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男主角,羅賓·威廉姆斯也順利從原本的二線演員晉陞到一線巨星行列。

去年底CAA在簽約當天臨時變卦,丹妮莉絲影業沒能撿漏成功。西蒙對此雖然有些遺憾,卻也不打算被CAA牽著鼻子走。眼下公司已經和德尼羅談妥了《死亡詩社》和《靈異第六感》兩部片約,雖然還沒有正式簽署合同,西蒙也不可能像CAA那樣臨時變卦。

兩人話音落下,誰都沒有再說話,僵持片刻,奧維茨放鬆身體靠在椅背上,道:「或許,我們今天的會面只能到此為止了。」

西蒙站起身,隔著辦公桌朝奧維茨伸出手:「那麼,邁克爾,希望我們下次有機會再合作。」

邁克爾·奧維茨愣了下,他沒想到西蒙比自己更加果斷,這年輕人這麼說,顯然意味著丹妮莉絲影業接下來不會再就《鋼木蘭花》與CAA接觸。《死亡詩社》的事情就更不存在轉圜餘地。

起身與西蒙握了下手,邁克爾·奧維茨卻道:「西蒙,做生意是不能意氣用事的,你重新考慮一下,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我。」

「我想我已經考慮好了。」

「那麼,祝你好運。」

送走奧維茨,西蒙重新坐回會議桌旁,抬腕了看下手錶,對身旁的艾米·帕斯卡爾道:「放棄赫伯特·羅斯和莎莉·菲爾德吧,我們從MA和ICM幾家挑人。」

考慮到赫伯特·羅斯和莎莉·菲爾德的咖位,丹妮莉絲影業對《鋼木蘭花》做出的預算是1500萬美元。但如果按照奧維茨的報價,影片預算絕對會膨脹到2000萬甚至2500萬美元。

原時空中《鋼木蘭花》的北美票房規模是8000萬美元,即使按照2500萬美元製作預算,丹妮莉絲影業依舊可以盈利,但相對於公司計劃自主發行的總投入,西蒙就只能期待後續的其他渠道發行帶來利潤,這會很大程度延長回款周期。

艾米·帕斯卡爾雖然很喜歡《鋼木蘭花》這個講述美國南方小鎮女人們生活的故事,但她對影片的票房期待卻遠低於西蒙。出於商業方面的考慮,艾米其實更想把這部電影做成預算在1000萬美元以內的低成本影片。

因此,聽到西蒙的話,艾米並沒有反駁,而是說起其他:「西蒙,我們得談談公司的事情了。」

西蒙重新打起精神,道:「怎麼了?」

艾米將一份文件夾遞過來,道:「你先看一下,簡單來說,公司的資金已經不夠用了。」

西蒙接過文件夾翻開,裡面是丹妮莉絲影業一系列電影項目的預算表以及其他各種支出報表。

不算已經基本完成後期製作的《當哈利遇上莎莉》和《低俗》,丹妮莉絲影業正式立項的影片還有《本能》、《驚聲尖叫》、《鋼木蘭花》、《霹靂藍天使》、《雨人》和《死亡詩社》六部。

這其中,除了預算為2000萬的《本能》由丹妮莉絲影業和福克斯影業共同製作外,其他五部電影全部都由丹妮莉絲影業單獨投資。

五部電影的預算規模從1000萬美元到2500萬美元不等,累計需要資金7500萬美元。預留這筆資金后,丹妮莉絲影業從富國銀行獲得的那筆1億美元貸款就只剩下2500萬美元。

但這2500萬美元中,只是買斷《霹靂嬌娃》版權就花掉了700萬美元,與聯美的交易中,《霍比特人》和《雨人》兩個劇本的支出為200萬美元,近期諸如《蜘蛛俠》、《忍者神龜》等版權購買支出累計也花掉了數百萬美元,算上公司的各方面運營費用,眼下丹妮莉絲影業能夠動用的流動資金已經只剩下1000萬美元出頭。

