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瞪着狗眼,伸出舌頭喘著氣,硬是不放知百曉離開。

嗅到贈月的氣息后,它爬起來就飛奔,在門口處撞上了主人。

南瓜伸出兩隻前爪就要撲上去,被楊贈月拎住了脖子。

又一次撲倒失敗……

看到竟然來了個年輕的漂亮姑娘,知百曉兩眼放光,急忙上前:「小姑娘,請問一下這山上還有哪條路可以進去?」

楊贈月徑直走到院子裏,在井裏汲了水,用瓢盛着,喝了一大口后才回答他:「沒了,就這一條路,您是打算進山採藥?」

進四崑山的人除了採藥沒有其他事可做。

知百曉搖頭:「我來找人。」

楊贈月詫異的看了他一眼,疑惑的問:「進這座山,找人?」

紫筆文學 當然林動的眼睛沒壞,林動並沒有在意婚書的原因是因為這又是自己老師弄來整自己的,所以乾脆無視,但是他殊不知那是軒轅麟月糾結了好久才決定放在這裡讓林動跑去退婚,而且這個世界退婚並沒有什麼奇奇怪怪的說法,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納蘭嫣然,大張旗鼓的去退後,生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你去退婚了一樣,好好的商量商量還是能夠解決的。

並不是所有人都不講理,偷偷摸摸的解除了婚姻就行了,你們兩家知道就行了,別人不需要知道,因為那是你們兩家的事情管別人什麼事?難不成別人還能左右你們兩家的事情不成?

「小林子,你慢慢修鍊。」軒轅麟月確定林動這傢伙是真的沒有在意地上的一堆婚書便也沒有放在心上了,放在正主都不在意,她多管閑事幹嘛?對不對?嘿嘿嘿……

「就是有點可憐,年紀輕輕的就瞎了,那麼大兩個字居然看不見。」軒轅麟月站在婚書旁邊,這一堆婚書堆起來都快有她高了。

軒轅麟月眼神之中充滿了同情的看向林動,不過三秒后她瞬間變臉了,把那些東西扔在地上后就離開了,這些是小林子的彩禮,還是給他吧,萬一他反悔了呢?

反正自己又不是真的缺這些垃圾,實際上軒轅麟月不要這些東西的原因就是這些東西她看不上,這個世界的靈藥的藥力和鬥氣大陸的來比就是一個地上一個天上,鬥氣大陸的那些藥材大部分都需要煉製才能服用,而這裡的居然可以直接燉,這藥力可想而知,並不強大。

不過時間與世界有不同的規則,鬥氣大陸鍾愛煉藥師而這個世界鍾愛符師而已,世界規則不同就造成了藥材的差異,林動修鍊用的築基靈液都是靠魔核撐起來的,而不是他找到的那些藥草。

軒轅麟月對比了一下兩個世界的藥草的藥力差異,這個世界的藥草,藥力低且好吸收年限低。

「這個世界來個四品煉藥師就能橫行天下了啊。」軒轅麟月泡在水池之中耷拉著尾巴,撲一一

龍尾砸在水中掀起水花朝周圍灑落而去,軒轅麟月現在如同那些在泡溫泉的人一樣懶洋洋的,靜靜的享受著這冰涼的感覺,沒錯冰涼的感覺,這個水池之中的池水是冰涼的,並不是溫泉,不過軒轅麟月可以隨時把它變成溫泉,不過大熱天的龍還是泡冰泉舒服。

林動在樹蔭下勤奮的修鍊,不過他的目光時不時瞟向那堆被軒轅麟月嫌棄的靈藥。

「老師把它們扔在這裡應該是給我的吧?」林動停下了動作,看向岩壁的方向,雙手作喇叭裝喊道:「老師,這些靈藥你是不是不要了?」

「老師,這些靈藥你是不是不要了了了……」

林動的聲音傳入山洞之中,軒轅麟月默默的睜開眼眸,眼神之中充滿了懶惰,淡淡的開口道:「給你了,不過你自己好好想想。」

軒轅麟月說完后又翻身當咸龍,眼睛一閉又開始呼呼大睡,林動聽見軒轅麟月的回答后,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拿起靈藥就準備生火提煉,完全沒有注意到旁邊地上的那些婚書之中有一卷被風吹開了。

