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你那一百靈晶,你幫我再點一桌吃的就行。」

衛易指了指桌子上已經空了一半的碗碟,無奈道:「來參加考核,身上沒帶靈錢,只能點這些。剩下的,你幫我付。」

「我去,大哥,你那肚子是怎麼練的?可以啊!」

年輕公子哥一聲驚呼,然後拍著胸脯:「沒問題,敞開了吃。反正我怎麼都能贏兩百靈晶,我就不信,以這兒的消費水平,你能一頓飯吃進去兩百晶?」

「那我可就挑貴的點了啊!」

衛易哈哈大笑,下手也沒客氣。正如公子哥說的這樣,以青焱派食堂的物價,他就算再能吃,也不可能吃進去兩百靈晶。

「我要……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燒花鴨、燒雛雞、燒子鵝……」

難得有人願意敞開了請客,衛易又不用跟他客氣,直接按著說書先生嘴裡的報菜名,跟食堂的師傅點了一份。這裡面肯定有好些是食堂沒有的,但是也有好些食堂有的。堆在一起,那絕對是一座比剛才還要大的小山。

「哥們,我真是徹底服了!」

年輕公子哥看著重新堆滿的小山,這次是真的驚呆了。最後只能朝衛易拱拱手,不知道是佩服衛易的食量,還是佩服衛易的嘴皮子了。

「哥們,交個朋友吧!看樣子,你也是來參加考核的?」

衛易從食物小山裡抬起頭,看了眼年輕公子哥。說實話,對於這個有點自來熟的傢伙,他雖然談不上多麼一見如故,但印象也還算不錯。

「我叫衛易,是來參加丹會考核的,你呢?」

「我叫施清海。等回頭丹會結束了,我請你喝酒去!」

當男人說出名字后,衛易微微有些發愣,因為他突然覺得,這個名字好像有點熟悉,好像在哪兒聽過。

忽然,衛易猛地恍然大悟。

「你是那個文鐵散人的弟子?」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最新章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雩玖、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全文閱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txt下載、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免費閱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雩玖

雩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成替嫁夫郎[美食]、反派王爺的富貴夫郎、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

。「報,殿下,齋藤道三軍失利,大桑城失守,目前道三軍已經退到了長良川的西側,並且開始在那裏沿河佈陣,似乎想要依仗地利來拖延時間。」

「什麼?父親大人沒事吧?」

旁邊的一名年輕武士很是緊張的問著。

他當然有理由緊張,因為他正是齋藤道三的末子,現今只有十四歲的齋藤利治。

《不想當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陰陽師》第二百零二章齋藤內亂 杜縣令手中驚堂木再次一拍:「好好說話!」

旁邊站的筆直的蘇月開口說道:「回大人,還是讓我說吧!」

「嗯,說吧!」她將杜大海告她的前因後果都給杜縣令說了一遍,然後又接著道:

「大人,除此之外,民女也要告那杜大海私闖民宅,直接把我家的大門給踢飛了,還強搶我家的下人。」

蘇月的話音落下之後,坐在杜縣令旁邊的杜寶貝忽然說道:「你,你不是風雅苑裡面的小二嗎?」

她指著蘇月皺著眉頭說道。

之前的時候,她就看著蘇月眼熟,終於想起來她就是那天在風雅苑和她說話的那個醜女人。

「是我,這位美麗的小姐,幾日不見,你比之前更好看了。」

蘇月知道她怎麼說才能讓杜小姐開心,所以專挑好聽的話講。

雖然這話說出來有點違心,但是杜寶貝卻是非常的喜歡聽。

只見她胖嘟嘟的手羞澀的捂住大臉:「你瞎說什麼大實話呢!我知道我好看,但也不用說出來啊!」

此話一出,蘇月的嘴角抽了又抽,好不容易才恢復了平靜,又聽杜寶貝說道:

「哎!果然美人多煩惱啊!」

「噗嗤!」蘇月一個沒有忍住,直接笑了出來。

杜寶貝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你這是在嘲笑我嗎?」

聞言,蘇月連忙擺手:「當然不是,我只是羨慕杜小姐這麼好看,又有杜縣令這麼好的爹,但是我身邊這丫頭可慘了,從小都是被她爹虐待著長大的,吃不飽,穿不暖,渾身上下沒有二兩肉。」

說著,她故意將大丫胳膊上面的傷露出了一點。

看的杜寶貝直接驚叫一聲:「她胳膊上這是怎麼回事?」

杜縣令聽到蘇月說羨慕杜寶貝有這麼好的爹時,也下意識的坐直了身子。

顯然對她的話非常的滿意,但是當他看到大丫胳膊上的傷時,頓時怒氣不打一處來。

「這傷是誰打的?」杜縣令看著杜大海的目光變得十分不善。、

方才的時候,他就已經從蘇月的口中得知杜大海有暴力傾向,把他女兒打的渾身是傷。

現在親眼看到,才知道內心的觸動有多大。

他家女兒向來都是放在手裡怕掉了,含到口中怕化了,小心翼翼的保護著。

可以說,她從小摔一跤,杜縣令都會心疼很長時間。

注意到杜縣令的目光,杜大海的頭低的更低。

他不明白為什麼杜縣令會忽然生氣,聽到他的問話,如實回答:「回大……人,大丫……是我……閨女,打……她……不是很正……常。」

在他的心裡,女人生下來就是給男人出氣的啊!

他這麼做也沒有錯啊!

