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卿卿瞅了一眼,微笑:「這是拔絲地瓜,用上好的白糖熬漿做的,夾一塊,會拔出長長的細絲,有點像藕斷絲連。在涼開水中蘸一下,絲就會斷。這個要趁熱吃。

入口酥脆,香甜可口。大家都坐,都來嘗嘗。」

蕭雋璟沒入席,在磨台邊品茶,聽到岑卿卿的話,有絲意外地多看了她幾眼。陽平縣會做拔絲地瓜這道菜的,就只有這一個廚子。這廚子在陽平縣最貴的那家酒樓做事,今天是他花高價特意請來的。

岑卿卿根本就沒去過那家酒樓,在認識他以前,以岑家的經濟情況,更不可能去。所以,岑卿卿怎麼知道這道菜叫拔絲地瓜,又怎麼知道如何吃的……

岑卿卿還在給大家示範吃法,來做客的村民們紛紛效仿她的樣子,人手夾一個吃。

「好吃,這道拔絲地瓜得用多少白糖和油啊,這不是燒錢嗎?」在東旭王朝,白糖、尤其是精細上等的白糖,那可是奢侈品,貴得很!

「果然讀書就是好,能吃到這麼貴的菜。如果不是托岑卿的福,我們恐怕一輩子都吃不到。」他們已在心裏盤算,等參加完酒席,一定要到村裏好好吹噓一番,讓沒來的人悔青腸子。

「村正,您見多識廣,可吃過這道菜?」

村正剛吃完一塊,正在回味:「沒有。今天來的小子不少,今日回去,可都要教導他們好好讀書。

只有好好讀書,才有好的生活,才能吃到各種各樣的美食菜肴!

只靠在山中打獵過日子,沒什麼前途,我們不能再讓後代步我們的後塵。」

眾人紛紛附和:「說的是,回去就叫孩子認字。只是縣城的書院不僅離得遠,我們也上不起。

村正大人,能不能請個人教咱們村的孩子讀書識字?」

村正搖搖頭:「你以為秀才那麼好請?咱們盧家村地處偏遠,出行不便,誰肯過來?」

「秀才不好請,童生總能請到吧?村正大人,咱們想讀書的,各家各戶出點錢,一起請個童生,辦個村塾。

也不求這童生教什麼高深的學問,至少先讓孩子們識字知禮。」

。 生和死,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尊重生命;生命是否高貴不重要,重要的是尊重自己的存在;

在自己還有生命的時候,在自己還存在的時候,帶著自己那顆人類的心,永不停息的追尋那個答案。

有沒有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充滿期待。

馬可以跑得很快,魚可以游的很深,鳥可以飛的很高,這都是它們的特點。

為什麼呢?馬跑得很快,但是馬不會四處去問自己為什麼跑得快;魚游的深,但是魚不會四處找答案自己為什麼游的深;鳥可以在天空翱翔,但是鳥不會去質疑為什麼自己可以飛的那麼高。

我是人,我不會那麼快,那麼游,那麼飛,但是我能夠去找、去追求那個為什麼。其實,這就是人類的不同啊,這就是人類的那顆心啊!!

———-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

舒如雪一想到,剛剛是怎麼被弄到這裡的,就心裡恨得要死!!

幾分鐘前,她像往常一樣,到校門口等司機先生接過自己,誰知每天接送她的司機先生,忽然打電話跟她說,他那邊的車子出現了問題,要晚點過來,她便站在校門口等著。

誰知道忽然聽見了秦月如呼喚聲,從不遠處的巷子里發出。

「如雪,快來看啊,這裡有一隻流浪貓,受傷了,好可憐哦!!」

舒如雪沒有搭理她,繼續站在櫻花樹上等著司機先生。

此時學生們都已坐著自家的車,走的差不多了。

舒如雪淡淡的看著一輛輛的車駛過。

秦月如聲音又傳不出來。

「如雪,她快要沒氣了,你快過來看一下啊!」

舒如雪:你有叫我的時間把它抱去寵物店,或者打電話不好嗎?!

真的是!!

算了,還是去看看吧,畢竟是一條小生命。

舒如雪尋著聲音走過去,剛走進巷子就被人捂住嘴巴往裡面拖。

舒如雪恨恨的看著,眼前發出聲音的錄音機。

其中一位大漢,見她死死的盯著錄音機,開懷大笑的說道:「聽說她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便跟根據她平時說話的聲音,偽造了這聲音,沒想到你還真上當了,不是說最好的朋友嘛,怎麼連聲音都分辨不出來?!」

舒如雪:呵!好朋友,鬼跟她是好朋友!!

沒想到我重生一遭,還是要重複經歷上一輩子的事嗎?!

哈哈哈……上天何其不公,即使是讓我重生了,也只是要我重新再經歷一遍,上一輩子的苦而已,敢問上天,讓我重生又有何意義?!!

不行,我不能就此放棄,就算死,也要從他們身上咬下一塊肉來,我還要回去報復秦月如呢!!

為什麼會這麼篤定是她做的?!

當然是因為她的聲音很獨特,每一次說話尾音都會上揚,所以就算是模仿也不可能模仿的這麼像,所以一定是她本人的聲音!!

而且再聯想到她離開教室前,看向自己那如毒蠍子般的眼神,就百分九十肯定是她了,只怪自己沒有早做防範!!

唉,重生一輩子的人了,竟然還如此的不設防!!

唉!都怪我覺得,我是重生的,就自以為是,有了優越感,將所有人都不放在眼中!

