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什麼叫做偷吃?不過就是過了一把英雄救美的癮而已,更何況,我對學生不感興趣,再來我心裏已經有蠻蠻了,還需要什麼其他人?」許林一本正經地說道。

王二柱聞言,頓時不屑地說道:「切,說得跟真的一樣,玫瑰大姐算啥?還有那個鬼魅影團的魅影,還有那個……」

許林不給王二柱繼續說下去的機會,只是笑眯眯地說道:「王二柱,你是皮癢了欠收拾了是不是?我不介意現在就幫你松一松筋骨的。」

。 時間轉眼過了一周。

山上的日子與往常一樣,無甚特別,每日修行,練劍。

唯一的差別就是多了鈴下陶。

一周下來,鈴下陶也差不多習慣了山上的生活。

雖然清冷,但有張弦,劍心和比古清十郎在,也不無聊。

自從那天和劍心聊過後,劍心也沒再提要加入長州藩的事,好似真的有好好考慮過了。

這讓張弦逐漸放心。

中午吃飯的時候,鈴下陶有些擔心山下的情況,於是道。

「清十郎,一弦,我想下山看看。時間過了一周了,我想去荻城了解一下情況。」

張弦聞言倒沒有什麼意見,畢竟荻城是鈴下陶的家,擔心再正常不過。

「姐姐說的有道理,先生,那我吃過飯陪姐姐下山一趟?」

「可以。」比古清十郎直接答應。

劍心聞言道:「一弦,陶姐姐,我跟你們一起吧。」

「這?」鈴下陶有些猶豫,看向張弦。

張弦想了想這一周劍心的表現,也就答應下來:「先生,我覺得可以,您呢。」

「我無所謂,不過你既然帶着,那就自己把他看好。」比古清十郎道。

「什麼叫看好,我又不是小貓小狗!」劍心一如既往的表達了不滿。

比古清十郎哼笑一聲,大口刨起飯來。

「吃飯,吃飯。」張弦再度打起了圓場,招呼著劍心吃飯。

飯後,收拾好碗筷過後,三人就一起下了山。

來到官道上,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多。

張弦和劍心護在鈴下陶左右,觀察了一下,發現還有很多難民。

「看來,下關那邊還沒平靜。」

「畢竟是戰場,重建需要不少時間。」張弦道:「而且,不止這樣,好像還來了不少外人。」

除了一些農人打扮的人,還有諸多佩刀的人,看他們的打扮,衣服都很老舊,估計是一些沒有士格的浪人。

「走吧,進城去看看。」

來到城門口,山口一眼就看見了他們,快步迎了上來。

「一弦,劍心,鈴下小姐!」

「山口隊長,無恙吧?」

「當然,我好得很!」

山口一臉神清氣爽的模樣。

他看了看三人,將三人領進了房間從小門放入。

「一弦,你們今天來是……」

「我們來看看情況,荻城似乎還行?」

「啊,還不錯吧。」山口點頭。

「幕府和美國法國沒來找麻煩吧?」

山口笑着點頭:「沒有呢,我們以為都會來,但是事情的發展卻出乎我們的意料。幕府不僅沒來找麻煩,而且還幫我們賠償了損失,毛利大名也保留原職了!」

「還有這種事?」

張弦三人頓時一怔。

「幕府有這樣的好心?」

「不知道啊,反正是事實結果就這樣。」山口道:「具體的事情我不清楚,你們可以去問河田大人。」

三人點頭,張弦問:「不過,山口先生,我看城中好似來了不少浪人,怎麼回事?」

「是高杉先生,重建奇兵隊,這些人都是慕名而來的。」山口神情很興奮:「一弦,你是不知道,咱們長州這一次真的是名揚天下了。」

這是肯定的,長州藩本來就是雄藩。

這次大敗美國和法國兩國部隊,算是給其他藩起了個表率作用。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幕府才沒對長州做什麼?還保留了毛利大名的職位?

「還有你,一弦。」

「我?關我什麼事?」

「很多人也是為了你而來的。」

「啊?」

「你是不知道,咱們荻城的人現在都叫你【天狗大人】,是咱們長州第一的大劍豪,大家都很尊敬你。很多浪人一來了就打聽你的消息,希望能夠與你交手,或是跟你一起做一番大事。」

「這怎麼可能!?」張弦大駭。

「怎麼不可能?」山口笑着道:「你刑場救人,殺西奧多,還有劫持德川雅孝逼他撤兵的事迹,早已傳開了,也傳到江戶和京都去了!城中還有人把你的事迹編成了戲劇,準備在舞台上還原呢!」

張弦面色一陣變幻,這種搞法,這不是把他架在火上烤?

