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佟家,佟國綱和佟國維二人陪著康熙,佟國賴夫人領著女眷們陪著佟太后和婉妍用膳。

「娘娘,您和婉妍在宮內要注意些,皇后與赫舍里氏那邊鬧騰起來,估計就要針對婉妍丫頭了。」佟國賴夫人有些年沒出面應酬了,兩個兒媳回來都會詳細的告知給她。

「額娘,我心理有數,皇后現在出手有些晚了,這幾年會有一批新的家族撅起,額娘若是有時間,多幫著關注這些家族。」佟太后順治朝能自保,讓玄燁坐在這個位置上,她是有手段的。

隨駕的官員別院,有些臨近二八年華的待選秀女,這些人會隨著當家夫人一起應酬,讓大家先看看這幾位秀女。

在高位的宮妃們都會拜託娘家,在外面幫著尋摸幾個容顏極好的,能幫宮妃們得到康熙的寵愛。

「額娘,您一定叮囑阿瑪,不管是哪位待選秀女家來人,都一律不見人。」惠嬪準備隨著婉妍的套路走。

康熙如此重視婉妍,證明佟家是按照他的意見做的。

「嬪主子,若是能更近一步,對家裡也好。」惠嬪的額娘說道。

「額娘,宮內的女眷最好按照萬歲爺的意思走,不可跟著赫舍里氏走了,榮嬪那邊不會背叛皇后,長生的死活捏在皇后的手中。

「嬪主兒,您若隨著娘娘走,可否能更進了一步?」明珠夫人問道。

「不能,我才晉陞了嬪位沒幾年,不可能會這麼快升到妃位。」惠嬪搖頭,「你們別在前朝鬧騰,多與佟家學者點才是。」

明珠夫人聽到惠嬪的話,暗暗想著該如何回府明珠。

索額圖這幾日常來府邸,與明珠二人把酒言歡,在書房內說的最多的,就是想利用機會,讓康熙看見二人。

惠嬪的勸說使得明珠夫人恢復了理智,被索額圖夫人挑唆的那封野心被冷水潑滅了。

「舅母,萬歲爺最厭煩有人算計了,一旦有人被算計了,另外一方還能有好?」惠嬪在後宮內,瞧著兩位貴妃相互制約,太了解康熙的手段了。

「嬪主兒,臣婦知道回去如何說了。」明珠夫人想出人頭地,她不會要一時的榮耀,讓家裡人落入萬劫不復。

惠嬪滿意的頷首,明珠夫人是個聰明人,又是能說服自家的丈夫。

午膳后,惠嬪親自送走了請安的女眷,疲憊的回了書房。

「主兒,同意舅老爺的話,應該更好吧。」胡嬤嬤送茶給惠嬪,小聲的建議道。

「嬤嬤,你拎不清,我不介意讓你回去養老。」惠嬪在宮內謹小慎微,就是希望能有朝一日能平安的出宮,讓兒子們養老。

「奴婢知錯了。」胡嬤嬤懇求道。

。 「不行!」

對於星河提出的這個附加,比比東想也沒想,直接拒絕。

因為她要是直接答應下來,那麼很可能從今往後的每一天,她都要被星河親上一次,這讓她如何同意?

「看吧,我都已經後退一步了,東兒姐姐卻還是堅持拒絕,想要反悔。」

星河很是無奈的出聲開口,比比東聞言皺了皺眉,然後便聽星河繼續說道:

「所以是東兒姐姐先不守信用的,可不能怨我。」

「我……」

比比東想要開口解釋,沉吟半晌后,卻是不知該說些什麼。

她忍不住長長嘆了口氣,神色複雜的看了星河兩眼后,柔聲道:

「你說的這個條件我不能答應。一天至少有一次我不能拒絕,這……這太頻繁了。」

把話說到這裡的比比東忍不住紅了紅臉,這話聽起來也太不對勁了……

她微微頓了半晌,隨後鬆開了緊緊攥在一起的拳頭。

彷彿是下了極大的決心一般,比比東深吸口氣,對星河道:

「把時間再放寬一點好嗎?一月一次,我就答應你。」

「一個月一次?這也太久了吧,一下就縮短了三十倍!!!

