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苦哈哈的看著大寶說,「大寶,你不是要拍攝的?還不快去?」

正在這裡房門外一聲音門鈴響。

方素琴立即開了門,影視公司的助理沒有進門就只在門口友好的說道,「陳啟豪同學我們的車子在樓下等著您了。」

陳啟豪立即將一個小包遞過去,助理雙手接過一身的西服顯得十分專業。

沒多久,陳悠悠就發現自己不應該讓薄司允那斯住進來,現在這樣不敢去客廳明目張胆的躺睡。

正在這時陳悠悠進入電腦上與鍾小印聊了起來。

「小印,薄司允那傢伙今天住在我家裡,我覺得好不方便!」一個哭笑的表情。

沒多久鍾小印就發了個暴笑的表情,「是嗎?這可是好事情哪,這樣可以近距離的接觸一下也不錯!」

陳悠悠立即笑哭的表情,「天哪,讓他趕緊滾出我家!」

「對了,小印我聽劉振說你的額頭受傷啦?能拍個照片我看看嗎?」

鍾小印這時正在辦理出院手續,立即在排隊的地方就拿手機拍了一下額發蓋住的一點傷口。

「哪看看,本小姐可是為朋友擋了災!」鍾小印憤憤的發個暴怒的表情。

「好好,這應該很疼,我心疼你十秒鐘!」陳悠悠打字極快的發過去。

「哼!臭悠悠心疼十秒太少了,我怎麼也得要一頓海景大酒樓的大餐才能很好的安慰我了。」鍾小印在結賬,「一共消費六百元。」

鍾小印這時打開手機一看竟然有一筆三十三萬的轉入賬,一查看竟然是昨天晚上陳悠悠轉入的。

立即在聊天里發了信息說,「說,你怎麼知道我手機密碼的?」

陳悠悠立即發了個臉紅的頭像,「因為你在我面前輸入太多了,不小心就記住了,你可小心了,以後應該換密碼了!」

鍾小印立即發了個大鍋蓋的頭像說,「就你錢多得慌,我不是說了衣服算我送你的嗎?」

陳悠悠立即說道,「得了,等你以後掙大錢了有的是機會送我衣服,我身材很OK的,隨時歡迎你送衣服噠!」

聊了一會天,陳悠悠只覺得心情好到飛,立即走到房間門口輕輕把房門鎖上,這時她就坐下來開始創作繪製這周要的設計稿。

而在另一個房間里薄司允也為了設計稿而努力的繪製圖形。

一個上午產出還算高竟然完成兩副燈具外觀圖。

看著這兩款立即簽上自己的大名,拿出手機拔打了劉振的電話。

「喂,立即上來把這兩款燈具圖送到公司的打樣室去。」薄司允冷冽的說完。

劉振立即在對面卓越的家裡開門奔了過來,「咚咚!」敲門。

方素琴一開門見到劉振立即沒好臉色的說,「哼!就知道你當初接近我肯定是有目的的,說是不是薄爺讓你這麼做的?」

劉振被堵在門口進不來,立即害羞的小臉微紅說,「素琴,你不要攔著我,當初我都不認識你!」

方素琴冷嗖嗖的眼光一掃他的身上,冷冷說道,「在國外像你這樣沒事就往我家門口放禮物的,或是丟垃圾故意搭訕的多了去了,你的小心思最好收起來!」

劉振立即驚慌了。

他這是被誤會了,方素琴以為劉振也喜歡陳悠悠!

「素琴你誤會我了,我沒有!」劉振準備解釋一下的。但是方素琴一推他,「你出去!」

這時薄司允在方素琴後面喊道,「琴姐,是我讓他來的!」

清冷高貴的語言令方素琴立即回頭,就看到一個大帥鍋,他就是薄司允一頭烏黑髮亮的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吹得還有一些彭松自然。

一雙桃花眼眼眸似乎自帶電源透著讓人舒服的柔光。

「原來是薄爺您找他來的,那進來吧!」方素琴一雙冷眼再次狠狠的瞪了一下劉振,似乎在狠狠的警告他一般。

劉振跟隨著薄司允進了房裡取了兩份設計底稿,就轉身出去送,正走到客廳就看見陳悠悠打了房門出來。

「陳小姐好!」劉振立即打招呼,這是BOSS看中的女人,那將來極可能是薄氏女主人的存在!

而在劉振看到兒童房間里出來一個小男孩子時頓時如吃了整個雞蛋的一樣,「。」著嘴巴。

這時二寶喊道,「媽咪,你在房裡做什麼?」

劉振驚呆了,「這個小孩子太像了。」心裡千萬驚喜!

難怪薄爺非追著陳小姐不可,單看陳小姐的兒子就知道這明晃晃的標示著是縮小版薄爺!