終究是我輕敵了……

唉……

舒如雪無法做任何掙扎的,被黑色西裝的人帶越來越遠……

……

秦月如!今日只要我不死,你就準備好身敗名裂,生不如死吧!!!

還有你們!

舒如雪狠厲的看著眼前的一群人。

忽然舒如雪看到牆邊的一塊尖銳的鐵塊,正當她想衝過去拿鐵塊反擊的時候,就有人將一個壯漢踹倒在地上了。

舒如雪轉頭看去,就見迎著夕陽而來的舒玉清……

舒如雪默默的流下了淚水……

原來我重生並不是沒有意義的,原來重生是想讓我知道,我一直恨錯了人……

原來如此啊……

……

舒如雪癱坐在地上抬頭仰望天空,天是那樣的湛藍無暇,一望無際,彷彿它可以容納世間萬物……

原來一直是我被仇恨蒙了心,忘記了世間最好的一切,不是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也不是愛恨情仇、怨別離,更不貧窮富貴的資源,而是那一顆靜看花開花落、日月星辰,觀人生百態的平淡之心啊!

舒如雪露出自重生以來,第一抹真誠的笑。

舒子言下車快步跑到舒如雪身邊,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燒。

「妹妹,這是誰做的?!我要殺了他!!」

「二哥,我想回家。」

「好好好,哥這就帶你回家。」

舒子言一把將舒如雪抱起,往車上走去。

……

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歲月不居,時節如流,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轉眼便到了高三。

這段時間裡也會有人,經常給舒玉清製造麻煩,但是也都被舒玉清給暴打了一頓。

次數多了,那些人也就學乖了。

另外,在舒玉清、上官軒,以及默默搞事情的舒如雪,三人的操作設計下,青龍幫全部都落網了。

警方根據青龍幫,也順藤摸瓜出了很多黑心商家,例如舒玉清剛到這個世界,用畫換錢的古玩店也是其中之一。

還有好幾家聯名合作的店都被查了出來,並且處理了。

全國也對這件事表以重視,進行了全盤搜查,還真查出了不少的偷稅漏稅,或者是與黑幫聯合的店面,全局發生了大清洗。

……

這天上官軒側目看向身旁的舒玉清。

「明天是我十八歲的成年禮,你應該會來的吧。」

舒玉清「嗯,會去的。」

舒玉清表示:呵!小樣,別以為我不知道,如果我說不去的話,那肯定有的受了!!!

也不知道這上官軒是怎麼回事,兩年前的某天,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脈一樣,各種撩,真的是被弄的煩不勝防煩!!

唉!!原主,你快回來吧!!

上官軒聽到舒玉清同意了,心中很是高興。

「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了哈!!」

「嗯,知道了,知道了!」

上官軒還想說什麼,忽然有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姐,我也會一起去的,到時候我們一起啊!」

舒玉清無奈的看了一眼,氣喘吁吁追過來的舒如雪。

自從兩年前救過她后,她就一直各種套近乎,舒玉清表示:你可是害死原身的罪魁禍首啊!我怎麼可能會跟你走近,那豈不是對原身的傷害嗎!!

舒如雪可不知道舒玉清此時的想法,她心中則是因為報了仇,而非常舒爽。

哼,秦月如那個小樣,現在已經身敗名裂了,她現在的狀態,用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也不為過啊!!

嘖,什麼時候要去看看她,好好的笑話笑話的她才好!

哈哈哈……

舒如雪才不管舒玉清有沒有理她,她並肩站到舒玉清的身邊。

「姐,你什麼時候能回家吃頓飯嗎?爸媽都很想你。」

舒玉清不咸不淡的說道:「再說吧,而且明天應該就可以見到了吧。」

「說得也是。」

三人並肩走著,清晨的陽光溫柔的灑在三人身上…… 他說著,便自行將兩根線焊接到了一起。

滋啦!

一聲脆響傳來,緊接著,一股濃煙伴隨著焦糊味兒便從傑諾斯的胸前傳了出來。

「吶,你看吧。」

鋼鐵戰車微微一笑,旋即接過了傑諾斯手中的電焊槍。

他自己本身也是一個機器人,而且理論上身體結構還要比傑諾斯複雜許多。

畢竟他能夠變化成那麼多的形態,其中機械零件的複雜程度自是不言而喻的。

也正因為他是個機器人,所以平時難免會出點兒小毛病。

不過那些都是由他自行修復的。

除了之前在萬磁王事件中,他的損傷實在是過於嚴重了,因此才會麻煩到鋼鐵俠的助手賈維斯。

望著正幫助自己修復零件的鋼鐵戰車,傑諾斯的雙眼不禁猛地張大了起來。

他原先以為蘇沫手下的念動力俠已經很是強悍了,因此並沒有過多留意鋼鐵戰車,還以為他只是蘇沫的一個交通工具罷了。

卻不曾想,這人竟然也不簡單!

不過幾個小時,鋼鐵戰車便將傑諾斯全身受損的大部分零件給修好了。

「我原來還以為你的內部結構有多複雜呢。現在看來,不過如此嘛!」

鋼鐵戰車放下了手裡的扳手,洋洋得意地對傑諾斯說道。

「看來,我之後還得找庫斯諾博士再強化一下身體了!」傑諾斯暗自發誓道。

剛才鋼鐵戰車幫自己修復身體之時,他已經仔細觀察過了面前這人。

發現這傢伙的機械精密程度,要遠在自己之上。

這不免激起了他的一番好勝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