艾米看著閱讀文件的西蒙,在旁邊補充道:「《死神來了》上周下檔,北美累計票房7261萬美元,根據合約,我們下個月能夠拿到10%的票房分成,這是726萬美元。不過,如果要按照你對索爾·扎恩茲的報價買下《魔戒》系列版權,或者還有托爾金遺產基金會手中的《精靈寶鑽》,我們手中的資金肯定就不夠了。你在帕克城挑選的那幾個劇本,還有計劃中的電視節目以及將來《驚聲尖叫》幾部電影的宣發費用,這些都需要大筆投入。西蒙,我能感受到你對很多事情的急切,但我覺得,你應該慢下來。你下個月才二十歲,相對於好萊塢大部分人,你擁有足夠的時間。」

西蒙翻看著手中的文件,頓時也更加深刻地體會到佳能影業、德勞倫蒂斯娛樂以及現在的新世界娛樂為什麼會在一片『紅火』中突然陷入困境。

娛樂產業實在是太燒錢了,影視項目的回款周期又慢到讓人髮指,一旦項目帶來的收入無法填補支出,從外界又得不到資金補充,一家公司立刻就會走向崩潰。

如果不是自己已經擁有一大筆資產,如果不是在選定項目上擁有先知優勢,西蒙敢肯定,丹妮莉絲影業接下來幾年絕對會步入佳能影業等公司的後塵。

西蒙其實也非常理解艾米語氣里的勸誡。

但,自己能慢下來嗎?

忙完這邊的事情,他馬上就要去和華納兄弟影業CEO特里·塞梅爾會面,討論《蝙蝠俠》的事情。

如果他慢下來,如果他放棄《蝙蝠俠》,根據原本的時間線,這部電影將會在今年年底由蒂姆·波頓執導開拍,明年暑期檔上映,並成為明年的年度票房冠軍。

到時候,《蝙蝠俠》、《超人》乃至整個DC,都完全不會再和西蒙·維斯特洛有任何關係。

由於去年《超人4》的失敗,華納對於《蝙蝠俠》改編的信心正處在最低谷階段,這也是西蒙趁機介入這一頂級超級英雄版權的最後時機,他怎麼可能慢下來。

同樣。

丹妮莉絲影業正在開發的影片,已經買入的版權,基本上都是未來幾年必定大爆的項目。

一旦這些項目陸續大獲成功,西蒙再看上其他劇本,絕對會引起鬨搶,丹妮莉絲影業想要繼續囤積更多版權將難上加難。西蒙必須趁著現在很多人都還把他當『肥羊』的時機,儘可能多地以較低代價拿下一些IP。

甚至,好萊塢之外的很多事情,他同樣不可能慢下來。

慢不下來啊。

把手中的資料翻完,西蒙就已經做出了決定,道:「艾米,買入《魔戒》和《精靈寶鑽》的支出會直接走維斯特洛公司賬戶,我會讓喬治負責這件事。公司這邊繼續按照原計劃推進,我從帕克城帶回來的那三個劇本,邁克爾·霍夫曼的《姐妹》和惠特·斯蒂爾曼的《大都市人》儘快立項,這兩部影片成本都很低,加在一起或許都用不了600萬美元,不會影響大局,《3000》這個劇本暫時擱置,我另有安排。而且,這些只是預算支出,賬戶中的錢不會立刻全部花出去,這就存在很大操作餘地,《當哈利遇上莎莉》3月底上映,我們接下來肯定還是有進賬的。實在不行,我會從維斯特洛公司那邊調一筆資金過來,或者這邊也可以繼續申請貸款。」

艾米感受到西蒙堅決的態度,知道勸說無用,只得道:「再加上兩部電影,這就是八部,我完全忙不過來。」

西蒙想了想,道:「完成《低俗》后,今年剩下的時間我會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公司的項目上,另外簽幾位製片人肯定就夠了。」

