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迎接多利公主瓦妮莎的到來,市鎮政府似乎組織了歡迎儀式,道路兩側不論是護衛隊還是民眾都帶着各式花環,歡迎的禮炮和飛灑的鮮花自護送隊伍入鎮以來就飛響個不停。待韋爾斯騎着金須銀毛的馬匹,引領着載着瓦妮莎公主的坐轎和軍團來到游騎鎮廣場的中心,混在隨行隊伍中的晴空看到,一圈手持雄鷹標誌軍旗的御林軍將廣場圍成了一個圈,圈外是無數圍觀的民眾,圈內的中心——一個身材纖長的男子優雅的坐在一匹罩着銀光麟甲的黑馬之上,他有着一頭深棕色的短髮和一雙漆黑的雙眸,臉型纖長,鼻挺唇薄,眼外角微微向下耷去一點,看起來似乎始終掛着一付親和的微笑。

韋爾斯策馬行至此人面前,立刻下馬半跪,用敬語稟報:「親王陛下,下臣已將來自風暴之城的瓦妮莎公主迎接至此,公主一路奔波稍有疲倦,但一切平安,請親王殿下安心。」

[親王?看來此人必是國王泰拉斯之子,約翰尼.基恩了。]晴空所站的位置在坐轎的一側,可以清楚地看到前方發生的一切。再加之她的記憶能力不錯,很快就吸收了大家的訊息,得出結論。

「很好,你辦事我一向放心,韋爾斯金騎這一路護送也是辛苦了,後面的行程與我同行吧。」約翰尼將右手攤平做了一個向上的動作,韋爾斯這才緩緩站了起來,拉着坐騎退到一側。

親王向前又騎行幾步,然後下馬跨步到坐轎前面,對着端坐在半薄紗帳後面的瓦妮莎公主行了個半身禮,客氣地說道:「本殿約翰尼,特代表天啟之城所有王室和民眾在此恭迎風暴之城的瓦妮莎公主殿下蒞臨。公主殿下不遠千里來此,必然勞累,只需再忍三個時辰方可行至天啟,本殿這就領路前行。」

說完歡迎的致辭,約翰尼立刻轉身重新跨上坐騎,準備行軍。

這時,坐在轎內的王女突然出聲叫住了他:「陛下!——約翰尼親王陛下!我有個小小的要求,不知可否獲准。」

親王應聲回頭,回應道:「公主殿下請講。」

「您親自前來外鎮迎接已是誠意足夠,瓦妮莎感激涕零。只是今日盛暑,烈日當空,小女不忍親王獨自騎馬領軍在前,獨自忍受陽光的暴晒,我們風暴城的子民信奉枝莖連心,有難同當,以此,特申請下轎,允許騎馬陪行,不知親王可否同意?」說話間,瓦妮莎已然傾身向前,不合規矩地撩開了轎門的薄紗,露出了她精美絕倫的顏,和高挑修長的型。

約翰尼稍稍晃了一秒神,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瓦妮莎公主的本尊,那副絕好的容貌雖然早有所聞,但也不及親眼所見的這般驚艷。

美女當前,要求合理,自然不能失了王者風範,約翰尼隨即應允。

一旁的侍衛立刻為王女牽來了一匹通體淺藍的寶馬,瓦妮莎熟練地飛身跨上。馬兒彷彿讀得懂她心聲一般的,優雅的小跑了幾步就位於約翰尼親王的右側。這時,韋爾斯也騎上了他的駿馬,踏步至親王的左側。

於是,由約翰尼領軍向前,三個王室成員就這樣出發向著通往天啟的最後一段路行進而去。

盛暑的天氣確實炎熱,這段行軍時辰正好是烈日當空的申時,為了確保公主的狀態,及時遞上降溫的冰袋,晴空跟着一個年長醫女的腳步行至瓦妮莎公主一側不遠的方位,豎着耳朵剛剛好可以聽見王室三人的對話。他們在打破了最初相見的客套之後,開始隨意地聊起了各種話題。

「說起來,我雖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公主殿下,韋爾斯金騎與瓦妮莎公主似乎在早年就相識吧?我曾聽母后提起過。」約翰尼首先開啟了一個話題。

