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為了奪得權利。

她背叛了秦蒼穹。

開始聯手江南紅盟,傾盡一切力量。

對付秦蒼穹。

他們用盡了一切黑惡手段。

這才終於將秦蒼穹逼退。

逼得他逃離江南。

可哪怕是七年前,那聯手的一次,都未曾將他殺死。

而今,七年一別。

當年的瘋子,如今,已成長到了何等地步?

想到此。

白若霜的臉上,只剩下無盡的煞白,和后怕。

七年前的噩夢。

七年後,她……又要重新面對一次了。

……

下午。

日漸西斜。

錢江城。

吞龍集團。

秦蒼穹已經帶女兒訓練完畢。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一刻,千聚雷只是一副老師傅的模樣,走上前去,拍了拍情緒激動的小舞,道:「沒問題,我的確是可以幫到你。」

「真的!」

一聽說沒問題,小舞立刻跳了起來,興奮的道。

「不過,現在有個問題,我為什麼要幫你呢?」千聚雷可沒有欺騙她,說要幫忙肯定會幫。

只是,說起來他和小舞這才第一次見,只能算是萍水相逢,總不能一點報酬都不給,那就太不成體統了。

寵溺自己小妹千仞雪當然可以無條件了,外面的女人,即便是小舞,也應該需要點回報啊。

聞言,小舞臉上的興奮,突然凝固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給你錢?就是那個魂幣什麼的?」

小舞也是第一次從魂獸化形成人,對於這世界的東西,她只是知道一小部分,對於魂幣,她一知半解。

一時間,千聚雷也是看出了她囊中羞澀。

千聚雷自然看出了這一點,頓時豪氣的說道:「沒事,你以後慢慢給我就可以了。」

千聚雷對錢其實沒什麼概念了,主要是自己太富裕,真的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現在要的,只是加強自己的戰隊。

這刻,千聚雷拿出一張和之前給柳二龍一毛一樣的合同紙。

「咱星斗大家族的魂獸,都老看中承諾了,我幫你,但你得加入我這個戰隊,簽上你的名字,你以後就是我的人……不,我戰隊的人了!」千聚雷隨後解說道,

聽到這,小舞立刻眉開眼笑起來,沒有一點遲疑,直接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她也是機靈聰明,對於什麼星斗大家族中的承諾什麼的,她只信大明二明,這簽名對她來說,只是順手寫下罷了。

說白了,她就是一個吃白食的,打算空手套白狼了。

可惜,千聚雷的套路還不止。

他拿著虛閃珠子,右眼微微收縮下,立刻將其中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其中有一個的確重傷昏迷的柔骨兔,還有一個全身漆黑的龍?

黑河龍王?

原來進入星斗大森林攪的天翻地覆的邪惡魂獸,就是黑河龍王?

千聚雷不知是想笑還是什麼,他怎麼沒想到,自己無意中放出的怪物,居然又一次為他收服小舞做了極大的推手!

果然,每一個穿越者,都是一個世界的偉大操盤手!

隨後。

千聚雷看了一眼那虛閃珠子,假意皺了皺眉頭,說道:「要救你母親出來,恐怕還需要點時間,你先在我們這裡住幾天,我想到辦法就破解。」

他當然不會立刻打開這珠子,畢竟這可是拿捏小舞的好東西。

但是,他也不會拖太久,不會讓對方覺得自己不走心,也不會讓他覺得自己太容易。

這虛閃珠子想要破開,想必不是很困難,只需要他動動手指即刻,而其中的黑河龍王,又是當日一看到他就嚇得盤卧的傢伙,拯救小舞母親,一下子就變得異常容易了。

「謝謝!」雖然如此,小舞還是說了一聲。

「咕嚕——」

就在這時,小舞的肚子,突然傳來一個與此地不協調的聲音。

「你在外面伙食開差了?」千聚雷微微一笑。

「為了找你,我已經三天沒有進食了。」小舞有些尷尬的說道。

「我這俱樂部有食堂。」千聚雷也是笑了笑,然後叫了一聲,「冷瞳,招呼妹妹!」

話音剛落,冷瞳已經不知從什麼地方走了進來。

只是,看到這個有著蠍子辮的小妹妹,她也有些震驚,難道這女孩不是從正門進來的?

「這是我新收的俱樂部成員,她叫小舞,以後是曉戰隊第二梯隊的領隊,帶她去吃飯吧。」千聚雷說道。

「領隊?」小舞也有懵了,這又是什麼時候決定的事。

「好吧,祝你成功,妹妹!給我去食堂吧。」冷瞳也沒有任何多餘的問題,無條件的服從千聚雷的命令。

而此時的千聚雷,也是微微聳了聳肩,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神鼎,煉丹狀態也已經無法調整回來了。

開玩笑,就這麼輕輕鬆鬆簽下了一個小舞,這也太讓人驚奇了,就算是再沉穩的人,也無法冷靜的了。

而與此同時。

武魂城斗魂場中。

「該死!真是該死!我們竟然要白白給那熊孩子那麼多錢?」

天字一號包間,斗魂場幾個高層面色鐵青,一人怒道。

「其實這件事情也不能只怪風鳩羽。」

一個搖動著玉扇的男子說道,「那小傢伙的實力的確強悍,如果我和他交手,基本上也沒多大勝算。」

「啊?你也被傳聞洗腦了?也認為那個熊孩子實力強大嗎?」

「呵呵,不得不說,在魂力等級上,他已經有了和我有平起平坐的資格。」那搖動玉扇的男子笑道。

「哼!和你平起平坐?你真當他是封號斗羅?」又有人冷哼一聲,「我們可都有底牌,一旦施展底牌,十個熊孩子都不夠殺的!」

作為斗魂場中的高層,他們自然囤積了無數寶貝,每人都有絕對保命的手段,就算遇到封號斗羅,都可以斗一斗!

