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二十五小隊修士頭頂的空中,頓時一片火紅,妖禽紛紛掉落,天空中頓時一空清,露出了一隻二階下品的寒冰鴉的身影。

謝文昭一見如此,馬上朝玄武棍中注入法力。並且向高空中躍起身形,一棍打在了寒冰鴉的身上,把它打落在城牆下的土地上。

眾人一見天空中妖禽終於全部被擊殺,心中不由大喜,臉上露出了歡快的笑容。

可是,還沒等眾人高興多久,就聽見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城牆上的眾修士,他們只感覺腳下的城牆一震。不由的想到妖獸大軍來了。

便紛紛向城下望去,只見那一條妖獸組成的黑色線條。終於來到了城牆下,排山倒海般的撞在了城牆的防禦法陣上。

謝文昭大聲的指揮道:「拿出符籙,準備,扔。」

頓時,一百多張各屬性符籙,泛著五顏六色的靈光,落在了城下的妖獸大軍中。

一時間只見血肉橫飛,二十五小隊面前的一千米城牆下,瞬間便空出了寬約三米的空地。可是,不等眾人緩過神來,後面的妖獸便衝上前來,踩着死去同伴的屍身,繼續向城牆的法陣光幕撞來。

二十五小隊又繼續發射了幾道符籙之後,便不得不停了下來。實在是消耗太過巨大了。而且,妖獸彷彿無窮無盡一般,死去一批又立馬衝上來一批。

這時二十五小隊的隊員們,紛紛拿出了自身的法器,開始獵殺着城下的一階妖獸。只是這樣一來,獵殺妖獸的速度,就會大大降低了。城下的妖獸可以快速聚集在一起,發出法術攻擊終於可以到達城牆上,對駐守修士造成傷害了。

……..

半個時辰以後,一身巨吼從城外傳來,妖獸大軍開始緩緩後退。但是當妖獸們撤退到龜山城城下,三里處的一片空地上的時候,便紛紛停下身形,嚴陣以待。

而此時龜山城城牆上的駐守城修士傷亡慘重,幾乎人人帶傷,即使沒有受傷的修士法力也基本耗盡。

實在是妖獸的數量太過龐大,很多修士法力耗盡,被妖獸圍攻生生耗死在城牆上。

此時的二十五小隊也出現了十幾人的傷亡,好在五位築基期的隊長都在,戰力受損不大,只要恢復法力就又可以繼續征戰。

這時謝文昭拿出一顆二階回氣丹吞入腹中,對着小隊修士道:「速速恢復法力。」說完便閉目開始恢復起來。

一刻鐘后城下出現了七道十分強盛的威勢,壓向了城牆上的修士。眾修士只覺得,自己彷彿是狂風暴雨的海面上的一葉孤舟,隨時都有可能被海水淹沒。

這時候三階妖獸終於顯出了身形。

只見城下的妖獸群中出現了七道身影,一隻金黃色的巨大老鼠、一頭頭頸巨角的梅花鹿、一隻毛色雪白的小貂、一隻手拿一根巨棒的猿猴、一匹全身佈滿火焰的黑馬、一匹全身雪白的巨狼、一隻身後有三隻尾巴的青色狐狸。

謝文昭看到此景,心中倒吸一口涼氣。噬金鼠、伶角花鹿、閃光銀貂、魔血狂猿、赤炎墨馬、嘯月天狼、四尾青狐。這都是龜山山脈大名鼎鼎的三階妖獸,今天卻一起現身龜山城,這還只是獸潮的第一天,謝文昭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這時候龜山城的防禦法陣頓時一亮,同時城中飛起了六道身影,正是青雲門的金丹真人。

