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賽前採訪說的那樣,JDG從來沒有將這支失去UZI的RNG視為最大的敵人!

縱使RNG連砍LGD和IG來到自己面前,zoom仍然在和教練組研究探討破除TES中上野體系的辦法……

不光是選手,紅米教練也完全沒想到,RNG這個臨時救火的打野會將狀態,心態,操作都處在巔峰的Kananvi硬生生打成突破口!

而NEW也完全頂住了zoom的壓力,雖然被壓制經濟和補刀,但是並沒有如他們意料當中的那樣崩線……

在超級兵進塔的時候,zoom絞盡腦汁思考着,直到防禦塔破碎后,那巨大的崩塌聲也將他砸醒!

沒了!面對一個有閃現的加里奧和發育爆炸的豹女,zoom知道只要自己靠近到一定距離,加里奧一定會交閃開自己!而後自己的大招想都不要想,一定是開不出來的!

看着豹女和韋魯斯正一下一下的拆著水晶,zoom沒有放棄,在知道沒有操作空間后,仍然不懼的向正在拆塔的豹女和韋魯斯逼近!

死也要站着死!

而這也跟站在後面看的lokeN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渾身沾染著聖火的熾天使向RNG發起了最後的衝鋒!

zoom極限之中,在xiaohu暈住自己之前按下了大招。

巨大的金光頓時籠罩住了天使的身體,讓他免受凡人的侵蝕!

與此同時也意味着天使將陷入長達3秒的不能攻擊的狀態!

而寧越隨後的閃現脫離範圍更是有了殺人誅心的效果,給zoom一種我一點血都不想掉的感覺!

雖然他並沒有這個意思,這從他閃現之後第一時間就開始aJDG的樞紐水晶就能看出,寧越有多想贏下這場比賽!

一旁的gala更是不斷的將自己手上的箭射出去,一年來,自從他轉會到RNG之後,面臨的指責聲和嘲諷就從未中斷過,有哪個ad不夢想着有跟UZI一樣的地位?

更何況,誰知道在來到RNG之前自己險些連職業生涯都被迫中斷了!

從LPL沒有一家要他,到坐上昔日UZI坐的位置,再到每個BO5都將自己的戰術作用發揮的淋漓盡致的表現,此時的他正將這幾年所有的努力,那些熬夜打的Rank,承受過的壓力化為手中的利箭一發一發的射出去,縱使天使就在身邊,Gala仍然沒有一絲慌亂!

經歷過這些日子的磨練后,Gala徹底將自己最薄弱的經驗部分和心態補了上來,而後就是等待一個合適的版本和合適的機會,那時候Gala將用自己開掛般的操作向世界宣告:LPL再次出現了一個超一流的ADCarry!

……

一旁被天使大招籠罩在內的xiaohu,同樣在攻擊著樞紐水晶,雖然裝備的限制讓他的傷害看起來可有可無,但他依然用自己巨大的身軀狠狠的砸向通往世界賽的最後一個阻礙!

單殺狀態正盛的Faker,讓他在網友的吹捧下見到了巔峰的美好;S8雖然丟掉了最重要的冠軍,但是他仍然感知到了自己處於一個最優秀的的團隊;而當昔日並肩作戰的兄弟一個個離開賽場,他何嘗沒有動搖過?

可是終究還是被心中的那團火焰和對那個榮譽的渴望佔據了上風,有心改變,卻不知怎麼改變,困擾了xiaohu很久的問題終於在寧越登場后迎來了轉機!

在寧越不計代價的支援下,xiaohu終於找回了巔峰時期的感覺。

現在,xiaohu更是配合著寧越將大招結束的zoom送回了泉水!

不管結果如何,zoom整個比賽的發揮都足以讓RNG尊敬!

xiaohu的加里奧砸出了重重一擊!已經到極限的水晶在經歷了xiaohu最後一擊后完全破碎了開來……

舞台上的燈光閃耀在RNG每個人身上,就如同那黎明前的一絲曙光一樣,RNG終於靠着自己回到了世界賽的舞台上!

