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底生活了那麼多年,他很清楚獅子幫的本性。

「也不是什麼大事,具體,明天再聊吧。我和奈奈如今有些累。」

馬修和奈奈下來之前,已是夜晚,鬧騰一番,夜更深了。

「嗯,你們在那個房間休息吧,我們這有些小,招待不周,還請多多擔待。」

斯卡指向了萊婭的房間。

萊婭本想拒絕,但為了討好馬修,她忍了。

萊婭急匆匆地進去收拾一番,想將自己的物品全丟到斯卡的房裡。誰讓他們這土屋小呢,除了大廳廚衛,就只有兩房。

馬修卻打斷了她,「不必了,我在客廳就行,今晚就讓奈奈和萊婭擠擠吧。」

斯卡:「麻朽先生,這怎麼可以?」

「沒關係,不過,能先讓我和奈奈在屋子裡聊聊么?」

「自然沒有問題。」

斯卡連忙答應。

他也想趁這機會抓萊婭去一邊聊聊,萊婭對馬修施展的「寶藏」攻擊,實在太糟糕了!

……

奈奈在萊婭房中簡陋的床鋪上靜坐。

馬修掃了一眼這狹小的房間,之後朝奈奈道,「奈奈,我們自曝是不是早了?」

「反正我們下來也是為了招人,斯卡和萊婭就很優秀,找機會帶回家裡唄。」

「斯卡精通肢體格鬥,還會些醫術,無論是作保鏢還是普通醫生都行。至於萊婭,她比較優秀的只有偷盜能力。她如果在要塞中行竊,我們會被布魯克盯上的。」

「奈奈要的不是小偷。」

「那你選她幹啥?」

「我們家缺個女僕,奈奈感覺萊婭就很不錯。」

奈奈淺淺一笑,似乎對萊婭非常感興趣。

馬修卻對萊婭生出了些許同情。

萊婭免不了被奈奈調教了…… 「這些王八蛋,居然用蜜蜂煉蠱?它們刺了人,自己也要跟著沒命的啊!」

崔明罵了句,一邊用長劍劈砍著襲來的變異蜜蜂,一邊大聲提醒馬洪濤,「老馬,別被他們的毒蟲沾上!」

「這些老不死的混賬,速戰速決,趕緊砍了休息!」

與此同時,馬洪濤那邊,已經將苗刀掄的虎虎生風,跟另外兩名五毒長老打了起來。

沒走幾招,兩名五毒長老就落了下風。

他們對視一眼后,從身後掏出兩隻手掌大的貓頭鷹幼崽。

小小的貓頭鷹,大大的眼睛分外無辜。

馬洪濤之前見識過這東西的厲害,默默往後退了兩步。

不過,這兩個五毒長老卻沒把貓頭鷹幼崽丟過來,而是捏在手裡,慢慢用力。

很快,兩隻貓頭鷹幼崽就掙紮起來,發出求救的叫聲。

馬洪濤大罵,「你們倆加起來,都一百多歲了,怎麼這麼不要臉,連這些小東西都欺負?」

「快把那倆只東西放開,有本事的,跟你馬爺爺殺個三百回合!」

不過任憑馬洪濤怎麼罵,兩人不敢不理會,反而把那隻貓頭鷹幼崽捏得更緊了些。

眼看著兩隻幼崽就要斃命,竹林的半空中,疾衝下來兩隻怪鳥,展翅呼嘯而來,直奔馬洪濤!

馬洪濤的注意力都在那兩隻貓頭鷹幼崽的身上,根本沒想到頭頂會有東西衝過來,有些沒反應過來。

眼看著兩隻怪鳥鋒利的利爪,就要抓撓到馬洪濤。

一旦被抓中,定然皮開肉綻!

說時遲,那時快。

只見秦天右手一揮,兩道青色的東西,疾沖向從天而降的怪鳥。

「噗!」

「桀桀桀桀桀——!」

兩隻怪鳥被打中,踉蹌摔倒在地。

巨大的翅膀掀起一大片枯葉,嘴裡發出了滲人的怪叫聲。

等枯葉落下,馬洪濤這才看清,想偷襲自己的,是兩隻身形巨大的貓頭鷹。

它們展開翅膀,足有一米多長。

跟之前齊飛放出那隻比起來,大了四倍都不止。

「呸!」馬洪濤沖兩名五毒長老重重吐了口唾沫,「混蛋玩意兒,用幼崽逼著它們行兇傷人,也太不要臉了!」

兩位五毒長老被罵,老臉一紅。

他們從成為五毒長老起,從來沒被人如此喝罵過。

就連家主齊盛,對他們說話,也是十分客套。

眼前這個粗獷的壯漢,已經不知道罵了多少句,還不收斂!

長老們心生殺機,右手直接用力。

「咔嚓!」

清脆的骨裂聲后,兩隻貓頭鷹幼崽,被他們活生生捏斷了脖子,氣息全無!

