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更享受和愛人在一起平淡的生活。

「美津子你和千里先生不就很好嗎?」

涼子略帶憧憬。

美津子笑了笑:「那是你不知道以前千里的樣子,他啊,可是很不著家的呢。」

相比較於精靈學者,訓練家才是更為忙碌的群體,也更加的危險。

家人甚至不知道對方能不能在一次外出之後順利回歸。

兩人不知道因為這個發生過多少次的爭吵。

但,結局是好的。

現在的千里,在世界上都無疑屬於強者的行列。

「對了,等到小勝完成基礎知識的學習,我們估計也要搬家了,這次是去豐緣。」

美津子笑臉盈盈的說道。

她已經習慣了陪着千里到處亂跑。

不過這一次,想來應該是不用再跑了。

旁邊「偷聽」的哲也當然知道這是去幹什麼。

看來在這時候,豐源聯盟已經向千里發出邀請,想讓他去擔任橙華道館的道館主了。

只不過千里出於家庭的考量沒有答應。

也不知道等他上任的時候,自己會在哪裏。

夜晚中,一屋子人心思各異,但充滿了歡聲笑語。

無論未來怎樣,總要自己去經歷。

別人所看見的未來,不一定就是真實的。

幾人的聚會一直到凌晨方才結束。

這還是因為小遙和小勝明天要上學的緣故。

否則,以身作則的五個成年人少說還要再聊上一段時間。

「那麼,就祝你成功!」

知道正輝這次回關東有個大實驗要做,其餘四人皆是送上了祝福。

涼子甚至還拿出了一捧花。

六瓣紅花加綠葉,這是滿金花店的招牌——葛拉西蒂亞花。

正輝的臉色一怔,隨後有些沒落的接了過來。

葛拉西蒂亞花常在生日或紀念日等日子裏被人紮成花束送出,主要是為了表達感激之情。

更加深層次的含義則是,送花者與被送者永遠都是朋友,但,也只是朋友。

就好像,你永遠也無法化開對方內心的堅冰。

美津子也被涼子這一手給嚇了一跳,這未免有些太直接了。

可看着對方的眼神,她沒有多說什麼。

或許,這個做法,並不錯誤。

夜色之下,正輝和涼子的身影漸行漸遠。

哲也也適時提出了告辭:「那麼,我也先回去了,有空聯繫。」

「有空聯繫。」*2

第二天。

「姐,你那同學靠譜不?」

「當然,那可是『不會眨眼的公主殿下』,她的成績可是我們學校最好的。」

……

「老哥,這道題怎麼做?」

「嗯?你是哪裏來的這份試題?」

「是我的好朋友給我的,說是她的弟弟的作業,她自己不會做來着,但我也不會啊。」

「唔,我看看啊——進化之後身高與體重變化相反的精靈類型,至少舉例十種並且分析原因。

這種題目的話你先要……」

「謝謝老哥~」

「可算了,你老哥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以後要自己好好寫作業啊。」

「實在不行,打電話問老哥你嘛,你可是精靈博士誒~」

……

今天晚飯前被混合雙打了的小勝不是很明白,自己的計劃是如何泄露出去的。

明明老姐和涼子姐是不會和爸媽亂說的才對。

捂著自己通紅的屁股,看着眼前堆積如山的試題,小勝欲哭無淚。

「好了,簽好了。」

滿金道館內,哲也把一份協議遞給了一個秘書打扮的人。

「那麼,恭喜哲也訓練家你成為我們滿金市的榮譽居民,也恭喜我們滿金市多了一位如此出色的訓練家。」

滿金市市長滿是笑容的和哲也握了握手。

鬼知道昨天聽見小茜和他說要讓哲也成為榮譽居民的時候他有多高興。

這可是百年以來唯一一個虹色之羽的持有者誒。

光這一份政績,就足以讓他在城都地區其他城市的市長面前趾高氣昂的炫耀。

不服?

那有本事你們也去找一個虹色之羽的持有者來啊。

而且他還有更進一步的幻想。

要是以後鳳王真的出現了,第一個接觸的肯定是和它有關的人類吧。

哲也的名字前綴中,滿金市榮譽居民這個稱呼,可是百分之百必定攜帶的。

到時候,嘿嘿嘿……

年紀已經很大的滿金市市長不由得傻笑了起來。

四捨五入,自己是不是也和鳳王見過面?

