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丞回到家的時候,一股酒氣撲來,他皺了皺眉頭,打開燈,看到肖可可躺在地上,已經醉的不省人事,她的身邊還有兩個見底的紅酒瓶。

「怎麼又喝成這個樣子?難道失戀了?」

俯下身,江丞把肖可可從地上抱起來,打算把她抱到卧室去,肖可可感覺身體一輕,她睜開眼睛,看到是江丞,她掙扎道:「放開我!放開我!」

「哎呀哎呀,別動別動,再動你就摔了。」江丞使勁兒抱住肖可可。

肖可可根本就不聽,硬是折騰著擺脫了江丞,江丞一看沒辦法,順勢扶著她的背,托住她的腰,把她放了下來。

「我要…….喝酒,我要喝酒…….」肖可可踉踉蹌蹌的說著。

「你都喝成這樣了,還喝什麼喝?」江丞一把扶住左搖右晃的肖可可,語氣有些無奈,自從離婚之後這個肖可可就沒有正常過。

肖可可用手推開江丞的手,一個重心不穩差點摔倒,辛虧江丞眼疾手快,拉住了她,但是由於用力過猛,一下子把她拉到了壞里。

「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垃圾!…….人渣!」肖可可雙手拍打著江丞的胸部罵道。

「嗯,男人是沒一個好東西!他們都是垃圾!人渣!」江丞伸手拍著肖可可的肩膀,他已經習慣了肖可可喝醉后的樣子了。

「你……也…..是,嘿嘿!」肖可可抬頭看著江丞,撒嬌式的笑著說道。

「嗯,我也是,咱們上床睡覺好不好呀?」江丞擠出一絲微笑。

「……」肖可可用手捂住了嘴,喉嚨里發出嘔吐聲。

江丞一看,情況不妙呀,他趕緊攙扶著肖可可走進了衛生間,讓她趴在馬桶上吐了起來。

「說你不能喝吧,你還敢對瓶吹,說你能喝吧,你吐得稀里嘩啦。」

江丞搖搖頭,轉身給肖可可準備了一條熱毛巾,等肖可可吐完,他像上次一樣,幫她脫了衣服,然後簡單擦了擦身體,抱著她,把她放到了床上,蓋好被子。

「不要離開我。」

肖可可抓住江丞的手,不停的重複著,她的表情十分痛苦,江丞看著肖可可,心生憐愛,他依舊深愛著肖可可,終究還是守在她身邊沒有離開。

肖可可頭痛欲裂地醒來,明媚的陽光透過卧室的玻璃窗灑進來,有些刺眼。她伸手擋了一下,緩緩地睜開眼,太陽穴微微有些疼,疼得她又跌回枕頭。

「看來昨天又喝的斷片了……」

記憶如潮水般襲來,四處都沒有聲響,似乎屋內只她一個人,她捂著頭又躺了一會兒,猛然發現自己又是一絲不掛。

肖可可嗅到身上還有沐浴露的味道,這意味著又是江丞幫她收拾的殘局。

「請你離開他。」

陳美美的話在肖可可耳際再次響起,她長吐了一口氣,起身下床,拉開衣櫃,找了一件寬鬆的衣服穿上,然後走出卧室看了一下,江丞已經上班去了。

一股飯香飄來,肖可可走到廚房,電飯煲里有熬好的粥,而且還保著溫,旁邊有煮好的雞蛋,還有熱好的饅頭以及翠綠的鹹菜。

眼淚劃過臉頰,肖可可伸手抹去臉上的淚水,腦海中開始浮現江丞對她的好,由於她的胡亂猜忌,心有不甘造成了兩人現在的局面。

「還能……」

挽救兩個字還沒有在肖可可的腦海里成型,就立馬被陳美美的話衝擊的不成樣子,即使江丞能包容她做過的事情,但是父母能嗎?親戚朋友能嗎?那些照片流到網上之後,他們肯定是會看到的。

肖可可閉上眼睛,掙扎了一番,最後做出了決定,她拿起碗筷,喝了兩碗粥,吃了一個饅頭和一個雞蛋,她感覺今天的早飯格外的香。

洗過碗之後,肖可可洗漱打扮了一番,收拾好自己的一切離開了,臨走的時候她把鑰匙放在了玄關處的柜子上。

江丞去了單位,給信息部和新媒體部開完會,時間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多了,他回到辦公室給肖可可發了一條微信,詢問她有沒有好點。

