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生趕忙退開,羅雲也朝着趙信笑了笑。

「酒很快就來。」

「想不到羅總也是這店裏的常客。」趙信笑着低語,羅雲搖頭一笑道,「也不算,這店是我們集團旗下餐飲業的西餐廳,這裏的人也就多少認識一下我。」

「哦?趙氏集團生意做的這麼大。」趙信驚嘆。

「還好吧,至少在洛城,趙氏說一不二。」羅雲笑着,從他的語氣中好似都能夠感覺到那種發自內心的自豪……或者說,是高高在上的得意。

能夠在趙氏做到副總的職位,也確實值得他如此。

「看來羅總很滿意現在的地位。」趙信嘴角上揚,羅雲不置可否的點頭,「為什麼不?趙氏集團是洛城如今發展最好的企業,在這裏任何人都有未來。不光是我,凡是能夠來到趙氏集團工作的,都是這種想法。」

就坐在趙信旁邊的王晴整個人的情緒都嚴重緊繃。

渾身被染紅不知是酒是血的黃鶴,一直在氣急敗壞的聯絡著人脈,而趙信和羅雲面對着面的談笑風生。

這畫面實在是太詭異了!

「說的好。」

就沖羅雲對集團的信任和自信,趙信做為集團的持有人還是很滿意的。

「那我有個事兒想要問一下。」

「您說。」

「你有想過,你會被你信任的集團捨棄么?」趙信眯着眼睛笑着。

當他這番話說出的瞬間,羅雲的神情頓時一沉。

他拍到了!

羅雲一直所擔心的,就是剛才趙信的拍的照片,他現在這樣說顯然是手中有着證據。

「您這是何意?」羅雲凝眸,趙信微微一笑甩了甩手,「羅總不要太緊張,我就是想問問,了解一下。我沒有進趙氏集團工作過,體會不到那種心情。」

「集團高層是不會輕易變動的,任何集團隨意開除一位管理,都會對集團造成影響。」羅雲低語。

「嗷,羅總這麼說,是覺得自己能夠一直在這裏工作!」趙通道。

「小子,你特么等死吧!」就在這時,黃鶴突然暴跳如雷的怒斥,「你完了,一會我要你跪在地上求我。」

「好好好,上旁邊站着吧,我知道了。」趙信甩手。

「你……」

「我什麼?」還不等黃鶴話音落下,趙信歪著頭眯眼看了他一眼,「讓你在旁邊站着你是聽不懂么,你的事情在我這裏已經稍微告一段落了,現在我在跟羅總說話,你的級別不夠參與。不想挨揍,就給我在旁邊立正站好。」

黃鶴聞言拳頭瞬間握緊,可是想到之前趙信對他的手段。

他咬了咬牙將心頭的火壓下。

「你等著!」

「行,我知道了。」趙信一臉無奈的嘆氣,「我又不是聾,不是都給你回應了么,我就在這坐着,你讓你的人來就是了。」

輕嗤了一聲,趙信就重新看向羅雲低語。

「羅總,你還沒回答我。」

「你到底想做什麼?」羅雲凝眸道,「小兄弟,我已經足夠給你面子了,你覺得如果在平時,我會跟你說這麼多麼?」

「對啊,可惜現在不是平時,不是么?」趙信咧嘴一笑。

羅雲頓時語氣一滯,眼眸中縈繞着深沉,吐了口氣。

「說個數吧!」

「什麼數?」趙信故作不知,「我不知道羅總在說什麼。」

「你想要多少錢。」羅雲低語,趙信吸了一口氣笑了出來,「我想要3800萬,這是黃鶴欠我的,羅總要替他給么?」

「我欠你m……啊……」

嗖!