基地破碎的一瞬間,xiaohu顧不得跟裁判確認,一把扯下了耳機,衝到了寧越的身邊,從背後一把摟住了他。

寧越心中雖然也很激動,但是往日的形象畢竟要是要的,所以也只是拍了xiaohu幾下。

而後欣喜若狂的選手們紛紛加入戰團,早在上高地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的教練組也沖了上來跟選手一起慶祝了起來…… 炑林問道:「是進入那個「生死門」吧?」

納蘭嫣然輕點點頭,接着帶着希冀的目光,道:「是的。那師兄你呢?要不要去?」

炑林輕揉了揉額頭,道:「不好意思啊,師妹。我現在出關后,有自己的事要做,所以,抱歉啊~,我不能陪你去~」

納蘭嫣然神色瞬間黯淡,接着恢復過來,牽強的笑着道:「沒事的,師兄既然有別的事情的話,那就做吧!」

炑林輕摸了摸納蘭嫣然點頭,道:「謝謝你。跟我說說雲嵐宗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吧!我感覺到有兩種異火融合在一起,爆發出的破壞力,是雲嵐宗出了什麼事嗎?」

納蘭嫣然深吸一口氣,道:「是蕭炎,他用兩種異火融合,然後把雲嵐宗摧毀了部分,宗下弟子倒是沒有人有事,不過,那雲棱大長老卻被其殺了。」

炑林微皺着眉,心想到:我閉關了那麼久?

隨後炑林問道:「他,怎麼會這麼做?」

納蘭嫣然道:「那時候,聽蕭炎說,雲棱大長老帶着兩名長老,將蕭家…所有還在蕭家的青年子弟…殺了,除了一些老弱婦孺和外出的蕭家子弟倖存外,其餘人,都被大長老殺了…而且,蕭家的族長蕭戰,也失蹤了。所以,蕭炎來到雲嵐宗,怒殺大長老……」

「接着,師祖他老人家出來后,本來要將蕭炎禁足在雲嵐宗的,雲嵐宗的護宗大陣都用出來了,可是,還是沒有將他留下,最後他爆發出斗宗的力量,瞬間將大陣破除后,逃走了。」

炑林點點頭,道:「哦。原來是這樣。那時候師父他沒出關嗎?」

納蘭嫣然道:「沒有。」

炑林道:「好了。嫣然,你不用管這些,沒事的,雲棱大長老要滅蕭家,其中還是有些問題的。但是,你不用擔心,這雲嵐宗,暫時還是安全的,我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你現在也別問,總之,快速使自己強大起來,保護好自己,一切的答案,都有揭曉。」

「走吧,這會,師父她應該出關了。我跟她道別一聲,就離開了。剛剛我和你說過的,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要說出去,最好是,忘掉!知道嗎?」

納蘭嫣然神色不寧得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師兄,你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

…………

雲嵐宗。雲韻的房間。門外,一男一女在那站着。

炑林敲了敲門,說道:「師父,在嗎?」

不一會兒,房間里雲韻的聲音傳來,道:「炑林,嫣然,有什麼事進來說吧。」

進去后,炑林和嫣然異口同聲道:「拜見師父!」

雲韻微笑道:「行啦,跟你們說過很多次了,這些虛禮不用行的。炑林你可是沒有事的話,是不會來找我的,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有什麼事?」

炑林裝傻充愣,道:「是嗎?不是吧!我都忘了呢!」

雲韻好笑着無奈的搖搖頭,道:「既然如此,沒什麼事的話,那就回去修鍊去。」

炑林急忙道:「不,別,有…有事。」而雲韻似笑非笑的看着炑林。

炑林深吸一口氣,道:「師父,我要去迦南學院報到了。」

雲韻眉頭輕皺,隨後鬆開,問道:「你報了迦南學院?」

炑林答道:「嗯,是的,兩年前報的,曠了兩年,我當時說過,兩年內會自己過去的,如今,時間差不多就到了,所以,師父,我又要離開了。那……」

雲韻抬手打斷炑林,道:「既然如此,我允許你出去,反正我也強留不下你。你自己去迦南學院,路上要經過黑角域,那是大陸上最亂的地方,小心點。到達迦南學院后,記得傳回一封書信。」

