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思就是讓羽塵全力出手。

但羽塵聽到這卻是一愣了,腦子裏突然想明白了什麼。

這傢伙是柳土獐最得力的部下,那他整天像是伺候老爹一樣伺候的黑衣小孩,莫不是傳說中小少爺?

羽塵淡淡問道:「小少爺在裏面。」

惡來沒有說其他的話,只是淡淡得重複說:「惡來,特來請教閣下的劍術,請不吝賜教。」

羽塵手握劍柄,嘆了口氣:「看來不打敗你這隻攔路虎,我還過不去了。那好吧,我就先滅了你。」 今天是兒子轉校全托后的第一個周末,也是孩子們回家與家人團聚的日子。小娟和漣漣早早就駕車來到了學校接送地點。

學校操場上停滿了中巴車,一隊隊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有序地登上各自回家的車,孩子們歡快的笑聲充滿著整個校園!

漣漣遠遠就看見了站在辦公樓下面監督並指揮學生上車的張文章。她沒有下車,只是遠距離欣賞著經不起太多的誘惑就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優質男人。

「在你的花譜上,又多了一個連襟!」小娟調侃道。

「成色是深了點,但質量還是佔優的,老薑的辣味還是足些。哈哈哈!」。漣漣又開始放蕩起來。她和小娟在一起,沒有什麼說不出口的話。

「誒,你和局長進展怎樣了?」漣漣調轉話頭。

「什麼怎樣啊,平常交往唄。」

「我看他的眼神對你是很上位的。肉要趁熱吃口感才好。」

「我可怕燙了自己的舌頭,哪像某些人,舌頭都燙起老繭來了。哈哈哈哈!」

「我告訴你呀,滿街都是花蝴蝶,男人不會花太多的力氣去追一隻蝶的,所以,你要主動出擊,快速拿下!」

「我可不想在別人的花譜上順便添加自己的名字!再說人家是堂堂局長,我哪敢高攀呀。」

「就是省長,脫光衣服,也還不是一把帶嘴的夜壺?!沒什麼的!要是我呀,早就把他吸的像癟皮球了。哈哈哈!」。兩人都笑得人仰馬翻起來。

很快,小娟的兒子和漣漣的女兒先後朝這邊飛跑過來。宏偉應該適應了新學校的環境,看起來很精神。漣漣女兒朱欣冉身材高挑,已成大姑娘了,是校田徑隊的隊員,所以步履很輕快,頭上的扎的馬尾在腦後不停地搖擺。

看到兒子的精神狀態,小娟心裡滿是甜蜜。儘管小娟每天晚上都要和班主任和生活老師聊天了解兒子的情況,但心裡難免有些擔心,畢竟孩子才11歲,學習自覺性和生活自理能力還很差,特別是被迫轉學的陰影還沒有散去。

「兒子,在新學校感覺怎樣?」。漣漣坐在副駕駛位上首先發話了。

「總之比二小要好。就是老師管得太嚴了,不自由。」宏偉語氣中對學校的嚴格管理還是有些抱怨。

「不嚴你會上天!」。欣冉儼然一副大姐姐的強調,而且,平時倆姐弟在一起的時候,宏偉對欣冉就有些畏懼。

「欣冉,你是姐姐,平時要多關心弟弟喲。」小娟很喜歡馨怡,平時拿她當自己的親生女兒看待。

「娟姨,在學校里,小學部,初中部,還有高中部,都是單獨的校區和生活區,平時是很難見到的。宏偉在這裡您就放心吧,再野的馬也會被老師馴化的!」

「咦,媽媽,今天您的一身裝扮很前衛哦!」。馨怡一邊和小娟說話,一邊調侃著漣漣。

聽到女兒的讚賞,漣漣心裡美滋滋的。女兒真的長大了!