一根叉子帶着破空之聲扎在黃鶴的手掌上,叉子直接將手掌貫穿,殷紅的血順着叉柄滴落在地上。

痛苦的哀嚎聲在西餐廳中縈繞不絕。

「最後的警告……不,也不算,你在亂說話我會先扎穿你的舌頭,你可以嘗試一下。」趙信在手中惦著餐刀,一縷寒氣就好似寒冬臘月的刺骨寒風在西餐廳中瀰漫。

羅雲也目光一沉,有些驚嘆趙信的手段。

「羅總,咱們繼續。」餐刀在趙信的手中就成了一件玩具被趙信把玩,他眯眼看着對面的羅雲低語,「你是要替他還錢么?」

「他跟你的事情你們倆自行解決。」羅雲道。

「那您是想要什麼,這照片么?」趙信點開相機翻開相冊,一張將黃鶴和羅雲全部拍攝進去,還有一枚銀行卡放在桌上的照片被羅雲看到。

果然被拍到了!

羅雲心中長吐了口氣,手指在餐桌上敲了幾下。

「20萬!」

「20萬?羅總,20萬想要買前程,是不是太便宜了啊。」趙信輕蹙著眉頭低語,「您現在的職位,年薪百萬總是有的吧。看您現在正值壯年,40歲應該還不到吧。您現在是副總,未來說不定還會升職,按照65歲退休,四捨五入您就能賺一個億啊。」

「你想如何?」羅雲蹙眉。

「您能賺這麼多,就給我20萬,太小氣了吧。」趙信舔著嘴唇道。

「你想要多少。」

「一半?5000萬?」趙信咧嘴一笑,旁邊的王晴看的直瞪眼,心想着原來錢是這麼好賺的么?

一個照片就敢要5000萬?

偏偏,就在趙信話音落下不到半秒鐘的時間,趙信就笑了出來。

「騙你的!」

「你還想買照片,想太多了。再說了,我能用這照片跟你要錢么,這不是敲詐勒索了嘛?」

趙信咧嘴一笑,扭了扭脖子輕吐了一口氣,朝着羅雲點頭。

「別錄了,沒用的。」玉姝自然知道裴琰的顧慮,但她任用孟子濯,也是有自己的考量。

不過如今說這些,卻也都是白說。

因為很明顯,孟家兄妹並不打算為玉姝所用。

玉姝只好吃著菜遺憾道:「我父皇的確不適合做皇帝,他錯失了很多忠臣良將,也製造了許多冤假錯案。」

……

《鳳臨朝》第758章都做夫妻了,還這麼害羞? 第三百三十八章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

說到華夏製藥,秦元清那真的是想吐槽一萬遍!

雖然有着藥品研發週期長、風系高、投入大,但是不可否認的是,藥企缺少研發投入是不爭的事實,看看那些藥企把賺來的錢建總部、改善生活,豪華的招待所,而一年的醫藥投入所佔比例連5%都不到。

所以說,這麼多年來,華夏醫藥不但沒有縮短與海外藥企巨頭的差距,而這個差距反而越來越大,上世紀九十年代末,華夏醫藥產業與歐美醫藥產業有着近50年的行業差距,到了現在在報告之中已經是變成50年差距。

甚至於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醫藥水平還不如印度的仿製藥。仿製藥那可是印度少數能夠拿得出手的優勢產業,很多人瞧不起大象國,可是偏偏人家在這一塊做的比真藥還牛逼。

不過經歷二十年的發展,華夏的生物製藥行業也是在迅猛向前,通過不斷整合資源、優勝略汰,還是形成了十大藥企巨頭,這十大藥企巨頭,大的如同上海醫藥集團、華夏醫藥集團這樣年銷售額差不多1500億元的巨頭,小的也有年銷售額五百億元的大藥企。

和很多行業一樣,十大藥企巨頭,就只有一家是民企,其他要麼是國企要麼是國資控股的。

“各位老總,很抱歉,現在心肌炎特效藥剛要進入臨牀試驗,我也還沒有想好怎麼合作法,與哪家合作,讓你們白跑一趟了。”秦元清聳聳肩說道。

雖然說從理論上解決了,實驗室也用在小鼠身上試驗,效果很好,但是小鼠是小鼠,人是人,特效藥進入臨牀試驗,三期臨牀試驗下來,一般正式應用在臨牀上也要差不多10年時間。

