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庫一直都處於窮的叮噹響的狀態中,現在有了足夠多的稅收,秦始皇才能夠徹底的大展拳腳。

「對了,眼下他們的商務貿易辦得如火如荼,我們為什麼不多徵收一點商品稅呢?」李斯眼睛忽然亮了。

對方這樣做,絕對能夠賺到大筆的錢!

官府現在多收一點保護費,也是理所應當的。畢竟對方所用來運貨的路,這可都是國家修的!

秦始皇只是讓對方交一點利息錢而已,他也覺得沒有什麼不妥的。

「好!從今日開始,咸陽與外地的商務貿易稅收提高一些,具體的事宜你來安排就好。」秦始皇也樂得當甩手掌柜。

反正大體的方向在這裡,李斯應該不會把事情給搞砸。

等到國庫足夠充盈之後,整個大秦也會變得越來越強盛!

秦始皇現在終於過上了幾天好日子……

報紙把天下讀書人搞得焦頭爛額,商業街又能夠給自己帶來大量的收入,真的是爽啊!

……

又是一天大早,秦漢慢慢悠悠的走到了自己的店鋪。

他的最強烤肉店,可是在整個商業店的中心位置。但是他剛來到街上,就發現已經有許多的商戶開始進行交易了。

「新鮮的糖,量大價優!我們可以派人送往全國各地!」陳勝已經站在那裡賣吆喝了。

儒墨農三家在這幾天的貿易當中,吃的滿嘴流油。

漢公子首先把財富密碼告訴了他們,他們也是將咸陽城特有的商品運到了當地進行售賣,而且都賺到了不少的錢財!

可當地也有著商人。

只要是商人,他們對於錢財的敏銳程度是很恐怖的!

只要看到有發財的機會,大家就不會選擇錯過。

因此他們千里迢迢來到咸陽城,就是想要獲得購買商品的機會。

秦漢自然不會把事情做絕,做售賣哪裡有做批發舒服。對方還在考慮這批貨該怎麼出掉,他只需要把這些貨交給商人就行,其他的事情與他無關。

至於護送的問題,那就交給儒農墨三家人去辦就好。

他們私底下經營了這麼多年,各自都是有些勢力的存在。

秦漢之所以沒有讓王族後裔來插手這件事情,就是不想把事情給鬧得太大……

那些人的身份相當敏感!

一旦他們來做生意的話,估計會被官府的人給盯上。

可秦漢沒有想到的是,他自己早就已經被自己的便宜老爹給盯上了。

「漢公子,現在這商業街的情況也太火爆了!每一天都有大量的商人從外地趕來,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瘋狂的景象!」胡亥滿臉激動的說道。

他忽然發現一個道理,賺錢是真的有意思!

之前他整天想著圖謀造反,不僅沒有做出一點點的成績,反而讓自己的父親對自己很失望。

現在秦漢讓他來管理商業街的事情,他每天都能夠從中拿到許多的抽成!

胡亥都已經成為了商業界的頭子,許白雪那邊自然是更好親近……

誰在錢的面前都會有想法,許白雪又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存在。就算她是天上的仙子,背後的農家眾人也是要吃飯的。

現在讓許白雪出頭跟李公子進行交談,就可以拿到更多的抽成,這樣何樂而不為呢?

秦漢對這件事情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那點錢他沒放在眼裡,而且他得把李公子徹底變成自己的心腹才行!

對方是當朝丞相李斯之子,現在的對方培養成自己的黨羽,好處絕對是會大於坏處的!

「一切都只是意料之中而已……」

秦漢看著商業街上火爆的情況,他露出了一個心滿意足的笑容。

他知道整個大秦的經濟之前根本就沒有流通起來,他只是來做了一個推波助瀾的作用而已。當然,他可以從中混口飯吃。

糖可是很金貴的東西!

糖水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喝的,這可是屬於達官貴人的高檔飲品!

因為做糖需要糧食,等到糧食發酵以後,才能夠出現如此寶貴的物質。

現在有了超級水稻的存在,糖這種東西最終也會變得平民化。

之前因為戰亂的原因,大家連飯都吃不到,更不用說吃糖了。

可是現在不一樣,超級水稻會改變整個國家的架構。大家都不會因為吃不飽飯而煩惱之後,許多的人就會想著開始奮鬥!