正是午飯時分,小娟一行人來到了縣城最有名的自助式西餐廳。每逢周末,這裡都是人頭攢動,很多都是家長犒勞學生。因是食譜品種多,又是自助式,學生們想吃的基本上都有,所以生意特別紅火。

小娟她們好不容易找到位置,坐下來就給張偉打電話,邀請他父女倆過來。

「是張叔叔和新怡姐姐嗎?」。宏偉聽到了媽媽的電話。

「是的!」

「好啊,我都一周沒見她了。」聽到媽媽的回答,宏偉很高興!畢竟是同齡人。

很快,張建父女過來了。見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張建將女兒交給小娟,起身離去。他還要去送餐。

「放心吧,晚上我會送她回家!」。小娟叮囑道。

「什麼情況?」。漣漣對張建的印象很好,感覺和小娟很搭,只是有孩子們在身邊,只是悄悄地拷問下娟。

「沒什麼的,只是普通的朋友,你可別多想!」。自從上次一起郊遊,小娟對張建的印象確實加深了不少,但也只是停留在朋友的層面而已。不過,一個大男人邊打工邊陪讀,而且把女兒照料的如此是好,心裡也確實很佩服!

欣冉席間邊吃邊和同學聊微信,很少說話。吃完,起身去了洗手間,把手機放在了桌上。漣漣無意中點開女兒的微信,一看,頓時華容失色:女兒開始早戀了!

「親愛的,我到家了。」對方是一個男生頭像。

「我準備吃飯了,和大人們一起吃自助餐。」女兒的回復。

「又要明天下午才能見面,好想你!」對方送了一朵玫瑰花表情。

「我也是!」。女兒還贈了一個吻的表情。

————

漣漣看得眉頭緊鎖,眼冒怒火!天啦!!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女兒才多大呀?!

看到女兒從洗手間回來,漣漣趕緊放下手機,收斂起發怒的情緒,面露微笑,裝的若無其事。

欣冉回到座位上,繼續聊著天,臉上不時露出甜蜜的微笑。漣漣認真地望著女兒,心裡像打翻了的五味瓶。這是女兒的秘密,也是危險的信號!幸虧發現的及時,必須馬上制止!

漣漣這突如其來的表情變化,被小娟全部看在眼裡。她清楚漣漣的個性,平時非常樂觀,極少有不開心的時候。想必是漣漣發現了女兒手機上的某些問題,而且問題不小。要不漣漣不會這樣的。

「媽媽,你都看我好久了,您女兒不美也不能怪我,有其母必有其女呀!」。欣冉嬌填道。

「媽媽突然覺得你長大了好多!」。漣漣心裡微微一怔,言語發自內心。只是女兒還沒有覺察到媽媽複雜的心。

「都吃飽了,閃人吧!欣怡跟阿姨走回家,冉冉跟媽媽你們自己安排。」小娟明白漣漣的心思,幫漣漣母女解圍。

「冉冉,晚上阿姨請你喝媽媽吃火鍋好嗎?」小娟善於調節氣氛。

「順便吧,謝謝阿姨!」

小娟給漣漣遞了個眼色,並微微搖頭。漣漣領會,腳步沉重地一起離開。

回到家,漣漣第一時間給小娟打電話,想約小娟出來共商對策。對女兒早戀的事,她真的不知如何處理,心裡除了著急,更是焦慮。「雪原種族!招募令!」

將區域通告看完,黎明也愣了愣。

這比賽,還可以這樣玩?

怪物招募參賽者,攻打參賽者!

這到底誰才是參賽者?怎麼搞得好像這雪原種族才是參賽者一樣!

