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鐵山!

逛了一圈的張玄也烏鐵山的情況了解清楚了。

「這烏鐵山大概是什麼時候被火燒過。土地里的營養都沒了,可我只要用到「萬物靈液」就可以輕鬆解決問題。」

「張嵐山以為擺了我一道,可這對我有什麼影響?不用多久,這裏就能變成一塊風水寶地。到時候你們肯定拿着我家的地哭着求我換回來的!」張玄暗自嘲諷道。

「這烏鐵山面積是真的大,想要在一夜之間復原是不可能的。細水長流慢慢來吧。今天就先在山腳開墾出一片土地,種點蔬菜!」

張玄從來都是說做就做的實幹派,心裏有了計劃,就開始動手。

山腳的地質是鬆軟的,可因為已經荒廢很久,土地就需要重新翻一下,這是體力活!

張玄自從得到了仙人傳承之後,全身都有着使不完的力氣,這種體力活自然是難不倒它的。

等開墾好土地,播完種之後。太陽也已經下山了!

張玄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小瓷瓶,這小瓷瓶里就是萬物靈液了!

一滴靈液配三十升的水,澆在農作物上。就可以保證農作物一周的營養成分。

它可以縮短農作物百分之九五的生長周期,還可以提升農作物的品質!

比如說張玄剛才播種的是黃瓜的種子,它的生長周期大概是80天左右,可用了萬物靈液4天就能成熟。

這有多變態啊!

跟種子澆完水之後,張玄才鬆了一口氣道:「好,接下來就是等這些黃瓜結瓜了!」

張玄才剛剛打算回去,就看見兩個人已經男主了他的去路。

其中一個就是昨天被他暴打的張起,另外一個個子挺高的,有一米九左右。他體格健碩。面露殺氣!

張玄認識這個人,他叫趙來。

前些年有一隻四百多斤的野豬跑到村裏,十幾個人一起動手都毫無辦法!

而這個趙來僅僅只是用了一拳就把那野豬打死了。從此在村裏名聲大噪。

可誰能想到這貨後來跟張起混在一起,在村裏橫行霸道。

從一個人人津津樂道的英雄,變成了一個臭名遠揚的惡霸。

「喲,這農活做的挺熟練啊。看着樣子是要種菜?」張起笑着問道。

「你有事?」張玄的眉頭一皺問道。

「就是來『好心』提醒你一下。這塊山前兩年着火了,已經被燒廢了!現在是種什麼死什麼。」

「我爸本來打算弄成垃圾場的。沒想到你竟然找上門來。我爸乾脆就拿它跟你家的地交換了。這叫做廢物利用嘛!」

張起的臉都快笑開花了,這哪裏是來好心提醒,分明就是來看笑話的姿態!

「哦!」

張玄的表現很冷淡,可在張起看起來他就是死鴨子嘴硬而已!

「你在怎麼努力都只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一塊廢地而已,就連號稱任何地方都能長出來的萬年青都沒辦法存活,你還能種出花來?」張起毫無掩飾的嘲諷道。

。 霍格沃茨的禁林里到底有沒有狼人,這個問題恐怕鄧布利多都未必能說清楚。可是學校存在了這麼多年,還從未聽說校內發生過狼人襲擊學生的事件。艾達推測,禁林里大概率是沒有狼人的。

如果真有狼人的話,襲擊事件早就應該發生過了才對。在滿月時,狼人是沒有理智和清醒的,他們比真正的狼還要兇殘,他們有的只是對鮮血的渴望、對生命的漠視。

失了智的狼人可不會管霍格沃茨有沒有鄧布利多,在狼人眼中校長大人只是一坨又老又柴的肉罷了。

只要有學生敢在城堡外遊盪,他們就會成為狼人的攻擊目標,化作狼人的圓月晚宴,或者是下一個狂狼症患者。

而且在此只前可是沒有狼毒藥劑的,狼人是無法壓抑住內心對鮮血和生命的渴望的。更何況,艾達不覺得常年與野獸為伍的人類,在平時也能保持足夠的清醒和理智。

走入禁林,就如同走進了一片原始森林,遮天蔽日的大樹讓整座森林都被黑暗籠罩,看上去陰森恐怖。即便是經常出入禁林的海格也說不清裡面都有些什麼。

獨角獸、馬人、八眼巨蛛等等神奇生物不勝枚舉。對了,還有一輛青藍色的福特安格利亞小車車……

正是因為禁林里有太多的未知才令人心馳神往,只是那裡終歸是危險的,一不小心就會丟掉性命。與其讓學生們去禁林里冒險,不如讓學生們以為禁林里真的存在狼人,起碼狼人可以嚇住絕大多數的人腳步。