只見這六位金丹真人,飛身來到龜山城的上空,沒有做絲毫停留,便快速的向著城外的七隻三階妖獸殺去。

城外的三階妖獸,飛出六道遁光,迎上了六位青雲門的金丹真人。剩下的一匹三階赤炎墨馬,則指揮着妖獸大軍,再次向是龜山城殺來。

城牆上的御妖軍修士,無奈的又紛紛和妖獸大軍戰在了一起,開始了暗無天日的殺戮。

半個時辰過去了,城下剩餘的那一隻三階赤炎墨馬,見城上的眾修士已經消耗甚巨,搖搖欲墜的時候。長嘶一聲,祭出自己的內丹狠狠的向著龜山城的護城法陣擊來。

一時間,頓時轟鳴聲大做,謝文昭直覺的自己腦袋被聲音震的昏昏沉沉,半天才回過神來。

城牆上的修士受此一擊大多身受重傷,很多修為低的練氣期修士,已經七竅流血倒在了地上。好在城中的護城大陣還依然泛著青色的光罩,保護著龜山城。

謝文昭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多虧了青雲門,另外組建了一支陣法軍,全力操持陣法。要不然赤炎墨馬,很有可能僅憑這一擊,就攻破了城中護城大陣。

赤炎墨馬見自己的一擊沒有奏效,不禁大怒,祭起內丹準備再次向陣法砸來。

這時遠處傳出一聲大喊:「孽畜休得張狂,看劍。」

只見一道金色劍光狠狠的,打在了赤炎墨馬的內丹之上。

卻原來是霄陽真人,已經憑着自身強大的戰力,斬殺了自己的對手—閃光銀貂,回援龜山城而來。

這道劍光,狠狠的斬在了赤炎墨馬的內丹之上,只見赤炎墨馬長嘶一聲神色萎靡了下來。得他趕忙收起內丹,向遠處跑去。

這赤炎墨馬的速度極快,霄陽真人自知追之不上,便沒有追擊。反而對城內修士喊道:「三階妖獸已經退去,御妖軍眾修士隨我殺。」

喊完后,便向妖獸大軍飛去。

城牆上的御妖軍修士一聽霄陽真人此言,心中大喜。

快速的飛下城牆,向著妖獸大軍殺去。

謝文昭也帶領着自己的二十五小隊成員,殺向了妖獸族群。

同時,還不時的收起路上的二階妖獸內丹和一些靈材。 回到小弟小妹們的身邊后,卡贊先是給他們簡單說了一下外面的狀況,然後開始仔細觀察小弟小妹們的狀態。

莫奈、羅賓、佩羅娜、蕾玖看書四姐妹圍在一張桌子上,喝著下午茶,看著書,淡定又悠閑。

阿金、蒂迦悶騷二人組坐在角落裡面竊竊私語,看阿金那熊樣就知道又在給蒂迦灌輸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貝拉米瞅著了立馬加入的群聊。

砂糖癱在沙發上淡定的抱著一大瓶木瓜牛奶吞吞的喝,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樣子,反而無聊的就快要睡著了。