肖可可回復他,說她吃過他做的早飯了,粥熬的不錯,又稠又糯,吃完她就走了,讓江丞好好工作。

開始江丞以為肖可可說的走了是去上班了,後來回到家才發現肖可可是真的走了,家裡所有關於肖可可的東西,她都帶走了。

這才是真正的別離,就像你要刪除微信裡面的一個好友,對方根本不知道,等到哪天,對方想起來聯繫你的時候,已經顯示不是好友,需要進行驗證。

江丞知道肖可可會離開,但是他沒想到這麼快,是她搞定了她媽媽了嗎?江丞悵然若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陷入沉思。

肖可可離開了,自然就會有其他人出現,比如一直對江丞虎視眈眈的陳美美,肖可可兌現了她要的結果,她也給了肖可可想要的照片原件。

肖可可拿到照片原件迅速銷毀了,連同那些照片,不過她留了一張,快遞給了張靜,張靜奪走了她的夢想,也奪走了她的幻想,她也要讓張靜知道當美好破碎的時候是一種什麼心情。

路南發過來微信,咒罵肖可可,肖可可躺在浴缸里,看著手機,手拿著紅酒杯泡澡,她享受著路南發瘋似的咆哮,那種感覺真的無比愜意舒暢。

「哼,賤男人…..」

肖可可放下手機,搖晃著紅酒杯,想必這個就是小說裡面的快意恩仇吧,她眼神狡黠,嘴角微微上揚。

那些失去的東西,她要一件件,一處處的奪回來,想著她仰頭把酒杯里的就一飲而盡,然後站起來擦乾身體,穿上浴袍,拿起手機去了客廳。

肖可可給衛薇打了個電話,提出辭職,衛薇也沒有勸她,而是祝福她前程似錦,對於這樣的片湯話,肖可可懶得繼續回應,直接掛了電話。

接著她點開微信,給周碧晨發了一條信息,說自己辭職了,感謝她之前對自己的照顧,周碧晨聽到肖可可離職的消息,讓她繼續加油,她會一直支持她的,希望她能再次站到舞台上,耀眼奪目。

肖可可苦笑了一下,在心裡默默對這個一直喜歡著的她的粉絲說了一聲抱歉。 當宇宙中億萬族群的強者注意力都集中在「通天塔」的時候,整個宇宙的鬥爭銷聲匿跡,前所未有的寧靜。

巨斧創始者的小型宇宙。

巨斧宇宙,是人類擁有的兩大小型宇宙之一,因為原祖早早被鎮壓,使得初始宇宙的衍變不完全,令「初始宇宙」中生活的人類數量並不多,更主要是一些絕世天才、強者們聚集在初始宇宙。

而巨斧宇宙早已衍變完全,生活的普通生靈就多多了。

在巨斧宇宙的其中一個空間內,聚集全人類族群的強者,如擁有分身的不朽,尊者,宇宙之主的神力分身……而唯一一個界主的王毅在這裏顯得很是惹眼。

人類族群現在並非只有王毅一個界主進入通天塔,但是他們卻不像王毅一樣,能夠擁有分身,畢竟對於普通天才來說,分身也算是難得的際遇了。

巨斧宇宙這處空間時間流速是原始宇宙的萬倍,也就是說,在這裏過去一萬年,外界僅僅過去一年。

不過雖然在同一處空間,但是為了防止被打擾,卻是分散在不同地方,比如王毅就是單獨在一座山峰宮殿上。

而在遠處,還有更多山峰。

「融合法則,究極絕學……」王毅喃喃道。

他手指指向天空,一道世界之力蔓延而出,勾動各種本源法則,形成一道道唯美夢幻的絲線。

「該怎麼走的更遠,並且把這些法則融合在一起,形成真正的絕學……」王毅皺着眉頭。

這段時間,他以「火空獸神之道」做借鑒,嘗試融合其他法則。

這才發現,難度大的離譜!