這三期臨牀試驗,簡單來說可以理解爲安全性、療效和與現有標準治療方案對比。只有經過這些步驟後,證明了它的安全性、有效性,藥物才能夠步入上市階段。

哪怕走綠色通道,估計一兩年時間也是免不了。

這麼長時間,秦元清可以好好考慮,根本沒必要這時候急着和某家藥企達成合作協議,他又不需要藉助這些藥企生產藥物並進行臨牀試驗,他有足夠的能力和人脈去促進臨牀試驗。

聽到秦元清的拒絕,十大藥企巨頭的老總紛紛露出失望之色,雖然心中想要拿到這款藥,但是秦元清現在拒絕他們也沒有辦法。

對於什麼吃飯應酬之類,秦元清婉拒了,和他們這些搞經營的一起吃飯,秦元清都會覺得很變扭、渾身不舒服,還不如去接待前來參加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的學者呢。

“秦院士這性格~~”陳校長心中啞然失笑,他也不知道說秦元清灑脫呢,還是人性呢,亦或者幼稚,還是羨慕。

他倒是也想學習,只是註定學習不了,坐在這個位置上,就註定很多東西都得四面玲瓏,才能左右逢源,促進學校發展。

也就只有像秦元清這樣,本身就充滿着強悍力量,可以無視潛規則和世俗約定俗成的規則,直接用力量碾壓,可以不顧及其他的。

別看他纔是校長,但是論及可以調動的資源和力量,陳校長連秦元清的十分之一都沒有,至少他無法輕易促成實驗室與八家醫院和研究機構進行合作,直接掃平臨牀試驗的所有障礙。

“邱教授,歡迎來到水木!”秦元清接待丘成桐,和丘成桐來了個熱情的擁抱。

1998年丘成桐憑藉着自己的影響力發起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定下大會每三年舉辦一次,有效的促進海內外華人數學家的交流,促進了華夏數學界的發展,也因此他一直是世界華人數學家聯盟主席。

而秦元清和陶喆軒,則是掛着副主席的頭銜,用自己的影響力去促進數學大會的影響力,也因此這些年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吸引數學家參與。

“秦教授,恭喜你在不同的領域作出卓越有效的貢獻,真是讓人羨慕!”丘成桐祝賀道,卻是指秦元清在化學、生物領域作出了卓越貢獻:“說不定明年的諾貝爾化學獎、諾貝爾醫學或生理學獎都會被你所得!”

丘成桐感慨非常,他已經67歲了,他的重心已經從研究數學轉爲促進華人數學交流與發展,去散發着自己的餘熱,畢竟到了這個年齡,思維早已比不上年輕的時候,想再作出什麼大成果已經不可能了。

而且數學界能拿的獎,他都拿了,連沃爾夫數學獎這樣帶有終身榮譽成就獎的獎項,他都拿到了,他也沒有遺憾了。

之前聽說秦元清要建化學實驗室、生物實驗室,精力要轉移到化學、生物領域,丘成桐都急了,要知道秦元清是華夏數學界的旗幟性人物,也是華人數學界的旗幟性人物,秦元清放下數學、物理轉移到化學、生物,不就是不務正業麼。

所以丘成桐還給秦元清打電話,勸他把精力放在數學、物理領域,說不定就真的成爲數學、物理神一般的人物,受後人敬仰。

結果不過幾個月,鋰空氣電池橫空出世,震動了整個世界,連丘成桐在美利堅都知道了消息,攪動了世界風雲,而毫無疑問,鋰空氣電池是諾貝爾獎級別的成果,只要不是一些潛規則,那麼秦元清完全可以憑藉着鋰空氣電池獲得諾貝爾化學獎。

結果現在秦元清竟然又在心肌炎領域作出了卓越成果,不少朋友都打電話到他這來,甚至知道他來京城,還特意委託他訂購《水木自然學報》帶回美利堅。

一個人,在一門學科一個領域作出偉大成果,已經是難能可貴了,可是秦元清簡直是妖孽,在多門學科都作出卓越成果,讓人都有些看不懂了。

秦元清剛要說什麼的時候,就看到陶喆軒從一輛車下來,秦元清又和陶喆軒握手,三位華人數學界三位最爲頂尖的存在,三人一直以來都保持着很緊密的聯繫,甚至秦元清還邀請他們,擔任了《水木數學紀事》的審稿人,大大提升了《水木數學紀事》審稿人的陣容。