上面清楚的寫著,青陽鎮林家林嘯之子林動當xxx家的上門女婿,xxx家以四株三品靈藥作彩禮……

如果林動看見了肯定會直接拿著靈藥去退婚,那家的閨女他聽說過,體態如山,血盆大口,肥頭大耳……

但是林動現在已經被眼前的堆積如山的靈藥迷了眼,開始左右開弓的提煉靈藥,像辛勤的小蜜蜂采蜜一樣,認真勤勞。

不久后當林動把靈藥都提煉完后林嘯的身影出現在了樹林之中,他來看看自己兒子林動修鍊的怎麼樣了,實際上是因為他沒有聽見寒冰決發動的聲音所以過來看看,畢竟停個一時半會說明林動在休息,但是這都兩個時辰了,居然還沒有反應。

這讓林嘯有些擔憂,便過來看看,一來就看見林動在擺弄瓶瓶罐罐,突然一卷紅色的捲軸滾到了林嘯的腳邊,林嘯撿起來一看整個人都傻了。

[婚書]

[訂婚人男:林動,女:酒鐵柱,經介紹人:林動師尊,介紹,雙方及雙方長輩同意,林動入贅酒家為贅婿,以九株二品靈藥作彩禮,於武動歷xxxx年xx月xx日在酒家舉行納聘禮。主婚人:林動師尊。]

「這,這。」林嘯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當林嘯看見婚書左下角有一行小字后鬆了口氣,哪裡寫著『若是那方不同意婚事,當退還彩禮婚約自動解除。』

林嘯拍了拍胸口鬆了口氣,頓時明白這是林動惹前輩生氣了,所以想坑坑林動這臭小子,但是當林嘯以為只有這一卷婚書時,就看見不遠處堆積如山的婚書,林嘯頓時感覺氣血逆流,渾身不舒服。

林嘯強忍著怒火走到那堆婚書前,一卷卷翻看,確定上面都寫著退還靈藥婚約自動解除后頓時吐出一口悶氣。

但當林嘯看見林動打開一個玻璃瓶打算服用靈藥時連忙朝林動的位置跑去大喊道:「逆子!嘴下留葯。」

但當林動發現自己父親時已經為時已晚,他剛剛好服用了以後才反應過來,林動一臉茫然的看向自己父親林嘯。

「父親怎麼了?」林動帶著疑惑道。

「你喝了?!我的天吶!蒼天吶!我林嘯為何有此逆子啊,氣他師尊就算了,還氣老夫,這是要把老夫氣死他才甘心啊。」林嘯見林動一臉無辜和疑惑的看向自己頓時感覺一陣氣悶,仰天長嘆道。

林動這時整個人都充滿了問號,好好的自己父親是怎麼了?不會是生病了吧,要不讓老師給看看?老師那麼厲害肯定能治好父親。

林嘯如果知道了林動的想法肯定恨不得一掌劈了他,逆子啊!!!

「你,你,哎,那些靈藥你還剩多少?」林嘯本來打算罵林動的,但是想了想還是先解決這些婚約再說吧。

在林嘯眼中軒轅麟月是不可能要那些靈藥的,因為根本就看不上,之前軒轅麟月嫌棄靈藥的場景林嘯還歷歷在目,所以這些瓶瓶罐罐就是那些所謂的彩禮啊。

「啊?爹,那些靈藥我都提煉了,不過有大半都被我煉廢了,要是老師願意幫忙就好了,那麼多,我有些心疼啊。」林動還不知道他即將面臨什麼,所以表達了自己的心疼。

7017k所有人都汗顏,如果洛塵是撒朗的話,絕對會是整個世界的災難!!!

「洛塵先生就不必了。」

神秘灰白人露出來的眼睛中閃過無奈,雖然又想到了什麼,眼眸中帶着希冀問向洛塵:「不知道先生,有沒有辦法遏制住這場浩劫?」

洛塵是強大的亡靈法師,自身便擁有一個神秘的亡靈帝國,或許他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68章所以,你們在期待着什麼? 第894章尋找錄影神石

花琉璃控制着精神力,緩緩進入龍捲風內部,在龍捲風的內部,有個小型陣法,陣法的中間有個類似鑰匙孔的東西。

這玩意兒難道就是極地海域的結界?

不是說在海底嗎?