很顯然,艾達和雙胞胎不在大多數人的範圍內,接下來的幾天里他們先後去了三次禁林。

第一次他們什麼都沒找到,白跑一趟;第二次他們倒是有了發現,但順著爪印一路尋找,最後只找到了幾隻狼崽子;最後一次,他們連那幾隻小狼也沒有看到。

不過艾達和雙胞胎也不是全無收穫,至少他們看見了韋斯萊先生心愛的小汽車。青藍色的福特安格利亞有著放蕩不羈愛自由的靈魂,它已經在禁林里縱情賓士了一年的時間。

安格利亞和家養小精靈多比一樣,他們都是「免費」的。

隨著開學周的結束,忙得腳打後腦勺的人也不再局限於五年級學生和七年級學生了,大家都變得忙碌起來。

除了正常上課以外,各個學習、興趣小組也開始了活動,魁地奇球隊的招募同樣也結束了,四支院隊都在為了十一月的魁地奇比賽進行著備戰。

今年艾達當上了級長,她自然沒有辦法和以前一樣安逸,想去圖書館就去圖書館,想去和試煉人偶對戰就去地下密道。

艾達的時間變得有些碎片化,她大部分的空餘時間都要和克拉克?傑拉爾一起走廊里巡邏。而且,因為小天狼星?布萊克從阿茲卡班逃脫的緣故,級長們的巡邏時間和次數也比去年多了不少。

你說小天狼星?布萊克也是,都在裡面和攝魂怪相依為命了十二年的時間,怎麼偏偏今年越獄出逃,難道是阿茲卡班新來的大師傅做的麵包太硬?

搞笑的是布萊克越獄的時間點,他是在部長福吉去阿茲卡班搞面子工程的第二天逃跑的,相當於直接一個耳光抽到了部長大人臉上。

也難怪福吉那麼生氣,派了那麼多攝魂怪出來,而且還敢捋鄧布利多的虎須了。

部長大人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先是讓攝魂怪進駐霍格沃茨,第一次去摸了老虎屁股。誰成想摸一次不夠,他居然摸上癮了,還想摸第二次!鷹頭馬身有翼獸的案件遲遲沒有結果,這麼一件小案子拖了這麼久,說這裡面沒有貓膩誰信啊!

都說慈不掌兵,艾達覺得現在的鄧布利多有時候確實有些仁慈了。

盧修斯?馬爾福一直在鄧布利多眼皮子底下搞小動作,還搞出了密室這種大事件,但鄧布利多卻輕飄飄地放過了馬爾福,只是將他趕出了校董會。

這可能就是高手吧,點到為止。這要是換成艾達,她一定會讓馬爾福後悔與自己作對,即使要留下馬爾福的性命,也會將對方打壓到沒有翻身的可能,絕不會像鄧布利多一樣輕輕揭過。

艾達認為,無論是攝魂怪臨檢霍格沃茨特快,還是進駐到學校周圍,都是康奈利·福吉對鄧布利多的試探,部長大人想知道校長的底線在哪裡。

沒人想做一輩子的傀儡,康奈利·福吉也是如此。儘管鄧布利多從不視福吉為傀儡,是部長自己扯虎皮拉大旗,但部長終究是活在了鄧布利多的陰影里,心中不忿也是人之常情。

海格和他的巴克比克恰逢其會,他們只能自認倒霉。誰叫他們還遇上了作威作福慣了的馬爾福呢。這件案子已經沒有必要再拖下去了,艾達已經猜到結果了,巫師也是政客啊!

學校周圍因為攝魂怪的遊盪而冰冷刺骨,往日里熱鬧的霍格莫德也清冷了許多,但學校里還是一片祥和,除了上黑魔法防禦術的學生們。

倒不是盧平教授原形畢露,他的教學水平有目共睹,是五年來最好的黑魔法防禦術教師。但這位最受歡迎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卻生病了,他請了病假。

可這門課還是要繼續的,總不能因為教授生病就耽誤學生的學習吧?於是,斯內普終於如願以償的當上了黑魔法防禦術教師,雖然只是暫時的。

這也是自博格特事件以來,斯內普最開心的幾天。在魔葯教授代課的那幾天里,他居然沒怎麼扣格蘭芬多的分數,刻薄的斯內普竟然和藹可親了那麼一丟丟。

儘管如此,黑魔法防禦術課受歡迎的程度還是瞬間跌入了谷底,和魔葯課、占卜課並列倒數。

十月份,斯內普第二次代替盧平授課的時候,學校里謠言四起。大致是在說,斯內普為了得到黑魔法防禦術教師的職位不擇手段,不惜下毒謀害自己的新同事萊姆斯·盧平。

謠言傳得有鼻子有眼兒的,不少學生都很覺得這事也不是不可能。他們認為斯內普從開學時就計劃好了一切,博格特女裝事件則是這場投毒案的導火索。

看看吧,剛剛開學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正值壯年的盧平教授已經請了兩次病假。

盧平教授一請病假,代課的就是斯內普,而且盧平每次病癒后都是臉色慘白,讓人覺得他隨時會一命嗚呼一樣。

可是學生們明顯是忘了,從開學第一天起盧平就是一副病歪歪的樣子。

就算斯內普真的想下毒謀害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師,為什麼不選擇難度更低的白痴洛哈特,而是選擇了難度更高的盧平?就為了增加遊戲難度嗎?