然後秦元清叫上幾位頂尖學者一起,請他們一起吃飯,至於晚上的歡迎宴,離現在還早着。

今年大會在水木大學召開,秦元清可謂是地主,是地主難免要盡地主之誼,而請他們吃飯的地方剛好是那家頗具特色的餐館,不奢華但是很有特色。

這些年秦元清作爲數學大佬,對於世界上頂尖數學家也是都認識,至於華人羣體的數學家,凡是水平達到一流,秦元清也都認識,就算沒見過但是卻也是聽過名字。

能夠獲得秦元清邀請一起吃飯的,起碼作出的成果獲得世界數學大會45分鐘報告的。

晚上,在水木大學附近的一家酒店,歡迎來自五湖四海的華人數學家們前來水木大學,一千餘人齊聚一堂,沒有采用西方特有的自助餐形勢,而是按照中餐,一桌20人,足足八十多桌,秦元清和陳校長每一桌都走了個遍,略進地主之誼。

這一次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在水木大學舉辦,水木大學承包了住宿餐飲安排,提供大會場地,可以說爲了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提供巨大的支持。

自從當年丘成桐選擇在水木大學成立‘丘成桐數學科學中心’,丘成桐與水木大學的合作都非常的愉快,這些年數學中心也爲水木大學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已全職引進國際知名數學大師、一流數學家和青年學術骨幹32人,長期聘請海外領軍人才兼職教授7人、訪問教授130餘人。

再加上秦元清自身的影響力,使得水木大學數學專業一直牢牢穩入世界前三,目前世界排名僅次於普林斯頓大學數學系,每年都有不少其他國家的數學天才希望到水木大學數學系留學。

所以這一次,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水木大學可謂是鼎力支持,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持。

“邱教授,陶教授,等到明年沙河校區正式啓用,到時候別說2000人,就是4000人的大場所都沒有問題。”陳校長笑道:“還希望你們兩位師界著名數學家,多多到水木走一走,也給年輕人教導一下看看頂尖數學的風景。”

“水木真的是財大氣粗,連哈佛現在都羨慕不已。”丘成桐笑道:“按照這個發展速度,水木進入世界前十大名校,指日可待!”

“這些也需要你們這些老朋友的幫忙,要是海外有頂尖學者願意到水木任教,老朋友們也要幫忙,我們水木願意提供最頂尖的待遇,絕不比任何大學差!”陳校長笑道。

這兩年,水木大學一直致力於加強人才引進計劃,以促進學校的新鮮血液循環,提高學術水平。甚至於對於頂尖人才,那都是提供百萬年薪和安排別墅居住,可謂是誠意十足。

“你這麼說,我都想加入水木了!”丘成桐笑道,他在哈佛大學享受到的待遇,也不過如此罷了。

當然他也是說笑而已,畢竟他已經在哈佛大學任教三十年了,早已有了很深的感情,再者哈佛大學這個平臺也給了他很大的榮譽。 「……竟然真的是你們這一族回來了,我以為所有人已經死絕了。」

鮫人首領的語氣,並不是很好,甚至完全可以說是很差勁。

但是對方的眼睛裡面,並不是那種純粹的惡意,反而是有些感慨,有些懷念一樣的感覺。

周秦瞬間就明白了,現在肯定是穩了,只要沒有惡意,就沒有問題。

「虛空一族從來都沒有消失過,他們只是換了一個世界生存而已。」

周秦想到自己之前碰到的那些虛空族,認真的解釋道。

他並不知道這些鮫人到底是跟虛空一族有什麼樣的關聯,但是能夠讓他們在這個地方等待了這麼久的時間,她們也仍然沒有很明顯的怨言,那麼這個關係到底是被抓來的,還是什麼回事兒,那可就不好說了。

「……原來,如此。」

女人空靈的聲音,帶著一絲絲的落寞,隨後又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樣子。

「既然你們這一族已經回來了的話,那麼我們守護的這東西就可以交給你了,我們的使命完成了,你可以放我們走嗎?」

鮫人一邊走一邊語氣很淡的說道。

身旁的這些鮫人,擺動著自己的尾巴,快速的跟了上來,簇擁在首領的旁邊,安靜的跟隨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