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大唐,即便是李靖,都不敢輕易的擔這個罪名,他面露凝重之色。

「若是毀銅錢來鑄造銅壺,然後用來製作炸彈,大抵,需要半貫錢,若是要造個五千個銅壺炸彈,大抵也就是兩千五百貫而已,錢倒是不多,大軍出征,別的不說,我軍中的銅錢便有數萬貫之多,都是用來臨時的賞賜將士們用的,可是,問題在於,這些毀銅錢的罪名,殿下,這個……」

李靖猶豫着。

「你不知,我不知,誰知道?」

李恪見此,呵呵一笑朝李靖擠眉弄眼起來。

「何況,即便是此事最後泄露了,咱們這可是抗擊突厥啊,為的也不是自已的私利,父皇是明君,自然也會有公斷的,李將軍還是不要太過於擔心。」

嗯,如果不是李恪眼下,手裏壓根就沒有銅錢的話,他也犯不着找李靖了,自已就直接的鑄造了。 鴻飛酒店與夢裏一模一樣,所以儘管我是*來,但卻並不覺得陌生。

車子停到了正門旁邊的一處灌木叢后,秦胖子不敢下車,扭過頭看着我。

說實話,這樣的事情我也是*經歷,不過自從七年前,我被野狼叼進柳樹溝出來之後,我就覺得自己已經死過一次了,所以並沒有什麼好怕的。

更何況,我腰中有那把短刀護體,上次在將軍墳,我可是親眼得見它是如何灼傷狐妖的手的。所以我相信這不是凡間之物。

秦胖子按照我的囑咐,準備了一個大號的編織袋,他緊緊的掐在手中,跟在我的身後。

我們輕輕的推開了正門,隨着一陣咯吱吱的聲響,一股乾燥的灰塵順着門梁飄落下來,我早有準備,所以閃到一旁,可秦胖子動作笨拙,卻被弄了一身。

一樓是一個寬闊的大廳,裏面東倒西歪的擺了一些桌子和椅子。靠着大廳東面的牆壁,是經過精心裝飾的舞台,不過顯然年頭已久遠,無論是舞台上面羅列的射燈,還是地上原本是紅色的地毯,都已經蒙滿了厚厚的一層灰塵。

舞台的背景是一塊巨大的組裝的屏幕,已有多個零件損壞,好似打了補丁的衣服。屏幕是暗灰色,看樣子就知道多年沒有亮起來過了。

牆角處是電梯,不過顯然這裏沒電電梯是不能用的,於是我便按照夢中的記憶,來到了一旁的步梯。

剛要抬腿往上走,秦胖子在身後扯了扯我的衣襟。

「神仙,要上三樓的話,得從這兒走……」

他指了指旁邊靠近牆角的一間小屋,屋門不大,上面掛着一個門牌,寫着經理室。

我這才想起,秦胖子曾說過,這家酒店一樓是用來招待那些過往的貨車司機,只有三樓才是招待那些不方便見人的老闆的。

所以一定是有暗道的,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上樓。

於是我便跟在他的身進了經理室,屋子不大,擺着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旁邊還有一個鐵皮的檔案櫃。

檔案櫃已經生鏽,變成了暗紅的顏色。

秦胖子伸手拉開了檔案櫃的門,隨着咯吱吱的一聲響,眼前露出了一條暗道。

我心中不禁覺得好笑,看來當年秦胖子承包這家酒店,在這些地方可真沒少下功夫。

走進了暗道,眼前是一條樓梯,順着樓梯爬了上去,終於到了三樓。

眼前是一條幽暗的走廊,地上鋪着厚厚的地毯,地毯上同樣落滿了灰塵。走廊的兩旁是一間又一間的屋子,都緊緊的關着門。

這地方太眼熟了,在秦胖子的夢裏,我曾來過。

秦胖子停住腳步,不敢往前走了,伸手指的指旁邊的307。

「就是……就是這兒……」

307,也正是李鐵軍和狐妖鬼混的那個房間。

這不禁引起了我的猜疑,這個狐妖並不簡單,看來他知道的事情不少。所以她一定知道這307號房間里,是藏着一具乾屍的。可他為什麼和李鐵成鬼混的時候,也選擇這間屋子?