原本天河斗魂場高層都是一盤散沙,但隨著千聚雷對風門的覆滅之後,反而讓他們團結一致了!

「周旋,你是極狼的人,介紹一下他吧。」這時候,有人對說道。

「此子,有多重身份,如今是破曉俱樂部的老闆,曉之戰隊的隊長,而他,也是武魂殿教皇之子,同時更是一度掀起軒然大波的神匠師和煉丹師,雖然這麼說有點唐突,但我們極狼總部,已經展現全力,打算不殺此人不不罷休了。」

這刻,便是那手握玉扇的封號斗羅男子,也是動作一頓,有些震驚。

實話說,他們根本沒有想到,這眾多身份居然只是一個小孩!

「另外,這孩子的實力越來越強,最開始還只是普通的手段,但是後來,他可以直接蕩平一方,那晚,武魂殿長老殿的事,我們猜測,是他一手造成!」

接著,那極狼名為周旋的人,接著開口。

「怎麼可能,那小孩既然是教皇之子,怎麼又殺武魂殿長老,周旋,你們的推斷,可要有依據啊!」聞言,便是那玉扇男子,也是坐不住了,反問道。 喬安夏說道,「其他地方為什麼不能上去?」

尼克說道,「他們有很強的信號網和監控設備,只要有人上島就會報警。」

喬安夏看著謝黎墨,「黎墨哥,我們就從南面入島,你應該能做到吧?」

「我試試。」謝黎墨開了手機,這台手機比較特殊,只裝了流量卡,他也是網路高手,如果那邊信號不強他應該可以製造一種假象,不讓人發現。

船隻順利到達南面,靠岸停下已經是夜裡九點,好在已經入夏天氣暖和,喬安夏身穿牛仔褲、深色短袖,外面套了件深色夾克,背著包上岸。

食物和設備都由尼克和洛城背著,謝黎墨也背著背包。

上岸后往山上走,搜不到島上的地形圖,只能順著小路往前,好在天上一輪滿月不用手電筒也能看清楚路。

洛城說道,「已經很晚了,這裡野獸很多,要不,先找個地方休息,明天一早再趕路。」

除了喬安夏,他們其實都不知道為什麼要上島,沒有人會相信龍夜擎被人藏在這裡,這裡離崑山已經很遠了,憑著感覺去找一個人會不會太冒險甚至有點在開玩笑,反正他們是拿錢辦事,喬安夏答應了會按事先約定的雙倍價錢來支付他們的酬勞,謝黎墨是沒得選,喬安夏要去他必須跟著。

喬安夏隱約聽到了狼嚎聲,不由得緊張起來,好在找到了一處岩洞,洛城讓她和謝黎墨在岩洞休息,他們是常年在山上出沒的,很快找到了一些柴生了堆火,在地上鋪了些茅草,又在岩洞外生了一堆火,兩人輪流守在外面,洞中還有些燃過的灰燼、一些燒完的樹枝,應該是之前有人在這兒待過。

已經是深夜了,謝黎墨靠在岩壁上,「夏夏,你靠著我就好。」

喬安夏靠近了些,「黎墨哥,我們還是背靠背吧,岩壁上有些潮濕別受涼了。」

謝黎墨側過身,兩人背靠著背。

一陣陣狼嚎聲刺穿黑夜從遠處傳來,喬安夏有點緊張,也睡不安穩,謝黎墨轉過身,「我抱著你睡吧,或者,你睡我腿上。」

喬安夏不想辜負了他一番好意,也確實又累又困,躺在茅草上枕著他的腿,「這樣你會很累的。」

「沒事,我是個男人,你這麼輕還是能抱的動的,你安心睡,什麼都別想。」謝黎墨輕輕撫摸著她的長發,火光照耀下,她的臉紅的發燙,第一次,他和她如此親密的在一起,這個讓他深愛到骨髓的女孩,此刻就躺在他懷中,對他來說,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此生能守著她就好。

不知道為什麼,喬安夏枕著他的腿竟很快就睡著了,睡的很踏實,狼嚎聲不斷都沒吵醒她,也沒做惡夢,一覺睡到天亮,精神好了很多,她覺得,龍夜擎應該就在離她不遠的地方!

吃了點隨身攜帶的食物,幾個人繼續往前趕。

洛城和尼克一前一後護著他們,路上摘了些野果,前面有條小溪,溪水清澈見底,還有些小魚小蝦在遊動,喬安夏洗了把臉,把野果洗了分給大家吃,雖然有點酸,但新鮮、爽口,倒也能吃。

遠處看只是一座小島,走起來卻很大,走到中午都在林子中轉悠,喬安夏有點擔心會不會走錯了,尼克說應該不會錯,憑著直覺,他認為這麼走能找到島上住宅的人,只是,他們沒法想象為什麼會認為龍夜擎在這種地方。 天道真是給她拋了一個大難題,天道阻隔出現問題他自己不會處理嗎?

「不知。」

雲止寒神色也凝重了一些,若真如落落所說,修仙界靈氣流逝,那對修士來說可謂劫難。

冰落默了默,看着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界面阻隔,界面之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