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子裏像她這樣的人比比皆是。

有的明星希望自己可以一夜爆紅,總覺得自己有那個實力,長相身材都很出眾,總有一天會大紅大紫的。

可是卻不願意向那些金主低頭,最後都已經到了年老色衰,也沒有混出個名堂來。

像他們這些做幕後的,雖然用不着出賣色相,但是也經常要求這些投資商來辦事。

人家給你機會,未必是因為你實力強。

當然了,也有那種剛正不阿的老闆,看中的就是實力,但是那樣的人很難遇上。

整個圈子就這麼大,幾乎說一句話所有人都認識。

說的就是喬夜宸這種人,無論在哪個公司都有股份,無論在哪個劇裏面都有投資。

無論走到哪裏,別人都要給他幾分薄面,想要的資源根本就是唾手可得。

路棉心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他想在這個行業立足,肯定是需要有用得上喬夜宸的地方。

與其去陪笑,陪酒,各種拉資源,倒不如把這位金主伺候好了。

只不過她並不想被他威逼利誘,只能盡量的跟他保持還不錯的關係,至於其他的……她暫時可能還做不到。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要用這件事情來威脅我嗎?如果我不答應跟你在一起,你就不給我資源了是嗎?」

喬夜宸當然不可能利用這件事情來威脅她,他也知道路棉心恨他有多深,如果再用這麼強硬的手段,那麼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就真的完了。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威脅你呢?我只是給你講一個利弊關係而已,就算是朋友,我能幫你的地方,也肯定是有限的,當然了,作為朋友能幫的地方我盡量會幫你的,但是有的時候會遇到一種比較棘手的問題。」

「什麼問題?」

喬夜宸也不是故意想要給路棉心洗腦的,但是他要用一個商人的角度,來給她分析這些利弊關係。

當然了,他說這些話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原本的確沒有這麼嚴重,但是他必須把話往嚴重了的地方說。

「如果資源只有一個,所有的股東都想要這個資源,你說資源給誰呢?」

紫筆文學 ,

第101章

宋三喜微笑說,我是她老公。

管理大媽微微一驚,看這男人高大帥氣,衣著高檔,人也和氣,和蘇有容倒是很般配。

於是,她打了電話到蘇有容的單人宿舍里,講明了情況。

誰知,掛了電話后,管理大媽搖搖頭:「你老婆說,她頭疼,想休息,叫你不要上去了。」

「哦好啊,謝謝您了。」

宋三喜略有點失望。

心裡一想,可能蘇有容感冒了。

這天,真的很冷。

極易誘發風寒感冒。

於是,出廠,附近的藥店,買了幾味中藥。

以他對於醫學的了解,西藥,能不用還是不用。

開著車,回家。

花了近一個小時,才把中藥熬制好了。

這中藥,熬制出來,像龜苓膏體一樣,很粘稠。

藥味很濃,但效果很好。

宋三喜,用保溫桶裝了些,留了些在冰箱里。

開上車,再次趕到禮樂制衣廠。

離下午兩點半,蘇有容的上班時間,還有十來分鐘。

到了宿舍樓下,一個個白領都往廠區去了。

來往看著宋三喜,感覺這男人真帥。

管理員見又是他,不禁道:「你咋又來了?」

「哦,我老婆頭疼啊,我給她熬了點葯。」

「啊?你這感冒買西藥就好了嘛,又方便,還熬中藥,不麻煩啊?」管理員搖頭感慨一笑,

「不麻煩,中藥好些。」

「真是個好老公。上樓去吧小夥子!」

「謝謝!」

宋三喜很快上二樓,敲了蘇有容的宿舍門。

蘇有容剛剛起床,正在收拾。

開門一看,是宋三喜,頓生厭惡。

她整理了一下漂亮的工作小西服,襯衣領,表情也有些冷。

「你上來幹什麼啊?」

宋三喜感覺不對勁。

但,還是微笑著一揚保溫桶。

蘇有容道:「這都過了飯點了,你給我送飯幹什麼啊?」

心裡說:哼,早上跟李蕊陽勾勾搭搭,這會兒來送飯,騙人都不會了!以為我傻啊,會上你的當?

