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就算只是為了滿足我的味蕾,你也必須給我上船!

路飛又是一口吃下美味的灌湯包,有些迫不及待。

······

······

「路飛先生······」

「我們這邊收到總部的求助信息,有ASL情報分部的編外人員受到海賊襲擊,就在附近海域,總部那邊聯繫我們看能不能給予援助。」

正在暴打索隆的路東路南二人突然停下手中的動作,施展月步來到路飛身旁,如此說道。

「嗯。」

路飛輕輕點了點頭,對於ASL的成員會遭到海賊襲擊,他沒有任何意外。

在東海,這一片海域,可以說得上是海賊們最後一片『凈土』,一旦ASL的情報人員身份暴露,襲擊是必然的。

與平民老百姓相反,對於ASL東海的海賊們可是深恨痛絕的。

所以每次ASL的情報人員出動都會隨身帶著電話蟲,或者配備一名克隆人,以便突發事件時方便聯繫總部請求支援。

但是ASL的勢力並沒有涉及到這邊,就算他們即時出發也是趕不到這邊的,所以ASL只能通過克隆之心聯繫路東路南二人。

ASL情報分部主要負責收集目標海域內的海賊情報,方便ASL總部的行動,ASL情報人員出現在這裡,代表著什麼不言而喻。

路飛是清楚的,薩博那邊其他海域已經消化完畢,準備來接收東海這一片最後的海域,也是最亂的海域。

隨著ASL的發展,時不時出動戰鬥部隊或者聯合海軍們對東海的海賊進行圍剿,其他海域的海賊們的生存空間遭到了嚴重縮小,不願臣服的他們更沒有膽量直接抗衡ASL。

更別提離開東海前往偉大的航道,餘下的海賊們紛紛來到這片ASL勢力還沒有涉及的海域。

按理說,這片海域的海賊數量應該要比之原來多出許多,然而一路來讓路飛覺得奇怪的是,他遇到的海賊團很少,且都是規模不大的海賊團,像是銷聲匿跡了一般。

事發海域不遠,在銀月游龍號高速行駛下很快便看到了前方的戰鬥,ASL一方只剩下兩人在苦苦支撐著。

路東路南二人當即施展月步踏空而行,片刻之後各自帶著一個人回到銀月游龍號。

呦······

這不是刀劍雙皇嘛!

看著眼前兩道稍微有點眼熟的身影,沉吟片刻後路飛不禁樂了。 「主人,按照規矩,背叛大悲山之人應受萬蟲之噬,特別是吳海成這種吃裡扒外的無恥小人。」

「懇請主人即刻將這等賣主求榮的小人,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申龍說完又冷冷的看了一眼吳海成的方向。

多年以來,他凌雲閣的弟子都能在大悲山發布的潛龍榜之上在前十佔得一席之位。

正因如此,他凌雲閣在諸多大悲山的附屬宗門中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與話語權。

然而如今這玄天宗卻突然在天驕榜前十名上有了一席之地。

這讓申龍的心裡有了一絲緊迫感,倘若吳海成當真爬上來了,那無疑會威脅到他凌雲閣在白應乾心中的地位。

龍門等一眾附屬宗門平日里本就交好凌雲閣,此時自然不願意看著玄天宗崛起。

當然要在這個時候幫著申龍說話。

眼看著此時大悲山之中的不少附屬宗門都對其踩了一腳。

玄天宗宗主吳海成當時就慌了,這大悲山山主是什麼人,那是抬手就能覆滅帝國和宗門的強橫存在。

若是被白應乾認定了自己的行為是背叛,只怕等待他的就不僅僅是千刀萬剮,挫骨揚灰那麼簡單了。

一念至此,剛剛還是單膝跪地的吳海成此時「噗通」一聲,雙膝重重地砸在地上,將腦袋「嘭嘭嘭」的不斷砸在地上。

「主人,我這冤枉啊!我也是前段時間才剛剛聽聞那北炎王朝的龍城境內突然多了一方這樣的勢力,對這天驕榜頗為好奇,這才派出弟子前去查看一番。」

「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幫助主人查探一番龍城天機閣的情況啊!」

「呵呵!」龍門尊者蘇山河森冷一笑,「你倒是說的好聽,處處都是為了主人的利益,怕是在玄天宗之中收到天機閣的請柬后都樂開花了吧!」

申龍也砸了咂嘴,聲帶尖酸地說道:「嘖嘖,我可是聽說你那弟子應海龍在接到請柬之後立刻就出發前往龍城了。」

「這一路上可是半分都沒有停留,只怕你早就決定要趁著這個機會叛出大悲山,加入龍城天機閣閣主的麾下吧!」

「申龍,你這是污衊!」

吳海成氣得不輕,臉色漲紅,雙眸死死地盯著申龍,似乎下一刻就要暴起與他拚命!

