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十年前了,就幾天前,東倭傾倒廢水的時候,也說人類要完了,可是到現在關於輻射的問題,一個沒看著,根本就是那些奸商在想辦法搞我們的錢!」

「溫室效應說了40多年了,可到現在尾氣的排放越來越多,結果東天是一年比一年冷!」

「資本家總是打著為大家好的旗號掙大家的錢,以前大夥還很傻,現在我們可醒目著呢!」

類似的事件歷史上發生過很多,結果所說的災難,到頭來一點反應都沒有!

反而是因為提出災難要來的這些人,賺得盆滿缽滿。

而現在,居然拿海底毒氣泄漏來忽悠大家!

這回可沒那麼容易上當受騙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不要,不要,我不聽!!」米粒賭氣似的撅著小嘴,一臉不樂意,好氣哦,這個傢伙,一天到晚就知道拆自己的台。

「真的不要嗎?唉……好可惜啊,我還以為米粒丫頭是個勤奮好學的好學生呢……」葉慕辭嘆了一口氣,佯裝出一副十分可惜的樣子,然後撫了撫自己被米粒拽得皺巴巴的衣角,邁步朝屋裡邊走邊道:「雖然你不想知道,但是我想說,紅信石的別稱就是古裝劇里出現頻率最高的鶴頂紅,至於百草枯的分……

《兩小無猜到白頭》65.愛她勝於自己 無盡雨水中,平日不可見的水屬性鬥氣分外充足,土屬性被深深壓在沙土中,火屬性更是不可見。

然而就是這種情況下,蕭風感受到了火屬性的氣息!

就在自己身後不遠的地方。

他一路疾行,十幾個呼吸就橫跨數里距離到了那裏。

腳下,有濃郁的火屬性氣息在躍動。

「青蓮地心火,我終於找到你了!」

蕭風沒有遲疑,藉著雨幕做為掩飾,鼓動一身鬥氣不斷向下轟擊,很快出現一口深井般的洞口。他撐起鬥氣,一躍而下,上方的洞口很快被沙子與雨水掩埋。

終於,在斜著打穿一層石壁后,蕭風看見了身下那片岩漿池。

石化住滾落的沙子,蕭風身子一動,落在了邊緣的洞口處。

先是檢查一番納戒里的食物與水,蕭風滿意地點點頭。

他脫下自己衣衫,深吸一口氣,向著岩漿走了過去。

比起青蓮地心火,蕭風更看重這片岩漿池,除了這裏,他還在琢磨著迦南學院的地底世界、虛空裏的雷池……

感受着岩漿中快速靠近的那道生命氣息,蕭風心頭一笑,靈魂力傳音道,「小傢伙,再靠過來可別怪我不客氣!」

嘩啦啦……

岩漿發出水流般的聲音,一隻雙頭火靈蛇從那裏站了起來,它昂着身子,兩隻頭顱上的眼睛一同盯着蕭風,蛇信吞吐。

「離開這裏!」

雙頭火靈蛇傳出這樣的意識波動。

蕭風搖搖頭,「我不會打攪你,你也別來打攪我,你應該能感受得到,打起來死的肯定是你。」

雙頭火靈蛇大怒,它身子在岩漿池裏一陣狂舞,最後無奈退卻了。

看着岩漿上面的波紋逐漸遠去,蕭風重新將目光放在腳下,「一個四階的魔獸都可以在裏面打滾,我應該也沒有問題吧?」

蕭風這麼想着,將腳緩緩伸進岩漿里。

嗤!!

如針扎般的疼痛,蕭風瞬間跳了回來。

低頭一看,腳熟了……

來的時候他早已預料是這種結果,直接拿出一個泡腳盆,把準備好的藥水倒進其中,小板凳一架,那叫一個入味!

這種破而後立,立了又破,破完再立的疼痛根本不是人能忍受得了,而蕭風在這裏一呆就是一年。

除了補給藥材用完出去了幾趟,蕭風一小部分時間泡在岩漿里,餘下的時間幾乎都是泡在澡盆子裏。

一年的時間,每日不間斷地藉助火元素鬥氣錘鍊肉體與骨骼,此刻的蕭風肉體堪比四階魔獸,若是鬥氣流動起來,不需鬥技便能持平五階魔獸。

全力爆發的話,他不懼六階魔獸!

當然,這並不意味着他能夠在岩漿里洗澡。

雙頭火靈蛇似乎是天生異種,不懼怕岩漿的氣息,蕭風用了一年時間驗證了一個道理:他真的不如一條蛇。

「該去看看青蓮地心火了。」蕭風身上鬥氣涌動,一個猛子扎進岩漿池。

這段時間他也試着去找尋異火的真正位置,找是找到了,真正的靠近卻還是困難。

火焰佈滿整個蓮台,其餘地方滿是觸鬚,根本沒有他落腳的地方。

今天,他決定和異火剛正面!

遊了兩個多小時,蕭風終於又見到了青色蓮台。

深吸一口氣,他避讓開那些觸鬚,停在了異火與蓮葉中間。

看着能夠煅烤天下萬物的火焰,蕭風吐出悠長的氣息,直接在蓮葉處盤坐起來。

這裏雙頭火靈蛇也不敢靠近,是真正無人打擾之處。

終於,蕭風有時間,有空間去感受着傳承內的全部訊息了。

為何體修不懼一切敵?

因為他們身具大勢!