這一刻,不僅是黎明愣住了,雪原區域所有參賽者也都怔了怔,然後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

《崛起神祇時代》第九十七章備戰(第三更!求訂閱!) 魔影陷入激烈的內心掙扎中。

最近他們狼人惹怒了高曼大帝,則羅剎國是沒有他們太多生存空間了。

或者,部落遷移到米國,是個不錯的選擇。

麥克斯咬咬牙,終於做出了決定。

他望向陳寧,沉聲的道:「好,我答應跟你合作,我們影牙部落,協助你殺掉陳寧。」

「作為回報,給允許我們在米國生存,建立新的家園。」

「同時,我們影牙部落,也隨時接受國家的徵召,隨時為國效力。」

麥克斯滿意的道:「很好,魔影閣下,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他說著,朝著魔影伸出手。

魔影也伸出他枯瘦的老手,跟麥克斯強而有力的手握在一起。

麥克斯跟魔影的手握在一起的時候,他眯起眼睛,暗暗發力,一股恐怖的力量從他手上傳遞到魔影手上,彷彿要把魔影枯瘦的手腕給捏碎。

魔影老眼閃過一抹精光。

他也暗暗發力,與麥克斯對抗。

兩人握著手,在暗暗互相較勁,在角力。

麥克斯其實是想要摸一摸魔影的底,看看魔影的實力如何,有沒有可能殺得了陳寧?

魔影也有心給麥克斯一點顏色瞧瞧。

兩人漸漸的較真起來了,隨著兩人的較勁,兩人腳下的地面,竟然發出咔嚓咔嚓的碎裂聲,腳下堅硬無比的岩石地面,竟然出現蜘蛛網一般的裂紋。

麥克斯臉上已經沒有了先前的輕鬆,而是變得格外嚴肅,眼神里也殺意凜然。

他低喝一聲:「喝!」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他體內湧出,通過他的手腕,排山倒海般朝著魔影傾斜而去。

魔影眼神也變得犀利起來了。

旁邊一個狼人薩滿,擔心魔影有失,小聲的念了幾句生澀的咒語。

隨著薩滿的咒語聲響起,魔影眼睛瞬間紅了,渾身彷彿被一團紅色的氣焰所籠罩,不但氣勢暴漲,戰鬥力也狂飆。

本來跟麥克斯較勁,微微落於下風的魔影,瞬間爆發,開始逆襲。

轟隆!

魔影一抬手,直接將麥克斯震得蹬蹬蹬的一連退出八九步,在地面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腳印。

麥克斯有點震驚,他在人類當中,可以說是人類戰鬥力的天花板級別了。

他一生還沒有嘗試過戰敗,典型的常勝將軍。

今日竟然被一個狼人長老震退,看來這狼人長老戰鬥力不在他之下。

保不準這狼人長老,還真能斬殺掉陳寧。

麥克斯被魔影震退,不怒反笑:「哈哈,魔影長老實力果然舉世罕見,我佩服,我現在已經開始期待魔影長老幫我摘下陳寧的頭顱了。」

魔影平靜的道:「將軍放心,我影牙部落,乃狼人十大部落之一,部落里勇士無數,只要你安排好合適的時間地點,我們幫你摘下陳寧的首級,不成問題。」

麥克斯笑眯眯的道:「好,我會安排好的,就等著看你們發揮了。」

麥克斯跟影牙部落達成合作意向。

而此時此刻。

陳寧已經偕同夫人宋娉婷,帶著華夏訪問團,登上專機,結束對羅剎國的訪問。

在高曼大帝等無數羅剎國民眾們的目送下,專機呼嘯騰空,衝上雲霄,最後緩緩消失在天邊。

陳寧開始了他就任之後對外訪問的第二站,也就是前往月星國進行友好訪問。 葉少皇陰沉著臉一會,「楚塵,你說的,是真的?」

「今天早上宋慶鵬被小黑蛇咬的時候,我剛好在旁邊看著,錄了個小視頻。」楚塵說道,「我可以發給你,你再讓宋慶鵬去見你,是不是,葉少爺自己不會分辨嗎?」

楚塵掛斷了電話,走回了包間。

大圓桌上擺滿了茶點,宋顏正在說話,楚塵走到宋顏的身邊坐下,看著宋顏,神色流露出一抹欣賞。

來之前,宋顏一直都很緊張,不過,見到夏家代表后,開始洽談這個合作項目之時,宋顏展現出不一樣的神采,準備得也非常充分。

就連坐在對面的夏言歡,眼眸亦是抹過了一絲詫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