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硯星被他熱烈的目光看得臉都發燙了,不由自主地垂下頭,不敢跟他對視。

沈硯星在他眼前向來是活潑生動明亮如太陽的,黎望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209章黎望怎麼比許書白還笨 ……

聖源爆裂,造成的巨大的聲響,如同是天空破碎了一樣,十分..lā

方圓萬里的大地板塊劇烈晃動,這一片地域的各大勢力都在惶恐不安,以為末日降臨。

其中,聖源爆裂的中心區域,方圓數百里,變成了一片荒蕪,沒有任何活物可以生存。

如此驚人的毀滅力,足以擊穿聖者的防禦。

即便是對洛虛很有信心的楚思遠,此刻,他的臉色,也變得有些沉凝,露出擔憂的神情。

「難怪我聽說中古末期的大劫難,將崑崙界打碎了一半,變成星羅棋佈的島嶼。聖境的戰鬥,的確太過恐怖。」張若塵暗道。

等了很久,洛虛也沒有返回,眾人更加擔憂,心情變得越來越沉鬱。

楚思遠向聖源爆裂的中心位置趕了過去,卻並沒有找到洛虛。

他回到青色木船,將情況告訴了洛水寒和張若塵,同時,也長嘆了一聲。

張若塵的神情很嚴肅,道:「沒有找到沉淵古劍,也就說明,洛虛前輩一定還活着。」

「說不定,沉淵古劍也已經毀滅。太閣王那種級別的人物,自爆聖源造成的破壞力,不是你可以想像。」楚思遠說道。

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搖了搖頭,向遠處眺望。

「那是……」

突然,他的眼神一凝,只見,一道青色的人影,飛了過來,很快就落到古河的岸邊。

洛虛的身上,依舊是一身青衣,一塵不染,唯獨只有臉色略微有些蒼白,笑了笑,道:「幸好我攜帶有聖院的太皇鍾,及時使用出來,擋住了聖源自爆產生的力量,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張若塵,你的這一柄劍,的確是一件奇兵,將來很有可能可以與滴血劍抗衡。」

隨即,洛虛將沉淵古劍還給張若塵,親自遞到他的手中。

楚思遠很好奇,問道:「你殺死太閣王,去了哪裏?」

「此次不死血族的大軍之中,一共有五位血王,除了支宇王和太閣王,還有另外三位聖者。我想一併將他們收拾,可惜,只斬了一位血王,另外兩位血王逃得太快,已經失去蹤跡。」

一場大戰,三位血王戰死,其中還有一位太閣王這樣的核心人物,的確是讓不死血族損失慘重。

但是,不死血族肯定會瘋狂報復在別的人族修士的身上,不知有多少無辜的人類將會死去。

洛虛捏著一塊剛剛奪來的聖源,怎麼都高興不起來,搖了搖頭,情不自禁的嘆了一聲。

很多邪道的老怪物,親眼目睹了這一戰,震驚得久久說不出話。

他們悄悄的退走,返回黑市,將消息傳了出去。

這一天,整個天台州,甚至整個中域的修士,完全沸騰,很多修士都感覺到心潮澎湃。

一日之間,接連有五尊聖者隕落。

張若塵和洛虛的名字,又一次在各個修士之間傳開,甚至傳入進俗世,成為販夫走卒津津樂道的傳奇事迹。

張若塵也再一次被推到風頭浪尖。

有人瘋狂的崇拜張若塵,視他為偶像,認為如今的張若塵比九大界子更加強大,乃是崑崙界的第一人傑,沒有人可以比擬。

也有人認為,張若塵只是使用秘術,才殺死魔教的兩位聖者,並不是真本事,不足以和九大界子相提並論。

還有一些人,則是將張若塵和洛虛進行對比,發現他們二人,竟然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他們二人都是出生在天魔嶺,都是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都是出自武市學宮,而且,他們的感情之路也有一些相似。

洛虛與天下第一美人林素仙相戀,卻被魔教的教主拆散,無法廝守一生。

張若塵與九大界子之一的黃煙塵即將成婚,卻被女皇的一道指令強行拆散,最終,只能天各一方。

魔教總壇,聖女宮。

聖女宮,為魔教的九宮之一,位於天水峰,只招收女弟子。

山中,靈霧繚繞,隱隱間,可以看見一座座硃紅色的宮闕,還有諸多美麗女子的身影在山中飛行,猶如是仙女居住的洞天福地。

木靈希作為魔教現有的十三位聖女之一,有着屬於自己的修鍊秘府,位於山腰,靈氣十分充沛。

一位天極境的女弟子,急匆匆的趕回天水峰,來到木靈希的修鍊秘府,稟告道:「聖女殿下,又有張若塵的消息,從中域傳來。」

木靈希的雙手托著香腮,立即從發獃的狀態驚醒過來,露出欣喜的神情,化為一道窈窕的幽影,落到那位女弟子的身前,急忙問道:「真的嗎?真的嗎?他沒有死在鎮獄古族?他還活着?」

木靈希被強行帶回魔教總壇,就被禁足,但是,她卻一直都在關注張若塵的消息。

上一次有關張若塵的消息,正是不死血族進攻鎮獄古族的時候。

那一戰,聖女宮的所有弟子,都在關心宮主凌飛羽的安危。唯獨只有木靈希,卻關心張若塵是不是遇到了危險?

