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真的臟呀!

這個年紀的同學們,還是比較喜歡熱血激情的正面戰鬥,臟套路是他們十分鄙夷的東西。

「小卡比獸失去戰鬥能力,所以獲勝者是……雲華!」

過了許久,客串裁判的那位同學,終於下達了裁定。

而他那一錘定音的發言,也讓圍觀同學們回了神,隨後議論紛紛。

「小卡比獸居然輸了?」

「小卡比獸是輸了,不過不是因為實力不濟才輸給的螺釘地鼠,而是輸給了雲華的臟套路打法!」

「確實,雲華這波擲泥糊臉是真的好臟!這跟小孩子打架的插眼、掏襠、抓頭髮有什麼區別?簡直下三濫!」

……

由於雲華跟男生關係不好,所以男生中大部分人都在聲討他的臟套路,覺得他勝之不武。

也有少數幾個人覺得雲華的打法臟是髒了點,但貌似並沒有違反精靈對戰的規則,是可以算作戰術的,不存在什麼勝之不武的說法。

不過這種人畢竟是少數,他們雖然心裏這麼想,嘴上卻也不敢說出來聲援。

尤其是其中一個初始精靈為穿山鼠的少年,趁著眾人不注意暗落落地退出了人群。

等走到角落後,少年放出了穿山鼠,一臉期待道:「穿山鼠,你是不是也會擲泥絕招?你小子別演我,快施展出來讓我看看!」

穿山鼠:[_?]。

……

對於臟套路的質疑,雲華不置可否。

臟怎麼了?

在不違反規則的情況下,獲勝才是關鍵,OK?

再說了,沒聽說過老話……臟臟更健康嗎?

小年輕,沒遭遇過社會的毒打,懂個球!

雲華此時心情是相當不錯的,不但獲得了一張九折卡,精靈首戰還獲勝了,簡直美滋滋!

叮鈴鈴!

就在這時,上課的鈴聲響起了。

現場的同學們頓時驚醒,撒丫子連忙往教室跑。

范成偷雞不成蝕把米,瞪了一眼雲華后,也收回了小卡比獸,快速往教室跑去。

反觀雲華,並不着急去上課,而是不緊不慢的從背包里拿出一枚橙橙果,放到了螺釘地鼠的嘴巴里。

橙橙果是樹果中比較常見的一種,服用后能夠恢復精靈的少部分體力。

雲華家裏就是種橙橙果樹的,所以橙橙果並不缺。

「螺釘地鼠,這次幹得不錯,晚上回去我讓老媽給你燉紅燒肉哈!」

雲華臉上帶着,伸手在鼠鼠頭上一頓揉搓,以資鼓勵。

在對戰開始前,雲華其實是有點擔心螺釘地鼠,可能會怯戰的。

精靈跟人一樣,每個個體都有每個個體的性格,並非所有精靈都喜歡戰鬥。

有些怯戰的精靈,就只適合做工具寵,永遠也無法成為戰鬥寵。

所幸,螺釘地鼠並沒有讓雲華失望。

「恰哩~」(ω)

一聽有紅燒肉吃,鼠鼠的眼睛頓時變成了小星星。

它永遠也忘不了紅燒肉的味道,真的太贊了!

那是它吃過最好吃的食物……暫時沒有之一。

將螺釘地鼠收回精靈球后,雲華又慢悠悠地回到了教室,等他剛在自己位置上坐定,老師就來了。

時機把握,恰到好處!

這是一位女老師,二十五六的年紀,皮膚略顯黝黑,但五官精緻,身材也是超級棒。

尤其是她那細長的雙腿,更是像開了特效一樣,又長又直又有型,非常的吸睛。

當這位女老師走進教室的剎那,班上所有的男生都不由自主地將目光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雲華自然也不例外。

臉不臉的都好說,關鍵是那雙大長腿……相當闊以!

「我的名字叫安寧,你們精靈實戰課的老師。接下來的一年時間,我會教導你們如何訓練精靈,如何和精靈一起戰鬥!」

「不過我雖然是新老師,但我的訓練會很嚴格,請各位同學做好吃苦頭的準備!」

美女老師安寧在講台上站定,掃視全場之後開口,聲音清脆,帶着一丟丟的沙啞,給人一種颯爽幹練的感覺。

話音剛落,教室里頓時響起了竊竊私語。

男生們嬉皮笑臉地小聲討論著老師的長相和身材,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居然分配到了一位顏值如此高的老師。

至於說什麼吃苦頭?

呵呵!男生們表示,他們現在就想吃美女老師的苦頭!

