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爽被束縛住的同時,第三化身手中的靈氣再次閃過,老者雙腿上的藤蔓開始向上蔓延,緊緊兩個呼吸便將老者纏繞成了一個大粽子。

做完一切,三具化身便微笑着看向了東方,他們似乎是在等待着什麼。 「我們可以用什麼來交換知識?」李氏兄弟也來到了轎前。

餘明川覺得裝就裝得像一點,作為他們眼中的特殊npc。

他的說話方式最好有什麼標誌性辭彙,豐富他作為【命運商人】的人設形象。

「嘻嘻,可以向我支付的東西有很多,不過目前你們只有道具可以支付。」

「凡有需,必有代。」

餘明川笑嘻嘻的聲音很歡快的傳到了三人耳邊。

說真的,他自己是感覺說話前盡量加一句「嘻嘻」很尬。

不符合他一貫嚴謹認真的性格~

不過為了更有辨識度,和他之前在廟裏說話「唔……」區分開,餘明川還是選擇了「嘻嘻」。

畢竟再怎麼壓低,音色都是很像的。

無論是雙胞胎兄弟還是那個女人,在破廟裏都聽過他的聲音。

只能從說話方式上改變了。

當然,他原本的說話方式是「唔……」,一方面是因為習慣,另一方面是因為——他自認為這樣會更加儒雅隨和。

符合他有趣而不失親切的內在~

而此時站在轎外的三人都發現了那個當初破廟裏的胖和尚。

從胖和尚的站位來看,他明顯是作為「隨從」跟隨神秘的【命運商人】。

強者都有追隨者,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追隨者們大多會選擇一個強者,將其作為自己的道標。這在目前各大遊戲公會內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慕強心理在過去的時代常被認為是畸形心理,但在這個時代,慕強心理則代表一種積極向上的心態。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價值觀。

對於同一個定理,真理與謬誤的間隔也許就是一個時代。

……

給人以羞澀自閉印象的李立猶豫了幾番后第一個開口:

「尊敬的【命運商人】,我有一件空間類的移動道具。」

說着,李立取出【旅行之杖】,交給餘明川鑒定。

只見紅幔下伸出一隻蒼白的,被深藍星輝的布料掩蓋的只剩下五根修長的手指。

深紅與深藍在【命運商人】的指尖碰撞。

李立將權杖從車窗上遞給了【命運商人】。

雖然【旅行之杖】的級別是他所擁有的道具里基本最高的一個,但他們兄弟二人均用過一次。

下一次使用風險就會加大。

如果找第三個人加入他們,使用道具是可以的。但他們不信任其他玩家。

至於操控傀儡使用道具,他們在上一次副本就嘗試過了。

沒有心智的傀儡是無法使用道具的。

所以李立才果斷放棄了【旅行之杖】。

餘明川拿到【旅行之杖】后,率先查看了道具的屬性。

「嘻嘻,及格的玩具。」

【命運商人】給出了他的評價。

「!」這樣強大的道具在【命運商人】的眼中也只是個玩具嗎!?

陳琳可是知道這個道具有多麼強大的,雖然不知道付出了什麼代價,但能從沉睡的神話生物手中逃跑,已經說明了這個道具的實用性了。

要知道,道具的級別並不能代表其珍貴程度。

在【異常見聞局】里就有一件特殊的史詩級道具。

【潘多拉母盒】級別史詩。

介紹:[潘多拉母盒據說是傳奇鍊金術士卜萊恩·蓮,為呈放她的私人日記本所特意煉製的。]

[潘多拉母盒有三個具有不同特性的子盒。分別是空間、詛咒、欺詐。當母盒中疊滿三個子盒時,便可以實現一個願望。]