炑林點點頭,道:「好的。謝謝師父。那事不宜遲,我就先去了。」說完,對着雲韻拱手一下,隨後伸手摸了摸納蘭嫣然的頭,說道:「那,師兄先去了,再見。」

當炑林離開后,納蘭嫣然對着雲韻道:「師父,嫣然決定要去那裏了,還望師父成全!」

雲韻皺着眉頭,說道:「嫣然,你真的決定了?」納蘭嫣然不再多說什麼,堅定的點點頭。

雲韻嘆道:「唉~好吧。不過,嫣然你記住,裏面危險無比,一切小心。」

…………

炑林離開后,一路向著迦南學院的方向飛去,在接近黑角域時,進入一個樹林里,對着虛空道:「別藏着了,出來吧。」

接着炑林前方樹木後面走出一個蒙面的黑衣人,那人出來后,拱手道:「不愧是炑林少爺,能夠發現我。」

炑林微笑道:「是凌老啊,好久不見。薰兒在迦南學院裏,她…還好嗎?」

凌影輕咳一聲,說道:「咳…小姐她很好,就是一直思念著某人,希望某人能夠儘快出現在她的面前。」

炑林輕笑着喃喃道:這傻丫頭…

接着道:「凌老,你回去后,告訴薰兒一聲,我很快就去學院找她。」

凌影恭敬道:「好的,那麼,炑林少爺,我們就此別過。」說完,便離開了。

炑林暗道:這黑角域應該有什麼拍賣行吧,呵呵,凈蓮妖火殘圖,必將是我囊中之物。

炑林看向前方,看見兩個人影,便快速過去…

炑林看着眼前的兩人,一胖一瘦,道:「蕭炎,好久不見了。」接着對着那胖子問道:「他是?」

蕭炎道:「少宗主,你好,他是誰,其實我也不認識,我只不過是想買份黑角域的地圖的。」

那位胖子震驚道:「您們二位是煉藥師大會的第一和第二名?」炑林和蕭炎默不作聲的點點頭。

那位胖子道:「兩位要去黑印城的吧。不知可否與我同行?相互照應一下,我運送一些貨物。還有…若是我的隊伍遇到些麻煩的話,拜託你們出點力,可以吧?」

接着道:「入內部黑角域,兇險萬分。所以,我現在只能帶你們走出這黑域大平原。剩下的路,我給你們的地圖上是有指示的。應該沒問題的吧?」

炑林無所謂道:「沒問題,免費給我們一張詳細的地圖就可以了。」接着那胖子望向蕭炎,道:「呵呵。我們商隊的目的地是黑域內部的「黑城」。那裏後天便是要舉行一年一屆的拍賣大會。」蕭炎有些意動,接着猶豫了一會,也點頭答應了。

那胖子道:「太好了。我叫多瑪,先謝謝二位了。」

。 這個荒廢的大別墅,是白詩音曾經的家。白家在白城,也是首屈一指的名門。

三年前這裏曾經繁華一時,可是現在卻滿目荒蕪,還有遠處被大火焚燒后的半壁殘垣。

這一切,都是拜徐卿生所賜!

徐家和白家是世交,老一輩在徐卿生和白詩音剛出生的時候,就訂下了娃娃親。兩家的老人,都盼著兩個孩子快快長大,好喜結連理。

小時候的兩個人,可以說兩小無猜,可是長大后,各自有各自的學業,因此聚少離多。少年時的那份情誼,也就只保持在了當初的青澀單純階段。

後來,徐卿生事業有成,在他爸爸的多次催促下,他到白家提親。可是卻沒想到,他被白詩音拒絕了,因為她已經有了心愛之人。而她的心愛之人,卻是她的養兄白心誠。

白心誠是個孤兒,他的爸爸因為欠債太多,跳樓自殺。他的媽媽一急之下,也突發心臟病,死了。白新城家的房子被沒收了,他無家可歸,在社會上流浪。有一天他暈倒在白詩音家的門前,被當時只有十五歲的白詩音發現。

她見他可憐,就讓傭人把白新城帶回了家,給他飯吃。她知道了他的遭遇后,非常同情他,就懇求爸爸媽媽收養他。

白新城比白詩音大一歲,白詩音就叫他哥哥。她有了一個哥哥,很開心,幾乎和他形影不離。

而白心誠長大后,出落得玉樹臨風,高大帥氣,尤其那張臉,和電視劇里的小鮮肉相比,毫不遜色。

也許是兩個人太親密了,漸漸的就滋生了男女之情。但是兩個人都不敢告訴白詩音的爸媽,直到徐卿生上門提親。

白詩音的爸爸知道自己的女兒和養子,竟然有了姦情,氣得差點暈過去。

他拍著桌子,指著白新城說:「我真是養了一條白眼狼啊,你從今天開始,滾出白家!你,」

他指著白詩音:「你從不記事起,就是徐家的媳婦,你早日和卿生完婚!」

他讓人打斷了白心誠的一條腿,趕出了白家,並和徐家這邊商量好了日子,要讓白詩音嫁過來。

白詩音當然不同意,她誓死抗爭,卻被爸爸關在了家裏。

徐卿生看不過去,私自放了白詩音,說:「我現在給你個機會,讓你看清楚,你喜歡的那個人,到底是個什麼人!你反悔了,隨時回來,我會一直等你!」

白詩音還是很感激徐卿生的,就偷偷跑去找白新城,兩個人商量著離開白城。

可是在離開的那天,卻被她爸爸找到,再次帶回了白家,並且和徐家訂下了婚期,讓她嫁給徐卿生。

而徐卿生再沒有給她機會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