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到這點之後,洛凝霜沒有說出真相,而是繼續偽裝,裝作傷心的樣子。

任由苗悅宜和苗九指認陸細辛是兇手。

苗九那麼喜歡洛凝霜,怎麼可能會弄死洛凝霜的蠱蟲。

而洛凝霜那麼在意自己的蠱蟲,又怎麼會在蠱蟲死了之後,一言不發,一點都不著急抓出兇手。

發現這些破綻之後,陸細辛立刻和體內的金蠱王溝通,問它房間內,是不是藏著一隻蠱蟲。

金蠱王還算是給力,很快就確認,房間確實藏著一隻蠱蟲。

至此,真相徹底大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陸盡歡甫一落地,便看到兩個猛男在肉搏,你來我往的好不親密。

她就默默地難以言喻的看著這一幕,實不相瞞,她總覺得這兩人有些眼熟。

不多半會,寧郃與邵默也落地了。

寧郃:「……」

邵默:「……」

顯然,兩人也沒瞎,也看到了這兩男的肉搏戰,別誤會,是穿著衣服的。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看了好半會,緊接著都恍然大悟的互相又對視了一眼,全都沒有上前打斷那兩位猛男的肉搏戰,而是饒有興趣的站在一旁當個瓜民。

畢竟他們現在已經認出那兩位是誰了。

……

看了肉搏戰好一會,陸盡歡深感佩服,這兩人以後的道途想必會平坦無阻的,成就也必定非凡,真的,就這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想肉搏贏的姿態,如此專心致志,令人驚嘆不已,就這份專心,誰人不服!

他們三個人就這麼站在旁邊,也沒有特意隱藏氣息什麼的,身形也明晃晃的顯現,這兩貨硬是沒注意到,眼裡只有彼此的進行你打我一拳我揍你一臉的兄弟事業。

陸盡歡看得都忍不住想打個呵欠,倏然她眉頭一蹙,噫,等會,他們三個是不是忘了什麼來著?

「!!!」

好的,是那隻鬼物。

陸盡歡難得有些羞愧,那鬼物會不會以為他們在故意騙他?她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霎時間看到傳送陣,人一激動,便想著早點出去,然後就直接給忘了……

害,以那隻鬼物的性格,她甚至都有些懷疑起,他是不是對著傳送陣在抹眼淚,順便時不時的問候他們三個。

思及此處,她覺得得找個人分擔下她愧疚的心情,只要把羞愧之情不動聲色的轉移到他人身上,那麼羞愧就追不上她,追不上等於不存在,完美。

於是陸盡歡若有所思地打量寧郃起來,表情似有些欲言又止。寧郃注意到陸盡歡的視線,有些不明所以,他眨了眨雙大而圓的杏眼,問道:「咋啦?歡歡。」

陸盡歡很快道:「你有沒有覺得我們忘了什麼?」

寧郃困惑的撓撓頭,不確定道:「沒……沒有吧。我們有忘記什麼嗎?邵默,你有覺得嗎?」

邵默見話問道他那,靜默了一瞬,方才開口道:「塔內,那隻,鬼物。」

寧郃:「!!!」

是耶,他們忘了走之前跟那隻鬼物打聲招呼了,害,好歹當時也得商業客套下啊,怎麼就忘了告辭呢!

寧郃稍作反省,微微眨眼,然後開口說道:「哎,我們走的時候忘記打招呼了,不過問題不大,相信那隻鬼能體諒我們想儘快出去的心情的,他是只好鬼啊。」

陸盡歡:「……」

不是,這是打不打招呼的問題嗎?

她有些一言難盡的看著寧郃:「你是不是忘記了你答應了人家什麼?」

寧郃聞言,有些不確定地道:「沒……沒吧,有嗎?」

這時,邵默抬眸看向寧郃,面無表情的補上一刀:「話本子。」

陸盡歡點點頭,「對,你當時答應給人家的一半的話本子,現在只給留下了那本《被退貨后我成了祖師爺》,那隻鬼物估計會覺得你言而無信,他上當受騙了。」

其實當時也不能算是寧郃一個人答應的,而是他們三個都答應了的,但是帶著話本子出門的也就只有他了,犧牲小我,成就大家,所以寧郃只能忍痛的拿出一半話本子作為換取靈植跟出口的報酬。

所以四捨五入就等同於是寧郃答應的,也是寧郃失信的。陸盡歡毫不虧心的在心裡這麼想到。

寧郃:「……」

好像,也許,或許,應該,是吧……

「不是……那個……我不是還給他留下了一本嗎?那本可是我最喜歡的一本呢,也不算失信,頂多下次再見的時候,再把其他的話本子給他好了……」寧郃有些氣弱的試圖辯解道。

陸盡歡特別認同道:「對,你說的對。書不在多,在於精,你給他留下的那本書,既然能讓你覺得最為喜歡,那應該也是一本神作了,如斯神作,就應細心研讀,認真多看幾遍,這樣才能懂其意,知其理。況且研讀書本必然也得專心才可,不能讓其他的讀物分散心思,我們也是為了他好,那鬼一看就是個文化人,想必也是這麼覺得的。」