宋三喜認真道:「對不起,我中午沒時間給你送飯」

「就現在送嗎?晚了!」

蘇有容打斷他,反正他現在裝好人,不打人,她就不怕他了。

沒有感情,對這段婚姻也沒抱希望。

她只打算,周末找律師。

宋三喜無奈一笑,「您能等我說完嗎?」

蘇有容扭頭看向一邊,不想說話了。

「中午,我就過來了。本來是想陪你出去買些衣服的。現在,你時間也寬鬆些。」

「我有衣服,不用。」

「管理員沒讓我上樓,打電話給你,確認我的身份。我才知道,你頭疼,所以」

說著,宋三喜揚了揚保溫桶,「我給你抓了葯,熬了一下,送過來。你應該是風寒感冒了,現在喝一劑,晚上回家再喝一劑,就能全好了。」

「你呵!」蘇有容看著他認真的表情,看看桶,苦澀一笑,搖了搖頭。

這個人渣,他還想玩什麼?

真關心,還是假情意?

李蕊陽家勢可比我蘇有容強多了。

何必這樣對我?

「來,喝了吧!冬天感冒早治早好,要不然會拖很久的。」

「我沒感冒!謝謝!我要上班去了,請你讓開。」

「啊?」宋三喜微微一驚,但道:「有容,你是不是有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蕭風徜徉在於他而言只是有些溫熱的岩漿里。

他喜歡在岩漿里遊動的感覺,至少不會摔跤。

然後,蕭風突然鬆開了蕭炎的手。

「自己游。」他淡淡道。

被蕭風拉扯著的時候,蕭炎還覺得在這裏遊動沒什麼不得了,但是當屬於蕭風的鬥氣從蕭炎身上撤回去時,蕭炎才體會到這裏的可怕程度,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厲害許多。

就像是突然有什麼東西把他緊緊夾起來,又丟進滾燙的熱油里。

無邊的壓力瞬間從四面八方襲來,差點要把他壓扁,短暫的間隔后,就是隨之而來的刺痛般的炙熱。

蕭炎急忙喚出青蓮地心火護住身體,炙熱與重壓有了一絲好轉,但身體還是止不住地向下沉。

「風哥!救我!」

蕭炎臉上露出驚恐神情,脖子上的血管都緊繃起來。

他緊緊咬着牙齒,眼睛瞪得很大,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氣才說出這句話來。

「嘖……」

蕭風瞥了一眼臉色憋得通紅的蕭火火,當即招了招手,一縷鬥氣探出,將他重新拉到身邊來。

「呼……呼……呼……」

蕭炎大口喘著粗氣,心臟還在噗通噗通地跳着,他看着蕭風,眼睛裏還有一些后怕,他死死拉着蕭風的衣服,不滿道,「風哥!你這是要弄死我么?」

蕭風臉上露出一絲歉意的笑容,「抱歉,我以為你能撐得住的。」

看着蕭風眼底的戲謔,蕭炎有些惱火,卻只能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風哥,有一點你得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變態的。」

蕭風抬眼望了望上方,「做好準備,再上浮五十米后,我會丟開你。」

蕭炎臉上神情僵住,他兩手死死拉着蕭風的衣服,「風……風哥,我剛才就這麼隨便說說的。」

蕭風故作驚訝,「你不是要去收服隕落心炎么?」

蕭炎急忙辯解,「和收服隕落心炎有什……」

話只說了一半,蕭炎就不吭聲了。

他明白了蕭風的「良苦用心」,自然不再反對,只是不斷在深呼吸,調整著自己的狀態。

「準備好。」

過了沒多久,蕭風突然開口,將手臂上的吞天蟒塞到蕭炎手中,緩緩念到。

「三,二,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