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來到了別人的家裡,再怎麼說也少不了應該有的禮數,衛風在行過禮過後,這才大大方方地坐了下來。而這時,侍者已經將一杯香氣四溢的茶水,給擺在了他的面前。

北冥昊天隨即邀請道:「衛副統領匆匆忙忙地趕來,想必是心煩氣躁,那就先喝口水緩解一下再說。」

沒想到,這話正合衛風的心意,此時的他似乎是口渴難耐。因此,當他見到有杯香噴噴的茶水,就擺在眼前的時候,便毫不猶豫地端起來,張開嘴一飲而盡。

這杯茶水如同甘霖,剛一入肚便使得他感到神清氣爽,一掃此前因中毒,而帶來的各種不爽。衛風的心裡頓生感激之情,他咂咂嘴一邊回憶著,一邊說道:「多謝王爺賜茶,如此甘甜爽口,該不會就是解藥吧?」

「哈哈哈!」並肩王北冥昊天,仰頭大笑道:「衛副統領未免想得太多了吧,既然有心讓你中毒,為何就這麼輕易地給你解藥?」

「嗯?」衛風心中一震,心想:「既然不是解藥,那為何令人這般舒爽?哼,我信你個鬼,你這個老傢伙壞得很,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的葫蘆里究竟裝的是啥葯!」

北冥昊天似乎看透他的心思,故意一本正經地解釋道:「本王就將實話告訴你吧,你來此之前的癥狀,其實並非是中毒,那只是中此毒的影子而已。」

「嗯!」衛風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一下,難道又中了他們的圈套?

北冥昊天直視著他的眼睛,點點頭繼續說道:「沒錯,你小子又上當了,真正讓你中毒的,就是剛才的這杯茶,哈哈哈!」

「這茶有毒?」衛風確認道。

「也不完全是!單純的這杯茶是沒有毒性的,你此前手上扎的刺,原本也是沒毒的。但是,把這兩樣東西相結合,那就變成了劇毒。所以,你現在算是真的中毒啦。」

「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哈哈哈,這都是因為你呀!你就是一個小小的副統領,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便可以了,幹嘛還要多管閑事?」

「為了維護正義,以及社會秩序,你們若是心中沒鬼的話,幹嘛要害怕我多管閑事?」

「現如今,哪個人的心裡沒點小九九,別只盯著別人的問題,卻忘記了自己不也是一樣?」

北冥昊天說到這裡,將話鋒一轉,直接說明了用意:「衛風,既然把話都挑明了,那本王也就不繞彎子,不妨告訴你實話吧。目前,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條路就是跟我們合作,本王會定期給你解藥,甚至幫你徹底解毒。」

「那我若是不答應呢?」

「哈哈哈,那就是另外一條路,也是一條死路,而且會很疼苦。」

「我可是玉旨賜婚的郡馬,你們毒死了我,難道就不怕人皇陛下治你的罪?」

「那本王就不讓你輕易地死掉,而且讓你活著,卻又讓你生不如死!這,你滿意嗎?」

「滿意,非常滿意,這才符合你的本性嘛,對吧?」

北冥昊天也不避諱,直接了當地說道:「衛風,你若是肯誠心實意地為本王做事,說不定哪天,本王還真的就把若汐嫁給你。到那時,你會有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名譽和地位樣樣齊全。怎麼樣,好好考慮一下吧!」

衛風有心想要逞口實之快,跟他翻臉痛罵一場,可是最終還是強行忍住了。他緩了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過後,擠出來一點笑容問道:「既然我已經是御賜的郡馬,那我當然願意為王爺效力了,但就是不知道,您打算要我為你做什麼呢?」 單狂刀和血櫻花很清楚,黃毛這一招,是沒有任何破解之法的陽謀之局!

如果陳天龍躲開了火箭彈,僑胞們傷亡慘重,任務便算是失敗了。

如果陳天龍擋住了火箭彈,犧牲自己救下了僑胞們,可沒有陳天龍那恐怖的戰鬥力,就憑單狂刀和血櫻花,可擋不住門外那數百號武裝分子,他們還是要面臨死局。

在這樣的情況下,毫無疑問,陳天龍最好的做法,就是躲開。

只要陳天龍還活着,起碼可以救剩下的那些僑胞們。

但,令單狂刀和血櫻花震驚且欽佩的是,陳天龍並沒有這麼做。

他毅然決然地撲向了那一枚火箭彈!

這一刻,單狂刀和血櫻花放下了對陳天龍的所有成見。

不管別的,就憑陳天龍敢為了僑胞們用肉身撲向火箭彈,就足以成為西南邊境的英雄,全國人民心中的英雄,甚至是……他們心中的英雄。

單狂刀和血櫻花這輩子很少對什麼人服氣,但這一剎那,卻對陳天龍心服口服。

只是……

陳天龍撲向火箭彈,真的是在送死嗎?

雖然大家都這麼認為,但陳天龍可不這麼想。

陳天龍一邊施展金剛不壞第二重銅頭鐵臂,一邊施展天地大同,強化肢體每一處,包括自己的防禦能力。

與此同時,陳天龍施展出輪迴十三式,並在劍尖觸碰到火箭彈的剎那,施展出了獅吼功!

「轟隆」一聲巨響!

火光驟然爆散開來!