寧郃一聽,覺得甚有理,猛點頭連連應和,並對陸盡歡發起了無數個贊。

邵默:「……」

感覺師姐與寧道友的無恥又刷新了高度,明明是將要給那隻鬼物話本子的時候忘在了腦後,還偏偏裝模做樣,居然還好意思放話是為了別人好。他心中有些無奈,好笑地看了兩人一眼。

……

話雖如此,陸盡歡跟寧郃其實也沒有真無恥到這地步,也都在心中默默決定,下次見到那鬼物之時,必定是要補償他的,他既喜歡話本子,到時多往儲物袋備著就是了,屆時,直接把儲物袋送於他便是。

而此時,在地上肉搏的兩猛男也完事兒了,兩人都鼻青臉腫的站起來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各自看了對方一眼,「哼」的一聲又各自扭頭互不理睬。

陸盡歡:「……」

邵默:「……」

寧郃:「……」

這兩人咋回來,不過一段時間未見,這智商感覺都退化到人均幼兒的智力水平了。

沒錯,此二人正是寧郃的師兄莫見山與他們幾人的僱主金潛。

況且,二師兄不是最愛惜他的臉跟形象的嗎,再者,他還是個道修學霸,怎麼就突然放飛自我的跟體修一樣和金光閃閃哥互毆起來了呢?

而言箏又去了哪裡?

陸盡歡三人腦袋掛滿了小問號。

噢,對了。

還有那隻樹獺妖也失去了蹤影,在進入石塔前,它就與他們失去了聯繫,現在竟然也還沒有出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陸盡歡輕咳出聲,莫見山與金潛這才留意到他們三人。

可是臉上表情卻毫無波瀾,似完全不認識他們一般,又好像他們是無關緊要的人。 粉紅色的信封,上面用紅色的水筆畫著一個小小的愛心,像躲在角落暗中窺探的少女。

抱著接受惡作劇的心態拆開信封,展開信紙一看……還真是情書。

約他黃昏時在中庭見面,沒有署名,除了圓圓的字體可以看出寫信人是女生,除此之外一無所知。

千臨涯往右邊看了一眼。柔順的長發披散、臉埋在胳膊中,只露出一隻漆黑修長睫毛的緊閉的眼,清水剎那正在午睡中。

今天是偶數日,偶數日的清水不去食堂。也就是說,她是坐在自己座位上孤零零吃完便當的。

完全有作案時間。

不過,怎麼想都不可能吧。

清水剎那偏了偏頭,露出更多光潔白皙的側臉,挺翹的鼻尖剛好沖著千臨涯的方向。

從這個角度看,她的可愛程度如同懷抱著球撞飛11個人后直接把足球放到對方球門裡——可愛到嚴重犯規。

千臨涯默默掏出手機,調整好焦距后,對準清水剎那——

「咔嚓。」

手機鏡頭裡,清水剎那的眼睛睜開了。

寧靜的眼波中,蕩漾起了一絲漣漪。

「照幽齋,你在做什麼?」

「保持對等威懾。」

這麼說著,他手指微動,「咔嚓」一聲,又把睜著眼睛的清水拍了一張。

用雙指放大屏幕,她剛才壓過的頭髮有點炸毛,看上去略呆萌。

「威懾?什麼威懾?」清水用手支著側臉,雙腿交疊,一臉商談似的看著千臨涯。

今天她穿著丹尼爾係數不高的黑色連褲襪,雙腿看上去更完美了。

「泳池邊,你偷拍了一張我的照片對吧?」

「沒錯。」

「現在我也有一張你的照片。」

「嗯哼?」

千臨涯帶著淡淡微笑說:「如果你再敢用我的照片蹭熱度,我就用你的照片把熱度蹭回來。」

「那樣不就好像夫妻營業了嗎?」清水剎那看上去不僅不慌,翹起來的腳還一晃一晃的,看上去饒有興緻的樣子。

「沒錯啊,大家一起告別異性粉。」

「怎麼想,都還是你比較虧吧?」

「不要緊的,我又沒指望靠推特的粉絲刷聲望。」

清水剎那的唇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說是在笑又太冷淡,眼神里還微帶嘲諷。

千臨涯繼續說:「而且,據說我的後援會戰鬥力很強,如果我發了你的照片,恐怕你要被網路暴力一段時間了。」

「哦。」清水剎那的回答簡潔到讓人牙根發癢。

「所以你明白了嗎?」千臨涯裁剪好清水剎那照片,熄滅了手機屏幕。

「明白什麼?」

「不要再蹭我的名字了。」

「哈——」清水剎那用手心擋在嘴巴前,小小地打了個呵欠,「我沒有打算拿你的**照蹭熱度哦。」

「那你偷拍我的照片是拿來做什麼的?」

「當然是拿來用的。」

千臨涯的手機掉到了他的雙腿之間,他的雙手略微慌亂地找到它撿了起來。

「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