鈴下陶也很驚訝,擔憂得看了張弦一眼,倒是劍心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

張弦的本事,他比誰都清楚。

山口見張弦這樣,不由得笑道:「一弦,你放心,知道你身份的都會對你的身份保密。河田大人給所有人都打過招呼,嚴禁透露你身份的一絲一毫,沒有人可以來找你麻煩的。」

張弦聞言這才放心了許多,他還真的是怕,那些什麼慕名而來的浪人來找他切磋。

實在沒必要啊!

「那就拜託各位了。」

「嗯,好了,你們找河田大人去吧?其他的是大人更清楚。」

三人點頭,與山口告別,進了城中。

難民現在已經允許進城,門口早已沒有當初的景象,但是藩兵卻多了很多。

而城中,更是跟前段時間大不相同,街道上擠滿了人,吆喝聲叫賣聲絡繹不絕。

一眼看上去,一副欣欣向榮的景象。

然而張弦卻不是很放心,越是這樣,他越擔心。

來到河田府,家丁開門見是張弦和鈴下陶,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神色,他們都知道張弦是誰。

「葦名閣下!您來啦!」

這份熱情讓張弦很不適應。

「您快請!」

「呃?不用通告嗎?」

「老爺打過招呼,只要您和鈴下小姐來,直接開門。請!」

行吧,三人進入。

還沒進入正堂,河田一也就來了。

「葦名君!陶姐姐!緋村少年!」

他三步並做兩步快步走了過來,抓起張弦的手緊緊握住:「久見了!」

「河田君,也才一周而已吧?」

「哈哈,快坐快坐!」

河田一也領着三人進入坐下,不一會兒河田正始就來了。

他的態度也很熱情。

「葦名君,小陶,歡迎歡迎!」

「大人,客氣了。」

「哈哈,坐。」

一坐下,河田正始就問:「葦名君,你旁邊這位就是當日幫助你離開的人吧?」

「是,這位是我的弟弟,緋村劍心。」

「見過河田大人。」劍心微笑着問候。

「也是一名少年英才!」河田正始讚賞的點頭,但也沒有多問,只道:「你們今日來是來了解情況的吧?」

「是,姐姐擔心城中情況,所以特意來看看。」

鈴下陶點頭:「叔叔,我父親他已經離開了嗎?」

「嗯,你們走後第二日,阿藝就去了薩摩。」

「怎麼這麼急?」

「沒辦法的事,當日你們離開后,德川雅孝把荻城翻了一個轉,實不能久待。不過你可放心,走前,阿藝傷勢已然好轉。」

鈴下陶點頭,稍稍放心了一些。

「也好,這麼看來,真是雨過天晴了。叔叔,荻城現在的模樣比戰前還熱鬧啊。」

然而河田正始聞言卻是微微搖頭。

「繁華表面罷了。」

「叔叔?」

河田正始不答,看向張弦:「葦名君,城中的情況你現在怎麼看?」

。「轟!」

成片的建築倒塌,二人被掩埋在了裏面,不過這也只是持續了一瞬,瞬間這坍塌的建築便頓時爆開。

蘇日安從廢墟之中爆射而出,直衝天際,而玉小飛也是從廢墟之中追了出來,手中的巨劍不斷的對着蘇日安揮動。

蘇日安揮動着手中的九節鐧會直接迎擊,即使此刻他不在地面上,但是藉著玉小飛的力量,卻在空中和玉小飛戰鬥尤為激烈。

「聖光劍!」

抓住一個機會,玉小飛手中巨劍光芒凝聚,下一刻便是對着蘇日安斬了……

《圖騰甲》第201章戰玉小飛(下) 第245章進入內城

「張勇勝,你不會是喝酒喝死了吧?怎麼也沒個回聲?趕緊開門,我進去了。」

蘇招娣眼睛一寒,張勇勝立刻覺得渾身一冷,在心裏做了一番鬥爭,才對着門外喊道。

「好了知道了,我昨天摔傷了胳膊,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去上工,就讓他們先辛苦一點兒吧。」

聽到張勇勝的聲音,門外的敲門聲才停歇,那人有些不滿的道。

「你怎麼每次都這樣?你們那支隊伍抱怨聲可不少。」

話音剛落,那張勇勝的脾氣好像就上來了,朝着門外喊道。

「他們膽子現在是都大了,覺得我好說話了是不是?找死的東西。」

那人聽到他生氣,趕緊退後了兩邊,對着裏面喊道。

「行了,我還要回家,就不跟你多說了,你最好明天去跟人家說說,別那麼不講道理,大家都一起混的弟兄。」

那人說完便離開了,張勇勝站在院子裏身子僵硬,其實他現在無比的後悔,剛才,剛才那是他唯一能從這個魔頭手中逃脫的機會,可是已經被他給浪費了。

等到那隊人的氣息完全消失,蘇招娣才又從門縫處看了看,外面已經沒人了。

她回頭看着張勇勝,沉聲道,「今日你養傷吧,我會你緩解疼痛的藥丸,明天帶我去你們上工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