「確實如此,十幾年前曾隨父王前往風暴城堡拜訪做客,那時瓦妮莎公主只有半人高,還只是個孩子,估計早就不記得在下了吧?」韋爾斯一路始終保持着一臉官方的笑容,回答。

「不,我都記得。」王女幾乎是立刻就回應了韋爾斯的問句,「韋爾斯金騎昨夜一出現在我們駐紮的營中,我就立刻認了出來。我還記得多年前初見金騎那一次,我站在大殿的陽台上,看着埃斯領主大人和韋爾斯大人騎着駿馬、迎著夕陽,踏步走進藍色厚岩堆砌的城牆,母後站在我身後,指著韋爾斯大人告訴我說[孩子,這就是你未來的夫君。]——有好幾年我都信以為真呢。」說完,她開玩笑似地輕笑了起來,完全沒有在意韋爾斯臉上表情的微變。

「哦?原來埃斯爺爺曾經想要撮合金騎和瓦妮莎公主啊,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約翰尼撇了公主一眼,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那都是陳年舊事了,我們基恩大陸的所有家族都是團結一致,不分你我的,能夠嫁給任何一個家族都是幸運的……當然,能夠嫁給約翰尼陛下是我畢生最大的心愿,此願如達成,便再無所求了。」瓦妮莎公主毫不躲避地用一個笑容回應了親王拋來的視線,臉上的笑意比兩位男士的更加溫暖。

「你既然早年見過埃斯爺爺和韋爾斯金騎,那這一次前來便是熱鬧了。正好他們都在天啟王城之內,最近家族成員到的整齊,你們可以多多敘舊。」約翰尼親王收回目光,親切的說道。

「哦?埃斯領主大人不是常年駐紮在虹月城堡嗎?怎麼能有時間待在天啟……我也太幸運了吧?居然這等好事也能遇上,這次必然要去向埃斯領主大人好好問候,盡到小輩的禮數。」公主說着,又捂著嘴輕笑了幾聲。

「虹月城堡淪陷之事相信公主殿下早有所耳聞了吧?」韋爾斯忍不住插嘴,對於她裝傻賣萌,偽善得有些過分的說辭,感到忍無可忍。 ,

第448章

有這麼好的一個老公哎~~~~

這一剎那,蘇有容芳心諸多感慨。

他,變了。

這個家,也變了。

因為他,一切都好起來了。

很快,宋三喜鬆開了蘇有容。

不松不行,能犯病。

老婆身材太好了。

入懷又顯得嬌巧玲瓏。

那股醉人的香氣,丟人心魂。

低頭一看,「有容,老夫老妻的,咋臉還紅了?」

「關你什麼事啊?不害臊!」蘇有容,發現張小霜在偷笑。

「那可關我事了啊!萬一你是感冒發燒了呢?」宋三喜說着,右手優雅的伸出,手背要去試一下她的額頭。

「你才感冒發燒呢!」蘇有容輕輕打開他的手,看了一眼張小霜,「真不害臊,動手動腳的。」

宋三喜只得甩了甩手,「好,不理你了。我和小霜動手動腳了。」

「小霜,宋大哥最後的儀式感,新年快樂呀!」宋三喜,對着張小霜張開了雙臂。

蘇有容,狠瞪了他一眼。

這嘴啊,真能嘚吧!

張小霜紅著臉笑了笑,還是投入宋大哥的懷裏。

「謝謝宋大哥,你是個好人。」

「不客氣的小霜,宋大哥明年,入選中海好人,排名拿第一。」

說着,他已鬆開了這清秀靚麗的小護士。

抱久了不行,旁邊有妻如虎也,喜教父不傻。

張小霜笑了,「嗯,宋大哥一定可以。」

蘇有容在旁邊搶白,「他呀,有什麼不可以?一天天,把他能的不行了。趕緊出去吃飯吧,我們這裏馬上也好了。」

宋三喜一點頭,「好!聽老婆指揮,作風優良,能打飯仗!」

跟吼口號似的,很有節奏。

說完,轉身,撤。

張小霜哈哈笑。

「死傢伙,越來越油嘴滑舌了」蘇有容搖頭,無奈,心裏其實挺爽。

「呵呵,宋大哥是幽默風趣」

但沒多大會兒功夫,宋三喜又回來了。

手裏,大包小包好幾包東西。

放在廚房寬大的案板上。

「這啥?」蘇有容不解。

「哦,崔家那邊農場里,新鮮的牛羊豬雜,還有剁的牛羊豬肉餃子餡兒。你和小霜出去吃飯,我這把雜碎們都燉起來,最後三道湯菜。他們崔家的年夜飯,也是這些,都吃瘋了,呵呵」