哲也和小茜莫名的對視了一眼。

眼前這個老市長,好像有點精神不太正常。

但很快,市長就變回了平時深謀遠慮的樣子,彷彿剛剛只是個錯覺。

他笑呵呵的和兩人打了個招呼,然後就離開了道館。

「嘖,滿金市就是豪氣啊,這卡,是黃色碎片製作的吧。」

哲也撫摸着手裏代表自己身份的卡片,很是感慨。

這張身份卡是依附於他的圖鑑的,主要作用是在滿金市裏有各種各樣的特權。

包括但不限於購物打折、免費服務甚至是未經允許合理的使用私人精靈力量。

除了表面鍍金以外,黃色碎片的材質才是重點。

這可是遠古時期的精靈道具的一部分。

用這玩意製作身份卡,未免有些過於奢侈。

之前哲也得到這東西的時候,可都是高價賣出去的。

「還行吧,我原本還提議乾脆用王者之證來證明身份的,但是好像改造難度太大了一些。」

小茜頗有些惋惜的說道。

「啊,還真可惜呢。」

哲也砸吧了一下嘴,這要是成真了,自己是不是就能白嫖一個精靈道具了。

這兩天的相處下來,他已經習慣了小茜的語出驚人。

這傢伙,完全就是不把錢當錢的。

他笑着說道:「說好了啊,你到時候送我點你家的牛奶。」

小茜揮了揮手:「放心,肯定給你準備最高品質的,市面上都見不到的那種。」

哲也比了一個ok的手勢。

「今天道館得開門了,我要看着,所以你就一個人去逛滿金百貨吧。

沒有咱家的帶路,你可別迷路啊!」

小茜如是說道。

哲也沉默了一下。

他覺得,小茜不一起去也是個好事來着。

告別對方,哲也踏上了花錢的道路。

城市的介紹手冊對於滿金百貨是這樣介紹的——除了有些貴,這裏是你購物的最好選擇,裏面應有盡有。

這話,可不是隨便一個商場就敢說出來的。

作為城都地區最大的百貨,滿金百貨當然有這資格。

足足有十六層的滿金百貨與齊名的關都地區的玉虹百貨公司相比還要高出不少。

旅行伴侶、一切為了勝利、提高寶可夢的能力、只為您的寶可夢而生、當購物累了的時候……

每層都頗具特色的名字也讓不少前來購物的人耳目一新。

在喧鬧的人海中,哲也憑藉着自己出色的身體素質擠來擠去。

「哎,是史頓鎮的進化石店吧,你們的三公子和你們打過招呼了嗎,這裏有沒有高品質的冰之石?」

「你好,這是希魯夫一號研究所的實驗機器,它壞了,你們這裏有沒有能修的?」

「大吾和你們說過了吧,我的東西應該被他放在你們這裏了,我來取。」

「這是我的榮譽市民卡還有緣田集團高級vip卡,你幫我算算看這些東西能打幾折。」

「佳代子前輩,沒想到是您在研究所的店鋪里負責工作啊,我想要一些特殊岩石,量比較大,嘿嘿。」

他忙碌的穿梭在各個樓層之間。

所有聽見他和店員乃至店主交流的人都長大了嘴巴。

這又是哪個富家公子哥出來體驗生活了,這關係網未免也太硬了一些。

得虧哲也是帶着面罩的,不然被認出的他今天是別想正常的走出滿金百貨。

昨天事件的風波可還沒有過去。

甚至在滿金百貨的大屏幕上,還播放着虹色之羽出場的動圖。

跑了大概兩個多小時,哲也才好不容易初步完成了今天的計劃。

只是,一些東西還是沒有蹤跡。

比如說,哲也心心念念的高品質的冰之石。

「看來,實在不行的話,只能問問科拿了。」

他嘆了口氣。

「先生,要了解一下今天晚上的拍賣會嗎,這可是三個月左右才有一次的盛會哦。」

在原地停了沒幾秒,哲也就被宣傳的工作人員給硬塞了一張海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