譬如《鋼木蘭花》、《死亡詩社》這些項目,既然放棄了啟用原版人馬,為了保持影片原有的風格和水準,西蒙自己必須投入更多精力進去。

西蒙其實也想試試看,不使用原本主創的情況下,這些電影是否還能如同原時空那樣成功。

畢竟,接下來有很多電影,西蒙可能都無法湊齊原版團隊,他也非常不喜歡這種隱形的被束縛感,更不想因為某個演員問題被CAA這些經紀公司拿捏住痛腳。

繼續和艾米討論了半個多小時,擔心中午時分交通擁堵導致遲到,臨近十一點鐘,西蒙就從聖莫妮卡出發,趕往市區北部聖費爾南多谷的伯班克市。

西蒙和特里·塞梅爾約定的午餐地點在伯班克華納兄弟影城附近的一家餐廳。

抵達約定餐廳,特里·塞梅爾已經在等待西蒙。

兩人落座,點過餐,特里·塞梅爾便笑著問西蒙:「聽說你放棄收購新世界娛樂了?」

西蒙表情有些無奈地點點頭,苦笑道:「是啊,都要宰肥羊,一群人把股價抄到我完全買不起,只能放手了。」

今天已經是1月20日,周三。

紐約那邊,維斯特洛公司昨天就已經清倉了新世界娛樂的股票,不過,或許華爾街那些聞風而動的投資人還期待西蒙會殺個回馬槍,因此昨天收盤時,新世界娛樂的股價依舊維持在11.5美元高位,遠超過消息公開前的7.5美元。

短暫的半個月操作,賣出所有股票之後,維斯特洛公司賺進了1100多萬美元,也不算白忙。

新世界娛樂那邊,試圖與維斯特洛公司正式啟動收購談判無果,拉里·庫平得知西蒙清倉了全部股票之後,昨天下午接受一家報紙採訪時揚言要起訴維斯特洛公司惡意操縱新世界娛樂股票,這件事暫時還沒有下文。

無論如何,西蒙肯定不會放棄新世界娛樂,至少是新世界娛樂手中的漫威。

不過,西蒙短期內也不打算再出手。

相對於不慍不火的電影部門,新世界娛樂的主要盈利業務還是電視節目製作。

然而,接下來很快就是好萊塢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大罷工。好萊塢電影公司經常會囤積大批劇本,在罷工中並不會受到太嚴重的衝擊。由於電視劇通常都是邊寫劇本邊製作,電視產業的境況卻會非常慘淡。