嘛…該說不愧是怪物家族的寶寶嘛,一個比一個淡定,反而是他和馮克雷這倆大哥二哥看起來比較慌。

不過也就是因為最具有安全感的大哥和二哥都在這裡,所以他們才會安心。

「糖糖,現在門內世界最多能待多久」

「二十分鐘。」

聽見卡贊這麼問,砂糖突然兩眼放光,她在這裡閑的都快淡出鳥來了,姐姐們要看書學習,她不喜歡看書。

哥哥們正在聊『小孩子不準聽的私密話題』,她也加入不進去。

聰明的小砂糖聽到卡贊這麼問,一下子就知道卡贊是準備進入門內世界去做好玩兒的事情了,她一定要纏著哥哥帶她一起去。

卡贊聽著小砂糖這話點了點頭,門門果實的潛力實在是太大了,用處也很多,有必要讓小砂糖多多開發開發。

「我打算出去一趟,看看周圍的情況,莫奈需要你跟我一塊兒去,小馮,這邊還是交給你,沒問題吧。」

「嗯。」

莫奈放下手上的料理書籍,開心的站起身來蹦躂到卡贊身邊,這種花叢之中被哥哥一眼選中的感覺太棒了。

「安心交給奴家吧。」

馮克雷拍了拍胸脯,卡贊不在的時候他就是家裡最大的男人了,當然會保護好弟弟妹妹們。

「糖糖,開門。」

「呱呱,我也去!」

砂糖突然從沙發上跳起來,激動的蹦躂過來,大眼睛水汪汪的可愛極了。

「糖糖留在這裡。」

卡贊瞥了砂糖一眼,根本就不允許她去,門內世界是絕對安全的,這一點卡贊很清楚,但問題是他需要砂糖留在這裡以防意外狀況發生,好把大家都帶進門內去。

「不嘛!我也要去!」

「你給我待這兒!」

「嗚…給你喝奶奶。」

砂糖被卡贊凶了一下子,差點就要哭了出來,不過已經十歲的砂糖是不會再這麼隨便就哭了,她忍了忍淚花,然後舉起了自己抱在胸前的木瓜牛奶,打算遞給哥哥喝。

「不喝,乖,開門,哥哥要出發了。」

看著自家小砂糖難得這麼乖乖的樣子,卡贊就蹲下身子,輕輕摸了摸小砂糖腦袋瓜,溫和的哄了哄她。

「…」

砂糖咬著嘴唇,馬上就要哭出來了,自己都這麼乖了,哥哥竟然還不帶她出去玩兒。

「沒有愛了嘛…呱呱,抱抱。」

小砂糖軟軟糯糯的吱嗚了一聲,還是忍住了沒有哭出來,伸出雙手找卡贊要抱抱。

卡贊把小砂糖摟懷裡面抱了兩下,考慮了一下子:「待在這裡不好嘛,大家都在這裡陪你哦。」

「不帶糖糖,就不給哥哥開門。」

砂糖偷看了一眼卡贊,然後嘟著個小嘴低頭任性著。

「開門吧,哥哥帶你去。」

「…不騙糖糖」

「嗯。」

「拉鉤鉤。」

「好。」

卡贊揪了揪砂糖的小臉蛋,小丫頭越來越會了,竟然已經可以稍微拿捏住卡贊了。

跟砂糖拉完鉤后,砂糖先所有人一步蹦了進去,然後從門內伸個小腦袋出來,小心翼翼的看著卡贊。

卡贊看見這丫頭這副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難怪大家都說聰明的女孩子不討男人喜歡,這根本不好忽悠啊。

「大家都到門裡面去。」

卡贊對著房間內的弟弟妹妹們說了一句,然後就率先踏入了門內,看著弟弟妹妹們全部都進來了之後,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樣的話,那大家不就都安全了嘛!

就是卡羅索那邊的狀況沒變,砂糖開不了這麼大的門,無法把卡羅索一起帶進門內的世界之中。

不然的話,他們在門內世界開著卡羅索去因佩爾、馬林梵多、喬拉可爾全都轉一圈也沒事兒啊。

「我和莫奈去看看周圍的狀況,你們待在這邊小心一點,可以到處走走看看情況,但是十五分鐘內必須回到這個地方。」

「卡贊,我剛才出去轉了一圈,帶隊的是那個海軍中將『黃猿』,小心一些,從門內世界排出去之前一定要趕回來,那傢伙很危險。」

馮克雷的表情很嚴肅,他還是頭一次見到有人有這麼強大的見聞色霸氣,是包括紅髮海賊團在內他遇見的所有人之中最強的見聞色霸氣。

「黃猿么…我知道了,這樣的話小馮你帶我去一趟吧,我看看。」

卡贊聽到黃猿時,表情明顯一愣,點了點頭。

如果是黃猿這傢伙的話,那確實是要萬分謹慎,這傢伙實在太危險了,海軍歷代大將裡面,卡贊覺得最噁心的就是這傢伙了。

既然馮克雷知道那傢伙的位置,而且大家都在門內這種極為安全的地方,那麼也不需要留下馮克雷來主持大局了。

「欸…」

莫奈聽了卡贊的話突然一愣,哥哥竟然不帶她了。

「走吧,小馮。」

「噢」

看著門內馮克雷突然變成一隻大鷹抓著卡贊飛走了,莫奈覺得自己的心中產生了破碎的聲音。

「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