我來到屋門口,側着耳朵聽了聽,裏面如同外面的走廊一樣,一丁點的聲音都沒有。

我試着推了推門,稍微用力,隨着一陣歌吱吱的聲響,門打開了一條縫隙。

一股乾燥的灰塵的味道迎面撲來。我提着鼻子仔細的聞了我,恍恍惚惚的從這灰塵的味道之中,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這血腥味兒低沉厚重,想必不是新的。

秦胖子站在門外,渾身開始顫抖了起來,他的臉色煞白,雙腿不敢挪動腳步。

我扭頭看了他一眼,他正伸手抹著額頭上的汗。

為了給他壯膽兒,我伸手摸出了腰間的短刀,低聲的對他說:

「有我在,你怕啥?跟我進來……」

話音一落,我邁步就往裏走,我的身子剛剛進了這間屋子,只聽着咣當的一聲,身後的門突然關上了。

儘管我早有準備,而且手裏握著短刀,並不是特別的害怕,可是突然之間陷入了黑暗,門又被徹底的被關上,我的心裏多少還是有些發毛。

我伸手拽了拽,屋門紋絲沒動。我聽見外面傳來秦胖子那猥猥瑣瑣的呼喚聲:

「神仙……神仙……」

這小子是被嚇破膽了,跟我進屋他不敢,獨自留在外面又害怕。

我心裏清楚,關門的不是風,一定是這屋子裏那具乾屍的怨魂。

想到這兒,我反倒鎮靜了下來。

藉著對面窗戶投射進來的淡薄的月光,我仔細的打量了一番。

一張床,一張桌,一張沙發,一個衛生間。標準的酒店的配置,跟夢裏的一模一樣。

眼前是一張大床,床上的被褥凌亂,也落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我把短刀叼在口中,伸手扯掉了床上的被褥,打算去掀開床板。因為秦胖子說過,那君乾屍就藏在床下的內閣里。

可這床板又厚又重,我鼓了鼓勁兒,並沒有掀開。

我在手中唾了兩口唾沫,用力的揉搓幾下,雙手抓住床板的邊緣,使出了渾身的力量,用力的向上一掀……

床板被掀開,被褥上的灰塵也被激起來,一時間屋子裏灰塵四起。

我用力的一推,床板被我推落到一旁,可當我穩定心神朝床下看去的時候,着實的嚇了我一大跳。

床板下面的隔間里,躺着一個女子,她穿着一襲紅衣,就那麼靜靜的躺着。

她雙目微閉,唇紅齒白,臉上透著紅潤,雙手隨意地搭在*。怎麼看都不像一具死了幾年的乾屍,分明是一個睡著了的活人。

並且我也一眼認出,這正是狐妖!

我大驚失色,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它會出現在這裏。

早就懷疑他和鴻飛酒店裏面的惡鬼有關係,一直發覺這幾次與他之間發生的事情,總是特別的巧,難道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就是為了引我到這裏來?可他到底圖的是什麼呢?

我的大腦飛快的旋轉,但仍舊想不清楚這裏面的根由。

可就在此時,躺在床下的狐妖,竟然緩緩地抬起了一隻手…… 李安安急急忙忙孩子送去幼兒園,她覺得自己是躲不過去了,但是又不能帶著孩子跑。

「媽咪,你臉色發白,昨天晚上感冒了嗎?」李俊俊心疼的問,媽咪沒錢看病嗎?哥哥有卡。

李安安在俊俊臉上親一口「沒有,媽咪只是胃不舒服。」

李君君很暖心地去問老師要了一杯熱水遞到李安安的手裡。

「媽咪,那你要多喝熱水,要好好照顧自己哦,晚上來接我們。」

李安安露出了一個苦笑,她不知道自己今天下午能不能來接孩子。

好在,如果不能來,還可以打李嬸的電話。

把孩子送去幼兒園,她慢吞吞去了公司。

她去找褚逸辰,褚逸辰不在,李程在辦公室整理東西,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氣消失,她主動道歉,褚逸辰卻不在。

