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之間,更多刊物的書評人,開始廣泛關注起了《雪國》這部作品,並紛紛寫了相關的評價,其中基本都是以好評為主。

畢竟就連吉川老師本人都稱讚了這部作品,再寫差評無疑是與主流意見對着干。

在這之後的數周里,相關的書評數量更是迎來了暴漲。

基本每3本傳統文學相關的期刊,就有2本寫過《雪國》的評價。

而這樣的輿論情況,也使得其開始影響到了更大的社會群體,並被一些中小型報紙給進行了報道。

秋原悠人旗下的基金會藉助著這波輿論,聯合安久書店進行了多方面的策劃,開始做了更多的宣傳。

並在各大學校附近的書店,開始了相關的促銷以及贈品活動。

不僅如此,甚至更改了「腰封」上的宣傳語:「這是被傳統文學界所認可的新唯美主義文學代表作」。

這句話雖然有點誇張,但現在站出來反對的人也不會太多。

在一連串的舉措之下,越來越多人開始購買起《雪國》。

購書人群包括了各地文學部的學生、中老讀者,以及一些公立、私立文化機構。

這讓《雪國》的銷量迎來了爆發性的增長!

在發行的第一個月月底,初版的5萬冊銷售一空。

所有合作書店不僅還回了所有款項,並提前支付了下一批的預付款,要求儘快予以發貨。

甚至連一開始不感興趣的東販、日販兩家經銷商公司,也打了電話,各自要求額外訂購2萬冊。

這使得重版的數量,達到了10萬冊之多!

雖然銷量數據在逐日降低,但即便是再保守估計,再版的這批書,也能在半年內賣完!

以傳統文學作品的標準來講。

這個數字完全可以算的上是「大賣」了!

在銷量數據出爐后,秋原悠人本人倒是無所謂(畢竟與推理來講差的太遠),但傳統文學界反而感到了「驚訝」!

在傳統文學越發沒落的現在,已經多少年沒有過銷量這麼高的單行本作品了!

這意味着傳統文學的復興啊!

在這樣的情緒下,一些書評人對秋原悠人的好感直線上升,把他捧的「更高」了。

在聽到這些聲音后,秋原悠人本人非常滿意。

畢竟他撰寫傳統文學最大的目的,就是對自己地位的提高,以及在國際範圍內獲獎。

在此之前,他寫的的作品都是推理。

但推理在世界文學的範疇里,其實熱度並不高,更多範圍上是霓虹國內的自娛自樂。

就像諾貝爾文學獎,就根本沒有把推理放在評獎的範圍里。

事實上,霓虹能夠獲獎的作品,也基本是傳統文學。

在秋原悠人的計劃中,自己只要能夠在傳統文學立足,那麼獲獎不過是時間問題。

只要熬的住時間,那麼遲早可以離那個獎項更近一步。

但就在他滿心歡喜的時候,《殺人回憶》劇組卻打來了一通電話,告訴了他一個意料之外的消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麼年輕就實力就如此強悍,還擁有精神力,真是個牛逼的人啊,三弟,你能夠交到這樣的朋友,真是莫大的幸運。」

方誌騰滿臉羨慕。

「嘿嘿……」

方誌遠嘿嘿直樂,能交到葉秋這個朋友,他方誌遠一直感到非常幸運。

「靠,這裏竟然又有這麼多洞口。」

往前行進了十幾分鐘后,四人又到了一個石室,此石室里同樣是有七個洞口,方誌騰不由得皺眉罵了一聲。

「二哥你別罵了,有葉秋在,咱們迷不了路。」

方誌遠笑道。

「也是。」

方誌騰點頭笑了。

此刻的葉秋,沒有吭聲,他又將自己的精神力釋放了出來,匯聚在一起,對這七個洞口一一進行探查,片刻后,探查完畢。

「這裏安全,跟我來。」

葉秋指著一個洞口,招呼了一聲,當先進入了洞口裏面。

方誌遠,方誌騰,靈兒,三人緊隨其後之進入了那個安全的洞口裏。

接下來他們連續闖過了四個這樣的「關卡」

,到達第五個石室時,這裏只有兩個洞口了,葉秋又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然後指著一個洞口說道:「這個洞道裏面有人,咱進去瞧瞧。」