一聽這個,蘇有容心裏也舒服。

張小霜直接說:「宋大哥廚藝好,他們吃瘋了,正常呀!有容姐,宋大哥真的好在乎這個家呀,什麼好東西都往家裏拿呢!」

蘇有容故作不高興的美樣子,「他?早在乎這個家,多好啊?不帶點別的,帶些雜碎回來,哼」

宋三喜:「行!這些是雜碎,回頭,有容同·志別吃了哈!」

「我憑什麼不吃?哼!」蘇有容有些小嬌俏,然後一拉張小霜的手,「小霜,我們走,出去吃飯,讓他弄。哼!」

看着兩個美女的背影,宋三喜還是挺開心的。

蘇有容在門口回頭,「早點弄好,早點出來吃飯,都等你呢!」

「是!聽有容同·志安排,作風優良,我這速速就來!」

「嘴貧!」

宋三喜,愉快的忙碌起來。

不自覺的還吹起了口哨。

他這中氣十足,口哨吹出悠長的音律,聽着讓人特別享受。

外面的飯廳里,大家聽着口哨,感覺特別不錯。

林大河還說,這簡直是大師級的口哨啊!

蘇有容還低咕:這傢伙,啥時候會吹口哨了?

反正,喜教父感覺,過年呢,開心就好 沈廣濤一見到蕭何,頓時罵道:「蕭何,你一個外人少摻和我們家族的事!」

沈煙柔也十分不爽的說道:「你一個窩囊廢,商業大事你懂個屁!你以為江海一線家族是那麼容易進去的嗎?少在這胡說八道!」

宋藍芝聞言,怨恨的看了蕭何一眼,「蕭何,你給我閉嘴,這裡沒你說話的份!」

在她看來,沈溫婉雖然是自己女兒,但是畢竟還是太年輕,想要帶領沈家成為江海一線家族,這不太現實。

一切還得從實際出發!

沈向軍對沈溫婉說道:「溫婉,爺爺在這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發誓,以後再也不會把你趕出家族了!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帶領我們沈家擠入一線家族之列,這是爺爺帶的禮品,都是爺爺這些年珍藏的寶貝,現在都送給你!」

沈溫婉看到沈向軍帶來的禮物都是些古玩珍藏、名畫、名酒之類的,如果拿去典當能賣不少錢。

宋藍芝見到這些禮物,再加上剛才沈向軍所說的那些條件,宋藍芝心動了。

她對沈溫婉說道:「女兒,你爺爺都親自來給你道歉了,你就答應了吧。」

沈溫婉看向自己的家人,宋藍芝、沈青雲、沈修以及張麗全都希望她能回去。

她仔細的想了想,開口道:「爺爺,我會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將沈家打造成江海市的一線家族!」

聽到這句話,沈向軍老淚縱橫。

沈家成為一線家族,是他這輩子的願望!

如今他已經年過八旬,已經沒多長時間活了,在現在只希望在自己為數不多的時日親眼看到沈家崛起,成為豪門!

這樣他在九泉之下也能和沈家的列祖列宗有個交代。

「溫婉,我的好孫女,有你這句話爺爺就放心了!」

沈溫婉接任家族企業的董事長,對於整個沈家來說都是好事,只有沈建雲一家全程黑臉,他們一家人雖然十分不想讓沈溫婉回來,可是大勢所趨,他們也沒有辦法。

「我的好孫女,今晚爺爺就將公司股份轉讓到你的名下,還有一些公司的事情需要你了解。」

「是,爺爺!」

「爺爺,這是你最喜愛的東西,爺爺你的心意我已經領了,你還是收回去吧!要不然我會不心安的。」

「溫婉,那爺爺就拿回去了啊!」

「嗯!」

當沈家人走後,沈修高興得上躥下跳。

「爸媽!咱們一家終於揚眉吐氣了!咱們一家就要發財了!」沈修一想到在不久的將來,開豪車、住大別墅,一想到這就激動不已。

「我的好女兒,你總算為我們家爭了一口氣。」宋藍芝也跟著高興。

「你們現在別高興得過頭了,這麼大個重擔落在我肩膀上,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挑起這個擔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