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支隊就我和侯文,但從各單位抽調的人就多了,刑警支隊來了五個,特警支隊來十七個,水電站和水電站後面那個製毒工廠附近,幾乎全是我們的人!”

這兒屬於西江省,越州市局雖然跟濱江市局聯合偵辦,但僅限於偵辦在浙省的販毒團伙,這邊的收網行動當然要以濱江市局爲主。

韓昕反應過來,正想問問誰帶隊去的閩省,肖雲波指指前面的一條岔路:“右拐,進採石場。”

“哦。”

岔路並不起眼,但拐進來之後赫然發現裡面很大。

用碎石子鋪的堆場上,停了一輛看着像大客的指揮車和兩輛懸掛地方牌照的越野車。

警官培訓中心的小崔成了“門衛”,一看見二人就打着手勢指揮停車。

韓昕停好車下來一看,發現幾堆跟小山似的石子後面,整整齊齊停了四輛警車和兩輛特警支隊的防爆車,開車的輔警全坐在車上待命。

“肖支,程支請您上車。韓隊,程支讓您先去活動房裡洗澡吃飯,等換身衣服吃完飯再過來。”

“趕緊過去吧,你是該洗洗了,記得刮下鬍子。”

肖雲波拍拍他的肩膀,隨即拉開車門,爬上了指揮車。

韓昕被搞得很鬱悶,低頭聞了聞,並不覺得身上的味道有多大,但還是翻出幾件換洗衣服,跟着小崔走進左側的一排活動房。

山裡條件比較艱苦,既沒淋浴房,更不會有大浴缸,只有幾個塑料盆,也不知道之前到底是用來洗臉還是洗腳的。

不過韓昕並不在意,因爲剛當兵那會兒用的盆兒,不但洗臉洗腳,逢年過節時還跟來自北方的幾個兄弟一起,用來和餡兒包餃子。

當時用的毛巾別看總是疊的四四方方,看着跟豆腐塊似的。但也是多用的,既用來洗臉,也用來洗澡擦腳甚至洗屁股。

將就着洗了下,順便刷了牙,颳了下鬍子。

穿上乾淨衣服,正準備出門,發現小崔剛纔還送來一件連體防護服,乾脆把防護服套上。

飯菜一看就知道是統一採購的盒飯,味道不怎麼樣,但比干糧好吃,何況肚子早餓了。

狼吞虎嚥吃完,擦乾嘴戴上口罩,這纔打開門,跟着小崔一起爬上高大上的指揮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劍氣撕碎狻猊的虛影,瞬間就到達二皇子的面前。

「噗嗤。」

大片鮮血飛濺,二皇子的小半個身體,包括右臂、右腿,還有三分之一的頭顱,全部都分離了出去。

施展出這一劍,耗盡張若塵的全身聖氣。隨即,他從半空墜落下去,重重的落到司空禪院外的空地上,單掌撐地,大口喘氣。

二皇子也落到地面,全身都是鮮血,嘴裡發出怨毒的聲音本皇子……從來……沒有……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今天,一定要吸干你的鮮血,將你摧骨揚灰。」

剛才那一劍,張若塵本是想要將二皇子徹底殺死,然而,二皇子的修為太高,竟然躲過死劫,僅僅只是受了重傷。

不得不說,不死血族的生命力,真的十分強悍。

「要戰便戰,誰怕誰?」

張若塵雖然耗盡了全身聖氣,卻還具有強大的精神力,並不是完全沒有一戰之力。

「哧哧。」

以張若塵的身體為中心,凝聚出密密麻麻的電紋,從天空穿梭而過,快速的匯聚。

「雷將之怒。」?張若塵的背後,凝聚出一尊巨大的人影,由雷電交織而成,乃是一個十丈高的穿著鎧甲的巨人神將,手持雷錘和電戟。

司空禪院所在的山嶽,在一瞬間,完全被雷電覆蓋,化為一片電海。

嘭的一聲,二皇子的手印,與張若塵打出的法術,碰撞在一起,身體立即向後倒退。

張若塵則是趁勝追擊,又是一連打出十數種法術,直接從山腰,將二皇子逼退到山腳下。

二皇子的修為再強,終究還是受了嚴重的傷勢,全身經脈有一大半都廢掉,自身的戰力大打則扣,能夠出手,已經是相當勉強。

當然,張若塵畢竟是耗盡了聖氣,身體相當虛弱,只是以意志在強撐,隨時都有可能會倒下。

就看他和二皇子,誰能夠堅持到最後?

