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句話,徹底把萬飛給震撼到了!

他也確實從衝動中漸漸緩解了過來,回想起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萬飛低著頭,不說話了。

片刻,他死死攥緊拳頭,低聲道:「但我還是不服氣!我不甘心!」

「從小到大,除了姐姐和爸爸,沒人能騎在我頭上!」

馬湖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你放心,咱們只是暫時撤離,等查清楚了陳北冥的身份,知道對方真正的底細,一定要他好看!」

「嗯。」萬飛點了點頭。

兩個人的車,很快消失在了公路盡頭……

彼時,蕭家別墅內。

蕭馨然對這件事情還完全不知情,她端著紅酒,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

等蔡老闆死了,自己順勢把他的設計公司收購,併入蕭氏的旗下!

這樣的話,自己在萬隆集團面前,份量有多了幾分!

想著想著,她竟然有些激動起來,於是迫不及待的給萬飛打了電話。

可是打過去的時候,對方已經關機了。

蕭馨然一陣納悶,心說一般這個時候萬公子都不會關機的啊。

而且現在這個非常時期,不是應該隨時保持通話么?

她的心裡有一絲絲的奇怪……

這個時候,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是萬飛打過來的。

蕭馨然趕緊接起電話:「萬公子,您休息了?」

「沒有,剛處理完事情,怎麼了?」萬飛低聲道。

蕭馨然笑了笑:「其實也沒什麼事,蔡老闆你們處理掉了么?」

「當然處理掉了,殺她還不容易?」萬飛輕笑道。

蕭馨然呵呵一笑:「那是,您親自出手,什麼人擺不平啊!萬公子,既然已經處理掉了,那他的資產……」 看到維克茲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與自己告別,索恩並未阻攔,而是揮揮手,任由其離去。

該說的他已經全說了,該做的同樣也做完了。

若是等他重新回到瀑上鎮后,對方依然堅持走巫妖之道的話,他也不會去阻止什麼。

畢竟轉化巫妖的代價太大了,不朽的條件必須是以凡人之魂為其命匣供能。

這意味著巫妖想要獲得永生,就需要依靠死靈之力和攝取靈魂充當能量。

然而,正是這種邪惡的行徑,讓他們的理性和記憶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被消磨殆盡,最終變成世人口中所謂的『瘋巫妖』。

倘若對方真走到這一步,導致失去理智變成瘋巫妖為禍世人的話,他也不介意親手清理門戶。

「塔主,維克茲那傻小子不會真的要變成巫妖吧。」

這時,與庫泰格交談的牛頭人阿利斯塔看到維克茲離去,立即走過來,瞪著一雙牛眼,扯著炮仗一樣的大嗓門詢問道。

庫泰格緊隨其後,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顯然也對此事也很好奇。

「我也不太清楚。」索恩微微搖頭,下意識地看一眼不遠處的聖武士阿瓦爾將軍。

他發現對方似是察覺到了自己的注視,立即將目光移向了另一邊,做出一副對山谷的怪石很感興趣的樣子。

索恩知道,這位原居民聖武士,應該將他們之間的談話全部聽得一清二楚。

不過,他並未在意,隨後準備對兩人繼續說下去。

然而,令他鬱悶的是,他發現這兩個傢伙的個子太高了,自己稍微抬下頭,無意中牽扯到了背部的兩道早已被他遺忘的傷口,令他疼得輕皺眉頭。

沒辦法,獸人的平均身高都在2米以上,而牛頭人更誇張。

尤其是眼前的阿利斯塔,可能是因為職業的原因,他那魁梧的軀體已經接近三米半左右,自己與精靈女妖站在兩人近前,就像兩個小孩子一樣。

善於察言觀色的獸人劍聖庫泰格瞬間發現其中的不妥之處,用手臂碰一下牛頭人的臂膀,兩人一起坐到旁邊的岩石上,抬起腦袋,做出一副認真傾聽的樣子。

看到兩人眼巴巴的瞅著自己,索恩沒有跟著坐下去,而是向前走了兩步,隨口說道:

