是被淘汰的,名單名字後面就會出現紅色的宇宙通用文字——「淘汰」二字。

「這個洪,還有羅峰,王毅……這三個從黑龍山星域出來的小傢伙,都把試煉空間當成修鍊場所了。」剛開始鱗甲戰袍巨人還有點生氣,但是現在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了。

「羅峰和王毅的實力還是很強的,如果沒有意外,衝到積分排名前百問題不大。就看最後能衝到什麼位置。」

鱗甲戰袍巨人眼裡也有著一絲期待。

「期待你們能給我一個驚喜吧。」

七座試煉塔。

1008000名天才,在第一座和第二座試煉塔都是通過的,然而第三座試煉塔第一層開始,就有大量天才被淘汰。

第三座試煉塔,淘汰的人最多,幾乎佔總人數的九成!

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多天才被淘汰,出現在廣場上。

……

第三座試煉塔七層,一片茫茫大沙漠,在沙漠最中央的綠地上正有著一巨大的圓球,直徑大概八十米左右,圓球上有著些凹凸,同時自然而然散發著一些毒氣,乃至其本身都流倘著一些毒液。

眼下蟲族母巢的所有蟲族戰士都已經被殺戮一空,只有那個看似柔弱絕美的蟲族母皇無數次徒勞的靈魂攻擊王毅無效后,現在只能可憐兮兮的躲在巢穴里不敢出來。

王毅沒有理會這頭可以輕易蹂躪的蟲族母皇,把注意力都放在焱神兵上。

「刷!」

在一股奇異之力作用下,數百片火紅色流光同時飛起來,上面玄奧無比的秘紋一一亮起,一道道紅色絲線在流光中蔓延銜接,迅速勾勒出一幅複雜美麗的圖形。

那彷彿是一顆「流星」,又像是一個「太陽」!

整個空間在圖形出現的時候微微波動起來,盪開一圈圈漣漪。

焱神兵第三重,火流陣!

蘊含極其玄妙的火之本源法則和一部分空間法則,威力遠遠超過第二重!

全力施展的王毅眼裡情不自禁的浮現喜色,在經過試煉塔將近二百一十天的修鍊后,在兩大分身「炎星巨獸」和「虛空蟲族」的幫助下,他終於跨出那一步,達到焱神兵第三重的施展門檻!

「炎星巨獸」和「虛空蟲族」分身現在可都是域主級,而且都是擁有得天獨厚,舉世罕見的法則天賦!

尤其「虛空蟲族」分身,感悟空間本源法則的能力,更是讓人驚嘆!

就像當初剛剛孕育出來的域主級虛空蟲族分身,沒有修鍊過《萬線流》,依然可以憑藉逆天的空間天賦,直接施展出數百幻身!

在最弱的空間本源法則這一塊被補足后,在修鍊焱神兵上,王毅的速度也是突飛猛進。

「時間快到了。」王毅看了眼手腕上的護臂屏幕。

一道火紅色流光快如閃電的飛射出去,在蟲族母皇幽怨的目光中,把她擊殺!

王毅闖過第三座試煉塔,進入第四座試煉塔!

而羅峰,洪也幾乎同時進入第四座試煉塔!

鱗甲戰袍巨人沉默的看著面前的屏幕,有些哭笑不得。

乾巫宇宙國的天才中排名第一的是戎鈞,現在總排名為第13,戎鈞早闖到第五座試煉塔了,戎鈞戰死的時候,王毅,羅峰他們才剛來到試煉塔第四座,看樣子還會在這裡慢慢混。

「嗯?洪失敗了?」鱗甲戰袍巨人眉頭一皺,在名單後面,洪的名字後面出現紅色的淘汰字體。

洪在第四座試煉塔第一層,被淘汰了!

總排名15722!

「可惜了,不過,能做到這一步也超過絕大多數宇宙中的天才了,這個洪,回到乾巫宇宙國,肯定會被招入乾巫秘境,被當做最核心的天才得到大力培養。」鱗甲戰袍巨人心裡暗道,再次把注意力放到屏幕里王毅和羅峰身上。

「這身法,應該是《萬線流》,羅峰和王毅,走的路子很相似啊,但又有點不同……嗯?這是?」鱗甲戰袍巨人看到屏幕里黑髮少年施展的焱神兵,眉頭不由一動。 「我知道耶路撒冷王國的梅利桑德公主,但你怎麼證明自己的身份?說說你的情況吧,看看跟我了解的是否一樣!」

陳宇微笑著說道。

「我父親是耶路撒冷國王鮑德溫二世,母親是亞美尼亞公主莫菲亞,我生於1105年,今年十四歲,名字取自祖母蒙特赫里的梅利桑德,……」

梅利桑德忙不迭地說道。

她畢竟是個涉世未深的女孩,而且是鮑德溫二世的長女,自幼生長在宮廷,被所有人捧在手掌心上,哪經歷過苦難?