只是想把「火空獸神之道」創造出究極絕學,就已經要耗費無盡心力,更別說要融合十大法則。

當然,王毅也不一定偏要融合十大法則成究極絕學,他可以先嘗試弄出「火空獸神之道」的絕學。

如果能通過考驗,再好不過,如果不行,再做打算。

不過按王毅的估計,想靠普通究極絕學通過「通天塔」考驗,希望非常渺茫,畢竟原始宇宙也都是有尊者以下就悟出究極絕學的絕世天才,而且原來歷史中的羅峰也是界主時期悟出第三式究極絕學,這才打破金角巨獸原核桎梏,成就不朽。

「通天塔」在諸多源世界穿越,開啟十多萬次,那些世界可都是可媲美起源大陸的層次,無盡輪迴,神王如雲,遠超連原始宇宙的底蘊,都沒有人得到「通天塔」的認可,就算王毅有簽到面板降低要求,但是想通過考驗,估計也不是那麼容易。

究極絕學,非常難創。否則集結了宇宙億萬族群絕世天才的紫荊島,創出究極絕學的也不會那般少了。

「必須全力以赴,什麼方法都不能錯過。」

王毅思考一下,意識連接進入虛擬宇宙,請求和混沌城主通話。

其實這個許可權,在人類族群很少有人擁有,王毅也是在上次在混沌城主府拜見混沌城主后才得到,而且平時沒有重要事情,是不能打擾混沌城主的。

「王毅,你找我有什麼事?」混沌城主溫和透著威嚴的聲音傳來。

他如今主要意識都在通天塔那裏,畢竟感悟法則才是最重要的。

通天塔只能開啟一萬年時間,要是在這一萬年裏他能更進一步,那人類就能多出一位宇宙最強者,在巔峰戰力上可以和妖族並駕齊驅,並且再也不懼其他巔峰族群。

能在這個時間段打擾他,也沒有多少人了。

「混沌城主,我想得到觀看虛擬宇宙所有秘法的許可權。」王毅恭敬的道。

「哦?」

混沌城主看了面前畢恭畢敬的王毅一眼。

「是因為通天塔嗎?」

「對。」王毅恭敬的道,「弟子想創造究極秘法,想着或許能通過通天塔考驗,但是弟子修行時月不足,很多地方見識淺薄,所以想藉助虛擬宇宙公司秘法寶庫,觀看其他秘法用來借鑒。」

混沌城主眼睛一亮,「不錯,你這個想法很好,我准許了。」

他仔細打量面前王毅,滿意的點點頭,聲音也溫和許多。

「你有這個心不錯,如果你真能得到通天塔,那麼便是我們人類大功臣,地位也不在我們之下,你去吧,好好努力,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和我說。」

混沌城主和其他人類高層之前也討論過通天塔傳承考驗問題,他們都得出結論。

——就是難如登天。

而且越是強者,恐怕考驗難度越大。

他們心裏也憂慮,憑藉人類族群現在的本事,能有人通過考驗嗎?

而王毅的話也提醒了混沌城主,不朽、尊者、宇宙之主或者不行,但是界主呢?

看着王毅的身影消失,混沌城主眯起眼睛,「王毅是我人類族群歷史上有數的天才,他奇遇多,連我都有些看不透,還是來自坐山客創造的星球,心靈意志也極高,或許他真的有機會通過通天塔傳承。」

想到通天塔,混沌城主心裏就一陣火熱。

在通天塔法則之海,他也收益頗多,隱隱看到新境界的大門。

這讓如混沌城主這種強者怎麼能不興奮瘋狂。

「我都這樣了,那些宇宙最強者恐怕更加瘋狂。」

「可惜時間太短了,才一萬年,就算用時間加速萬倍,也遠遠不夠。」

越是境界高,感悟起來越是複雜艱難,所需要時間更多。

像混沌城主這種古老存在,一感悟就是億萬年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他們心裏都有些焦灼。

混沌城主心裏帶着期盼。

「希望我們人類族群可以得到通天塔。」

為了得到通天塔或者說藉助這次機會儘可能提升各自實力,宇宙各族都是用盡手段。

鴻盟那些沒有小型宇宙時間加速的族群,紛紛向人類申請進入巨斧宇宙。

為了拉攏這些族群,人類族群也酌情一一準許,不過進入也是要代價的,而那些族群為了自身崛起,壯大,也是不惜一切。

他們隱隱都有着一絲期盼,要是能誕生一位宇宙之主,或是宇宙最強者,或許就不用繼續給人類做附庸了。

當然,宇宙最強者太難了,沒有多少族群敢想。

就算被譽為原始宇宙最有可能突破到最強者的混沌城主都沒什麼把握,更別說其他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