這時從房裡出來的薄司允冷言問道,「劉振你怎麼還在這?速去辦事!」

劉振立即點頭說道,「是,薄爺!」

「等會!你是不是要去送公司的設計稿?」陳悠悠立即攔下劉振。

「是的,陳小姐!」劉振如實說。

「你等會,我這裡也有兩份!」陳悠悠立即轉身進屋裡,拿了中性筆出來對著薄司允說,「快簽個字吧!」

薄司允接過中性筆,但是沒有急著簽字,而是細細的看了一遍繪製的外觀圖,只見上面的線條都是完美的比例,一切都是細算好的,兩款燈具都可以達標,可以做樣品。

「陳悠悠,我不讓你好好休息嗎?你這是剛剛所畫的?」薄司允冷而霸道的肯定說。

「哪有,這是我前幾天就畫好的!」陳悠悠絕不承認這是她剛剛所繪畫的。

薄司允一想到公司也急得要新的燈具,揮筆簽下名字。

「速送去試做小組!」薄司允再次對劉振一說。

劉振立即把幾份圖稿拿了就出去。

只是當劉振到了公司門口的前台大廳時正到遇到了蘇娥來找薄司允。

「蘇小姐您好!」劉振有禮的打招呼。

蘇娥立即一眼認出來那劉振懷裡的紙張屬於上次跟陳悠悠搶奪的圖紙是一類的,立即心中有了一個小計劃。

「劉司機,我突然好想喝一杯咖啡,你能讓人幫我送一杯來嗎?」蘇娥一臉溫柔的微笑著。已經?

開什麼玩笑。

世界核心他現在連見都沒見過,沒見到,怎麼可能幹翻。

除非這個干翻有另一層深意…

下意識,陳裂猛地起身看向懷中纏着的女人,眼神中有些驚恐,下意識咽了口口水,道:「你,你,你不會就是…」

「嗯哼…」

姜瑕嬌軀顫慄,誘人朱唇輕

《我的屬性面板去弒神了》第168章到底是誰!祖皇聚血珠破碎的瞬間,在相隔極遠的斗羅星位面之上。

那本來才凝聚時日不久的祖龍皇念力屏障,表面還滲透著無法比擬的龍族氣息。

但是,這一刻,卻彷彿突然受到了什麼重大影響,眨眼消散,像是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般。

接著,斗羅星整個便直接被暴露在了宇宙之中。

這一幕,

《比比東腹中籤到,出世即封號斗羅》第342章三條無頭龍屍! 徐海燕冷笑的道:「一個連衣服都捨不得買貴的窮鬼,竟然說要收購掉京城最頂級的手工裁縫成衣店。」

「如果我不知道你是個北漂孤兒,我還差點就相信了呢,哈哈哈……」

店長高倩則對陳寧道:「先生,窮鬼就是窮鬼,就算你吹牛吹的再厲害,也挽回不了自己的尊嚴。」

「如果先生你不想被我們店的保安轟出去,就請你們自己離開吧。」

宋娉婷跟童珂都是非常憤怒。

陳寧卻依舊滿臉雲淡風輕,他平靜的望著徐海雅跟高倩,淡淡的道:「我剛才說過了,十分鐘之內這家成衣店就會被我收購。」

「而被趕出去的,只會是你們兩個。」

高倩沉下來,冷冷的道:「先生,如果你自己不識趣,那我就只能叫保安來把你們轟出去了。」

說著,她就準備吩咐旁邊的店員叫保安。

但是,徐海燕眼睛溜溜的轉動了兩下,就出手攔住了她。

徐海燕滿臉冷笑的道:「高店長,不要急著叫保安轟他們。」

「這傢伙不是吹牛說十分鐘之內要買下你們這家店嗎?」

「我們就等十分鐘,看看他謊言被揭穿之後,他們夫婦的嘴臉。」

高倩微笑的恭維道:「那好,一切就按照徐小姐說的,我們也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他怎麼收場呢。」

徐海燕跟高倩等人,正滿臉冷笑的等著看陳寧笑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徐海燕看看手錶時間,剛剛想要說十分鐘馬上到了。

而就在這時候,外面忽然轟轟轟的來了多輛豪車。

接著,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子,拎著公文包,帶著一幫西裝革履的手下匆匆忙忙的進來。

高倩見到這個金絲眼鏡男子就驚呆了,脫口而出:「趙總!」

原來這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風度成衣店的首席營運官趙千年。

風度成衣店除了老闆以外,就這趙千年職位最高。

趙千年不但是風度成衣店的首席營運官,另外還是國際知名的頂級設計師,曾多次斬獲國際服裝大獎,備受市場歡迎。

徐海燕更是趙千年的忠實粉絲,幾乎趙千年設計的服飾她都回購買。

她見到趙千年也不由自主的迎上去,驚喜的道:「趙搭設技術您好,我是你的忠實粉絲……」

趙千年卻對徐海燕跟高倩兩人視若無睹,直接伸手就把她們兩個推開了,帶著一幫律師跟屬下快步的走到陳寧面前。

他恭恭敬敬的彎腰行禮:「陳先生您好,小人是這家成衣店的coo趙千年。」

高倩跟徐海燕等人,看到這一幕,當場傻眼。

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更加讓她們大跌眼鏡。

趙千年從公文包里拿出一疊合同,諂笑的遞給陳寧:「陳先生,在幾分鐘之前,本店已經被你派人收購。」

「這是收購合同,你在上面簽個字,這店就是你的了。」

陳寧冷淡的道:「這是我買給我老婆的衣櫥,你讓我簽什麼名字,讓我老婆簽名。」

此話出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