她將鑰匙拿出來,插進鑰匙孔,陣法一陣晃動,外面的罡風正以極快的速度朝着他們收緊著,而插入鑰匙的陣法,也在劇烈的顫動。

隨着顫動越來越劇烈,陣法四周冒氣了火花,制熱的溫度堪比紅蓮業火。

花琉璃察覺不對勁急忙進了空間……

「砰……」

她前腳剛進入空間,外面就傳來一聲巨響,即便躲在空間里,那聲音也是震的她耳朵疼。

再觀外面,龍捲風以及陣法全都消失不見。

虛空中出現一個身影。

一個絕美的女人,看着周遭的一切,皺眉道:「低等的螻蟻,就憑你們這些雜碎也想取得錄影神石?不自量力。」

花琉璃看着虛空中的女人,深吸一口氣。

瞬間覺得自己被陰謀了。

什麼尋找錄影神石的鑰匙,全特么是騙人的。

這一切都是上界那賤女人的陰謀。

為的就是想看看下界這些人到底對她忠不忠心。

沒想到……

最後……

花琉璃氣的在空間直跺腳。

錄影神石,到底在什麼地方?

「別焦躁,錄影神石就在下面這片海域。這屬於下屆的東西,上界的人即便有儲物戒也帶不走。」

花琉璃聞言,皺眉道:「那我即便得到了錄影神石,這玩意兒我也帶不去上界啊?」

小空間恥笑一聲,道:「你的空間連靈脈種都能容得下,錄影神石而已。自然也是能帶去上界的。空間是獨立的個體,跟儲物戒不同。」

啥意思?

感情儲物戒啥的還是貫通的?

「你們現代不是有很多盜刷他人銀行卡的?在這裏,修為達到一定程度,也是可以的通過自己的修為去竊取別人儲物戒或儲物袋裏面的物品的。」

卧槽~

這麼牛逼。

看來以後有東西還是要放在空間的好,至少沒人偷的到。

花琉璃等外面那個虛影女人消失后,才拿着避水神珠從空間出來。

既然小空間都說錄影神石就在海底,她索性就去找找看看。

有避水神珠在,不擔心深海的壓力。

避水神珠只要呆在身上,就會如同魚兒一般在海中隨意遊動還能呼吸。

*

靈氣貧瘠的地方,就連海生物都比以往小了很多。

對她沒有任何威脅。

花琉璃在海中朝着最深處游去。

在海底深處,避水神珠的優點就顯現出來了。

她感覺不到任何海壓。

越往下越黑,但她的雙目依舊能看清海底的生物。

時不時還有發光的生物從她身邊游過。

不過長的都奇醜無比。

再有幾十來米就到底部了。

花琉璃看到海底深處竟雕刻着一個繁複的陣法,她對陣法涉及不深。

所以並不能從中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

花琉璃小心翼翼的靠近,上界那個女人很警惕,設了一環又一環的陰謀詭計,如果是邪派之人成功進入黑霧龍捲風內部並啟動了陣法。

陣法爆炸之後,那女人一出現,邪派的人肯定認為這女人不過是為了試探他們的忠心,如今陰謀被識破,他們哪裏還有心情去海底一看究竟?

這就是那女人的高明之處。

可花琉璃這女人跟常人不同,金手指牛掰,底牌多不勝數。

。 他們驚恐的大喊著。

想要尋求那一線生機。

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他們若是被廢掉的話,那肯定是會過得狗都不如的。

所以現在面對葉天傾,他們當真是惶恐到極致,恐懼到極致。

他們都不想要變成廢人,都不想要就這樣被廢掉。

所以他們惶恐的大喊著,想要不被廢掉。

「前輩,前輩啊……我願意臣服於你,我願意立誓臣服於你。」

「還請前輩不要廢掉我的丹田。」

忽然,其中一位修者大聲喊道。

他這話似乎是給其他幾位提醒似得,其他幾位登時跟著大喊。

「前輩,我願意成為你腳底下的一條狗,還請前輩饒恕我一條狗命。」

「我願意被前輩掌控生死,跪求前輩饒恕我吧。」

「前輩,你饒了我吧,我這輩子都跟定你了,我願意為你上刀山下火海,效犬馬之勞。」

他們都瘋狂的大喊著,尋求那一線生機。

那怕這一線生機極其的渺茫,此刻的他們也在全力的追尋。

然而!

葉天傾卻是冷笑一聲,緩緩的搖頭:「饒恕你們,這是不可能的,你們就不要異想天開了。」

說著便是直接出手,

嘭,嘭,嘭……

他們的丹田全部破碎,隨著丹田破碎,他們儘是淪為廢物。

至此!

雪豹和他帶來的這些,全部都被廢掉了,變成廢物。

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像是他們這樣的廢物,能夠活過三天的話,那都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