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實在是不好意思,由於王天先生在通靈的過程中意外出現了其他的問題,可能需要暫時離場……」

「而我們下一項流程,需要所有人一起才行,所以還請各位過關的通靈者多等一段時間。」

頓時,台下一陣喧嘩。

甚至有人直接站起來質疑對方。

「為什麼要我們等他一個?我們可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通靈者!而且,我們都是參賽選手,理應擁有平等的地位!龍國作為組織方,更應該要一視同仁才對!我提議直接開始下一項比賽!」

來自蘭西國的賽斯直接站了起來。

他沒有像之前的約翰一樣囂張跋扈,也沒有和瓊斯一般咄咄逼人。

而是綿里藏針!

這種人更加難對付……

台上的主持人和葉知秋臉色有點微微難看。

這話,他們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去接。

男孩的父母也是臉色十分的難看。

他們對著葉知秋問了些什麼。

然後又打了個電話……

王天則在想,要不要讓炎魔直接鎮壓了對方!

如果說,之前是沒有人發現。

可現在通過王天的指正,

他可不信對方看不出來,小男孩的靈魂出現了問題。

能走到這個地步的通靈者,幾乎都是有真才實學的!

暗世界他們沒有資格,所以接觸不到。

但是有關靈魂方面,一定是比其他的普通人來的清楚。

對方很明顯是不希望這件事的出現,拖拽了整個比賽的進度時長。

越早拿到那十個億,他就能越早的安心……

這時,朱莉突然站了出來。

「我認為賽斯說的對,我們都是參賽選手,理應享有平等的地位……」

她突然頓了頓,話語一轉。

「所以我們九個人來投票吧!誰贊同等王,誰拒絕等王?我贊同!」

朱莉第一個舉起了手,一雙銳利深沉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在場還剩下的九位通靈者。

金姐也緩緩的舉起了手。

隨後,張三道長和須彌和尚也舉起了手,表示贊同。

「已經有四個人贊同了,還有誰贊同嗎?」

朱莉開口問道。

薩滿婆婆猶豫了片刻,還是舉起了手,表示同意。

亞哥想了想,直接選擇了棄權。

剩下的三個人,包括賽斯都是拒絕。

至此,

朱莉、金姐、張三道長、須彌和尚、薩滿婆婆。

這五個人投了贊同,佔據了九個人中的一大半數量。

「有五票贊同,少數服從多數……」

最後,朱莉直接把這件事定了下來。

他們會在這裡等待著王天。

「可是……」

賽斯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

「閉嘴!你再多說一句,我就把你的頭擰下來!」

朱莉突然臉色一冷,凶厲的颳了對方一眼。

賽斯頓時閉上了嘴巴,老老實實的坐下。

屁都不敢放一個!

這個女人發起火來太嚇人了!

惹不起,惹不起!

於是,事情就這麼輕鬆地解決了。

外界的專車也到了。

王天跟著一群人離開。

畢竟,不是說暫時離場,就不直播了。

「對了朱莉,謝謝你的塔羅牌。」

王天走到朱莉的身邊,準備將口袋裡的塔羅牌還給對方。

朱莉微微搖了搖頭,眼神恍惚,似乎看到了什麼。

「你放棄了某種力量的伴隨,所以你這趟註定不會安全,你依舊需要它……」

王天內心微微一顫,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收起了塔羅牌。

居然給她說中了!

他的確是沒有把炎魔帶走。

不是他不想帶走,而是無法帶走。

畢竟,這所會堂的咒怨全靠炎魔被動壓著。

再加上男孩身上的靈魂,也要靠炎魔壓著……

一時間竟然讓他有種分身乏術的感覺!

沒辦法,他只好先去會橋路13號找找,看看有什麼線索再說。

等找到了小男孩的靈魂,再將其帶過來就是了。

「王天小子,老道剛剛和禿驢聯手給你算了一卦,發現你此行乃是大凶!無比的危險……」

張三道長和須彌和尚,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王天的身邊。

「阿彌陀佛,不過王天施主,你也不用太過著急。我們又仔細的算了一下,發現還有一線生機尚存……」

須彌和尚快速的說道。

隨後,張三道長又接過了對方的話。

「你切記好,我們算到的那一線生機就是一個『下』字。」

兩人左一句,右一句。

配合的無比的默契,堪稱天衣無縫!

王天微微一怔,回道:「晚輩知曉了!」 「呼…….」秦玄深吸一口氣吐出,四周劫雲漸漸散去。[space]

「這……」月華看著空中的秦玄懵了。[space]

「誒…..不是地藏王,這小子是誰?」仙姑問道。[space]

「是他。」孟婆看著空中的秦玄輕聲道。[space]

秦玄縱身一躍,回到地藏王洞府之中,見到地藏王氣息紊亂,便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候著。[space]

洞府外眾人也轉身離去,畢竟大家都不認識秦玄,而且從剛才的氣息來看很強,不敢輕易上前打擾。[space]

半個時辰后,地藏王睜開眼微笑著問道:「突破了?」[space]

「嗯嗯,多謝菩薩。」秦玄深深一禮說道。[space]

「不必謝我,這本就是你的東西,我不過是物歸原主。」地藏王說道。[space]

「我的?」秦玄懵了。[space]

「日後你自會知曉,如此年紀輕輕就達到劍仙,他日不可估量,看來這人間浩劫只能拜託你了。」地藏王說道。[space]

「我?」秦玄從來沒有感覺自己這麼無知,為什麼地藏王好像什麼都知道,就是喜歡打啞謎。[space]

「施主,你可知人族?」地藏王問道。[space]

「知道。」秦玄點頭。[space]

「不,我說的人族與你認知的人族不同。」地藏王說道。[space]

「什麼意思?」秦玄皺著眉頭問道。[space]

「有一個時代,你知道是什麼時代嗎?」地藏王說道。[space]

秦玄沉默無語,心想「你不說,我知道個鬼啊。」[space]

「那個時代是人類真正崛起的時代,人王帶領著眾賢所向披靡,也就是宇宙誕生之初的那個時代。」地藏王說道。[space]

「宇宙誕生之初,不是冰河時代嗎?」秦玄問道。[space]

「冰河時代?」地藏王問道。[space]

「啊,書上不都這麼寫的,宇宙誕生后就是冰河時代,恐龍是地球霸主。」秦玄說道。[space]

「誤人子弟,誤人子弟啊,這都是誰在造謠。」地藏王聽完憤怒的說道。[space]

「………」秦玄。[space]

「人族有過大難,那一次人族差點覆滅,不僅人族,萬物都差點覆滅。」地藏王悲痛的說道。[space]

「什麼難?」秦玄有些好奇。[spac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