一連兩個月,也沒有張若塵的消息,木靈希一度以為張若塵已經死去,偷偷的哭過很多次。

最近一段時間,更是連修鍊也都放下,心事重重,時不時就獨自一人發獃。

她不止一次想要逃出總壇,前往鎮獄古族尋找張若塵,但是,卻都被木家的高手攔截回來。

再次聽到張若塵的消息,木靈希自然是欣喜不已。

那位女弟子的臉上,露出忐忑的神色,吱吱嗚嗚的道:「張若塵的確是還活着,但是……但是……」

「但是什麼?」

木靈希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立即又有一些患得患失,緊張了起來。

「但是,他卻殺死了神教的兩位聖者,並且奪走神子的界子印,斬斷神子的雙腿。」那位女弟子說道。

木靈希獃滯了一下,隨即,嘻嘻的笑了出來,道:「不可能,張若塵雖然很厲害,打遍同輩修士無敵手,卻絕對不可能殺得了聖境的人物?必定是有人嫁禍給他。」

那位女弟子立即搖頭,道:「此事千真萬確,很多人都親眼目睹。」

「是嗎?」

木靈希並不關心兩位魔教聖者的生死,只對張若塵感興趣,問道:「張若塵從不輕易殺人,肯定是那兩位魔教聖者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

「據說,張若塵是為了救一個女子,一個相當美麗的女子。他帶着那個女子,一直從魔教的一處據點殺出去,殺了神教很多高手,血流成河,將整個據點都夷為平地。」那位女弟子小心翼翼的說道。

這一次,木靈希終於笑不出來,反而兩根柳葉眉毛扭在一起,手指情不自禁的扯著頭髮。

她的神情,既有一些嫉妒,又有一些好奇,還有一些不相信,道:「為了一個女子,還是一個美女,做出這麼驚天動地的事?那位女子是誰?是不是九大界子之一的黃煙塵?」

那位女弟子搖了搖頭,道:「據說,只是神教的一位長老撿回來的奴僕,沒有什麼特別的身份。」

「不可能,肯定不可能。」

木靈希立即搖頭,道:「除非張若塵發了瘋,要不然,肯定不會做出這麼不靠譜的事。」

想了想,木靈希的兩顆水淋淋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十分堅信的道:「肯定是有人在假冒張若塵,真是可惡,若是讓我知道是誰,定要將他大卸八塊。」

那位女弟子補充了一句,低聲道:「據說,張若塵動用了時間和空間的力量,不可能有人假冒。」

頓時,木靈希又獃滯了一下,貝齒輕輕咬着嘴唇,有一種立即逃離魔教總壇,趕去中域的衝動。

她想當面質問張若塵,為何要這麼做?

到底是色迷心竅,還是另有隱情?

那位女弟子繼續說道:「此事驚動了教主,教主已經頒佈死神令,動用神教的一切力量,要以最快的速度,將張若塵格殺。」

聽到這話,木靈希的臉色立即變得有些蒼白,道:「死神令已經頒佈?」

「是啊!死神令一出,從來沒有人能夠活過三個月,即便是聖者也不例外,張若塵恐怕……」

那位女弟子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她發現木靈希已經衝出修鍊秘府,不知去向。

……

…………

寬闊的古河,平穩的流淌,水面猶如平湖一般。

一隻青色古船飄在水面,順流而下,正在向聖明皇城的行去。

已經過去三天,張若塵度過虛弱期,完全恢復過來,精神十分飽滿。

他與洛虛坐在船頭,正在談論一些關於天魔嶺的趣事。

兩人的修為和年齡,有着巨大的差距。但是,張若塵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拘謹,顯得很從容。

洛虛十分欣賞張若塵的心境,也聽說張若塵曾經領悟到洛水拳法的一絲真意,於是,有意將洛水拳法傳授給他。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如何自創出洛水拳法?」洛虛道。

「前輩願意分享,晚輩自然是洗耳恭聽。」張若塵很謙遜,露出認真的神情。

他知道洛虛是在傳道,並不是任何人都有這樣的機遇。

洛水拳法蘊含有天地間的某種奇異規則,堪稱博大精深,隨着洛虛對它不斷完善,今後,很有可能成為一種傳承千古的蓋世聖術。

誰不想學到一招半式?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陣頭皮發麻。

那原本抱著陳綺晴的男人,也是石化了。

直到,他看見這女人,都把人打成那樣了,還不放過,竟然掄起了這醫院門口的一個泊車牌,還打算狠狠砸下去時。

終於,他大步流星的過來了:「霍司星,你夠了,你到底想幹什麼?」

她想幹什麼?

已經被猩紅填滿了雙眼的霍司星,看著自己被拽住的胳膊,她轉頭就如同瘋子一樣盯住了這個男人。

「我想幹什麼你看不見嗎?是她說不想讓我們誤會的,她說想從你身上下來的,我現在成全你,你看不見嗎?」

「霍司星!!!」

男人被氣到了,他盯著這個女人就怒吼了一聲她的名字。

然而,他的吼聲剛落,這個女人便以更高亢,也更尖銳的聲音覆蓋了過去。

「我怎麼了?我做錯了嗎?神鈺我告訴你,今天我要不把這個賤人弄死在這裡,我就不信霍!」

她獰厲的盯著他最後給了這麼一句。

隨後,掙扎著又要動手。

神鈺眉峰一冷,終於,他扣住她的手腕便也用力甩到了後面:「霍司星,你簡直是不可理喻!」

「唔——」

「霍小姐,你沒事吧?霍小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