言罷,葉秋帶着靈兒以及方誌遠兄弟倆進入了洞道里。

邊往前行進,葉秋邊釋放出精神力往前探查,突然,他又停下來了。

「咋了?」

靈兒問道。

「前方有好多人,大約好幾百人,當中還有幾個老怪物,而且那幾個老怪物都實力強悍,其中兩人是高階武宗。」

葉秋說道。

「他們那麼多人在那裏幹啥?」

靈兒,方誌遠,方誌騰三人狐疑地問道。

「我再探查一下。」

葉秋說完,又將自己的精神力延伸進去,專心致志地探查。

靈兒三人沒有吭聲,耐心的等待着。

又過了片刻,葉秋將精神力收了回來,說道:「那幾百人並沒有發生戰鬥,從那些人的交談聲中,我可以聽出他們是在等人。」

「他們在等誰呢?」

靈兒三人問道。

「他們要開啟一個大陣,人多力量大,等到人數足夠多的時候才會一起開啟。」

葉秋回答道。

「原來如此,那咱也趕緊進去,與那些人齊心協力把大陣打開,到時咱們就能分到一杯羹了。」

方誌騰說道。

「對,走,咱趕緊進去。」

方誌遠也連忙催促道。

「我有點兒擔心。」

靈兒突然開口說道。

「你擔心什麼?」

方誌遠,方誌騰兩人的目光落到了靈兒身上。

「我擔心到時大家一起將那個大陣打開了之後,那幾個實力強悍的老怪物會不會將眾人殺掉,然後老怪物獨吞那些財寶。」

靈兒說道。

「嘶!」

聽到靈兒這話,方誌遠和方誌騰兄弟倆也有些擔心起來,「要是到時眾人把大陣打開了之後,那幾個實力強悍的老怪物再向眾人痛下殺手,那咱們四人也有危險了啊。」

此刻的葉秋,也是眉頭一皺,雖然自己身上帶着一條赤金索,但裏頭有兩個武宗境的老怪物,一條赤金鎖無法同時將他們困住啊。

只是。

好不容易找到這裏了,倘若就此放棄的話,又實在不甘心。

糾結了片刻,葉秋開口說道:「咱進去瞧瞧,到時見機行事吧。」

「葉秋說的沒錯,俗話說,富貴險中求啊,咱無任如何得進去瞧瞧,到時,那幾個老怪物要是真的屠殺眾人的話,咱們再逃跑不遲。」

方誌遠和方誌騰兄弟倆,也是不甘就此放棄,願意進入裏面去冒這個險。

靈兒沒有吭聲,她看了一眼葉秋,葉秋說要進去,她自然願意一起進去。

和葉秋在一起,即便死,靈兒也是願意的,她是真的愛上他了。

「走吧,咱們四人進去。」

葉秋招呼了一聲,然後四人繼續邁步向前行進。

他們四人一直往前走。

十幾分鐘后,他們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山洞裏。

洞廳裏面,那數百人此刻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正在那裏低聲閑聊。

「快看快看,有人進來了。」

看到葉秋四人進入了洞中,人群騷動起來。

嗖——當即有一道身影,從洞廳的某處飛掠而來,落到了葉秋四人跟前。

葉秋四人神色一凝,來者是個鬍子都長及膝蓋,衣衫襤褸的老怪物。

「你們不用怕,老夫不會向你們動手的。」

老怪物臉上顯出和藹的笑容,然後仔細打量了葉秋四人幾眼后,見葉秋,靈兒,以及方誌騰都是六重武師,他高興地點了點頭,說道,「我姓汪,這裏有個結界陣法需要大家齊心協力才可能打開,你們四人進來了,你就不要走了,到時,咱們一起聯手將結界陣法打開,然後之進入國王的宮殿裏,到時一起分享宮殿裏的寶貝。」

「好的。」

葉秋四人點了點頭。

「你們就在這獃著吧,現在人數還不夠,到時人數足夠多的時候,大家再一起發力開啟陣法。」

這個老怪物說完,然後離開了。

「秋哥,那老傢伙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顯然不懷好意啊,咱事先料想的應該沒錯,到時大家把國王的密藏打開后,那老傢伙肯定會向咱們痛下殺手。」

靈兒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