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這個小子什麼時候出現的?

兩人滿腦子黑人問號,竭盡腦汁在回憶剛剛的一幕,但是幾秒過後,腦子裡依然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出現的。

不可能啊。

華南虎與爪哇虎越想越憋屈。

自己能控制20米範圍以內的絲毫動靜啊,只要在20米之內,一旦有人進入,立馬就會察覺。

但是,這小子竟然刷到了自己的跟前,才有所察覺,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作為狙擊手,觀察手,竟然連敵人進入警戒的範圍,都無法發現,輸得太慘了。

這次丟人丟大發了。

華南虎與爪哇虎兩人互相對視一眼,然後很光棍地伸手拔出激游標靶。

咻咻!

頓時,兩團綠色的煙霧從他們身上立刻冒出。

陳凌留意也到,這兩人身上冒出的綠色煙霧。

看來白色,黃色,綠色,分別分表三支不同的突擊隊。

陳凌收回匕首,準備離開。

掛掉已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到底是掛在誰的手上,這個才是關鍵。

爪哇虎滿臉疑惑,細看那個陌生的傢伙。

龍牙標誌?

爪哇虎盯著對方身上的標誌,眼珠子一突。

竟然是西南軍區,龍牙的兵?

瞬間,爪哇虎無地自容,從這場演習開始,自己都不當西南軍區是真正的對手,沒料到卻敗在對方的手上了?

西南軍區什麼時候出了一個這麼厲害的兵?

以這個傢伙的年齡來看,還是一個新兵蛋子。

我竟然被西南軍區的一個新兵幹掉了?

爪哇虎既憋屈又好奇,轉眼看向了對方的臂章。

「亡靈突擊隊?」

瓜哇虎看到這個陌生突擊隊的名字,失聲呼道。

華南虎同樣也很震驚,跟著說道:「沒聽說過啊,什麼時候組建的?」

陳凌咧嘴一笑道:「認識一下,我是新起的亡靈突擊隊隊長,當然我知道你們都是來自大名鼎鼎的突擊隊。」

「不過,亡靈是小人物,這次算是給你們上一課,也為亡靈正名,小人物也有能力幹掉大人物,是不是?」

陳凌的這些話雖然說的都是事實,但侮辱性很強。

華南虎與爪哇虎看著對方嚴肅得煞有其事的樣子,一陣扎心。

這個傢伙的嘴有毒啊!

你一邊誇我們是英雄,是大人物,結果卻在強調我們被你們小人物幹掉,還用這個來為你小人物正名,有這樣說話的嗎?

這樣誇自己真的好嗎?

你一個新人謙虛點,留點臉面給我們老人不好嗎……

陳凌不理會這兩人的想法,冰冷冷地說道:「你們繼續躺著當屍體吧,我去弄你們隊員了,他們會來陪著你們的。」

說完,陳凌頭也不回,快速撤離。

這傢伙……

華南虎與爪哇虎兩人看著對方快速離開的背影,一愣。

本來想順著這個傢伙的話,摸請他的底,結果人家直接把話堵死了,太毒了,簡直劇毒!

在兩人憋屈不已的時候,單兵通訊傳來了隊員的聲音。

「華南虎,爪哇虎,你們怎麼不聊天了?沒有聽到你們聊天,太安靜了,無聊至極,快再分析下,下一個會是那一支突擊隊要掛掉……」

「這……」

華南虎與爪哇虎兩人聽著戰友的話,面面相覷,一陣苦笑。

聊天?聊個毛線啊。

都掛了,死人怎麼聊天,有聽說過死人能說話的。

兩人憋屈得想罵人。

「喂,華南虎,爪哇虎你們怎麼回事,倒說句話呀,跟我們玩什麼啞戲?」

1、2秒后,通訊頻道再次響起呼叫,讓他們回答。

華南虎與爪哇虎,聽著頭都要氣炸了,蠢貨,我們都沒有回應了,竟然還繼續問,就沒有一點警惕性嗎?

頓時,這兩人竟然有點擔心起來了,剛剛那個傢伙說什麼?

說,很快就讓自己的隊員來陪自己,按照隊員這樣的反應,再加上那個傢伙的那樣神不知鬼不覺的潛伏能力,恐怕那些戰友也要跟著認栽了……

而此刻,1000米外的一顆樹下,一個中校臉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華南虎與爪哇虎,為什麼會這麼安靜?莫非……」

此人正是猛虎突擊隊的隊長,王超,作為隊長,他有超強的預感。

在通訊中,聽不到華南虎兩人任何回應的瞬間,王超頓生不好的預感。

要知道自己的這兩個手下絕對服從,不可能存在不回答的情況,這樣的情況只有一個答案。

他們陣亡了。

王超臉色一沉,立刻對著通訊系統低吼道:「華南虎與爪哇虎,掛了,小心。」

說完,他開始調轉槍口,圍繞華南虎的四周展開搜索。

到底什麼人,會不動聲色幹掉了自己強悍的狙擊手和觀察手?

代號東北虎的王超都不願意相信這樣的結果,內心暗自發誓,一定要揪出對方。

畢竟從對方下手的方式來看,應該是近身下手的,否則是槍擊的話,距離這麼近,絕對能聽到槍聲。

王超一點點地調轉槍口,動作非常小心,。

但他萬萬也沒有想到,這麼細微的動作,還是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1500米外,陳凌正通過王超的輕微動作,在鎖定他的位置。

「好傢夥,確實是一個高手,對不住了!」

陳凌是嘴角突然輕輕上揚,露出一絲冷笑,然後猛然扣動了扳機。

嘭!