人天生就是勞苦命。

吃不飽飯的時候,就想著每天能夠吃口飽的就行了。

現在能夠吃的飽飯,自然需要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質。

秦漢對於近代歷史相當了解,這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

現在的糖被運往全國各地,也只是初步的生意而已。等到以後所有人都想要掙錢了,秦漢有大把的方式,能夠讓整個國家的經濟流通起來。

他就在其中做倒爺,隨便一倒手都是大量的銀子到手,他何樂而不為呢?

造反是很需要財力支持的!

他不知道自己家裡究竟有多少錢,但是自己努力掙錢總是沒錯的。

秦漢看到眼前的火爆場景,嘴角也是露出了一絲心滿意足的微笑。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眼前喧鬧的場景,似乎被某些嘈雜的聲音打破了。

「讓開!」

「你們都給我讓開,一個個給我老實點!」

那些圍聚的商人被士兵用力的推開,許多人的臉上都寫滿了不滿。

雖說他們在當地都是大富豪級別的存在,但是他們的社會地位很低下。士農工商,商人是排在最下面一位的!

秦漢皺著眉頭看著那一對衝過來的士兵,他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

陳勝正在場上努力的叫賣,他第一時間就看到了這些搗亂的人。

實際上前兩天對方已經來過了,對方就是駐守咸陽城的城防軍。

陳勝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買賣,面對這種地頭蛇的時候,他也只能夠孝敬對方。

畢竟自家背後那一位,可是在干殺頭的大事。

千萬不能夠把事情鬧大了……

要不然的話,天知道會引發怎樣的後果!

「軍爺,別生氣,拿點錢去跟兄弟們買酒喝吧。」陳勝滿臉笑容的走了過去,他的手裡握著一錠金子。

這已經是下血本了!

不曾想對方看都不看,他們也是得到了上頭的消息。

現在商業街擴展的很快,區區一錠金子就想把他們給打發了,這是在打發叫花子嗎?

「趕緊給我滾開!少給我來這一套!」

對方竟然是來找事的,那必須得師出有名才行。

最簡單的理由,不就是查反賊嗎?

「我們聽到消息,說這裡是反賊聚集之地,現在我們來進行排查!」

為首的城防軍大喊說道。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的表情都變了!

陳勝吳廣心中是真的有些慌,難道他們背後的公子已經被查到了嗎?要是今天對方強行來抓反賊,那之前做的努力,豈不是全部都泡湯了……

外地而來的商人更加害怕!

他們千里迢迢來到咸陽城,也只是想要掙到更多的錢而已,他們不曾想,這竟然能夠跟反賊扯上關係。

現在已經有許多的人想要離開,這是一片是非之地。萬一把反賊風波牽扯到自己的身上,那可就麻煩大了!

秦漢的臉色也是變得無比難看。

他一眼就看出來,這幾個傢伙就是來敲竹杠的!

如果當真是來抓反賊,就這幾個人手不出來送死嗎?

「商業街剛有點起色就碰到這種人,當真是可惡至極!」秦漢真的是氣得牙痒痒。

沒想到在皇城腳下,居然還能夠碰到如此大膽的貪官污吏!

胡亥整個人都快要氣炸了!

他可是商業街的負責人,對方說這裡有反賊,萬一把商業街的名聲搞臭了怎麼辦?

這不是在妨礙他掙大錢嗎? 翌日!

江南軍區總部,食堂廚房裏,廚師正在忙碌。

原來今天劉振平要招待貴賓!

廚房裏的廚師們,一邊用最簡單的食材烹飪出精美的菜肴,一邊好奇的議論,到底什麼貴客,竟然讓首長如此重視?

要知道,劉振平是出了名的剛正不阿,而且生活習慣很節儉。

一般情況,很少見到劉振平吩咐廚房加菜招待來賓的。

辦公室里。

劉振平正在看軍報。

警衛隊長馬龍走了進來,恭恭敬敬的道:「首長,您吩咐的都準備的差不多了。」

劉振平點點頭:「很好,今日少帥親臨,我招待一定要周到,不能讓少帥覺得怠慢了。」

陳寧的大都督身份,雖然在軍部高層已經人人知曉,但是在社會上,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極少。

因此,在一般場合,劉振平都是稱呼陳寧為少帥,而不稱呼陳寧為大都督,目的也是為了盡量不要讓外人知道這個秘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