雖然聽起來很nb,能實現願望什麼的。

但實際上,沒有子盒的母盒什麼效果也沒有。甚至極易損壞。

據【異常見聞局】的研究人員推測,【潘多拉木盒】在疊加三個子盒后,級別很有可能升到【神話】。

實現願望——這個描述僅僅是史詩級別的道具的可能性很小。

涉及到這種綜合性非常強的效果的道具,級別都不低。

相反的,如果道具效果單一,級別一般不會很高。

……

「我想要知曉與舊神相關的知識。」李立說道。

餘明川於是伸出左手。

用食指在他的額頭上輕輕一點。

一種玄之又玄的知識被灌入了李立的腦海。

與在【賢者試煉】時不同,餘明川這次的灌輸知識非常慢。

「據我所知,在兩種體系裏都存在舊神的說法,第一類是,通常對人類漠不關心,但並非與人類為敵。」

「通常是舊日支配者和外神們的死敵,並很有可能因此發明了舊印。其中有些相距甚遠、鮮有來往,也有一些被人類當作善神而頂禮膜拜。」

「至於第二類,則是一種類似於萬物有靈的宗教信仰。」

「舊神沒有傳道的牧師,沒有虔誠的禱詞,沒有讚美的頌歌,甚至沒有崇拜的儀式。」

實際上餘明川傳送給李立的知識並不完整。

一方面是完整知識可能會引起李立的san值的狂跌。

另一方面是——李立問的這個問題顯然是因為,【旅行之杖】代價的那句「有0.01%的概率投放到舊神的森林秘境。」

他的求知慾非常高啊,還是說,他有什麼重要的人使用過這個道具,並且觸發了這個投放效果。

「嘻嘻,第二類的可能性比較高。」

餘明川這樣說道。

李立聽到后明白了餘明川的意思,「連他內心在想什麼,【命運商人】都可以探查到!?」他無不驚訝的這樣想。

【旅行之杖】是件很不錯的道具,餘明川也不想無緣無故的坑別人。

畢竟他也是得過「三好市民」的優秀青年,就當為人民服務吧。

當然,是在不觸碰到他的利益的情況下。

……

「您有解除這件道具所帶來的災厄的知識嗎?」

陳琳不再觀望,果斷開口。

餘明川伸手接過【災厄羅盤】,查看了它的屬性后想都沒想就開口道。

「抱歉,道具的代價無法豁免。」

陳琳聽后內心雖然有些失望,但她選擇問了另一個問題。

那是【異常見聞局】新得到的一個道具里獲取的不明信息。

一旦她能破譯,在組織中的地位自然水漲船高。

「請問,和【羽黃社】的『黃』相關的信仰有哪些?」

餘明川的眼神一凝。

其實他也猜測『黃』代表某位存在。

不過說真的,如果他將他猜測到的知識灌輸給陳琳。

陳琳絕對會因為承受不了而死亡。

無知是福,這句話對克系就是無上的至理。

餘明川搓了一下指腹,慢慢捻開了下一頁。

「嘻嘻,你有沒有想到過——也許我就是你要面臨的災厄呢?」

他的笑聲很輕,像微風吹過湖面。

陳琳的心很冷,如靈魂跌入冰窖。 聽這對話,應該是柳其顏前座雲萌萌拉她一起去洗手間,她們女生就好這口,沒伴不敢去一樣。

心裏還是挺暖的,不過馮皓並沒有起身讓路的想法,繼續趴着觀察同學,

不過可能是都以為自己在生病休息,也沒有同學來打擾自己……

轉眼間就晚自習放學了,潘老師一走,教室就有人打個空手跟着沖了出去。

馮皓把柳其顏的作業裝進自己書包里準備帶回去今晚抄,重生過來周末的作業都不知道是什麼,也沒做,也是幸好明早才交。

柳其顏看着拿了作業就沒理睬自己獨自走出教室的馮皓,感覺有點怪怪的,不過轉念一想,可能是感冒腦子瓦特了,旋即急忙跟了上去。

「等下我哦,這麼着急沖軍?」來到馮皓旁邊,柳其顏有些不滿道,

馮皓一米七五左右,還是正在長身體的時候,柳其顏一米七左右,兩人站在一起看着倒是挺般配。

班裏有五十人,有大半住讀生,他們一下課就急忙跑到食堂或者校門口買吃的了,剩下的走讀生只有十幾人,和馮皓兩人都關係一般,放學都是各走各的,見面了點頭示意一下,走一起反而無話可說,徒增尷尬。

柳其顏不時在旁邊說着些什麼,反正有嗓子啞的理由,不需要回話,馮皓也就沒怎麼認真聽,只要偶爾點點頭就行,一直在自己心中思考着未來的賺錢計劃。

來到停電動車的地方,馮皓見到柳其顏還在自己旁邊,以為她也是騎車上學,還這麼巧剛好停自己邊上,

但馮皓接着只見柳其顏坐上了自己的電動車,把書包放在踏板上,左手握住把式,右手伸到馮皓面前到:「鑰匙拿來,由於你感冒了,今天我就不用你送我了,我自己來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