這時,遠處的夜空,又有一片翻滾著的血雲,浩浩蕩蕩的涌。

暗紅色的血氣,佔據了整個天空,將地面也映上一層淡淡的紅光,形成一座地域冥界一般的世界。

血雲中,蘊有一股滂湃至極的力量,煌煌懾人,隱隱間,甚至能夠看見,有著一條百丈寬的血河,穿過血雲,從天邊一直連接到司空禪院的上空。

下方,山林中的蠻獸,全部都在懾懾發抖,感受到來自靈魂的恐懼。

「二皇子殿下,本將助你一臂之力。」?血雲中,空乙血將展開一對十數丈長的血翼,手持一根青色的骨刺,沖向下方的張若塵。

青色骨刺並不是由一般的骨頭打磨而成,而是一件強大的聖器。

它的名字,叫做「青龍刺」,長達六丈,乃是由一頭聖境的青龍的龍骨鑄煉而成,在其內部,更是刻錄有九百二十三道銘紋。

「哈哈!空乙血將來得正好,快替本皇子斬殺張若塵,奪取滔天劍。只要將滔天劍送去劍冢,救出冥王,你便是第一大功臣。」二皇子立即向後去,不再與張若塵爭鬥。

剛才的戰鬥,使得他的傷勢,變得更加嚴重。

若不是,空乙血劍及時趕,二皇子恐怕已經無法繼續支撐。退下去之後,二皇子立即取出一隻獸皮袋,吞飲袋中的鮮血,療養傷勢。

張若塵向空乙血將盯了一眼,看透了此人的修為,竟然已經達到八階半聖的境界,乃是一位真正意義上的高階半聖。

要,能夠達到高階半聖的人物,全部都是半聖之中萬里挑一的雄主,每一個都有衝擊聖境的機會。

即便,他們的機會也相當渺茫,卻也不是低階半聖可以與之相比。

以張若塵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是空乙血將的對手。

他的目光,冷冷的盯了二皇子一眼,心中暗恨,卻只能向後退去。

若是再給他一些,必定能夠將二皇子鎮殺。

「鍋鍋!」

張若塵喚了一聲。

吞象兔從張若塵的衣袋裡面沖了出來,化為一隻巨大的赤紅色兔子,背起十分虛弱的張若塵,立即向司空禪院的方向衝去。

「哪裡逃?」

空乙血將的手臂一伸,將青龍刺擊了出去,刺向張若塵的背心。

青龍刺發出「嘩嘩」的聲音,變成十九結,不斷伸長,變得足有數里長,猶如靈蛇吐信,形成蜿蜒的曲線。

尖銳的刺鋒,更是發出奪目的寒光,將人的眼睛也要刺瞎。

張若塵的精神力,可以清晰感覺到,已經完全被青龍刺鎖定,根本無法閃避。

即便,青龍刺還沒有落下,他的背部,卻已經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

那是青龍刺發出的氣勁,已經落在張若塵的身上,沖入進他的體內。

就在他準備解開舍利子的第三層封印的時候,司空禪院之中,衝出一道漆黑的人影。

那道人影,爆發出驚人的速度,宛如一道黑色的閃電。

「得饒人處且饒人,何必要趕盡殺絕?」

那道黑色的人影,已經衝到張若塵的身後,伸出一隻手掌,抓住了青龍刺。

他的五根手指,浮現出五條黑龍的虛影,爆發出低亢的龍吟聲。

手臂猛然一用力,將空乙血將扯得飛了起來,撞擊向不遠處的崖壁,發出一聲轟隆的巨響。

空乙血將的身體,直接埋入進泥土。

「竟然比八階半聖的力量還要大?」

張若塵定睛向那道黑色人影看了,只見,那是一個全身皮膚漆黑的僧人,皮膚上面,甚至還有一層淡淡的金屬光澤。

正是二司空。

只不過,此刻的二司空,與張若塵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完全就是判若兩人。

當時,二司空顯得十分木訥,而且身上也沒有一絲能量波動,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的僧人。

此時此刻,二司空的身上,卻有極其渾厚的佛氣湧出來,渾身的力量勁氣,比空乙血將還要強大得不止一籌。

就連張若塵的眼力,也沒能將他看透,只能說明兩點:

若不是二司空自身的修為強大,修鍊了某種高深的隱藏修為的秘術,瞞過了張若塵。那麼便是,二司空的背後,有一位修為強大的人物,幫他封印了身上的修為。

無論是哪種情況,也都說明,司空禪院絕對不簡單。

「嘩啦!」

空乙血將從泥土中重新飛了出來,身體抖動了一下,道好大的蠻力,沒想到區區一座野廟,也有如此強大的高手。」

正在療傷的二皇子,也看到二司空剛才施展出來的手法,眼中露出沉思的神色。

片刻后,他像是想到了,臉色略微一變,立即提醒道,他剛才施展的招式,乃是萬佛道的至高武學,摩訶龍爪手,被稱為萬佛道的第一爪法。」

摩訶龍爪手和龍象般若掌,皆是萬佛道最頂級的十八種武技之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甚至超越了聖術,代表著最頂級的爪法和掌法。

十八種武技,任何一種,也都是博大精深,奧妙通玄,足夠修士花費一生的去修鍊和研究。

一旦修鍊到極致,完全可以劈山斬岳、擒龍殺聖、焚天煮海,成為世間一等一的強者。

「摩訶龍爪手。」

空乙血將也是頗為震驚,再次盯向二司空,頓時,他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

二司空卻依舊一副木訥的模樣,像是念台詞一般的說道,道司空禪院並不想摻和進俗世的紛爭,只想在這深山之中清修。你們不死血族的修士,若是現在退走,還來得及。」

二司空居然能夠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張若塵總覺得,乃是有人教他這麼說。於是,張若塵的目光,向司空禪院大門的方向看了,正好看到大司空的身影。

張若塵頓時心領神會,明白了,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空乙血將盯著二司空,冷笑一聲,「和尚,我們不死血族的目標,乃是張若塵,並不想與司空禪院為敵。將張若塵交給本將,本將立即就會離開。」

「是這樣嗎?」。

二司空的目光,向司空禪院的方向望,想要諮詢大司空的意見。

只見,大司空站在禪院的大門內側,只是將大門打開一道縫隙,對他搖了搖頭,使用口型,對他說了一句。

二司空頓時點了點,轉過身,看向空乙血將,道不行。大師兄剛才已經交代,張若塵是司空禪院的香客,也是第一個給了香火錢的香客,我們禪院有責任保護他的安全。」

大門內側,大司空一巴掌拍在額頭上面,道蠢貨啊!蠢貨!香火錢的事,能夠隨便說出來?」

空乙血將的眼神,變得有些冰冷,總覺得,眼前這個黑臉和尚,完全就是在故意戲弄他。

「既然你們給臉不要臉,也就休怪本將不客氣,先斬了你,再剷平司空禪院,倒要看看你們如何還能繼續清修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