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菱歌後知後覺地抬起了頭,驀地瞪圓了眼,她和周譽睡一屋?有沒有搞錯?!

※※※※※※※※※※※※※※※※※※※※

菱菱:狗官拿命來!

譽哥:嘿嘿,先留一留,可以等我們同房以後再讓他沒命。

感謝在2021-08-2211:40:49~2021-08-2312:00:1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追妻火葬場的都是甜文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crush7瓶;我和虐文say拜拜、貳貳叄、亭予淮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賀之文體弱,蕭錦麟要翻牆他是不能奉陪的,只能在門外放風,禾苗先行探路,蕭錦麟隨後,趁著夜色摸到了陸家綉樓。

禾苗去過陸家的綉樓,知道陸離住在一樓,隔壁住了她的堂妹,那他們就得小心行事,可不能驚動了旁人。

他們去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但也還沒到宵禁的時候,蕭錦麟主僕倆混進去后便尋了個花壇藏着,待綉樓熄了燈火,他們再侯一會兒,便偷偷去扒窗戶,蕭錦麟用小刀偷偷劃開窗戶栓子,身姿靈敏跳了進去。

可他跳進去后撞到了桌子,一聲悶響便驚醒了屋裏的主僕二人,曉宛在給陸離守夜,被這一聲驚醒后便驚呼,看到窗邊影影綽綽的,便大喊有賊,蕭錦麟快步上前捂住她的嘴。

陸離也被這一番動靜驚著了,隨即也驚呼,蕭錦麟一個人可捂不住兩個人的嘴,還好窗外的禾苗精靈,一瞬也跳了進來捂住陸離的嘴,對她道:「是六殿下,郡主莫怕。」

主僕倆便都安靜下來,黑暗中也看不清楚,蕭錦麟輕輕喊了她一聲:「陸離,是我。」

說罷禾苗放開了陸離,蕭錦麟也放開了曉宛,剛要點個火摺子照明,門外巧雲在問:「怎麼了?你們喊什麼?」

曉宛忙道:「無事,姑娘做夢嚇著了,我在哄她,你去睡吧。」

巧雲打了個哈欠,讓曉宛費心些,她便回去睡了。

屋裏沒有旁人了,曉宛才去點燈,屋裏亮起來,果然看到屋裏兩人一身夜行衣,還矇著臉,兩人把蒙面巾摘下來,果然就是蕭錦麟和禾苗。

陸離鬆了一口氣,又吊起眉毛來問他們:「你們這是做什麼?打扮成這個樣子,三更半夜的摸到我房裏來,你們想幹什麼?」

蕭錦麟坐到陸離床邊,道:「我前兩日來過你們府里呀,我見不到你,這心裏便惦記的很,後來聽禾苗說你似乎不太好,我實在不放心,定要親自見你一面才成。」

陸離聽完他這番話,便感動大過惱怒,「那你也不能這樣呀,若是被人看到了,當成賊捉起來怎麼辦?」

蕭錦麟道:「可我也實在沒有法子了,我有許多話想同你說,等不及了,今晚上沒有別人,咱們好好說說行不行?」

陸離瞪他一眼,大晚上的有什麼好說的,禾苗想拉曉宛出去,但門外就是別人的房間了,他們當然不能出去,只能煞風景地站在屋裏了。

他們在,蕭錦麟許多話也不好說,他只問陸離:「你是不是受傷了?誰幹的?」

陸離一愣,手往袖子裏藏了一些,說沒有,只是近來身體不適。

她這個小動作沒有瞞過蕭錦麟,他拉着她的手擼起袖子來,這一動作用了些勁兒,陸離痛呼出聲,蕭錦麟才看到她手臂上還未痊癒的傷痕,又驚又怒又心疼,問這是誰幹的!

陸離不肯說,只是把袖子往下拉遮住傷痕,但蕭錦麟猜到了,「是不是你母親,她為何要這樣對你?」

他知道姑母不喜歡陸離,但從來只是冷待,沒有打過的,怎麼這回下這麼重的手。

「是不是沈書玉攛掇的?那回在宮裏她丟了臉,把仇都記到了你頭上,讓姑母找你出氣是不是?你這個笨蛋,你怎麼不知道跑,你怎麼不知道來宮裏搬救兵,陸家都是死人嗎,怎能容許你這樣被她們欺負?」

他說了許多,但她只是哭,曉宛瞧蕭錦麟情緒激動越說越大聲了,提醒他小聲一些,把燈火熄了,她去門外守着,禾苗也去窗外蹲著吧。

他們倆都走了,屋裏只剩兩個人,,陸離終於忍不住委屈,哭了出來:「我同她說,我想嫁給你,她不同意,她說沈書玉要嫁給太子,我便不能嫁給你了,哪有姐妹嫁兄弟的道理。」

蕭錦麟惱怒中又帶着些驚喜,原來陸離也在和她的父母爭取,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努力呀,可恨姑母太無情,都是她的女兒,憑什麼就要緊著沈書玉先挑呢?

