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陽即將照着這些冰塊的瞬間。

一道黑氣從地上滲進地下,在下水道中,七歪八拐中,終於落在了一個骷髏頭前停下。

「你受傷了?」

骷髏頭面目猙獰,嘴邊生著獠牙,聲音滲著空氣,恆古又悠長。

在見到黑氣以後,骷髏頭不斷顫抖,卻邪氣橫生。

「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存在……」

「哦?」

「那人身散聖光,每一步皆是梵音繚繞,一言一行,似乎皆有無法形容之能,似能轉日月,定乾坤,我施展無上神通,卻在那人面前沒有絲毫用處,舉手投足間破了我的神通不說反而被之所傷,若不是逃離得快,拼着虛空洪流所損遁入蒼穹,我恐怕早便消散於天地之間了……」

「人類竟有如此恐怖大能?」

「我估計,他不是人類……」

「是大詭異者?」

「應該是……」

「等我主脫困之日,便是黑暗降臨之時,到時候……這些存在都不足為懼,現在,我們暫時只能蟄伏,我的僕從,他大概快來了!」

「我明白!」

「……」

下水道內。

骷髏頭微微震動,隨後,面部出現了層層龜裂。

它的周遭,陰森的黑氣環繞,惡臭之味更為濃郁。

每一片黑氣,都充滿著無盡的哀嚎,每一陣哀嚎,都佈滿着數不清的怨氣橫生!

這是……

邪鬼的天堂!

沒多久以後……

地面上出現了一個老者。

老者俯下身。

在陽光下,趁著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瞬間,收好了屍塊。

隨後,低下頭,將一塊手骨扔進了下水道中。

「主人……我已經拿到黑骨了!」

「復甦主人,快了!」

「……」

……………………………………

這個世界太危險了!

我以後一定要低調。

要苟住,活下來。

陸離終歸是沒有回應那通電,掛掉以後,反而把他給拉黑了。

拉黑的瞬間他做出了一個決定。

他想要非常低調地活着,至少在了解這個世界的本質前,至少在自己有自保能力前!

騰蛇「月光」聽着《道德經》似乎陷入入定,並且入定很深。

「小黑」也是一樣。

他們雖然偶爾能在關鍵時候幫自己一把。

但是,他們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圍着自己。

自己低調的同時,也要好好地保護全身!

時間很快就到了九月一日。

這是陸離開學的日子。

陸離離開了賓館,帶着簡單的行李來到了大學門口。

大學門口,人來人往,川流不息,一輛輛豪車,一個個長腿美女散發着青春味道,令陸離目不暇接。

他突然感慨,平靜而又祥和的生活真好。

沒有詭異,沒有邪魔。

一切都是正常的模樣。

而自己,也要在這所學校里度過最為平靜的三年。

「您是剛來的學弟吧?」

「是的!」

「呀,學弟你好,我帶你去報名!」

「好的,謝謝學姐。」

就在陸離東張西望的時候,突然一個胖胖的,戴着眼鏡的學姐眼睛一亮朝着他走了過來,非常殷勤地給陸離帶路。

給陸離帶路的時候,時不時地跟陸離介紹著學校里的一些情況,以及一些注意事項。

同時,也時不時地詢問着陸離有沒有女朋友,家住在哪裏等一些簡單的情況。

陸離簡單回答與攀談了一些話題以後,胖胖學姐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並希望陸離以後有什麼問題,能隨時給她打電話。

陸離點點頭。

胖胖學姐名字叫張惠,是燕京本地人,家裏有一套四合院,父母都是做生意的。

陸離了解的情況就是這些……

等到胖胖學姐離開以後,陸離就進入了自己的教室……

教室給陸離的第一感覺就是很寬敞,很明亮,

不過,陸離卻又感覺到一絲形容不出來詭異感。

他盯着牆壁上的一幅幅名人畫和一些標語……

這些標語看起來普普通通,是用電腦打出來的字,方方正正,但每一個字,都滲著一股浩然正氣感。

這種感覺比陸離見過的那種黃符更為強烈,同時,教室里的四個角,都塗抹著黑漆點點,似乎是裝飾漆。

可是走前幾步,鄰近一看,陸離望見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這是什麼!

這是……

這黑色裝飾漆,和迷霧陣法的石頭是同一種物質?

陸離坐在椅子上,環顧著教室里的各個角落,電風扇對稱,牆壁的形狀對稱,每扇窗戶的大小也對稱,甚至更為誇張的是,牆壁里的那細小,幾乎看不到的裂痕都特么是左右對稱!

陸離眉頭輕皺……

他走出教室門口,盯着走廊外的一幕幕,緊接着,再眯着眼看向遠方。

他突然發現,以花壇為中心,到外面的圓形操場,俯瞰下來,竟極像是一個巨大的八卦?

而整個教室的一切物品排列,像極了一個個迷霧陣法!

「聽說了嗎?」

「聽說什麼了?」

「周家,周冰妍來上學了,就在考古的符咒學院……」

「什麼!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竟然在考古學院?那不是一群老學究聚集地嗎?」

「可不是!早知道我也報這個了,小的時候,我也挺喜歡這個的,可惜堅持不下去……」

「對了,女神榜是不是快出來了,我最期待的就是這個……」

「……」

陸離轉過頭。

他聽到了一陣陣議論聲。

他看到幾個高個男生走過去。

但是,高個男生卻是沉默不語……

他們似乎在用迷霧后的語言在交流着。

「這個凡人好像在看我們……」

「在看嗎?」

「嗯!」

「會不會是剛開竅的哥們?」

「好像不是,他似乎聽不到我們的對話……」

「好吧,不過我聽說班上有幾個天賦不錯的凡人,等接下來的開竅啟蒙,他們估計能踏破迷霧,開竅獲得新生,從此不再是卑微的凡人……」

「畢竟是燕京大學,人中龍鳳的地方,能開竅一些人,實屬正常……」

「趙剛,我覺得你不要把凡人凡人的叫,在出生的時候大家普遍都是凡人,只是家中有錢,花重金幫我們提前開竅而已,而且,我們這個世界的建設,有很多他們幫助!」

「劉磊,無法開竅,生活在迷霧中的普通人,就是凡人,我們天生便是高人一等,我們出生的環境,就決定我們是強者,他們,永遠都是迷霧中,我們保護著的弱小孱弱之物……如果不是我們保護著,這幫人早就被厲鬼啃食乾淨了!」

「……」

他們的對話令陸離了解到一些信息。

燕京大學,似乎並不止是一個普通的大學學府,似乎是修行的學府。

當聽到保護著的弱小玩物以後,陸離微微搖頭,情緒微微有些複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