謠言傳得滿天飛,斯萊特林的學生和其他三個學生之間的摩擦也越來越多,他們自然是要維護自己院長的,全霍格沃茨也就只有小蛇們才會覺得斯內普是一名好教師。

7017k 君皓軒一臉躍躍欲試,彷彿這一刻他已經等了很久了。

他也確實等了很久了。

夜司爵雙手抱胸,似笑非笑地說:「那你去試試吧,我賭你不會成功。」

他自認對慕夏還是有所了解的,她在司徒海面前乖巧溫順,但其實是只會咬人的狐狸。

聰明如狐狸,怎麼會跟第一次見面的男人出去吃飯呢?

夜司爵對自己的猜測很有信心,對慕夏也很有信心。

恰好在這時候,慕夏換了衣服出來了。

她把臉上的妝都洗凈,身上依舊穿著簡單的白t和淺色牛仔褲。

淺色的牛仔褲很顯胖,但穿在慕夏身上,牛仔褲反而襯得她的腿又長又直,叫人驚嘆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完美的腿型。

君皓軒抬腳就走了過去。

「慕小姐。」

慕夏對君皓軒的印象還不錯,她笑著點頭:「君先生,謝謝你的場地。」

君皓軒搖頭:「沒關係,我跟夜是從小玩到大的兄弟,這點小忙不算什麼。對了,不知道慕小姐等會有什麼安排?我聽你的助理說,你今天的拍攝結束了?」

「嗯,拍攝結束了,沒什麼安排,準備回家休息。」

君皓軒抬起手腕看了眼表,說:「既然沒有安排,正好午飯時間了,慕小姐介意我請你吃一頓飯嗎?」

不遠處的夜司爵面無表情地豎著耳朵。

他篤定慕夏不會答應。

然而下一瞬——

「好啊,正好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夜司爵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這丫頭……居然答應了?還有話要跟君皓軒說?他們第一次見面,有什麼話需要說的?

夜司爵站不住,直接抬腳朝慕夏走過去,開口就說:「慕夏,明天還要拍攝,不要在外面吃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影響到明天的拍攝。」

慕夏剛要說話,君皓軒率先開口:「放心吧夜大總裁,我不會帶她去吃亂七八糟影響拍攝的東西的。都吃健康食品,這總行了吧?」

夜司爵面色沉沉,丟下一句「隨便你們」後轉身就走。

君皓軒不解地望著夜司爵的背影:「這傢伙……」

「怎麼了嗎?」慕夏看向君皓軒問:「是你們本來有安排嗎?」

「嗯,他說難得他有時間,讓我們幾個一起聚一下。但其實我們能聚的時間挺多的,所以沒關係。」

「那就好,那我們走吧?」

「走!你想吃什麼?」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地上了車,坐在商務車內的夜司爵眼睜睜看著兩個人上車離開,抓著文件的手臂凸顯出了青筋。

坐在駕駛座的總助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車內氣壓低的可怕。

半小時后,意式餐廳。

慕夏和君皓軒面對面坐著吃義大利面。

慕夏快速吃完了義大利面,直入正題道:「君先生,其實我有話想跟你說……」

君皓軒放下叉子接過話說:「你是不是不想讓人知道你在國外的身份?」

慕夏愣了下,隨後點頭:「我有我不能說的理由,所以,還麻煩你以後見到我裝作不認識我吧,不要再出現今天這樣的情況了。」

慕夏的面龐清冷地平靜,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

君皓軒忽然覺得喉嚨堵得難受。 拿着手機,兩人跟着林清河進入到一樓左手邊的第一間教室中。

在這間教室里有六名學生,三名志願者,他們三人一組,各自玩耍,互不相干。

此時距離門口最近的兩名學生正在搭積木。

左側那名學生雙手的小拇指和大拇指不受控制地向內蜷縮,想要搭起城堡,卻總是剛將積木拿起,就又從空中掉落。

至於右側學生的雙手倒是和常人沒什麼兩樣,但當他拿着積木想要安在另一塊積木身上的時候,卻總是從底層的積木身旁劃過。

一次次地失敗,讓他們的情緒逐漸變得暴躁起來。

見狀,江塵雲走上前去,他先是輕輕地拿過左側學生手下的積木,隨後將這積木移交到志願者的手掌上。

察覺到江塵雲的舉動,志願者立刻會意,將積木在小朋友眼前晃了晃,詢問對方應該將這積木放到什麼地方。

既然孩子的手掌不靈便,那他就來代替對方的手!

解決左側小朋友的問題后,江塵雲又將手探向右側的小朋友。

沒有去拿積木,江塵雲輕輕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的手掌送到他所想要搭建的積木上去。

有了江塵雲的指引,這一次小朋友很輕易地就將積木安了上去,隨後他扭頭看向江塵雲,臉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看見小朋友臉上的笑容,江塵雲也跟着笑了起來,可與此同時,他的心情卻不像他臉上的笑容那樣美好。

「這個小朋友你看着就好,要是連續幾次安不上去積木,你就抓着他的手,幫他找找方向。」

這句話江塵雲是對着這桌的志願者說的,聽到這話,志願者微微頷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