「嘭!」

然而,就在此時,空氣中突然傳來一聲鳴爆之音。

「好了!」白應乾大喝一聲,「都給我閉嘴!」

白應乾此話一出,大悲山主殿之中頓時安靜了下來。

他的目光在那些附屬宗門掌門身上一一掃過,片刻之後,才落在了吳海成的身上。

吳海成能清晰的感受到白應乾那如風刃一般銳利的目光,僅僅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已經是滿頭大汗了。

他自然知道,白應乾一個眼神就能左右自己的生死,決定整個玄天宗的命運。

「去,便是去了吧。」

此話一出,不光是吳海成,在大殿之中的所有人,包括大悲四鬼在內,全都一臉震驚地看著白應乾。

這位主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若是放在往常,只怕當時就一掌先廢了吳海成的修為,然後關起來慢慢折磨了。

「應海龍,天驕榜第九名嗎……這倒是有意思了。」

「吳海成,我想你應該知道該怎麼辦吧!」

吳海成這才將腦袋抬起頭,悄悄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恭恭敬敬地對白應乾說道:「放心吧主人,我知道怎麼做。」

白應乾點點頭,倘若這天驕榜上驚才絕艷的第九名被人打得體無完膚,那天驕榜權威性恐怕就要一落千丈了吧!

「大悲四鬼,你們四人立刻前往龍城!」

清了清嗓子,白應乾繼續吩咐道。

「記住,我不希望我潛龍榜上的年輕才俊輸掉任何一場比試。」

「具體該怎麼做,我想我就不用教你們了吧!」

「是!」

話音落下,大悲四鬼同時沖著白應乾了拱手,隨即一起化為一道黑煙,剎那便消失不見。

緊接著,白應乾又將目光落在了附屬的十三宗門掌門人身上。

「你十三人立即著手進攻那些與天機閣交好的北域門派,但要記住,一定要事出有因。」

「放心,這次進攻,大悲山將是你們最強有力的後盾!」

「若是能成功滅掉對手,那對方宗門之中的資產,大悲山分文不要,任爾等自行瓜分。」

此言一出,十三個附屬宗門掌門的臉上頓時都露出了喜悅之情。

「多謝主人恩賜,我等必將盡心儘力,為主人排憂解難!」

……

另一邊,北炎王朝,龍城。

此時,龍城之中,北域諸多叫得上名頭的勢力幾乎都到齊了。

最為惹人注目的當屬日月神宮宮主東方求敗。

此時的東方求敗正揮舞著鮮紅色的長袍,從仙舟之中緩緩落下。

白皙如玉的右手在半空中旋轉一圈,隨後將一隻繡花針彈射而出。

那隻看似輕飄飄的繡花針在東方求敗的靈力灌注之下,頓時變成了一道深紅色的流光,在接觸到龍城大門的一瞬間便是爆炸開來。

紛飛的木屑臨空而起,龍城那堅固的木門就這樣化為飛灰。

東方求敗捏著蘭花指冷笑一聲:「哼!龍城也不過如此,雖然設置著准聖級別的護城大陣,但這最重要的門樓上的卻沒有半分禁制。」

隨後,東方求敗便邁著大步踏龍城之中。

東方求敗身後,一眾長老和弟子都十分有序的跟他的身後。

一行人筆直的朝著天機閣的方向行進而去。

龍城之中的大小勢力見到東方求敗這般行事,當即便是撇嘴皺眉。

誰不知道如今龍城背後站著的可是天機閣閣主,如今這日月神宮的東方求敗直接破門而入,這已經可以被認定為是對天機閣的一種挑釁了。

天機閣閣主這都不出手,當真是大氣。

天機閣之中,李問早就從天道石碑這裡獲悉了東方求敗的一舉一動。

只是他現在可沒功夫去理會東方求敗,此時的他正與城主龍飛在天機閣中商議今日開始的雙榜之爭。

「前輩,那護城大陣的事情多謝您了,多虧了這准聖級陣法,不僅為龍城擋下了不少麻煩,還大大加強了龍城在北域的知名度。」

聞言,李問笑了笑。

龍城知名度增加,那就意味著自己這天道值會源源不斷地入手,這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城主大人客氣了,天機閣不過是個等價交換的地方而已,龍城主也不過是在我這裡換到了自己需求的東西而已。」

龍飛著實有些感動,這天機閣閣主不僅實力強橫,而且還平易近人,看來自己這一次真是遇見貴人了。

「對了前輩,這是最近一段時間造訪您的那些人送的。」

「您請笑納!」

說著便是一摸空間戒指,隨後一個箱子便出現在了李問的面前。

龍飛這兩天收的「入城費」其中的九成都被放在了這箱子裡面,他不過留下了一成給自己。

李問看了一眼箱子,頓時一笑。

箱子裡面的好東西還真不少,足足能兌換兩萬點天道值。

只可惜,李問要再想升級,最少也需要百萬點天道值。

即便是收了龍飛的這點蠅頭小利,只怕也無法衝破瓶頸。

與其執著於這點天道值,倒是不如放長線釣大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