「你放心,沈書玉絕對嫁不了太子,我會讓姑母看明白,她如果想效仿館陶公主,只能把寶押在你身上。」

陸離聽得身軀一震,淚光朦朧中看他,只覺面前這個人看不清了,這還是她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表哥嗎?

「你這話是何意?」

蕭錦麟沒有回答她,只是定睛看着她,屋裏已經熄了燈,他看不清陸離的臉,但能看清她熠熠閃光的眸子,燦若星辰,他猶豫許久慢慢湊近,親吻到了星辰,這是他從那日明白心意后便一直想做的事情了。

陸離身上有傷,他不敢抱她,但他一吻上去,陸離躲避之間便往床上倒,他乾脆耍起了流氓,壓着她一起倒在床上,細細密密親吻她的眼睛,臉頰,嘴唇……

大抵男人在這方面總是無師自通,他一開始也緊張,後來越來越得趣兒,陸離一開始是拒絕的,她知道這是不對的,但她這會兒就是不管不顧,就沖他半夜翻牆來找她,總也得成全他不是?

陸離不拒絕還配合他,蕭錦麟心中歡喜,把陸離露在空氣中的肌膚親吻了個遍,最後分開時聽到彼此急促的喘息聲,他心滿意足地笑了,他深夜翻牆進來,總不能只是為了和陸離說幾句話吧。

「阿離~」

「嗯?」

她這一聲「嗯?」餘音裊裊,像是帶了鈎子,抓住他的心細撓慢撩,將他方才的滿足勁兒又壓下去了,他還想再親一回怎麼辦。

反正也沒有別人,想親就再親一遍吧,迷濛中陸離聽到蕭錦麟說:「等我來娶你。」

這一夜的事情陸離記不太清了,連蕭錦麟何時走的都不知道,好像一場夢一般,夢裏有她的少年,有少年許下的承諾,還有令人沉淪的親吻,在她十來年平靜無波的閨中生活掀起了驚濤駭浪,接下來的日子,她再也沒辦法平靜了。

。 江宿擰了下眉頭,吸溜一口面:「那剩下的百分之十三的任務是什麼?」

「她沒跟我說。」

高志安的聲音瓮瓮的,「重點是她想走。如果她走了……那地球上還會有她的痕迹嗎?我還會記得她嗎?」

「你以為拍科幻片呢。」江宿回了一句,但心情莫名沉悶下來,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出江薇的模樣。

「你就不怕薇薇姐也離開嗎?」

「……不怕。」

「為什麼?」

聽着電話里的疑問,江宿若有所思地從碗裏挑出一小塊雞蛋殼,幽幽道:「她腿短。可能連宇宙飛船都邁不上去。」

高志安:「……」

麻了。

現在看來,他姐是瘋子,薇薇姐是矮子,宿哥是傻子。

全世界就他一個正常人。

高志安默默掛斷了電話。

江宿撇了撇嘴,又吸溜一大口面。同時手也沒閑着,拿着手機打開了黃團。

想起之前江薇讓他做攻略,選擇在星坪市約會。這會兒江宿直接把黃團地理位置切換到了星坪。

翻了翻景點、影院和飯店,看看評價和價格,江宿心裏把算盤打的啪啪響。

原本想去逛個公園就行了,省錢又環保。

但是剛才高志安那通電話,讓他突然改變主意,決定認真對待周三戀愛日。

話說,戀愛應該干點什麼?

江宿一邊吃着速食麵,一邊冥思苦想。

一般戀愛就是看電影、逛商場和吃飯吧?

因為顧芮芮就喜歡拉着他做這些事,哪怕整個過程中他只是充當陪看、陪逛和陪吃的角色。

所以女孩子都喜歡這些?