然而聽到他的話之後,杜縣令更加的生氣:「既然你覺得打自己的閨女天經地義,那本大人就讓你嘗嘗打板子的滋味!」

說著,伸手從令筒裡面抽出一根令簽,氣呼呼的扔到了地上。

「來人,先打他個二十板,再讓他給我回話。」話音剛落下,旁邊的杜寶貝就不樂意的開口:

「爹爹,這個人渣打二十大板是不是太少了?」

杜寶貝雖然胖又自戀,但她絕對不傻。

所以聽到杜大海那理直氣壯地話之後,非常的生氣。

總覺得他說這話有含沙射影的意思。

他說老子大閨女天經地義,是不是也想讓她爹打她?

一想到這裡,就氣的胸口都喘不上來氣了。

她可是從小被父母兄長疼愛長大的,也從來沒有挨過他們的打,更不想挨打。

杜縣令一聽,就知道自家的寶貝閨女生氣了,連忙改口道:「打三十大板。」

為了閨女開心,他這個縣令老父親竟是如此的卑微。

這下杜寶貝滿意了,杜大海卻是一臉懵逼的被兩個官差架到了受刑凳上。

二話不說,一把將他綁到了繩子上,直接開打。

打他的時候,兩個官差那可是非常的賣力,每一棍子實實的打下去,都會聽到一聲殺豬慘叫。

但是誰讓他觸碰到他們縣令的底線了呢!

不知道他們縣令最疼愛自家閨女,最看不得別人家父親打自己閨女嗎?

而這個人還偏偏的撞到了刀口上,不打他打誰?

「啊!大人,草民冤枉啊!」

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那個杜縣令為什麼會那麼生氣的打他。

明明他什麼都沒有做錯啊!

外面跟來看戲的人顯然都被裡面殺豬的慘叫聲給嚇到了,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

這就是官府審案嗎?看起來好嚇人啊!

這板子打在身上一看就非常的疼。

就連那些跟著他們看戲的鄰居,再看到杜大海被架到凳子上面打的時候,都被嚇到了。

不是說杜大海告蘇月的嗎?怎麼他自己先挨上打了。

因為他們站的距離並不是很近,所以對公堂裡面的聲音都聽得不是太清楚。

但是此刻,那杜大海的慘叫聲可是清楚地傳到他們的耳中,聽的他們的心肝好像被貓抓似的難受。

府衙外面——

王子安和白雪松辦完事情路過府衙門口。

看到府衙開門,王子安就想要加快腳步離開。

這些天他實在是被那個難纏的杜小姐給嚇到了。

所以一點都不想要和她牽扯,他也怕那個杜小姐看到自己從這裡路過,會直接纏上他。

白雪松卻是揮開摺扇,瀟洒的搖了兩下。

然後好奇的看向公堂裡面。

一邊嘖嘖搖頭:「今天的公堂還真是熱鬧呢!」

他們兩個離得那麼遠都能夠聽到裡面受刑人發出的慘叫聲,聽起來還挺凄慘的。

忽然,他的瞳孔瑟縮了一下,看好戲似的沖王子安說道:

「小安安,你看那個胖姑娘是不是杜寶貝,她該不會是在等你的吧?」

聽到白雪松的話,王子安腳下的步伐速度再次加快了不少。

這一幕看的白雪松啞然失笑:

「呵呵,小安安,你現在的定力可是越來越不行了呢!瞧瞧你這幾天都失控多少次了。」

王子安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他說到了他的痛處。

最近一段時間,他是真的被杜小姐騷擾的非常害怕。

「咦?不對,小安安你看裡面站著的女人是不是蘇月?」

說著,他合上摺扇揉了揉眼睛,再次往裡面看去,好像真的就是蘇月。

。 蘇倫看着狙擊槍沒打破玻璃,為防變故,收起狙擊,立刻就沖了下去。

卡車雖然已經趴窩,但駕駛室有防彈改裝,里人沒傻到開門出來。

蘇倫阻止了卡伊打算再浪費一枚煉金炸彈炸毀車頭的想法,用疊射擊打穿玻璃,斃掉了兩人。

哦…還有一點意外。

那個「野蠻人」巴克在爆炸中居然沒死,從火焰中竄了出來,右臂的蜂窩火槍一梭子掃過來,差點沒讓卡伊挂彩。

不過畢竟只是個一階職業者,還是一個有彈藥量限制的機械槍手,蘇倫和卡伊兩個職業者聯手,也很快就將其擊斃當場。

就此,三輛車上的十二人押運隊盡數被擊斃。

…….

卡伊看着眼前被團滅的蒸汽黨眾人,臉上掛着笑意:「嘿嘿,整車改裝了防彈板,這批貨可能比預想的更值錢啊…也幸虧蘇倫兄弟你準備準備了煉金炸彈,否則還差點讓他們逃了。」

蘇倫覺得卡伊說的沒毛病,這卡車明顯是故意做舊了的特種運輸車。車之前,從側面也證明了他們押運的貨物也非常值錢。

他說道:「趕緊動手把,他們應該已經把求援信號發出去了,再耽擱,可能會有麻煩。」

「嗯。」

卡伊也點點頭。

兩人之所以選擇這個伏擊點,除了偏僻,就是考慮過蒸汽黨的增援到來時間。

現在解決敵人如此順利,他們也有足夠的時間來卸貨。

蘇倫沒敢大意,走到了車廂旁,然後耳朵貼在了車廂,仔細聽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