陳天龍沒有用肉體抵擋火箭彈,因為這枚火箭彈是反坦克穿甲用的,他的防禦能力根本承受不住火箭彈的貼近式爆炸。

所以陳天龍施展出輪迴第十三式,在三尺三寸外,提前引爆了這枚火箭彈。

雖然陳天龍和火箭彈只有三尺三寸的距離,但對於陳天龍而言,卻是足以保命的緩衝距離!

輪迴十三式,是目前陳天龍能掌握的輪迴十八式中的最強一劍。

陳天龍哪怕只是簡單出劍,也能夠引爆火箭彈,但他還是施展了這極為強大的一劍,目的非常明確,就是在引爆火箭彈的剎那,劍上的餘威能夠多震碎一些火箭彈炸開時所產生的碎片。

陳天龍的目的達到了,火箭彈確實在三尺三寸外被引爆,龍魂劍上的餘威,也確實震碎了將近三分之一的火箭彈碎片,但龍魂劍也驟然斷裂。

一股恐怖的力量,透過龍魂劍傳入陳天龍右臂。

「咔嚓」一聲。

陳天龍右臂瞬間骨折,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與此同時,陳天龍不敢猶豫,連忙施展了獅吼功。

一股肉眼可見的能量波動,由陳天龍口中驟然爆發而出,將火箭彈炸開所產生的能量波動,盡數撞了回去!

兩股能量波動撞在一起,免得陳天龍被火箭彈炸開所產生的能量波動震碎五臟六腑。

同時,獅吼功產生的能量波動,還震碎了一部分火箭彈碎片。

剩下的火箭彈碎片,不足三分之一。

這三分之一的火箭彈碎片,又分為兩份,一部分被陳天龍盡數擋下,另外一部分只餘下寥寥幾個碎片,沒能傷到他人。

但火箭彈不愧是反坦克破甲彈,子彈都無法洞穿陳天龍的防禦,這激射向陳天龍的火箭彈碎片,卻紛紛嵌進了陳天龍的血肉里。

好在這些碎片都卡在了肉里,終究沒能完全洞穿陳天龍的身體。

而此刻,看着渾身是血、傲然而立的陳天龍,不僅那些僑胞們,連門外那些武裝分子,以及單狂刀二人,也都傻眼兒了!

所有人都震驚地看着陳天龍,滿臉的不可思議!

那可是火箭彈啊!

連坦克都能炸飛的反裝甲火箭彈!

陳天龍……竟用肉體抗住了?

若是在普通人身前炸開,恐怕那人會被直接炸成一團血霧!

儘管陳天龍渾身是血,但他依舊屹立不倒!

這說明,他還活着!

「這傢伙……」

黃毛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道:「他是人類嗎?」

「呼!」

驟然,陳天龍虎軀一震,內力爆散,鑲嵌在血肉上的碎片,紛紛激射出去!

正面對陳天龍的幾個武裝分子倒了霉,直接被這些從陳天龍身上振飛出去的碎片洞穿了身子。

「既然玩陰的,那就都留在這吧!」

陳天龍緩緩抬頭,一雙眼睛通紅如血,充滿了駭人的殺意,宛如魔神下凡!

這一刻,那位威震西南邊境的第一戰神,回來了!

…… 經過一上午的高強度練級林洛補給早已消耗的差不多,尤其是箭矢和藥水已經幾乎見底。

「去一趟龍寶吧,看看有沒有好貨能換一換。」

林洛這回帶上三人一起來到龍寶工作室。

他發現龍寶的發展似乎也非常快,店面從一個門面變成了兩樓,店裡也招募了兩名服務員NPC。

這兩名服務員NPC大概屬於最便宜的那種,只要口碑度達到一定標準就能租賃,由於租金便宜,所以人工智慧並不高,只會簡單地打掃清潔,為顧客介紹店裡的產品,而且顏值也普普通通。

「歡迎光臨龍寶工作室!」

兩個服務員NPC淺笑著迎過來。

林洛時間很緊,快言快語道:

「你們老闆呢?我有一筆買賣要談。」

這王小二好像有順風耳似的,正巧從二樓下來。

他今天穿了身特意定製的西裝,看起來非常貼身,打扮的也是精精神神,給人熱情好客的感覺。

「哎喲!林先生今天帶了這麼多人來呀!」

王小二一看到貓頭,眼睛頓時一亮:

「這不是高公子嗎!快請坐請坐!」

貓頭沒跟他客氣,開門見山道:

「不必了,咱們隊馬上要下一趟大本,時間很緊。你我多年交情,有什麼好東西直接拿出來吧,錢不是問題。」

王小二精明的很,拿眼朝四人一看。

好傢夥,清一色的八級高手!

他做生意接觸四面八方的人,但能有八級的高手不多,眼下竟一下來了四個。

而且很明顯林洛走在最前頭,三個人都跟在他後面。

他應該是隊長!

「好好好,廢話就不說了,正好最近我這裡好貨不少,四位跟我上二樓吧。」

四人跟著王小二上了樓上的包間。

林洛坐下后第一句話就是:

「有沒有綠色品質的箭矢?要大量,至少三十箭筒起步!」

射手是尤其花錢的職業,其中最大開銷就是箭矢消耗。

林洛這句話讓王小二有些驚詫:

「綠色箭矢?三……三十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