一聲沉悶的槍聲在林子響起。

王超聽到槍聲,心頭猛然一顫,剛想起身規避,但立刻感受到肩膀處傳來的一陣刺痛,隨即身上冒出一股綠色的煙霧。

「瑪德……!」

王超看著身上冒起的煙霧,臉色直接綠了,他立刻轉頭,用望遠鏡看向開槍的位置。

下一刻,他的臉上神情凝固了,整個人都獃滯了。

「1500米外,對方竟然在1500外對著自己開槍?」

沒錯,對方距離絕對是在1500米外。

王超非常相信自己的經驗,但在這樣的荒野,竟然能在1500米外一槍幹掉自己?

難度之大,根本無法想象啊…… 陳江看了一眼臉色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導購,尷尬地輕咳了一聲,低聲道:「少爺,這裡的首飾每套要五六位數的,菜市場的白菜可沒有這麼貴。」

冷言讚許地看了陳江一眼:「不錯嘛,你竟然還知道白菜的價格。」

「那你說,一套首飾能買多少斤白菜?」冷言問。

陳江想了想,回答:「按照批發價,一塊錢一斤來算的話,一套首飾,可以買一卡車的白菜了。」

冷言聽后,驚嘆:「你的意思是說,剛剛那個女的,要把幾卡車的白菜掛在身上?」

陳江:……

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刁鑽的問題,怎麼辦?

而由於冷言說話的時候並沒有刻意壓低音量,無論是隔壁的導購還是洛詩瑤都聽到了,導購小姐很想把冷言趕出去,可是她不敢。

至於洛詩瑤,拎著幾個裝首飾盒的袋子,想到自己拎的是幾卡車的白菜,臉上的表情,格外精彩。

而這時,冷言又看上了一套首飾,他指了指那套首飾,讓導購包起來。

洛詩瑤終於忍無可忍地開口:「你不說是一套首飾可以買一卡車的白菜嗎?那你怎麼還買?」

冷言看向她,嗤笑:「是可以買一卡車的白菜,但是我老婆不喜歡吃白菜,就喜歡我給她買首飾,怎麼,你有意見?」

洛詩瑤覺得自己可能是腦抽了才會答應崔欣妍來接近這個花花公子,這樣的男人,分分鐘能把她氣死,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著想,她該遠離他才對。

不過,她真的很不甘心啊,自從她成名以後,喜歡她的男人用卡車來裝都裝不完,而她對那些男人都不屑一顧,如今,她只不過是想接近一個花花公子而已,竟然被這麼下面子。

冷言可不管洛詩瑤怎麼想,他給慕雪買了兩套首飾后,看時間差不多了,就給慕雪打電話,待到慕雪應允他一起吃午飯的邀約后,他便美滋滋地去了陳江說的那家不錯的餐廳。

因為他沒有提前預約,而餐廳的聲音又很火,此時餐廳已經沒有包廂了,服務員讓他坐大廳,好在大廳環境也還不錯,都是卡座的設計,餐桌與餐桌之間,隔得也還算遠,給客人保留了一定的私密性。

因為陳江極力推薦這家的菜,冷言就勉為其難地留下來了。

冷言坐下沒多久,慕雪就到了。

慕雪剛坐下,冷言就把兩個袋子遞給她:「老婆,這是給你買的。」

慕雪挑眉:「是什麼?」

「給你買的首飾,你首飾太少了,以後我會經常給你買。」

「謝謝,不過,其實你不需要這樣破費,我很少戴首飾。」

「我買的,你要戴。」

「好。」 花了三天時間,許仙終於弄明白了如何修行千絲萬縷陰陽和合法第一重。

他感覺有些扯,卻又不能不照着做,如果不照着做,四年後肯定嗝屁,沒有一絲懸念。

現在最難的不是如何修行,而是如何尋找至陽之體,這是修行此法的前提。

如果找不到擁有至陽之體的女子,就是男人也顧不上了,先延長十年壽命再說。

在講解的過程中,丹青一再叮囑,千萬不能把此法泄露出去,一旦被人得知,會有生命危險。

許仙自然明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就是丹青不說,他也不會告訴任何人,一個人偷偷修行多好。

「丹青妹妹,睡了嗎?仙哥有事和你商量。」

「說。」

「我想請教一下,如何知道對方是至陽之體,我總不能碰到個女子就上去摸摸人家吧?如果這樣的話,還沒治好,就被人打死了。」

「等你遇到了,自會明白,多說無益。」

「青妹,你這話什麼意思?多陪哥哥說幾句話。」

不管許仙怎麼說,丹青都不再說話,好像睡著了。

「腦子裏竟住着一個女妖精,以後胡思亂想都不方便,找誰說理去,老天爺,幫幫我吧。」

「如果求老天爺有用,何必修行我傳你的方法?」丹青帶着一絲怒氣,冷冷的說道。

見丹青又說話了,許仙連忙道:「丹青妹妹,我首先要向你聲明,我不是個正人君子,腦子裏不可能一直想着正事……咳咳咳,有用的事,只要不是聖人,就會胡思亂想,你千萬不要埋怨我,我也不想的。」

「放心,我能屏蔽掉你的想法,不會查看你想什麼的。」

「就怕你有偷窺癖,萬一我正胡思亂想的時候,你想窺視一番,豈不……」

「閉嘴。」

丹青可能是真的生氣了,不管許仙說什麼,都不再說話,一個時辰后,丹青仍不說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