不行,最多兩天一次。」

星河瞪著眼睛道,雖然東兒姐姐的讓步令他很是開心,但討價還價還是必須的。

一個月三十天,這麼久的時間,星河可等不了。

「你!」

比比東真想在星河的屁股上又扇一下,咬著牙道:

「兩天時間也太短了,不行。」

「那麼三天?」

「也不行!」

「四天?」

「不行!」

「五天!東兒姐姐這是我的底線了。

在五天之內至少有一次你不能拒絕,如果超過這個時間,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五天?」

聽到這話的比比東沉默良久,那一雙彎彎的柳眉不自覺的擰了起來。

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卻像是一百年那麼長久。

終於,她點了點頭,輕輕應道:

「好。」

「這次你可不能再反悔了。」

「嗯。」

再次聽到比比東肯定的回答,得償所願的星河便忍不住的輕笑起來。

這一日,他在革命的道路上前進了一大步。

星河情緒上的變化,自然是沒能逃過比比東的法眼。

稀里糊塗的,自己又與這小傢伙定下了五天一次的約定,而且是板上釘釘,再也容不得她反悔了。

想到這裡的比比東有些惱怒的瞪了懷中的星河一眼,然後彎曲兩指,在星河的腦袋上重重一敲。

「死小子,你現在滿意了?」

「嘿嘿……」

星河只輕輕笑著,沒有接話。

接著,在比比東右手掌心之中突然泛起白光,就像連綿的細雨一般灑落在星河身上。

立時間,星河的屁股上傳來陣陣酥麻的感覺,剛才被比比東揍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開始無比迅速的復原。

為星河治好傷后,比比東抬手在他屁股上輕輕拍了下,哼道:

「還趴在我大腿上幹嘛?趕緊滾下來。」

「哦哦哦……我這就下來。」

星河這才想起,自己還枕著東兒姐姐的大腿呢,連忙從比比東的身上下來。再將不遠處的大鐵爐收回指尖星戒后,星河一屁股坐到了身下的草地之上。

「對了,東兒姐姐上來這裡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怎麼?沒事我就不能到這裡來找你了?」

比比東沒好氣的瞪了星河一眼。

星河聞言,立時出聲辯解:「怎麼會,我可沒有這樣說過啊。」

「哼!」

比比東輕輕哼了一聲,也去到星河的身旁一起坐下。

「剛才娜娜傳來消息了,她命人將前日在赤脊山谷發生的事情告知天下,讓這斗羅大陸的所有人,都知道兩大帝國,與昊天藍電的嘴臉。

並且,娜娜還給了他們一個月的時間。一月之後,才會讓人前去清算。

或許過不了多久,天斗星羅、昊天藍電,這四個勢力的人都會來到這裡,找我賠罪了。」

得知胡列娜的處理方式,星河也是忍不住的點了點頭,開口分析道:

「這樣的處理方式倒也挺不錯的,讓我們武魂殿牢牢佔據著正義的大旗。

如果天斗星羅他們不作出一些反應,只想著躲避逃跑的話,一月之後,就算我們打上門去把他們全都滅了,這斗羅大陸的百姓也不會多說些什麼。」

「嗯。」

比比東輕輕應了一聲,沉吟半晌后,對星河道:

「他們一定會到這史萊克學院來,找我們道歉賠禮的。

不然等我們帶人打上門去了,他們連個逃跑的地方都沒有。

現在在這斗羅大陸之上,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躲過我武魂殿的追殺。

如果我們想要追究的話,他們就只能等著被趕盡殺絕。

所以天斗星羅兩大帝國,還有昊天宗與藍電霸王宗的人,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找到這裡來。

可是,他們想要賠禮道歉,那是他們的事情,我們又何必讓他們如願呢?

至少,我不想讓他們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找到我們。」

「所以東兒姐姐的意思,是想離開史萊克學院嗎?」

「嗯。」比比東點了點頭。

誰知聽到這話的星河卻是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後轉身看著比比東,一臉不情願的道:

「我說東兒姐姐,你不會是臨時想到了這個辦法,想要藉此避開我吧?

這我可不能答應!」

「你又在胡思亂想了。」

比比東伸出食指戳了戳星河的額頭,一臉無奈的樣子。

隨後,她沖星河淺淺笑了笑,柔聲道:

「你如果不想我一個人離開,那就跟我一起走唄。

趁現在還有時間,跟我在這大陸上四處看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