一旦罷工持續,即使能夠解決資金問題,缺少編劇的情況下,新世界娛樂的電視製作部門也絕對會陷入停擺,從而導致這家公司的運營狀況進一步惡化。

因此。

下半年罷工進行到一定程度,才是西蒙再次出手的最好時機。 「月璃卿檀…救救我……救救我…」古墓中傳出一陣陣詭異的聲音。

「月璃卿檀是誰啊?這名字,跟沈隊長的名字倒是很像。」陳逸疑惑的說道。

沈卿檀站在原地四周觀察著,皺著眉尋找著聲音的來源,隨後與楚蕭澈四目相對,似乎在想些什麼。

楚蕭澈走過來小聲的說:「會是異世的人嗎?」

「不知道,但如果他知道月璃卿檀這個人,那他一定不簡單。」沈卿檀環顧著四周回答道。

突然從棺材中跳出一個面目全非,身體已經融化了的怪物,嚇得所有人連連後退幾步。

「月璃卿檀…救救我…救救我…」聲音從怪物身上傳來,可以確定就是這個怪物發出的聲音了。

沈卿檀看著這個怪物即將融化的身體,咽了一下口水,表情凝固著提醒道:「大家後退,手中的武器拿好,有危險就往回跑…」

沈卿檀慢慢的走向前,這怪物似乎並沒有要攻擊人的意思,怪物歪著頭看向沈卿檀,突然好想靈光乍現一般,用自身渾厚的聲音說道:「卿檀……救我……」

沈卿檀根本分辨不出他是男是女,也分辨不出自己到底認不認識他,只感覺他叫的很凄涼,似乎有些說不出的苦衷。

「你是誰…」沈卿檀看著這個「怪物」突然問道。

「我…我是…苒……呃啊!」那「怪物」剛要說出自己的名字,突然全身開始燃燒,痛苦的聲音蔓延著整個墓室中。

「苒……苒兒……她是苒兒!救救她,快拿水!救救她啊!」沈卿檀淚水止不住滑落下來,對著眼前這個逐漸消失成一攤血水的「怪物」喊著。

「卿檀,她不是苒兒,她窺探了你的內心深處,她只是個幻覺!」楚蕭澈在一旁抱著沈卿檀安慰道。

「不…不!她是,她就是苒兒!救救她……求你了…救救她!」沈卿檀幾乎帶著哭腔說完了這句話,楚蕭澈只好先打暈沈卿檀,讓她平靜一下。

「你幹嘛?」洛暮寒衝過來問道。

「我不將她打暈,她會急火攻心的你知道嗎!」楚蕭澈喊了回去,洛暮寒聽后便也不說什麼了。

過了一個時辰后,沈卿檀慢慢的睜開眼睛醒了過來,看著周圍,小聲抽泣著問道:「你們沒救她…是嗎…」

「聽我說,那不是苒兒,苒兒或許還活在那裡,這只是個學了苒兒聲音的怪物,知道嗎?」楚蕭澈溫柔的解釋著。

「可是…可是她說了,她是苒兒!她說她很疼…讓我救她!」沈卿檀哽咽著說道。

楚蕭澈將無助至極的沈卿檀抱住,安慰著說:「卿檀,我知道你覺得對不起苒兒,當時沒有帶她一起出來,這不怪你,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讓你再見到苒兒的!」

沈卿檀回應著楚蕭澈的擁抱,把頭埋在懷中,點著頭。

一旁的夏亦云倒是很不服氣,假裝看不見這個場景,心裡也酸的很。

「卿檀!我知道了!」在一旁努力辨別屍骨的洛清歌突然起身,笑著找到沈卿檀。

「你看,這裡的屍骨有人體相同的骨骼,但是他的胳膊的骨頭融化的很嚴重,應該也是被剛剛的火燒到過,通過盆骨可以看出是個男人,應該年歲很大的老人,去世的時候也很痛苦。」洛清歌解釋著地上的屍骨,沈卿檀皺著眉思考著。

「年歲很大…男人…老人…胳膊被燒過…」沈卿檀自言自語道。

「國師……」楚蕭澈小聲說。

沈卿檀突然靈光乍現,又瞬間感到恐慌,自言自語著:「他真的死了嗎…不會吧…」

「別在這徘徊時間太長了,快走吧。」洛暮寒感到一陣陣的涼風襲來,皺著眉說道。

幾人繼續向前走著,突然夏亦云又整出了幺蛾子,跌坐在地,口中喊著疼。

「好疼……我的腳…」

果真,樂於助人的楚蕭澈第一個問了她的需求。

「楚蕭澈,我好像崴腳了,站不起來了……」夏亦云委屈的說道。

「平地崴腳?活久見啊…」不同往日,楚蕭澈突然回懟了她,無奈只好讓洛暮寒扶著她了。

「不用扶我了,我自己走。」夏亦云咬著嘴唇,憤恨的盯著沈卿檀。

「卿檀交代的任務必須完成,扶好。」洛暮寒說。

夏亦云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只好跟著繼續走,幾人穿過長長陰暗的墓道,前面的路竟離奇的不見了,只有一扇死門。

「沒路了?」陳逸問道。

「不會,應該入口被隱藏起來了,這個墓似乎很大,我們好像還沒走進正確的墓室中…」沈卿檀皺著眉思考著說道。

幾人繼續尋找著出入口,夏亦云走累了,滿不在意的坐在一旁。

夏亦云發現一旁的石頭縫隙中可以看到外面,她看到他們所在的地點……是雲層中!

「你們……你們快來看…!」夏亦云瞪著眼睛驚呆的說道。

其他人以為又是什麼不起眼的小事,便沒有管她。

突然夏亦云似乎驚慌著說:「我們在雲層上!我們在天上!你們快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