至於女生們,倒是比較客觀理智,因為她們能感受到,眼前的美女老師,似乎並不是在開玩笑。

竊竊私語只持續了十幾秒,就在美女老師嚴厲的目光掃視下偃旗息鼓了。

見所有人都乖乖閉上了嘴巴,安寧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只見她一臉的嚴肅,道:「但在正式上課前,我還是得提醒各位同學幾句。」

聞言,所有人都集中了精神,靜待老師下文。

「我很理解大家剛獲得初始精靈的喜悅感和興奮感,恨不得立馬進行精靈對戰,來展示精靈的實力,以及自己的高超指揮能力。但是……」

「精靈在剛出生的一兩個星期內,還處於幼生期,身體沒有發育完全,還很虛弱。如果冒然進行戰鬥的話,一個不好是有可能會造成大損傷的,很難彌補。」

「除此之外,精靈在幼生期時心靈也很脆弱,你在對戰中贏了還好,若是輸了的話,有可能會在精靈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陰影,最終導致它們怯戰。」

「而精靈一旦怯戰,後果不用我多說了吧?」

說完,安寧又將目光轉向了雲華和范成。

顯然,美女老師已經看到了兩人之前的對戰,這才出言警醒。

聞言,雲華和范成都低下了頭。

華國是法治社會,各方面的法律都非常健全,精靈的利益也得到了有效的保障。

哪怕精靈怯戰,不適合成為訓練家的戰鬥寵。

但根據法律,你必須先給精靈做心理輔導,實在不行聯盟才會批准你更換初始精靈。

至於這個心理輔導的時間,大概要半年左右。

可問題是,雲華他們都是高三學生啊,一年後就要高考了,這是足以改變人生命運的重要時刻。

一旦你失去半年時間,還怎麼跟同齡人比?

至於說隨意遺棄精靈,呵呵,這在華國可是重罪,小心吃牢飯。

什麼?再收服一隻精靈培育?

抱歉,新手訓練家只能擁有一隻精靈。

見所有人都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安寧語氣一松,道:「好了,現在我們開始正式上課!」 她去過八皇姐的住處。

但那時候也是陰差陽錯,在園子裏面逛得太遠了,竟然繞到了八皇姐門前,她想進去看看裏面住的是誰,卻被旁人急忙抱走了。

她那時候不知道,其實裏面已經沒有人居住。

八皇姐比太子哥哥還大一些,才及笄的年紀就早早下嫁,初月晚是沒有機會平時在宮中見到她的。前世那個懵懵懂懂的兒時,八皇姐好像沒有出現過幾次,偶爾回來的時候會給自己帶一些玩意兒,總是笑着,卻讓人覺得不親近。

後來,倒是明白了為何會不親近。

初月晚小心的靠近那間宮殿,默默望着已經生鏽的門栓。這門鎖著,她進不去。

已經閑置了多久呢?

在這樣的地方,清冷孤寂地生活了十幾年的八皇姐,究竟承受了多少尋常人所不能承受的指指點點,初月晚無法想像。

如果有人在她小的時候疼愛過她,她還會走上後來那條危險的路么?

這一世的八皇姐並沒有在那一次除夕回到京城,初月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改變了這一切,讓她至今在遠方悄無聲息。

她左右看看,想去找個人來開門,提着裙子便往旁邊繞着尋人。

忽然她聽見不遠處拐角後面有人閑談的聲音,正要走上去,卻聽對方說:「哪有這樣的事!」

初月晚停住步子,莫名的有點想聽八卦。

那是三兩宮女和小太監,初月晚只聞其聲不見人,也不好意思直接走過去打斷,便站在牆後面。

「我看皇上是鬼迷心竅了,他與公主雖是同胞兄妹,卻從前沒有什麼往來。怎的突然之間,就唯小公主之命是從?」那邊一個尖細的太監聲音說道。

「這還用猜么,皇上至今都沒立后,也不知道遮掩一下……」

「恐怕立了后才是不好遮掩咯。你見哪個皇帝立后不找那母族勢力滔天的?誰會耐著性子忍受宮闈這等腌臢事!不好說是不是早早就要把小公主做掉!」

初月晚聽到這個嚇了一跳。

怎麼聽個八卦還扯到自己和皇兄身上去了,這都哪兒跟哪兒?

「哈哈誰知道呢,你覺得小公主真有那麼單純嗎?」

「肯定不會的,上次選進來的姑娘都說,公主會故意藏着身份不告訴別人,讓她們出醜。」

「對啊,而且這公主真沒兩下子的話,能把皇上跟雲大人都騙得團團轉?你們是沒瞧見,前兩天那雲大人陪着公主逛園子,公主多會撩人吶,那光腳丫直往人懷裏伸,凡是個男人能受得住這個?」

「怨不得,十一殿下不是也不肯出宮去么?至今也沒自成王府,還記得早些時候,公主在他殿裏昏過去,皇上大發雷霆。誰知道兩人在裏面做了些什麼啊?」

「可那都是她親哥,這等敗壞綱常之事,說來真是難以啟齒啊。」

「得了得了,我看你挺喜歡這些宮闈之事的哈哈哈,這群人亂糟糟的多有意思。」

「公主殿下拿得住這麼多男人,果真是厲害的!那些選秀進來的女子倒不如別跟老太婆們學怎麼哄男人,跟着公主多學學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