說什麼體魄無雙,那只是表現罷了。因為只有無雙的體魄,才能承載住那比萬物更厚重的勢!

什麼是勢?

雨點落下是勢,拳頭打來是勢,鬥氣翻騰是勢,陣法升起是勢,大河奔涌是勢,高山傾倒是勢……

萬事萬物應勢而起,由勢而滅,縱使萬千道法,也只能順勢而行。

體修,所修的就是勢!

「既然這種傳承這麼厲害,為什麼會斷了傳承呢?」蕭風曾這般問虛影。

虛影輕笑,「你能打出快拳之勢,說明你身具同等的勢,或許你還能承得住大河奔涌之勢,甚至是山河倒覆之勢,但有幾人能承得住虛空塌陷,天地崩毀,萬物盡滅之勢?」

越是強大的傳承,越是容易斷絕。就如同史書中的偉人,後世皆知他的生平,卻不能再現他的榮耀……

蕭風呢喃自語,一瞬間,像是懂了什麼,又像是什麼都不懂。

他緩緩閉上了眼睛,回想着那日虛影所說的話。

「修鍊時為什麼要結印?某些鬥技釋放時為何要結印?因為唯有特定的動作,才能形成特定的勢,讓狂暴鬥氣變得更得順從。這天地間有無窮盡的勢,我們就是不斷去感受它們、讓身體觸及它們,最終承載住它們……」

蕭風運轉起傳承中的靈魂修鍊法訣,默默感受着青蓮地心火的氣息,用靈魂拓印着那錘鍊千萬年才具備的大勢!

熾熱的火浪不斷凝鍊著蕭風的靈魂,伴隨着刺骨的疼痛,靈魂強度在一分一分地緩慢成長。

與此同時,四周火焰的能量不斷向著蕭風湧來,沒入四肢百骸、每一處血***位之中。

火焰能量不斷補充著蕭風的能量消耗,這一閉眼,便是兩年。

「好餓……」

重新睜開眼睛的蕭風幾乎是眼冒綠光,他不斷從納戒中取出食物往嘴巴里塞,小腹就像一個熔爐,投進多少東西都不見底!

突然,蕭風將目光移向蓮座,那裏密密麻麻滿是蓮子。

此時的他根本不在意異火的灼燒,蕭風直接伸手去挖,不斷往自己嘴巴里送,近百的蓮子轉瞬間只餘下十餘枚。

青色的火焰在一旁不斷跳動,似乎在破口大罵蕭風是個強盜。

蕭風伸手對着火焰擼了幾下,笑着打了一個飽嗝,看着大了一圈的身體以及破碎的褲子,「不知道過了多久……別趕不上成人禮了啊!」

說話間,蕭風腳步一動,整個人如同風一般飄出青色蓮座之外,緊接着,身影又像閃電一般在岩漿里跳動,不到十分鐘,再度出現在兩年前的位置。

「小傢伙,過了多久了?」

蕭風一邊換着衣服,一邊向岩漿里的雙頭火靈蛇問詢,此刻他的靈魂力比之前雄厚太多,甚至在這裏就感受到了青蓮的氣息。

「不知道!」雙頭火靈蛇回應。

蕭風苦笑搖頭,「我也真是傻了,一條蛇哪裏懂得時間呢?」

話音落下,蕭風就地一踏,身如電光,只聽一聲轟然巨響,竟是直接從地下撞出一條通天洞穴,直接出現在黃沙之前。

呼!

一對鬥氣幻化而成的雙翼出現在蕭風背後,微微揮動間,周身十幾米內的鬥氣隨之而動。

蕭風收起雙翼緩緩落在地上,腳下一點,身如狂電向著石漠城而去。

「老先生,許久未見,近來可好?」

蕭風直接出現在海波東的店鋪里。

畫地圖的手一抖,海波東緩緩抬起眼睛,「方才我察覺到一道氣息自東部乍然出現,而後快速接近石漠城,莫不是小兄弟你?」

蕭風哈哈一笑,「老先生眼力過人,佩服佩服。這次時間趕,不與老先生叨擾太多,不知現在距離你我上次分別有多久了?」

海波東看着蕭風那身不合體的衣服,若有所思,沉吟片刻后,「有三年的時間了。」

「三年了么……」蕭風點了點頭,時間還好,指不定能趕回去聽那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呢。

「再會。」

蕭風一揮手,消失在海波東眼前。

老人眉頭不由自主地跳了跳,這動作,比他巔峰時期還要快上幾分。

……

「主人!你終於出關啦!」

徘徊於塔戈爾沙漠附近的大鷹很是喜悅。

蕭風皺起眉頭,「你怎麼還是五階?」

「我……」大鷹歪著頭看了蕭風一眼,「主人,你能說一句人話么?」

蕭風瞪起眼睛,「我教你的修鍊方法,三年吸收的鬥氣抵你之前三十年吧?」

「話是這麼說,可三年裏我不要找吃的么?不要找伴侶么?」大鷹同樣瞪起眼睛,它已經快要五階巔峰了,主人怎麼就沒有察覺到呢?

蕭風拍了拍腦袋,「再給你半年的時間,如果還進不了六階,我親手閹了你。」

大鷹腿下一寒,調頭就跑,跟一隻大號走地雞似的。

「你回來,先送我回去。」

「我不,時間緊迫,主人你自己飛吧。」

Leave a Comment