李程見她進來微笑。

「李安安你化妝技術不錯,我都沒認出來」

李安安嘆氣,李程也知道了。

「我是有苦衷的,你也知道我之前的賬號被奪走了,所以我才想著用這個辦法奪回來,我不是有心欺騙的。」

李程把整理好的文件拿在手裡,禮貌而不失溫和地說。

「這件事你不用和我解釋,去和總裁解釋就好,不過今天的會議有點長,估計要到中午你可以在這裡等。」

「什麼會議那麼長?」她覺得褚逸辰故意在整她。

「這我就不知道了,這是總裁吩咐的。」

李程拿著文件離開。

李安安在辦公室里坐立不安,褚逸辰這是在給她心理上的折磨,明知道她現在害怕卻不見她,讓她像個小貓一樣在這裡跳腳,卻毫無辦法,又離不開,可惡的男人!

算了,還是出去躲幾天,孩子就拜託給李嬸,等褚逸辰消氣了她再回來。

剛跑到公司大門就被攔住。

「李安安,總裁說讓你在辦公室等他,哪裡也不準去。」

李程突然神出鬼沒地出現在公司大樓外,身後還跟著兩個保鏢。

李安安肯定,他是故意在這裡等吧,知道她會跑。

出不去了,她只好垂頭喪氣地回辦公室。

李程去了會議室,但總裁辦公室外留了兩個保鏢守著李安安,現在是徹底的走不掉,她坐在沙發上手捂著臉,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褚逸辰會對她怎麼樣?關起來打一頓,還是他常說的扔到海里喂鯊魚。

應該不至於吧,畢竟他們兩個現在相處得還挺好,昨天他還親了她呢,不至於那麼絕情。

她一邊往壞處想,一邊又不停地安慰自己,感覺自己精神分裂,快像個神經病。

等了兩個小時,她站起來往外走,兩個保鏢擋住她的去路。

「總裁吩咐,你不能離開這間辦公室。」

「我要去洗手間。」

保鏢讓她離開辦公室,但隔了幾步距離跟著她。

李安安在所有人同事的矚目下往洗手間走去。

水龍頭下拚命地洗臉,讓自己冷靜。

小張神秘兮兮地走進洗手間「李安安,為什麼總裁讓保鏢跟著你,你做什麼?逃跑嗎?總裁那麼帥,你怎麼想的。」

李安安眼睛一亮「不是的,就是出了點狀況,能不能幫個忙讓我跑出去?」

小張立馬一陣風一樣地沒影了,聲音還在後面飄蕩。

「我知道啦,總裁和你玩情趣遊戲,那就不打擾了,我先走了!哈哈哈哈」

李安安罵了一句沒義氣。

。零點中文網] 「公路開始更新了,準備記錄吧。」拉姆從地上站起來,目光盯著震動的公路。

夏波在一旁觀望著,這些人記錄公路更新的手法非常複雜,不單單要記錄公路更新之後公路的寬度、裂縫的深度,還有規則的變化。

至於隊長交代他的記錄方法就十分簡單的,只需要了解公路的變化就行,畢竟他們的信息小組才剛剛起步,完全做不到像是第一小隊那麼細緻的記錄。

夏波立在一旁,看著地面上不斷變化的公路。

忽然,他身旁的規則突然涌動起來。

拉姆他們沒有注意到,但是夏波卻真真切切的注意到,甚至感覺到周身規則的變化。

他心中莫名,立刻抬起頭盯著面前蠕動的虛空,甚至準備好了應對的方法。

就在這時,一股莫名的冷意從天降臨,一下入侵他的體內。

瞬間,身體就像墜入冰窟一般,巨冷無比!

夏波駭然欲絕,心中大震,當即意識沉入儲物櫃,取出公路令牌欲要打開隧道進行公路穿梭。

這變化實在是太突然了。

然而還沒等他取出公路穿梭令。

系統界面竟然自己跳動出來,上邊浮現三個大字:

「你…是…誰!」

夏波心中驚駭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他不安的盯著拉姆等人,他們一切正常,也就是說只有自己被規則襲擊了!

他想到了規則是存在智慧,那麼自己在柱子前刷貢獻值的事情他也注意到了!

也就是說,自己被發現了!

夏波心中變得不安,這可是規則!

好在融合了血魔之心之後,他的心境變得無比強大,不安很快就鎮定下來,他盯著系統,目光微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