這一路被那些阿拉伯騎兵追殺和俘虜,早已讓她變成驚弓之鳥,戰戰兢兢的。

「我有三個妹妹、分別是艾麗斯和霍迪爾娜、……」

梅利桑德竹筒倒豆子般,將自己的所有情況都說了出來,不敢有半分隱瞞!

好在陳宇沒什麼壞心思,並沒想著利用這位天之嬌女和未來的耶路撒冷女王去謀取什麼利益!

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確認一下,現在是哪年!

事實上,確定對方是年幼的梅利桑德公主后,他就已明白。

自己穿越到了1119年!

沒一會兒工夫,梅利桑德就自我介紹完畢,然後戰戰兢兢地看著他。

陳宇假作思考了片刻,這才微笑著點頭說道:

「好吧,看來你真是梅利桑德公主,你剛才所說的內容,跟我了解的情況基本相符,很榮幸認識你」

梅利桑德卻愣了一下,多少有些詫異。

做為耶路撒冷王國的長公主,不論十字軍騎士、還是普通基督徒,知道她的身份之後,都不應該是這種表現啊!

如果是十字軍騎士,一般都會單膝跪地行騎士禮,並挺身而出、自告奮勇地護送自己去耶路撒冷。

換成普通基督徒,則會表現的誠惶誠恐,或者激動萬分,上來親吻自己的手背,彎腰低頭以示尊敬。

眼前這個傢伙身上雖然穿著基督徒的衣服,腰間懸著一把十字軍騎士劍,卻表現的非常平靜!

自己耶路撒冷長公主的身份,在他眼中好像無足輕重一般!

想到這點,梅利桑德不禁有些鬱悶。

接著她突然發現,這傢伙露在外面的雙手居然是黃色皮膚,既不同於歐洲白人,也不同於阿拉伯人和黑人。

黃皮膚的十字軍騎士和基督徒,自己根本就沒見過,甚至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這個發現頓時讓她緊張起來,甚至有點害怕。

面前這個神秘的傢伙,未必是十字軍和基督徒,哪他究竟是什麼人?

「這位先生,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我應該怎麼稱呼?你可不可以送我去耶路撒冷?我父親一定會重金酬謝!」

梅利桑德陪著小心問道。

這少女還是留了點心眼,並沒有直接詢問陳宇是不是基督徒或十字軍騎士,也不敢再看他的雙手。

她的這番表現,悉數被陳宇看在了眼裡。

他只是輕聲笑了笑,根本沒放在心上。

「我叫陳飛,不是十字軍騎士、更不是基督徒,而是來自東方的一位遊俠,或者說流浪劍客,身上這套衣服和騎士劍都是借來的」

「原來你是來自東方的劍客,陳飛,這個名字好奇怪,你怎麼會來這裡呢?這裡正在打仗,到處一片混亂,非常危險!」

梅利桑德詫異地問道。

看到陳宇並沒有隱瞞東方人的身份,也坦承不是十字軍騎士和基督徒,這位耶路撒冷王國長公主反倒放心了許多。

真正的原因是,在陳宇身上她沒有感受到絲毫惡意!

「我之所以來到這裡,也是機緣巧合!梅利桑德,你們從什麼地方來?為什麼會出現在沙漠深處,而且被那些阿拉伯騎兵追殺?」

「我們從埃德薩伯國而來,埃德薩伯國是鮑德溫家族的領地,在幼發拉底河上游,我去年夏天去了那裡,在那裡住了一年。

前不久我收到父親的來信,要我返回耶路撒冷,為安全起見,我們假扮成一支小型商隊,帶著一批貨物向耶路撒冷而來!

起初一直很順利,沒什麼事發生,眼看離耶路撒冷不遠了,那些阿拉伯騎兵突然出現,開始瘋狂追殺,把所有人都殺了」

梅利桑德低聲解釋道,依舊后怕不已,滿眼恐懼。

說完,她又看了看旁邊那兩匹駱駝,哪裡還有貨物的影子。

「你知道商隊販運的貨物是什麼嗎?問題或許出在那些貨物上,可惜的是,我把那些貨物都扔在沙漠里了!」

「那些貨物好像是亞麻布,還有一些埃德薩伯國特產,沒多大價值,也不知道那些阿拉伯騎兵為什麼會追殺我們?

依據十字軍和阿拉伯人之間的默契,一般情況下,大家都不會攻擊對方的商隊,除非阿拉伯人知道了我的身份!」

聽到這裡,陳宇頓時明白。

看來梅利桑德根本不知道,那些貨物裡面隱藏著大量金銀財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