「不要臉的老不羞!」馬洪濤繼續破口大罵,「有本事沖我來,捏死別人的幼崽算什麼東西!」

他的話還沒罵完,身後就掀起一陣旋風。

原來,那兩隻被秦天打落的貓頭鷹,掙扎著又站了起來。

只是它們的翅膀,已經被秦天打傷,要飛起來有些艱難。

馬洪濤好奇看向秦天,「天哥,剛才謝了,不過我都沒看到你帶傢伙,用什麼打傷它們的?」

秦天微微一笑,彎腰從地上撿起兩片沒有泛黃的青色竹葉,「我還用帶傢伙?這裡遍地都是利器。」

說完,秦天手一揚,兩片竹葉像兩枚青色的飛鏢,朝那兩隻想要飛起來的貓頭鷹呼嘯而來! 張若塵整整花費半天時間,才將第六滴神血,徹底煉化。

氣海壁上的諸神印記,果然又發生巨大的變化,顯得更加深刻、神聖,每一道印記都散發出璀璨的光華,有著歲月的古老氣息。

只不過,張若塵的修為境界並沒有太大的提升,依舊沒有感知到所謂的魚龍第十變。

「繼續。」

張若塵解開封印,開始煉化第七滴神血。

煉化第六滴神血的時候,他就)()相當吃力,感覺到身體已經接近飽和。如今,開始煉化第七滴神血,自然就更加艱難。

神血蘊含的能量實在太恐怖,足以穿透百紋聖器,魚龍境修士的身體,自然是無法容納下太多。

別的天驕人傑,需要藉助神靈的力量,也才能煉化一、兩滴神血。而他,僅憑自身的力量,已經煉化六滴,本就是逆天之舉。

此刻,張若塵的血液,猶如化為岩漿,變得無比滾燙。

隨著不斷將神血吸收進體內,全身的血脈,傳來一股強烈灼痛,宛如是要融化。

要知道,煉化前六滴神血,張若塵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顯得十分輕鬆,根本沒有任何難度。

「堅持,一定要堅持,渡過這一關,說不定就能達到魚龍第十變。」

張若塵憑藉自身的意志,咬緊牙齒,繼續煉化神血。

最開始,毛孔中,僅僅只是冒出一滴滴汗珠。可是,等到汗水流盡,已經有血滴滲透出來。

隨著水分和血液大量流失,張若塵的身體,快速乾癟,臉上的肉,也在向內凹陷。

若是有一位前輩,為他護法,肯定會立即阻止他繼續煉化神血,此刻已經是相當兇險的狀態,很有可能會因為全身生命之力枯竭而亡。

就在這時,接天神木的樹枝輕輕的搖晃一下,發出「嘩嘩」的聲音。半空之上,億萬片翠綠的樹葉,湧出了一縷縷青色的氣流,宛如瀑布一般向下傾瀉,注入進張若塵的體內。

隨即,張若塵的身體,重新變得飽滿,又恢復了生機。

一天一夜過去,張若塵終於將第七滴神血完全煉化。

張若塵重新睜開雙目,眼皮眨了眨,只感覺眼前的景象,變得與以前有些不同。

空氣中、泥土中,穿梭著密密麻麻的規則,每一條規則都是相互交叉,緊密的排列,組建成一個奇異的世界。

「這是?」

張若塵頗為詫異。

隨即,他閉上雙目,揉了揉太陽穴,再次睜開眼睛,發現那些密密麻麻的規則,又消失不見。

緊接著,張若塵運轉聖氣,注入雙眼。

雙眼中,兩道神印浮現出來,懸浮在眼球的內部。天地之間的規則,又變得無比清晰,完完全全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兩道神印竟然印入進了眼球,莫非,我的雙眼,已經脫變成了神印之眼?」

諸神印記本是印在氣海壁,現在,雙眼中卻出現兩道單獨的神印,很明顯,也是從氣海壁上面脫落下來,才與兩顆眼球融為一體。

以張若塵現在的心境,內心也是感覺到一陣翻江倒海,十分激動,根本無法平靜下來。

花費許久時間,他才又重新恢復冷靜,暗道:「氣海中的諸神印記,變得足夠強大,應該就會脫落下來,化為真正的神印,融入我的身體。」

唯一讓張若塵費解的是,別的魚龍境修士,煉化神血,凝聚出來的神印,最終會與聖魂融為一體。

氣海壁上脫落下來的兩道神印,卻和張若塵的眼球融為一體。

要知道,只有傳說中「肉身成聖」的人物,才是將修鍊出來的神印,融入肉身,以此讓全身的各處器官發生聖化,從而遠超一般的聖者,獲得十分悠久的壽元。

一般的修士,初入聖者的境界,立即就能擁有三百六十年的壽元。隨著自身的修為,不斷提升,壽元還會增加一些。

肉身成聖的人物,初入聖境,就能擁有一千年的壽元,戰鬥力相當恐怖。

當然,中古時期之後,再也沒有人能夠肉身成聖。

想要肉身成聖,不僅需要大量的神血,還需要自身的強大意志,兩者缺一不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