江宿琢磨著,可是倆人看場電影要一百多,吃頓飯也要一百多……

哪哪都是錢……

所以談戀愛有什麼好……

江宿一邊默默吐槽,一邊默默登錄b站,打開後台,看到後台幾位數的收益,不以為奇地取了一部分收益出來。

叮,銀行卡到賬。

很好,他瞬間又從窮光蛋變成一個財務自由的人了……

接下來,江宿又切換回黃團,毫不猶豫地訂了一家烤肉店。這家烤肉店附近就是萬達廣場,五樓就是影城,江宿閉着眼選了一部片子——反正當天所有電影都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第二天,周一。

江宿背著書包去學校,今天他算是來的比較早,吳志博和梁雲深都還沒來。

把書包塞進桌堂里沒一會兒,吳志博出現在教室門口,看到座位上的江宿就像哈士奇見到了雪,兩眼放光地興沖沖奔了過來。

「宿哥,我昨天把喬悅的微信推給你了,你加上了沒!」

「咳咳,咳咳咳!」江宿一眼看到緊隨吳志博其後的顧芮芮,連忙咳嗽示意他閉嘴。

但是顧芮芮已經聽見了。

她走到江宿桌前,看看吳志博,再看看江宿,明眸中閃爍著疑惑:「什麼微信?你手機拿回來了?」

「沒有,我媽怎麼會給我手機啊。」江宿心虛地往後仰了一下,「老吳說的是一個籃球賽事的公眾號,我沒手機怎麼看。」

說着,眼神飄向吳志博。

吳志博立刻會意:「對對,我忘了,我還說呢,給你發消息怎麼都不回。」

說完,吳志博轉身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剩下的就留給宿哥和顧女神自己解決了~

顧芮芮撅著小嘴狐疑地盯了江宿好一會兒,見他神態自若並無異常,才撇了撇嘴:「好吧。那……今天中午我們在餐廳C區一起吃飯,晚上我們一起去看電影!那部電影我期待很久啦。」

好傢夥,直接給江宿安排的明明白白。

江宿還能說什麼呢?

看着顧芮芮核善的笑容,感受着她「你要敢說一個不,你就死定了」的核善氣場。江宿仰頭笑眯眯地回答:「好的呢!」

在前面偷聽了全對話的吳志博,在顧芮芮離開后,馬上轉過頭來沖江宿嬉皮笑臉:「宿哥,晚上、看電影!這意味着啥,哎呀呀,少兒不宜,少兒不宜。」

江宿翻了個白眼:「別激動。我還不了解她嗎,她看的都是那種男女愛來愛去、膩膩歪歪的,沒意思。」

……

結果讓江宿一語成讖。

晚上,顧芮芮興高采烈地和江宿坐公交去電影院,中途路過她家,她飛快跑回去換了一件閃亮亮的裙子,還貼心地給江宿偷拿了一件她爸爸的外套,讓他把校服遮蓋一下。

江宿很鬱悶,這麼悶熱的天,還要穿外套。

然而讓他更鬱悶的是,顧芮芮果然要看一部偶像片《戀與律師》,光是聽名字就知道演的是和律師談戀愛。

等等,他為什麼覺得《戀與律師》海報這麼眼熟啊?

江宿沉思,突然腦袋裏白光一閃——淦,他定的後天和江薇一起看的電影就是《戀與律師》!

這下不僅覺得內心狂草,還覺得很打臉……

江宿和顧芮芮走進電影院,這場人不多,大多是情侶。

兩人坐下,很快熒幕亮起,顧芮芮開始專心致志地看電影,而江宿開始專心致志地吃爆米花。

電影放映之後,江宿才發現這居然還是一部民國時期的愛情片。

這種片子少不了狗血劇情,男女主在經歷種種坎坷后終於相擁在一起,然後開始親。

一見面就親,做飯也要親,吃飯也要親,睡覺前要親,睡醒了尼瑪居然還要親。

難道早晨醒來沒有口臭嗎???

就連江薇這麼精緻的女孩,早晨剛醒的時候也有味道啊!

對於這一點,江宿可是親身體驗過。

然而和江宿的胡思亂想不同,影院裏的氣氛彷彿隨着男女主越來越嫻熟的親吻而變得越來越炙熱。江宿竟然隱約聽到現場不知道從哪裏傳來若有若無的嘬口水聲???

再定睛一看,好傢夥,他和顧芮芮前面的情侶就正互相啃的歡樂呢!

年輕人,不講武德!

江宿翻了個白眼,咽了口唾沫,腦袋湊近顧芮芮,壓低聲音:「芮芮,你過來。」

此刻顧芮芮一顆小心臟怦怦亂跳,眼神意亂情迷,她強裝鎮定地湊過去,目光含羞帶怯情意滿滿地望着江宿。

江宿朝她神秘一笑,像是偷吃了糖果的孩子,悄悄在她耳邊說道:「噓,這裏有監控攝像頭,咱們不告訴他們,嘿嘿嘿。」

顧芮芮整個人都僵住,不可思議地看着江宿臉上的得意,滿腦子空白。

就這?

喵喵喵???

。 「快到我面前來吧,Macallan,我想見你很久了。」

笹島律感到詫異,那位先生居然說很想見自己?那不就說明他一直都有在關注自己,僅僅是因為自己撰寫的那本書籍才對他產生興趣,還是說——

還有另一層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