「其實到底該怎麼做,完全在於他自己。我只是負責告訴他一件事,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不管這個選擇是得到還是失去。至於他到底有沒有聽進去,那我就不知道了。」

牛頭人阿利斯塔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庫泰格則流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哦,對了。」見兩人沒有說話,索恩突然想起一件事,於是望向坐在那裡也幾乎與自己平齊的牛頭人,詢問道:

「我聽說大地母神教會送給你一批來自南方王國的雷霆蜥蜴蛋。怎麼樣,進展如何?有沒有把握孵化出來。」

雷霆蜥蜴,顧名思義,就是一種掌握雷電之力的大蜥蜴。

這種大蜥蜴的體型正好與牛頭人匹配,可以充當他們的坐騎。

而大地母神教會贈送他們雷霆蜥蜴蛋的目的,其實就是為神殿培養一群雷霆蜥蜴騎士。

至於到底能不能夠成功,主要就看牛頭人種族有沒有這種馴獸天賦。

當然,如果能夠馴化成功,那將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僅僅只是想一想那些駕馭著雷霆蜥蜴的牛頭人,在翡翠原野奔騰而過的大場面,就讓人感到震撼。

「還沒呢。」提起雷霆蜥蜴蛋,阿利斯塔苦惱地皺了一下比獸人還要粗狂的眉毛,手肘放在大腿上,拄著斷了一根牛角的腦袋,一臉鬱悶的道:

「我的情況你又不是不清楚,這麼多年過去,瑞茲姆王城的那幫娘們兒始終沒有找到過一位選牛頭人種族的同胞,所以領地內的大大小小几乎所有事務全部都由我一人扛著,簡直就是……」

「喂,老牛,你是不是想說一個人在部落里又當爹又當娘的。」牛頭人話還未說完,站在精靈女妖肩頭的小魔鬼學著牛頭人的坐姿,悠閑地晃著兩條小腿,笑嘻嘻的調侃道:

「這個我可以向你們作證,因為我在巫師塔的水晶球里還真看到他抱著一個牛頭人幼崽,嘴裡不停地哼著哄小孩兒曲子,那模樣……嘖嘖嘖…….」

不過,這小傢伙還未說完,忽然就彷彿被掐住脖子似的,一下子又老老實實的閉嘴不語。

索恩望向一雙牛眼正氣沖沖地瞪著小魔鬼的阿利斯塔,思索一下,向他提議道:

「有關孵化雷霆蜥蜴的事情,我覺得你可以去下城區找一下清塵大師,向他學習一點馴養動物的經驗。畢竟他連凶暴動物都能夠將其輕而易舉的馴化,這種以脾氣暴躁著稱的雷霆蜥蜴應該沒什麼問題。」

「對啊!」聽完索恩的提議,阿利斯塔眼睛一亮,頓時來了精神,他抖擻著茂密的鬃毛,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

「我怎麼把這尊大神給忘了,那你們聊吧,我這就先告退了。小魔鬼,有空了常來玩,我請你喝酒。」

精靈女妖肩頭的小魔鬼聞言,幽怨地看一眼自己的新主人,早就失去人身自由的它只能拉聳著腦袋,一副焉了吧唧的樣子。

「塔靈大人,快送我回去。」牛頭人說完,急沖沖地對著空氣大喊一句。

話音剛落,他的身體便被包裹在一團深藍色光芒中,消失不見。

「這傢伙的性子還是這麼急躁。」看到消失的牛頭人,獸人劍聖庫泰格失笑一聲。

雖然他非常清楚,一個人隨著時間的流逝,自身的性格會越來越接近自身的種族習性,以及對這個種族的認同感也會變得愈發強烈,但他還是忍不住吐槽一句。

「其實看到你突然出現在這裡,我還是感到很驚訝的。」

索恩走到庫泰格身邊,神色一動,好奇的道:「這麼說你的修行已經提前完成,是不是進階到了英雄層次。」

庫泰格的進階職業是劍聖。

由於自身職業的特殊性,他並沒有選擇兼職其他職業去彌補自身脆弱的防禦力。而他掌握的狂暴能力,是因運氣好,在獸人種族的特性里無意中覺醒的。

用庫泰格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劍聖是所有近戰職業裡面,擁有最強大的爆發力,沒有任何一個近戰職業能夠比劍聖的爆發力更強。

如果他為了彌補自己的缺點去兼職其他無法與其匹配的職業,無疑是等於失去了劍聖職業的特色,最終只會芸芸眾生之中。

他既然選擇了劍聖這條只追求攻擊力的極端道路,就決不能想著向六邊形戰士的方向發展,這隻會讓他劍刃的鋒芒盡失。

對於庫泰格的這番言論,雖然索恩追求的是全能,而對方追求的是極致的爆發力,兩者可謂是一個極端,但他仍然覺得對方的話語說的非常有道理。

若是兩人的實力就這麼一直提升下去,不出意外,成功踏入天命傳奇的絕對是專精的單職業。

就好似三階英雄層次的提升,單職業想要完美進階,他們只需要走一條道路就可,而他則需要同時將兩個職業的道路提升至完美。

唯一讓他慶幸的是,遊俠與劍道家這兩個基礎職業的功能都很相似,都屬於雜而不精,讓他免走了很多不必要的道路。

倘若兩個職業屬於極端對立存在,那麼想要將其達成完美,簡直令人不敢想象。

他之所以會這麼問庫泰格,其主要原因就是在封神之戰結束后,對方便向他言明,由於得到清塵大師的指點,他打算在瀑上鎮上城區的劍冢閉關靜修,直至劍聖之路達成完美。

如今,突然被塔靈呼喚至此,是不是就意味著他已經完美進階至英雄層次。

「還沒有。」聽到索恩的詢問,庫泰格如實答道。

「那你這是?」索恩疑惑地望著他。

庫泰格的性子他還是比較了解的,屬於比較執著的那種,一旦給自己定下目標,就絕對不會輕言放棄。

要不然也不會在翡翠原野的玩家群體中,只有他一人將劍聖這個職業發揮得最為出色。

索恩隱隱感覺到對方這次主動從劍冢離去,沒想象中那麼簡單。

「是這樣的。」庫泰格看向索恩,神色鄭重的道:「就在一個星期前,我就像往常一樣,盤坐在劍冢的那具雕像前冥想,然後發生了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

說道這裡,庫泰格語氣停頓一下,然後下意識地望一眼瀑上鎮的方向,這才面色凝重的道:

「那具雕塑突然產生了一絲微弱的意識,他打算傳授我有關於戰刃的傳承。」

「戰刃?」聽完庫泰格的話語,索恩神色動容一下。

對於瀑上鎮上城區的劍冢,自戰爭結束,他已經將其調查得一清二楚。

那具高大的雕塑同樣是一名內測玩家,他的戰刃職業則是來自於凜冬城的九劍宗師所授。

對方生前擔任著凜冬城的強衛軍一職,就是貼身侍衛的意思,其手下全部是由劍聖和戰刃組成。

可謂是凜冬城最鋒銳的一柄利刃。

之所以全部隕落於瀑上鎮的上城區,主要原因是混亂的動蕩之年,那裡出現一處墜影冥界的裂縫。

這群以戰刃為首的強衛軍在與無數不死生物的慘烈戰鬥中,全部犧牲於此,變成一座座劍冢。

他們的戰刃首領也犧牲自己化為雕塑,將這道裂縫強行鎮壓。

聽庫泰格所言,讓他明白,這名職業為戰刃的強衛軍首領很有可能還殘存著一絲微弱的意識在雕塑中。

其目的就是為了將戰刃這個職業傳承下去。

就像九劍宗師花費近百年時間,只為尋找下一任九劍傳承者一樣。

若是真如他想象中那樣,對庫泰格來說,絕對是莫大的機緣。

因為九劍三大職業之一的戰刃,與劍聖這個職業簡直是太契合了,它們的職業特性均是依靠最為極端的爆發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